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山神庙土匪行凶
泽兰2016-10-10 10:0514,991

  山神庙土匪行凶

  七妹许过愿,刚站起身,就从外面跑进来三人,七妹一看认识。就是那对小情侣和那个乞丐,3个人神色惊慌的进来后,都躲进神像后面。

  那对情侣,男的好像是练武之人,身后还背着宝剑,看他害怕慌张的样子,这人是否会武功,七妹很是怀疑。

  乞丐见七妹等人还站着发愣,就小声的对七妹叫道:

  “我说你们快藏起来啊,就要来土匪啦!”

  连管家一听要来土匪,就赶紧的和七妹还有柳儿一起,也躲到神像后面。

  那个老和尚好像没听到似得,还是在哪里敲阿敲,念着经,藏着的几人,见老和尚满不在乎的样子,很是佩服。

  几人藏好不久,外面又进来两个男人,都提着刀,躲在门口两边不断地向外张望。他们身上,刀上都有血,有一人背上还背着弓箭。神像后的几人见到后,都是吓得不敢出声。

  两个土匪进来后不一会,庙门口外面又传来很多脚步声,好像又来了好多人,不过那些人并没有进来。

  “段大哥,怎么办?他们上来了!”

  “三弟不用怕,他们暂时不敢进来,我看神像后面好像有人,一会咱们把这些人当人质,难不成那狗官为了抓咱们,还不管这些人性命了吗。”

  “是啊,大哥,这样咱们就能拖住他们,等天一黑,咱们就能找机会逃走了。”

  两人正说着,外面带队来的县官,对几十个官兵说道:

  “把这庙给我围起来,别让两个贼人跑了,你们都听着,今天谁抓住贼人,我赏银子100两。”

  官兵很快包围了山神庙,10多个弓箭手,在庙门前做好准备,防止两个土匪冲出来。

  “怎么办,大哥!这县官还带了10多个弓箭手呢!”

  “三弟,你怕什么,他们有弓箭手,咱们不会打镖射箭啊,你不是射的很准吗?”

  “大哥,我是射的准,可是就只有3只箭了,外面那么多人,这也不够啊!”

  “也是,三弟别慌,你先看着,我想想办法。”姓段的土匪回过身看向神像后的几人。

  这时那一直坐着的老和尚站了起来,双手合十说道:“阿弥陀佛,两位施主,放下屠刀回头是岸……”

  老和尚还没说完,就被姓段的土匪拨拉到了一边。

  “走走走,一边念你的经去,再废话小心我割了你的舌头。”他说完就来到神像后看了看,然后又回到他三弟身边。

  老和尚见劝不下二人,也就不再劝说,自己来到神像后,把藏着的几人,带到后面自己的房间,他刚关上门,就被叫三弟的土匪,一脚踹开了。

  进入房中的土匪,拿着刀让房里的几人全部蹲下。这土匪见有个男人还背着宝剑,就让这男人出来,把他的宝剑给卸了去。

  七妹在一边看着,心里好笑,她原本以为这个男人背着宝剑,能会武功,可是男人竟然让土匪卸了宝剑,也不反抗,原来,背着宝剑吓唬人的啊。最可气的是,这男人竟然听了土匪的话,用绳子把她们几个人都绑了起来。

  还是那个乞丐有骨气,他并没有让男人绑他,而是和进来的土匪打了起来,可惜的是他武功不行,很快就被土匪打倒了,也绑了起来。男人绑了别人后,土匪并没有放过他,之后他也被土匪绑了。看到搞定了几人,这土匪就回到了他大哥那里,把男人的宝剑放在门边,守在门口。

  这时外面的县官大声喊道:

  “里面的贼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你们速速投降,不然我们就冲进去了。”

  那个姓段的土匪可不听县官吓唬,他也大声喊道:

  “狗官,你听着,我们现在手里有十多个人当人质,你们若是敢冲进来,我就把这些人全杀了。”

  “什么,10多个人,你敢都杀了他们吗!你以为我是小孩子啊。我劝你们还是快点投降,放了他们,如若不然,我定让你们死的难看。”

  “放了他们!好啊,放他们也可以啊,不过你自己进来,我就放了他们。”

  “什么!要我过去,做梦吧你,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我过去了你们把我当成人质,再挟持着我逃走,然后再把我杀了,哼!没门。本官也不和你们废话了,现在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速速投降!”

  “大哥,怎么办,这县官不吃这一套。”

  “他娘的,这狗官10多人的性命他都不管了,在酒楼时真该连他也杀了,妈的……”姓段的土匪气的直骂。

  “大哥,后悔也晚了,快想想办法啊。”叫三弟的土匪很是着急。

  “你急个屁啊,我还不知道想办法。”这土匪很是激动,县官拿百姓性命不当回事,这可怎么办,他抓着头想了一会,这才对门外喊道:

  “狗官,你听着,你不是不在乎这些人的性命吗。好啊!现在我就开始,每隔一段时间就杀一个人,我看你他妈的,管还是不管。”

  “你敢杀,试试!”县官喊罢,转身对身边的两个官兵说“你们两个,给我上”

  “是”俩官兵答应着就向庙门冲去,结果他俩刚跑出没几步,就被庙内的土匪用飞镖射中胸部,退了下来。县官看到后还要派人冲,一边的铺头说道

  “王大人,别再派人冲了,这俩贼非常厉害的,再过去人也是送死。”

  “那怎么办,怕死就不抓土匪了吗?”

