贞女山少女烧香
泽兰2016-10-09 11:318,778

  魏阳府地有一座康乐城,城内有一大户,见家。家财万贯,不仅拥有多家商铺,而且,在城外还有百亩良田,家里十分富裕。见家大院的主人叫见吴新,60多岁年纪,3个老婆。

  见吴新长得很高,身子却很瘦,不知道,是他老婆多的原因,还是消化吸收不好,总之是草药吃了不少,好东西吃了不少,哎——他就是不胖,你说怪不怪。

  见家在康乐城内的田产不少,可就是没个儿子继承,这让见吴新,十分着急。大老婆玉娇生了3个女儿,后来再没生育。

  二老婆玉秀生了2个女儿后,是生了一个儿子,可是这儿子长到3岁时得病死了,玉秀悲痛过度就疯了,后来走失后就再没回家。于是见吴新又娶了一户穷人家的小女儿,年仅16岁的荷香。

  三夫人荷香,十月怀胎后终于要生产了,接生婆正在给荷香接生。丫鬟等下人们都是忙个不停。

  见吴新在房门口焦急的等着,出来一个人他就问,里面怎么样了,很是担心。

  几声婴儿的哭声过后,一个丫鬟开了门叫道:

  “老爷生了,老爷生了……”

  听丫鬟不会说话,本想责怪,可盼儿子心切的见吴新,也没有生气,急忙问道:

  “是儿子吗?”见吴新很是担心。

  丫鬟还没说话,里面的接生婆插嘴说道:

  “见老爷,是个女娃,你快来看看吧,你的七女儿!”接生婆一边忙着一边说。这接生婆也是,你说就说呗,还七女儿,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见吴新一听又是个女娃,这个气啊,脸色很是难看。他也不管三夫人荷香和孩子了,和二夫人说了声后,就离开见家外出办事去了。

  见吴新一出去就是一个多月,没办法荷香只好自己照顾自己。女儿出生总的有个名字啊,老爷不管,自己还要管的。想了好多天也没想出来。有一天,荷香在逗孩子玩时,发现这孩子,很喜欢听铃铛的声音,于是就起名叫见巧玲,乳名七儿。

  见巧玲是见家第六个女儿,第七个孩子,后来,家人们就叫见巧玲‘七妹’,于是,七妹就成了见巧玲的名字,她的真名倒是很少有人提起了。

  见家有个管家叫见连生,50多岁,长得很胖,他家里有3个儿子,没有闺女。见家生下七妹时,见连生家的大儿媳妇也生了一个女孩,这让见连生十分欣喜。可是,天不遂人愿,见连生的这个小孙女2岁时,发高烧死了,见连生心痛的病了一场,后来他回到见家后,就特别痛爱七妹。

  见吴新因为三夫人荷香生了个女儿,就很生气,又加上二老婆在一边挑唆,见吴新就想休了出身低微的荷香。后来,管家见连生,一番劝阻后,这才留下了荷香和七妹。也正是有了连管家的额外照顾,荷香母女这才在见家站住了脚跟,生存了下来。

  七妹生下来以后,见吴新就很不喜欢,甚至讨厌她。见吴新,心情不好时就拿七妹和她娘出气,非打即骂。这种情况直到七妹的弟弟见门生出生后,七妹和她娘的日子,才好过了一些。

  七妹在5岁前虽然记不得事情,但见吴新无端打骂她的事情,还是影响了七妹以后的个性,七妹和她爹一个脾气,就是倔强,爱钻牛角尖,认定的事,莫说9头牛拉不回,就是999头大象都拉不回来。

  七妹自小对声音着迷,喜欢弹琴。她娘在七妹7岁时,就求,见吴新找了城里有名的琴师,教授七妹琴艺。这七妹也是争气,11岁时就能弹奏多首曲子了,虽然没有高人指点,但在康乐城里,还是首屈一指小有名气的。七妹13岁时,就已经长得像个大姑娘了。出落得十分清秀,漂亮。

  康乐城外有两座庙,西南边是留云山,山上虽然树木不多,尽是石头,但有座菩萨庙,香火很盛。城北边有座不高的山叫贞女山,没有石头,树木却很多,山上有座山神庙,因为香客不多,所以山神庙里只有一个60多岁的老和尚,每日念经,靠一点微薄的香火钱度日。