  这铺头听县官说完,来到近前在县官耳边小声说道:

  “王大人,咱们先看看,他们若是真敢杀人,到那时咱们再冲进去,那样死多少人,也不管您的事啊,到时候,您上报案情时,不也好有推辞吗。”

  县官听铺头说罢,恍然大悟,他对捕头笑了笑,点了点头。

  “嗯——对对,多亏了你提醒,我们就等一等,再说”

  县官他们在这里等着不动,那庙里的土匪,当然不知道县官的心思。担心县官带人冲进来,姓段的土匪就进了里屋,把那个男人提了起来,准备先杀一个。

  这个男人在里面,早已听见土匪和县官的对话了,他见土匪要杀自己,就赶紧的求饶。

  “这位大爷,您别杀我,别杀我啊,我不想死啊,我家里还有八十岁老娘,还有……”

  “少他娘的废话,你不死,我们就得死,别他娘的娘们了,我就给你一刀,痛快着呢。”土匪说完拖着男人就向外走。

  见男人要被带走杀掉,一直在男人身边的那个女人,这时跑了过来,她在土匪前边跪下恳求土匪放了男人。

  “这位大爷,求您别杀他,求求您了,求求您了!”

  “不行,你滚开。”男人说着把女人踹到一边,拖着男人来到门边。

  “狗官,你听着,你若不自己过来,放我们走,我现在就杀了他。”土匪说完把刀放在了男人脖子上。

  “你敢,你敢杀,我就带人冲进去!你杀试试看!”

  土匪听罢举刀刚要砍下,就听男人说道:

  “大爷慢,慢动手,我有话说。”

  “还有什么屁话,快放。”

  “两位大爷,求您别杀我,只要您不杀我,我有好东西送给你们。”

  “什么东西?金子?银子?老子现在这样!还顾的要钱?”

  “大爷,我这可不是钱,是个女人,您看行不行?”

  “女人?”两个土匪不解地看着男人。

  “就是她!”男人转过身看向倒在一边的女孩。

  “噢——是这个女人啊,我看看。”姓段的土匪走到女孩身边,看了看惊恐的女孩,接着说道“嗯——长得还行。”

  “大爷,不瞒您说,她是我表妹, 16岁,她还是个处女。”

  “什么,16岁,还是个处女!”姓段的土匪一听,顿时两眼放光,色色的看着女孩,女孩吓得脸都白了。他看着女孩说道“你小子真他妈的,不是个人,为了活命,甘愿把自己表妹卖了,行,爷喜欢。我本来没想这事,多亏你提醒,如果真出不去,能在死前爽一爽也不错,嘿嘿,我看看她是不是处女,要真是处女,我不但不杀你我还放了你们,哈哈……”

  土匪笑着便去解女孩的衣服,女孩踹了他一脚,土匪恼了,一巴掌打得女孩嘴里留出了血。

  “我说你这小美人,你就认了吧,这不怪我,要怪你就怪你那没骨气的男人吧。这是交易懂不懂,你若是从了我,我就放了你们,若是不然你和这男人都得死!”

  女孩听罢,知道再反抗也是没用的,于是就放弃了挣扎。

  “大哥,你还有心思干这事,一会他们冲进来怎么办”那个三弟担心的问

  “没事,三弟你先顶着,我很快就好。”这土匪说完就当着男人的面强暴了女孩。

  女孩紧咬着牙,也不出声。她死死的看着那个男人,男人也是不敢去看,扭过头独自掉泪。

  外面的县官,这时好像听到庙里的情况了,于是他趁这机会,又让3个官兵冲了过去。可是,他不曾想,那个叫三弟的土匪,竟然射出了3支箭,把三个官兵给射死了,县官一看再也不敢派人冲了。

  女孩被强暴后,土匪就解开了女孩绳子,放了男人和女孩。女孩咬着牙,流着泪,机械的穿好裤子,站起来朝门口慢慢的走去。一边的男人这时走过来,想和女孩一起出去,女孩紧咬嘴唇,愤愤地打了男人一巴掌。男人自讨没趣,就不管女孩径直走出了庙门。

  姓段的土匪强暴了女孩后,为了防止县官闯进来,他又回到了内室。仔细看了看,就发现七妹穿戴很是不错,就想用七妹做人质,去要挟县官。

  在七妹身边的连管家见土匪要拉七妹,哪里肯让,他站起身挡在七妹跟前,结果,被土匪一脚踹倒了,七妹和柳儿见罢急忙去护着连管家,不让他继续殴打连管家。

  “老东西想死啊”土匪骂完就拉起七妹继续向外走,土匪还没走出内堂门口,就被一边的乞丐一头撞到了门框上。

  乞丐的这一下,来的突然,给土匪撞的不轻。土匪捂着头跑到门外,站了一会这才缓过神来。他恼羞成怒地来到乞丐身边,举刀便劈了下去。

  乞丐多亏会一些武功,他一闪身躲过了土匪的刀,可是他没躲过土匪接着踢来的脚,一下被踹倒在地上,土匪上前几步就要杀了乞丐,就在这时七妹朝他喊道:

  “你慢动手,我可以帮你们逃出去!”

  另一个土匪听七妹说,可以帮他们逃出去,不仅心动,他跑进来说道“大哥,先别动手,咱们听这女孩说说看,或许她真能帮咱们逃出去呢。”

  姓段的土匪听罢这才,放下举起的刀,绕过了乞丐。他来到七妹身边问道“你说说看,我们怎么能出去”

  七妹见乞丐没有被杀掉,这才拍了拍胸口,放下心来,她听土匪问她就回答道“我可以,给你们化妆,假扮成女人,然后,你们穿上我和柳儿新买的衣服就可以出去了。”

  “嗯,我看可以,大哥,就让她试试看吧,不行再说。”

  “好,我且信你一回,若是化的不好,让他们认出来,我先杀了你们。”

  杀恶人乞丐受伤

  按下七妹给两人化妆自是不提,先说说那个被强暴的女孩。

  女孩被强暴后,才知道,曾在她耳边山盟海誓的这男人,对她说的都是假的,什么爱她海枯石烂,什么爱她天荒地老……都是假的,这男人骗她不说,竟让土匪当面强暴自己,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有这么个无耻的表哥,为什么我要和他偷偷来这里!我真是瞎了眼啊!娘说他不是个东西,可自己为什么就迷了心窍看不出呢!回到家我该怎么说啊!怎么说啊!16岁,我才16岁啊!

  想到这里女孩表情痴呆的走到门边,突然她拿过门边的宝剑,拔出来后,双手拿着,也不言语,奔出门外,就朝前面男人背后刺了过去,在一边的士兵看到后急忙大声提醒那个男人,“公子,小心!”

  男人回头看时,女孩已经来到了他身边,吓得他转身就跑,女孩就在后面追。

  围着的官兵见到二人,立即闪开,看着二人一前一后追了出去。可是,女孩那里追的上,她一个不小心,绊倒在了地上,女孩站起来后,发现男人已经跑下台阶了。

  没有刺到男人,女孩气的大声骂道“你这个畜牲,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女孩骂了后,流着泪,转身面朝家的方向,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她绝望地双手拿着宝剑放在脖子上。旁边的一个官兵看到后,急忙道

  “姑娘,你这又是何苦啊!好死还不如赖活着呢,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啊!无论发生什么事,也别走这条路啊,你死都不怕,还怕他不要你吗,你说是不是?”

  女孩被这官兵最后一句,说的有些心动,是啊,自己死都不怕,还怕什么,想到这里,女孩就慢慢的放下剑来。官兵一看心中一喜,就想等她宝剑离着脖子远了,好过去救人。

  这时在不远处有两个官兵正在谈话

  “我说,那个女孩怎么回事?”

  “唉,你不知道,我在庙口那听见,这女孩被土匪强暴了呢。”

  “啊!这女孩才这么小,就被强暴,以后谁会娶啊,以后可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填房或者去青楼做那个呗”

  这官兵本想和另一人开玩笑,他无心笑女孩,可是,女孩听到后就彻底的绝望了,她大叫了一声“娘——”宝剑又放到脖子上。

  “姑娘你别……”

  官兵刚要上前阻拦,可他话没说完,女孩双手一用力,鲜血一下从女孩脖子上喷了出来,随着宝剑落地,女孩也倒在了地上。

  看到女孩自杀,这个官兵很是同情的留下了眼泪,叹了口气自言道“唉!什么大不了的事啊,他不要你,有人要你啊!”

  县官和其他官兵们看到这情景后,都叹了口气,县官也没有吩咐处理女孩的尸体,而是对着山神庙喊道:

  “里面的贼人听着,本官给你们的一炷香时间到了,速速放了里面的人,扔了武器出来投降,如若不然我们冲进去,定将你们碎尸万段。”

  正在里面接受七妹化妆的土匪,听到后急忙喊道:“你们先别冲进来,我们这就投降,为了表示诚意,我们再放4个人。”

  “里面还有几个人?”

  “还有10个人”姓段的土匪喊道。

  “你们要投降了,还押着他们干嘛,快都放了他们,我可以保你们不死”

  “哈哈,还保我们不死,你骗谁呢,我们俩怎么办都是个死,就不求活命了,只要我们放了这4个人之后,你们能给我们弄点好吃的就成了。”

  “好,我答应你们,你们想吃什么?”