  七妹自从记事后,就一直随家人到菩萨庙烧香,从没去过城北的山神庙。七妹13岁时,她五姐见巧云出嫁,要去城外的两座庙烧香,磕头,七妹跟着她五姐,这才有机会来到了山神庙。

  这一天,七妹的五姐,正在山神庙烧香。山下又来了一对新人,也是跟着不少家人,见吴新一看认识,正是美凉城内的大户魏家。

  两个大财主在聊天时,魏家的老爷魏宝贵就发现了七妹。他见七妹长得漂亮,还小有名气,就和见吴新定了娃娃亲,等到七妹过了18岁生日后就结婚。

  一般的家庭烧香拜庙很简单,就是捐点香油钱,然后磕个头许个愿就行了,可是魏家和见家都是大户人家,讲究排场。烧香、磕头、许愿礼节繁多。尤其在菩萨庙规矩最多,还要庙里的和尚祈福做法事等,时间也长。

  山神庙就老和尚一个人,他对香客的事也不管不问,你爱咋地就咋地吧,我就是敲我的木鱼,念我的经,置身事外也是潇洒。就是这样,魏见两家还在那里没完没了的讲究。大户吗!有钱!面子还是很重要的。

  七妹对于这些不感兴趣,她闲着没事就跑到老和尚哪里,问这问那。老和尚很喜欢小孩子,就和七妹聊天,给她讲故事听。从这以后每逢年节,七妹都会去山神庙烧香,听老和尚讲故事。

  就这样,七妹一直长到17岁,这一年,在山神庙七妹遇到了她一生,又爱又恨的人,梁子同。

  七妹自从记事以来,她每次过生日,她爹见吴新都不在,都是娘和弟弟陪着过,炒几个菜,吃点面条就算过了。次数多了,她也就不再计较她爹能不能陪她了。

  可是,今年不一样,七妹知道,自己和魏家的公子魏长平有婚约,魏家在她18岁后,就要娶过门当媳妇了。所以,七妹还是想,爹爹能陪自己过个生日,全家人能在一起,就是一小会也好。

  要让爹陪着过个生日,自己说感觉不行,思前想后了好几天,最后,七妹决定找亲娘荷香给出出主意。

  七妹进屋后,她见娘正在桌子边做针线,于是就过去从后边抱着她娘撒娇。

  “娘你在绣什么啊?”

  “绣鞋面,我要给你做双鞋。”

  “给我做的?”

  “是啊,你过了18岁生日后,不是要嫁到魏家吗,我给你做一双,等做好了就给你再绣个盖头,做身新衣服。”

  “娘,我才不要嫁呢,我要待在娘的身边,侍候您。”七妹把头靠在她娘肩膀上,看着她娘绣。

  她在这里幸福的满足着,她娘干活倒是有些别扭,放下针线,捏了捏七妹的小鼻子,责怪中带着些许母亲的慈爱。

  “傻孩子,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早晚要嫁人的,还不如早嫁了,省得你在家惹我生气。”荷香说完,七妹就嘿嘿的笑了笑。

  放开娘后,七妹来到桌边坐下,有意无心地翻看着桌上盒子里的线球。

  “娘我明天过生日了呢!”

  “知道啊,巧玲,你明天想要什么我陪你去买。”

  “娘,我想要——一大堆的衣服,一大堆的金银首饰。”七妹夸张的比划着,看着娘笑。

  “要那么多啊!我可没有,等你结了婚,让你丈夫长平给你买吧。”荷香知道七妹在开玩笑,逗自己开心,也没抬头继续绣着鞋面。

  “娘,我明天过17岁的生日,再过18岁的生日后,就要出嫁了!”

  “是啊,怎么了,不想出嫁吗,那可不行,你爹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决定的事,谁敢说不。”

  “也不是啦,娘,你看我过了这么多生日,我爹也从来没有给我过一个。 弟弟那么小的时候,爹都那么重视!”七妹嘟着嘴趴在桌子上,来回拨弄着线球 。

  她娘荷香听后,停下手中活计,看着眼前的七妹,叹了口气。她知道七妹这么说,是想让爹陪着过一个生日。她爹虽然不怎么喜欢七妹,可毕竟是七妹的亲爹。这些年来,也是苦了七妹,虽为见家的小姐,可是,并没有得到什么父爱,荷香知道,这不是七妹的错,都怪自己出身低微,连孩子都跟着受累……

  想到这里,荷香心里有些难受,她长出了口气,劝说七妹想开点。

  “玲儿啊,咱们家,家业这么大,全靠你爹一手操持着,不仅要做好生意,还要照顾好家里,他也是不容易啊。以前你过个生日,你爹他都不在,也许有什么重要事情要急着做,你也别怪你爹了!”

  “娘,我也不是怪我爹。就是感觉过生日时,我爹不在身边,我觉的心里却点什么。”

  “是啊,你过生日时,我也想让你爹来。不过,你知足吧,你还有个爹可以叫,已经很幸福了。我记事后,就没见过你姥爷,家里穷,连饭都吃不上,还过什么生日啊!”荷香说到这里,想起了以前在家凄苦的生活,不免有些伤感,放下针线,呆呆地看着七妹。

  “娘,好啦,你别这样,我不说就是了!” 看到娘忧伤的表情,七妹有些受不了,说完后就站起来走到窗前,看着外面。

  “玲儿,这几天你爹都在家,我一会去找你爹,说说。说不定他会在家给你过生日的。”

  “但愿吧,我回房了娘。”七妹这时,想让爹给自己过生日的愿望,已经不那么强烈了,说完后就给娘施礼后,回到了自己房间。

  明天要过生日了,爹不给自己过,但自己还是要好好过的。弹奏了几曲,调节心情后,七妹就躺在床上,把明天都要做些什么,想了想,计划了一遍。闲着没事,就让丫鬟柳儿拿出纸笔,磨好墨,自己用笔记了下来,就当做练了字。

  “小姐,你明天要去贞女山,那破庙里啊?”柳儿拿着写好的字,放在一边,细细地看着。

  “怎么了,不可以吗?”七妹写完后,又拿着笔在一张纸上画起了画。

  七妹琴弹的不错,可是画画,就不敢恭维了,她可能想画她爹,画完后柳儿一看,捂着嘴偷笑,这哪是人啊,就是一个妖精吗。

  “不是啊——小姐,我听说哪贞女山上,最近死了一个人,是个女人呢。”柳儿看着那幅画,一边笑一边说。

  “什么时候?”

  “才没些日子,我出去帮着买菜时听说的,是上吊死的呢!”

  “噢!” 七妹知道柳儿笑什么,她也不在乎,又拿过一张纸,接着画了起来。

  “小——姐,你还是别去了,哪里到处是树,怪吓人的,人又少。”

  “吓什么人,树多又不会咬人,你以为是吊死鬼啊,伸出大舌头,像蛇一样,弯弯的绕在你身上,然后把你捆起来,我要吃了你——还我命来——一下刺穿你的肚子。”七妹放下笔,学者蛇的样子吓唬丫鬟柳儿。

  “啊呀,小姐啊,你别说了,吓死我了,别说了。”小丫鬟柳儿才16岁,很是胆小,加上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她听到这些早已怕怕地藏到屏风后面了。

  “哈哈哈哈”七妹被柳儿害怕的样子逗乐了,她走到屏风后把柳儿拉了出来。“好啦,别藏啦,瞧你害怕的样子,我只是说个笑话而已,哪有吊死鬼啊,吓你的!”

  “小姐——您就别说这些了,慎得慌!”

  “好了,我不说了。”

  “噢,这大黑天的,吓死了!”柳儿拍了拍胸口自言自语地来到门边。

  “小姐,你明天真要去,山神庙啊?”

  “是啊,你不去吗?”

  “我不去了,小姐,你还是让连管家陪你去吧?”柳儿说着把地上的水壶提了起来,准备去厨房打热水。

  “真不去?你不去我就把你打碎花瓶的事,告诉我爹。哈哈,到时候我看你是怕去山神庙呢,还是怕屁股痛”

  七妹说完一脸坏笑地看着柳儿,柳儿急忙摆手解释

  “啊呀,小——姐,你又拿这事说我,我打碎花瓶,真是不小心打碎的!”