  “就弄些酒和牛肉吧。”

  “好,这简单,我这就安排人去买。”县官喊罢,吩咐身边的官兵去买酒和牛肉,他生怕土匪不知道就故意大声的吩咐。

  “你们二人,快去三十里镇上,买两坛好酒和5斤牛肉回来,快去”

  “是,大人。”

  两官兵快步下山去了,县官以为土匪真要投降了,也不急着抓了,他就和捕头在树下休息。

  三十里镇离贞女山很近,过不一会,两个官兵就拿着酒和牛肉回来了。县官为了更保险的抓住土匪,他就对拿着酒肉的两人,小声的吩咐

  “你们进去后,看好了里面的情况,只要有机会就动手,我们的人会立即冲进去,听到没。”

  “知道了,大人,我们进去后,看到有机会,我会把酒坛摔了。”

  县官见两人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他就对着庙门喊道

  “你们要的酒和牛肉我买回来了,赶快放了人。”县官让两个官兵带着酒和牛肉,走进庙门一些,让土匪看清楚。

  “好,很好,我看见了,我现在就先放4个人,等这4人走后,你们就把酒和牛肉都送进来,等我们吃饱喝足了,我们就投降,任凭你们处置。”

  “好,赶快放人!”

  县官喊罢不多时,从庙里走出了4个人,3个女的和一个乞丐。前面的两人是七妹和乞丐,两个化了妆的土匪,低着头紧跟在七妹和乞丐身后。

  两个土匪本来就瘦,穿上女人的衣服,再化了妆,如果不细看也是看不出。就这样,一直走出了官兵的包围,还是没被发现。4人走过了自杀的女孩尸体后,眼瞅着就要下山了,这时七妹对乞丐使了个眼色,两人突然转到一边,向回跑去,边跑边喊。

  “救命啊,快抓杀人犯啊,他们是假的……”七妹还没喊完,在她身后那个姓段的土匪,从怀里拿出一把匕首,一抖手扔向了七妹。一边的乞丐回头看时,刚好发现土匪就要扔出飞刀,他急忙转身扑向了七妹。一声惨叫,飞刀射到乞丐背上,两人应声倒地。

  打到乞丐后,两个土匪,也不顾的追杀乞丐和七妹了,施展轻功就向山下奔去。二人只顾的逃命,哪里知道10多个弓箭手,来到台阶处,居高临下向二人开弓便射。土匪轻功确实不错,跑的很快,可是再快哪能快的过弓箭,一瞬间两人背上就中了好几支箭,惨叫一声,滚落山下便不动了。

  县官见俩土匪已被射死,他就带人进了庙,查看一番后,这才出来安排人处理现场。

  县官在看到受伤的乞丐后,却理也不理,就要回去。而这时的乞丐坐在地上,背后插着刀,流着血,十分痛苦,七妹在一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让跑过来的柳儿扶住乞丐,她来到县官前面挡着说道

  “县大老爷,您怎么不管这个要饭的啊,她也是个人啊,快救救他吧,他快死了啊!”

  “救他?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俩帮着两个贼人化妆逃跑, 我没把你和这个要饭的关入大牢就不错了,还要我救他?”

  “大老爷,我们后来不是说了,他们是土匪了吗。”

  “你们是说了,可多亏我安排人及时杀了俩贼人,若是给他们逃了,你们吃最得起吗?好了,我看在你是见家小姐的份上,就不怪罪你了,至于这个要饭的,就让他自生自灭吧。”县官说完头也不回就下了山。

  县官不发话,其他官兵也是不管乞丐,任凭七妹怎么求他们还是不敢靠前。

  连管家本想背起乞丐下山,怎奈他年纪已大,加上又胖没什么力气,哪里背的动,他试了一下就放弃了。七妹见连管家不行,柳儿长得比自己还小,更是不行。于是她就想自己背乞丐下山,结果被连管家拦下了。

  “七妹,你是小姐之躯哪能背这乞丐”

  “怎么不能,他是要饭的不错,可他也是人啊,难道我们要见死不救吗,何况他还救过我呢。”

  “我的大小姐,这些我都知道,可你看他那么脏,你背上他,万一染上什么病那可怎么办。”

  “连管家,你说什么话啊,他都快要死了,你还说这些……”七妹听连管家这么说,很是生气,她也不听连管家劝,还是要背着乞丐下山。

  “七妹——好吧,就算是要背他下山,那也不用七妹你亲自动手啊,在山下咱们不是还有轿夫吗。柳儿,照顾好小姐,我这就下山叫人去。”连管家说完就下了山。

  七妹见乞丐痛苦的样子,知道不能再耽搁了,就背起乞丐向山下走去。她虽然不像一般大家小姐那样,柔弱无力,可是,要她背着个大男人走路,难为情不说,走不几步她就累的喘不上气了。咬着牙,好不容易来到山腰的平台处,放下后,七妹就红着小脸不住地喘气,柳儿则在一边扶着乞丐防止他倒下。

  休息了不多时,七妹就见,爹爹见吴新和连管家,一同赶来了。

  “巧玲,你没事吧,又有没有伤到?”

  “爹我没事,您快救救他吧,他替我挨了一刀,快不行了!”七妹焦急地看着见吴新。

  “好好,来人,快把这孩子抬回去医治。”

  “是”见吴新说完,一个家丁背起乞丐,另两个人扶着,快速的下了山,把乞丐放在七妹坐的轿子中,抬了回去。

  见吴新看了看现场,发现地上有很多血,知道这里曾经非常危险,于是责怪连管家和柳儿。

  “连生,柳儿,你们怎么照顾巧玲的,这要是伤到了怎么办!”