  “那我不管,你不去,我就告状,我就说你故意打碎的。”七妹说完来到床上躺下伸了个懒腰。

  “好吧,为了我可爱的小屁股不受伤,我就豁出去了。”

  “就是啊,出去玩玩多好,说不定你还能碰到哪家公子,看上你了呢,然后把你抱在怀里,然后就……”

  “哎呀,小姐你又在说笑我了,再说笑我,我就不给你打洗脚水了”柳儿嘟着小嘴,把水壶放在地上,脸通红地望着七妹。

  七妹躺在床上,也是不管柳儿,还在那里自言自语地说:“然后,他就把你,一下推倒在地上,然后就趴在……”

  “小——姐,我不理你了!”柳儿听不下去了,就赶紧的拿着水壶下去打开水。为了不让自己害怕,柳儿一边走着一边唱着歌,七妹在床上听到后,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第二天,七妹一早就起来了,丫鬟给梳了头,打扮一番后,戴上首饰,化了妆。之后七妹就来到娘和二娘房间见过早礼,最后来到了正堂给爹请安。

  “爹爹早安!”

  “嗯,好!玲儿,你今天真漂亮!”

  “谢爹爹夸奖!”

  七妹说完美滋滋的站在一边,听爹爹还有没有什么吩咐。

  “玲儿啊,今天是你的生日吧?”

  “是的,爹!巧玲今天过1——7岁生日呢!”

  七妹故意把17的声音拉长,想让爹爹引起注意。她爹那是什么人,精明着呢,七妹这点心思他自是知道。

  “嗯,你明年再过一个生日就要嫁人了。玲儿,这些年来,你甚是懂事,从未缠着爹要这要那。说起来,爹也是做得不够,也没陪你过个生日,巧玲啊,你不怪你爹吧?”

  “爹,巧玲怎么会怪您呢!您为了这个家到处奔波,已是非常辛苦了!咱们家这么多人,您哪能都记得。我见爹爹如此辛苦真希望能帮上爹爹,可惜,我不是男儿,也帮不上什么,也只能在家照顾好我娘,也好让您在外办事放心。我不想太多,就希望爹爹能身体健康,我们全家和睦幸福,就行了。”

  “嗯,说得好,这比你六个出嫁的姐姐可强多了,哪像她们,一回来就要这要那的,还是巧玲懂事啊,能有这份心。”

  “谢谢爹爹夸奖,我这都是姐姐们教的。”

  “嗯,巧玲,我今天也没什么事,晚上就陪你过个生日。还有,这金簪子,是我找人特意给你打造的,今天就当做生日礼物给你吧。”

  “真的啊,谢谢爹爹!谢谢爹爹!”

  七妹甚是高兴,这可是她记事以来,第一次收到爹爹的礼物呢。七妹见爹爹早已经给自己准备生日礼物了,自己还埋怨爹,看来自己错了,想不到爹爹还蛮痛自己的,七妹拿着金簪子,爱惜的看了一会说道

  “爹,您能帮我戴上吗?”

  “好!好 ,来,爹帮你戴上。”

  于是,七妹就来到爹爹面前,拔下簪子,扶着爹爹的膝盖蹲下,她爹拿过簪子给她插在头上。

  “玲儿,你今天过生日,说吧,你还想要什么,爹都答应你”

  “爹,我什么都不要,我想去城外的山神庙,烧香许愿。今天又是贞女山的大集,我也想出去看看,一年了,我都没出去过了。”

  “玲儿,爹这两年不让你出去,是有原因的,你看你都要出嫁了,还在外面到处跑,若是伤着了也是不好不是。”

  “爹——,我就是想出去一天,也不经常出去。”

  “那,好吧,记着,别去别的地方,你叫上连管家一起去吧……还有,你问问你弟弟门生,他去不去?他若去,你就带着他,再多带些下人,小心点,别伤着。”

  “爹,我昨天都问过了,我娘不去,她嫌那庙小没意思。门生今天在学堂里要背书,去不了”

  “哦,那好吧,那你就和连管家带上柳儿去吧,早去早回。”

  “是,爹爹!”