  柳儿见老爷生气了,吓得不敢言语,跪在地上一个劲的哭。

  “哭哭哭,你就知道哭,巧玲若是真受了伤,你哭管用吗!还不快扶巧玲回去!”

  “噢”柳儿听罢赶紧的扶着七妹下了山。见吴新看着连管家又责备道

  “连生,我平时怎么和你说的,在出门去哪里时,要先看看有没有危险,你看你差点让巧玲受伤。”

  “是是,都是我不好,老爷别生气了,我以后一定注意,一定注意。”

  “你呀,说您什么好,走吧。”

  “哎哎”连管家也不生气,急忙扶着见吴新下了山。

  七妹的轿子被抬走了,她只好和爹爹做一顶轿子回了家,在路上,七妹这才问爹爹怎么知道这事情的。

  “爹,您是怎么知道,我们在山神庙出事了?”

  “是这样,是三十里镇上不是有咱们家的肉铺吗,这事就是那将掌柜派人说的,我一听就赶紧的过来了,还好你没事吓我一跳。”

  “噢,爹,那个将掌柜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来的时候,去他哪里问过,他说,他是听两个去他那里买肉的官兵说的。”

  “噢,是这样啊,爹,谢谢您来救我!”

  七妹抱着爹的胳膊,把头靠在爹的肩膀上,能这样和爹撒个娇,七妹还是第一次。她感觉是那么的安心,那么的有安全感。

  见吴新倒是被七妹的客气话,气笑了。在家里难得一笑的见吴新,用手捏了捏七妹的小鼻子,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小鬼头,跟你爹还这么生份,真不知道你小脑袋里装了些什么!”

  七妹被爹爹捏了鼻子,她更感觉这时的父亲是那么的伟大,那么的慈祥,她微笑着也不说话,闭上眼享受着父爱的感觉。

  照顾人日久生情

  回到家后,七妹就带着柳儿去看了受伤的乞丐,见大夫正在救治,也不好打扰,就让柳儿留下,她去了她娘哪里。

  她娘荷香听七妹说了山神庙发生的事情后,也不禁为那个自杀的女孩,惋惜。女儿一年没出门了,现在第一次出去就遇到这么危险事情,荷香就嘱咐七妹,以后还是不要随便出去了,七妹答应着也没再说什么。

  七妹见过娘报了平安后,又回到了乞丐哪里,这时乞丐已经被大夫包扎好了。七妹见乞丐脸色煞白,很是担心。

  “柳儿,大夫怎么说?”

  “小姐,大夫说这人伤的非常严重,不过他给包扎后,再喝了他的药就没什么大碍,就是失血过多,需要休息调养些日子。”

  七妹听乞丐没事后,这才放下心来。七妹待了一会,就被爹叫了回去,于是她就让柳儿侍候着乞丐。

  见吴新晚上把家人都召集在一起,给七妹过了一个生日,加上在山神庙有惊无险,一家人甚是高兴,生日过的也十分开心。

  给七妹过完生日,见吴新第二天又出发了,这次还带走了连管家,家里的事务就交给了两个老婆。

  七妹见乞丐为了救自己,差点没命,她十分感激,本想守在乞丐身边伺候他,可是她担心爹不让,也就没过去。现在爹出门了,她就来到偏房看望乞丐。

  七妹帮柳儿给乞丐换好药后,她就坐在桌子边问乞丐。

  “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我叫梁子同,今年19岁。”

  子同趴在床上侧过头看了七妹一眼,见七妹正在看他,于是他就害羞的把眼光移开了。

  “哦,你比我大呢,那我叫你哥哥吧……子同哥哥!”七妹因为没有哥哥,也就没叫过哥哥,现在她感觉自己叫哥哥两个字,有点奇怪,也就忍不住笑了。

  乞丐子同一听,也不敢答应,他以为七妹在开他的玩笑,就说道

  “小姐抬爱了,小人不敢,我只是个乞丐,卑微至极,哪里受得起小姐如此称呼,您富贵高贵,我可不敢和您比,您就别戏弄小人了。”

  “我说你这个人,小姐叫你哥哥,你就答应呗,我家小姐都不嫌弃你,你倒是嫌弃自己了……我说,你还不知道,我家小姐人可好了,她可不像别的小姐一样。我家小姐,对富贵人家和对下人都一样。我虽是小姐的丫鬟,可是小姐对我可好了,她就像亲姐姐一样对我呢,是不是啊小姐?”柳儿说着从床边来到七妹身后,扶着七妹的肩膀笑着,望向子同。

  “是啊,都被你说完了,我都没得说了。”七妹责怪地看了一眼柳儿,柳儿就嘿嘿的笑。

  七妹回过头,也不管子同乐不乐意,就叫着哥哥说道

  “子同哥哥,我没有戏弄你的意思,你别误会,你能说说你的身世吗?我听你说话,想必你也读过书吧?”

  “唉!……小姐想知道,我也就如实相告了,我是湘河府,蓝桥县人,我家在蓝桥城开过2家米店,虽然比不上小姐的家业,但也是生活富裕。可是 ,不久前,有股土匪,突然混进城内洗劫了2家米店,他们杀了我全家,烧了房子,我当时在外地,这才免遭毒手……”子同说到这里,流下泪来

  “子同哥哥,对不起,让你想起了伤心事。”七妹来到子同身边掏出手绢给了他。

  子同接过手绢擦了擦眼泪,在一边的柳儿,有些不解地问

  “子同哥,你们那城里,土匪说去就去,难道官府不管吗?”