  七妹答应着,施礼退下,哼着小曲,找连管家安排去了。

  山神庙少女烧香

  连管家,叫连生,为人实在忠厚。这些年,见家 家里能安稳不出事,他有很大功劳,这点,见吴新也是清楚,所以非常信任连生,很多事情都交给连生做。

  在见家,如果说有谁对七妹最好,那就是连管家和她娘荷香了。七妹也是最亲连管家,连管家也喜欢七妹,平时也是最照顾她。所以他听七妹说要去烧香,就赶紧的安排轿子,和柳儿一同前往贞女山上的山神庙烧香。

  贞女山离康乐城不是很远,就是坐轿子,也是很快。轿夫休息个2到3回就到了贞女山南边的一个镇子上,这个镇子叫三十里镇,镇子离康乐城有三十里路,因而得名。这个镇子只有一条大街,从康乐城去贞女山,就必须经过镇子上的这条街。

  三十里镇就在贞女山山脚下,今天又是这里的大集,所以连管家等人刚到镇子口,七妹就下了轿子,准备逛一逛大集。

  轿夫抬着轿子,先去了镇子北边等着,七妹和柳儿就走着,逛大街,看看有什么好东西,也好顺便买了,连管家就跟在身后付钱。

  因为今天是大集卖东西的很多,三人来的也巧,刚好赶上有一家衣服店倒闭,准备贱价出售衣服。

  女人都喜欢购物,七妹也是,见有便宜东西买,她就给柳儿和自己,各买了2套裙子。出了衣服店,又买了一些胭脂水粉,七妹还给轿夫买了一些糖球,她和柳儿则买了两个小糖人拿着吃。

  不一会,一行3人,就来到了三十里镇大街中心,这边卖吃的多。有个卖肉的老板正在忙活,抬头看时,就发现刚过去的两个姑娘有些面熟。回过头时,他看见大管家从东边来了,就急忙出了铺子,打招呼。

  “连管家,您这是要去哪啊?”

  “哦,是将掌柜啊,我陪小姐烧香。你最近生意怎么样,我这个月家里有点事,也没来看看你的生意。”

  “连管家,您可不知道,我这里,最近生意不是太好,现在活猪价格又涨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利润是越来越少!”

  这家肉铺是见家开的,老板也是给见家打工,见家按月收租。所以他向连管家诉苦,希望租金能照顾一下,可是连管家现在要出去,哪里顾得他的事。

  “哦,是啊,将掌柜,我现在要陪七妹去烧香,你的事等回来再说吧”

  “连管家,您和七妹这是要去哪烧香啊,菩萨庙在城南,怎么来这里了?”

  “七妹非要去贞女山烧香。好了,不说了我先走了。”

  “哎哎 ,连管家,您走好,慢着点,您!”

  将掌柜等连管家3人走远了,这才回到铺子里,自言道:“这见家七妹,也是个怪人,这山神庙有什么好的,这么小的庙她来烧什么香啊,唉怪人啊。”

  七妹等人来到山脚下后,七妹就下了轿子,让轿夫在山下等着,她和柳儿还有连管家,徒步上了山。七妹喜欢这样走路,这样可以一边走一边欣赏山上的风景,很是不错。

  贞女山这边有很多槐树,现在正是夏季,槐花的香味,到处都是。闻着气人心脾的槐香,慢慢的走在绿树成荫的山路上,也是一种享受,哼着小曲,一路向上。

  槐花不仅可以产生营养丰富的槐花蜂蜜,而且也是一种美食。将花瓣摘下来,用水过一遍,捞出后,再用面粉搅拌,然后就放在锅上蒸熟就可以了,那味道,好极了。

  康乐城里住的一般都是些有钱人,对这种美食也就是吃个新鲜。而对于康乐城外,山村的穷人们来说,这就是免费的食品,所以每到这个时候,只要是能摘到的槐花,基本上都被人采光了。尽管槐树多,要真想摘一些吃,不准备个工具还真不好弄。

  柳儿想采一些槐花,给七妹尝尝,可是都够不着。当3人走到半山腰的一条岔路口时,这才发现,向上通往山神庙的小路上,还有一些刚开的槐花。柳儿见到后,就急忙上前折断一根小树枝,拿了回来。

  连管家看着七妹和柳儿吃,自己也不阻拦,毕竟这槐花谁都喜欢,这边的空气又好,槐花也是干净,所以,他也不必担心七妹会吃坏肚子。

  七妹和柳儿坐在台阶上,吃着新鲜的槐花,一边吃一边聊天。

  “小姐,你说槐花这么好吃,今年二夫人为什么不采一些,蒸槐花面疙瘩吃啊,每年不是都会做吗?”