  “蓝桥城不小,城内原先都有驻军的,只是那天,部队都出了城,不知道去干什么了,这些土匪好像早有预谋似的,要不不会那么轻松出入的。”

  “哦,是这样啊!小姐,他真可怜!”柳儿看着子同很是同情。

  “子同哥,你后来怎么会沦落街头乞讨呢?”

  “家里都被烧了,也没法住了,我就把2家店铺便宜卖了,换的了一些银子,本来想找个地方,做点小生意。可是在路上又被几个地痞流氓给抢了,这才流落到此。想找个活干,还没找到,后来……”

  说到这,子同没再说,七妹知道一个大家公子,沦落成乞丐,换了谁也不好受,她也就不再追问了。

  “子同哥你会武功吗?”

  “嗯,会一点,在家时学过一些。”

  “那么,这次,你好了以后准备去哪里啊?还要饭吗?”

  “我也不知道……”

  “哦, 子同哥,我家前些日子刚好走了个护院,我看你会些武功,等我爹爹回来,我就求他把你留下吧。”

  “那真是太好了,不过你爹能同意吗?我的武功不是很厉害的。”子同说的有些底气不足。

  “没关系,找护院丫鬟什么的,都是连管家操办的,我爹一般不过问……”

  七妹还没说完,柳儿插嘴道

  “就是,就是,连管家人可好了,他最听小姐的话了,只要小姐看上了你,连管家准会同意……”

  “什么我看上他啊,你这死丫头,你……”柳儿也是无意这么说的,可谁知七妹听后误会了,有点不好意思。

  柳儿知道说错话了,急忙纠正道

  “不是不是,不是小姐看上了你,是小姐喜欢你——也不是小姐喜欢你,是小姐想要你,想把你弄家里来,嗨,也不是,小姐那个词怎么说来着?”

  七妹和子同被柳儿不伦不类的话都逗乐了,七妹笑着说道

  “哈哈哈,那叫雇用,我想雇用他,雇用!这个词我和你说过好多回了,你呀就是想不住。”

  “对对对,就是雇用,你雇小姐用……”

  “哈哈哈哈”柳儿说完自己也笑了。

  3人正在说笑,七妹娘荷香,从外面进来了。

  “你们在聊什么啊?这么高兴。”

  七妹见到后急忙起身说道“娘,也没说什么,就是柳儿在逗我们笑呢。”

  “噢”二夫人荷香答应着,看了看子同的伤势,柔声问道

  “孩子你感觉怎么样了还疼吗?”

  “不疼了,谢谢夫人关心”

  “应该的,你救了我女儿,我还没怎么感谢你呢,你且好生养着,我会安排柳儿一直照顾你,直到你伤好,想吃什么就告诉柳儿,知道了吗?”

  “嗯嗯,谢谢夫人”子同听后感觉这个七妹的娘,人还真不错。

  二夫人荷香看过子同伤势后,她也问了问子同的姓名,身世。坐了一会,二夫人荷香就领着七妹回到了自己房间。

  来到房间后,二夫人荷香关上门对七妹说道

  “巧玲啊,你去看那乞丐,我不反对,毕竟他救过你。可是,你都17岁了,都定了婚姻, 你就不要天天呆在哪里,若是让魏家知道了,多不好,我想这事,你爹也不会同意你这样做。”

  “娘——,若是那魏家公子见我照顾救命恩人,这样的小事他都在乎的话,那他也太小心眼了。这样的人这么没有爱心,不嫁也罢!”

  “巧玲,说什么话呢!我不是不让你照顾他,我是说你少过去几次,省的家里有些人说闲话。”

  “娘,我做事问心无愧,他们爱说什么就说罢,我可不在乎,好了娘,我出去了”

  “你去哪里?”

  “我去绣楼行了吧——”

  二夫人荷香听罢,这才放下心来,不过,她刚才说的话七妹一点也没听进去,以后还是照样和柳儿泡在子同房里。闲着没事了,她俩就听子同说一些故事笑话什么的。

  七妹娘见劝不下七妹也就不再劝了,她知道七妹的脾气,就和她爹一样,倔的很。她见七妹不和那个子同独处,知道闹不出什么事来,也就由着她了。

  就这样,经过七妹和柳儿近一个月的悉心照顾,子同的伤已好的差不多了。这日,七妹和柳儿一起去给子同买了一套衣服,让一个护院领着子同去洗了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

  第二天,一大早,七妹就来到子同房间里,当她这次看到子同时,不仅愣住了。人在衣服,马在鞍装,这子同平时不咋地,可收拾干净后,那就是一帅哥,长得甚是俊美。随后赶到的柳儿,看到后更是夸张的说道

  “哇哇哇,子同哥哥,你原来长得这么好看啊,你不会是女人吧!”柳儿说着跑到子同身边看着他,这让子同脸红红的,不好意思的看向七妹。

  七妹这时,脸也红了,就感觉自己脸发热,小心脏不听话的一阵急跳,她慌忙的问了一句

  “子同——哥,你的伤好了吗?”

  “哦,好了早好了呢。”

  “哦哦,那我回去了,我,我娘找我。”七妹说完就跑回了绣楼,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心情这才平静下来,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回来。以后连着好几天,七妹都没敢见子同,几天里,她满脑子全是子同,想见又害怕。

  二夫人见七妹这几天,老在绣楼呆着,还以为七妹变老实了,自己很是高兴。

  过了几日,见吴新和连管家回到家中。他听从了女儿七妹的建议,留下了子同,这样,子同总算,有了安稳的日子。

  挂灯笼两人相爱

  子同自从当了护院后,就再没,长时间的和七妹说过话。七妹见了他,老远的就躲开了,就算是碰上面,也只是简单的问候一下,就羞红着脸跑开了。七妹这样,很是让子同苦恼,为了多见七妹几面,他有事没事的就往绣楼这边跑。

  七妹知道,自己和魏家公子有婚约,不可以喜欢子同。本来想,这样不和子同见面,会好过一些,可是,她越是这样,喜欢子同的感觉就越强烈。这种想爱却不能爱的感觉,让七妹心事越来越重,越来越纠结,经常是吃不好,睡不香。

  别人不知道七妹的心思,丫鬟柳儿知道,她跟着七妹时间长了,也就看出来七妹喜欢子同,只是不敢说出来。她虽然体会不到七妹的内心的感觉,但七妹眉头紧皱,忧愁不断的样子,还是让柳儿有些心痛。

  柳儿虽然才16岁,可是古灵精怪她总会想出些主意来。为了撮合这对恋人,柳儿就故意弄坏一些东西,然后让子同过来修,也好给二人创造一些接触的机会。

  次数多了,子同和七妹就知道了柳儿的心意。有了单独相处的机会,二人还是不好意思开口。每次子同走后,七妹就躲在窗户边,从远处看着子同。就这样,子同在见家过了半年多,七妹也纠结了半年多。

  要过年了,见吴新的事情就多了起来,送礼,搞关系等,经常不在家,就连连管家也是忙得很。

  这日,见吴新带着儿子见门生和连管家还有两位夫人,都先后出门了,家里就剩下,七妹,柳儿,子同,还有2个家丁和2个做饭的。

  子同因为是护院,也不用做什么家务活计,闲着没事,就在房里修一个凳子,这时柳儿拿着4个灯笼进来了。

  “子同哥,你在忙啊?”

  “哦,柳儿,我不忙,闲着没事,修一修,扔了怪可惜的。”

  “哇!子同哥真能干,连木匠都会啊!”

  “嘿嘿,这哪里称得上木匠啊,只不过敲敲打打而已,柳儿姑娘过奖了。”子同见柳儿拿着灯笼,于是又接着道“柳儿姑娘,你是不是要挂灯笼啊。”

  “是啊是啊,子同哥真聪明。子同哥,你前天不是买了好多灯笼吗,小姐就让我去拿了6个,想,现在就挂在绣楼上,可是,我和小姐,都不知道怎么挂,小姐就让我来找你,让你给过去挂上。”

  “是小姐,让你来找我的?”

  “啊,是——啊,七妹小姐说了,灯笼是你买回来的,就得你去挂,走——吧,再不去就天黑了!”柳儿夸张的说完,就拉着子同向外走。

  “好了,好了,柳儿我去就是,你别拽我啊。”

  子同跟着柳儿出门后,边走边说“柳儿!这中午还没到呢,你就说,要天黑了,我说你也真能吹。”他刚说完就被柳儿踹了一脚。

  “笨死啦你,大笨牛,傻牛!”柳儿说完把灯笼给塞子同,自己就快步向前走去,也不管子同了。子同见柳儿的表现,很是不解。他抓了抓头后,拿着灯笼来到了绣楼。

  绣楼上的门是开着的,子同上楼后,刚走到门口,七妹也从里面走到了出来,四目相对,七妹有些不好意思,就把眼光移开了。

  “子同哥,是你啊,你这是?”

  子同听七妹这么说,这才明白,原来柳儿是在骗他。脑子一转,他这才明白柳儿的意思,顿时很是感激柳儿的安排。虽然七妹不知道他来做什么,可是他已经来了,也只能厚着脸皮说话了。

  “啊,这个,小姐。我是,是来挂灯笼的,我从买的灯笼中挑了几个好看的,就送过来了。”因为说的理由不是很充分,子同说话时也不敢看七妹,低着头红着脸。

  七妹听子同说完,又见到柳儿拿着线绳和剪刀出来后,在一边捂着嘴偷笑,她顿时就明白了。

  “好吧,那就麻烦了,子同哥哥,给挂上吧。”