  “柳儿,我娘做了啊,前几天做的呢,可好吃了。”

  “啊!——哎呀!真是的,我要是不回老家,也就吃到了。”柳儿有点失望。

  “柳儿,我娘做的你吃不到,那你回到老家后,你娘没做给你吃吗?”

  “小——姐,你不知道,我们那里槐树非常非常少,到处是枣树,就算是有几棵槐树,也早被人扒光了,哪里还能吃得到……”

  “哦,是这样啊,柳儿,你们那里其实挺好的,等枣子熟了的时候,哇!那有多好可以随便摘着吃。”

  “是啊,也就是那时候才有的吃,也不至于饿死。”柳儿说到这里有些伤心。

  “柳儿,你们那里饿死过人啊!”七妹很是惊讶。

  “嗯嗯,小姐,你不知道,我们那里这些年,天气糟透了,十年九旱,干的要死,草都不长,庄稼更是没得收,饿死了好多人呢!所以很多人都跑出来要饭。小姐,当时,若不是你和二夫人收留我,我现在还是和那个乞丐一样,在要着吃呢,也不知道现在会是个什么样子。”柳儿说着把头靠在七妹肩上,抬起胳膊,指着路边正在摘槐花吃的一个乞丐。

  柳儿说的乞丐,七妹也早已注意到了,她见乞丐,穿的衣服,还算完好,只不过好久没洗了很脏,鞋子已经破的不成样了,披散的头发遮住了半边脸,脸上也是脏兮兮的,看不出年龄。

  乞丐吃槐花的样子,不像七妹二人一串串,一个个的吃,他是在当饭吃,摘下一串就放嘴里了,七妹见他吃的样子知道他是饿了。

  “喂,要饭的,你饿了吧,那槐花虽然好吃,可不能当饭吃啊,吃多了肚子会涨的!”七妹好心提醒。

  乞丐听见后,含着一嘴的槐花,回头看了看七妹。也许他刚才只顾得吃了,没有注意到七妹。当正面看到漂亮的七妹后,乞丐也不禁愣住了,眼睛直直的看着七妹也不说话,嘴里含着槐花也忘了咽下去。

  七妹见乞丐一直看着自己,她也没多想,自是以为乞丐饿了,没钱吃饭,想让她给点钱。于是七妹就从怀里拿出了一些碎银子,交给柳儿。

  “柳儿,去给他吧,我看他真是饿极了。”

  “嗯嗯,小姐,你真是好人!”柳儿说完站起身,准备把钱给乞丐送去,结果被她们二人身后的连管家,给拦下了。

  “柳儿别去! 七妹啊,那个乞丐我看是骗人的!”

  “为什么啊,连管家你看他,多可怜啊!”

  “七妹,你不知道,现在要饭的精着呢,我看他,肯定知道你是大家小姐,才跟过来,想让你可怜他。”

  “这很正常啊,连管家,哪个,要饭的不找有钱人要?”

  “找有钱的要,是很正常,可是七妹,你想想,那康乐城里有多少有钱人,他为什么不在城里要饭,而是跑这么远,向你要呢。”

  “连管家,人无难处不行乞,或许他真的走投无路了,或者有什么别的原因啊”

  “什么原因,要饭的就是要饭的。他那么年轻,干点什么不好,非得要饭。这种人最不值得可怜了,七妹,咱们走吧。”连管家说完,就催促七妹和柳儿赶往山神庙。

  七妹对于连管家还是很尊敬的,不管连管家说的对错,七妹还是听了他的话。看了一眼乞丐后,她就和柳儿继续向上走了。从半山腰这岔路口向上,到山神庙这段山路好走一些,路边有很多大石头,七妹和柳儿刚走过一块石头,就发现在石头后面有一对小情侣,刚从地上站起来,这对小情侣不好意思的转过身,背对着她俩。七妹和柳儿看到后相视一笑,就赶紧的的走开了。

  庙里的老和尚听到有人来了,连忙起身,见来的三人他都认识,就说了声“阿弥陀佛”算作打过招呼了。说完后老和尚又坐下继续敲木鱼,念经了。七妹三人知道老和尚一贯这样,也不计较什么,还是捐了香油钱,柳儿拿过三路香在油灯上点燃后交给七妹,七妹便上了香跪下磕头许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女七妹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女七妹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