  经过允许,子同就把4个灯笼,都挂在了绣楼的楼梯两旁,之后就开始挂绣楼门上的两个。因为子同带着刀不方便干活,他就解下了刀放在门边。

  门上的两个灯笼,有一个好挂一些,踩着边上的楼梯扶手,再踩着窗户,就可以了。可是另一个就不很好挂了,没有可以踩的地方。后来,子同就去搬了个梯子,柳儿在下面扶着,子同拿了灯笼,上了梯子最上端,还是够不着,他就双脚踩着梯子上端,这才勉强够得着,七妹在一边看见子同的危险动作,很是担心,两只小手紧紧地攥着。

  因为七妹在一边看着他干活,子同太紧张了,好不容易上去,可以挂了,却发现没带线绳,于是他对七妹说道

  “小姐,你把那团线绳剪一些给我。”

  “哎哎,好,你先等着。”七妹说着就拾起地上的剪刀,剪了一段线绳,递给子同。

  子同一手扶着墙,一手去接,可是够不到。他见两只手距离很近,他就把身子使劲的向前一探,于是身体就有点歪了,七妹见到后,急忙伸手抓住了子同的手。这样,子同的身子才保持住了平衡,不至于掉下去。

  因为是第一次双手接触,心里都有种莫名的激动,两人手握着手,互相看着对方,倒是忘了挂灯笼了,在下面扶梯子柳儿看到这么危险的亲密动作,很是着急。

  “子同哥哥,快挂灯笼吧!”

  听见柳儿提醒,两人有些不好意思,都急忙抽回了手。这一撒手可坏喽,子同身子一歪,一下掉了下去,吓得七妹和柳儿都叫出了声。七妹更是跑下了楼,去看子同。

  看到子同躺着地上一动不动,七妹急忙和柳儿,扶起子同的身子,不断地叫着

  “子同哥哥!子同哥哥……”

  叫了好一会,子同这才慢慢的睁开眼,无力地说道

  “小——姐,我……”话还没说完,子同吐出了一口血。

  “子同哥哥,你怎么样,柳儿你快去找大夫,快去啊!”

  “是是,小姐我这就去。”

  柳儿走后七妹见子同一会闭眼一会睁眼,很是担心

  “子同哥哥,你感觉怎么样了?伤到哪里了?”

  “咳咳,我可能是内脏受了伤,我,我怎么看不见你了,我这是怎么了?”子同无力的抬起手,想去摸七妹的脸,可是他看不见,手在七妹脸边来回的动着。

  “子同哥哥,我在这里,在这里!”七妹抓住子同的手放在自己脸上,眼泪刷的流了出来,她知道,人在受了很重的伤时,才能看不见东西。可是,子同的情况比她想的还要糟,这时的子同已经浑身发抖了。

  “你是谁?,你在,在神像后边藏着干吗?这里怎么有这么多烟雾啊。”

  子同都说胡话了,这让七妹更是伤心,着急的她,扳过子同的头,让子同看着自己

  “子同哥哥,是我!我是巧玲啊!子同哥哥,你好好的看看!好好的看看啊!”

  巧——玲?冷,好冷啊。我是不是,快要,死了啊?”子同说完又吐了一口血。

  “不!不!子同——哥哥,你不要死,不要死啊!”

  “我好像,快要死了,我不甘心啊,我还有个愿望,我想……”

  “你说,子同哥哥,你说!”

  “我喜欢,一个女孩,你,能不能替我和她说说?”

  “我说,我替你说——”

  “那个女孩叫,七妹,我喜欢她,我死后,你一定要和她说,说我爱他——永远爱她!”子同说完闭上了眼,昏迷过去。

  “子同——哥——哥!”七妹一下把子同拦在怀里,痛苦的说着

  “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我也爱你!子同哥哥,我爱你啊!你醒醒啊,醒醒啊!咳咳,咳咳……”七妹可能太伤心了,话还没说完就觉得一阵阵胸闷,剧烈地咳嗽起来。

  子同本想和七妹开个玩笑,可不知七妹竟然这样在乎他,这让子同十分感动。他见七妹太激动了,怕她伤心过度,坏了身子。于是就离开了七妹的怀抱,坐直了后,给七妹擦了擦眼泪,笑着说道

  “小姐,别哭了,我没事,没事的!”

  七妹看到子同突然变好了,很是奇怪,她又听子同这么说,更觉心中不安。“你——你这是回光返照吗!子同——哥——哥!”七妹说完哭的更厉害了。

  子同没有事,柳儿是知道的,她并没有去找大夫,而是一直躲在月亮门后面。她见七妹非常伤心了,也怕她伤了身子,就急忙跑过来,扶着七妹说道

  “小姐,小姐您别哭了,子同哥哥真的没事,他没有摔坏!”

  “真没事吗?”七妹瞪大了眼看着子同。

  “真没事,小姐你看,我就是脚痛,估计崴了脚,敷一下膏药应该就没事了,你看!”子同怕七妹不信,就自己站起来,活动了一下。

  “那你怎么会吐血?”

  “嘴里的血,是我掉下来时,腮帮子被牙咬破了。”

  七妹听后愣了,很快,她满脸通红的笑着说

  “哦,是这样啊!子同你坐下来我看看,脚伤的怎么样!”

  “小姐,这,多不好意思。”子同有些害羞。

  “行了,别婆婆妈妈得了!”七妹说完就把子同按在地上,让他坐下。

  “这只脚——是吗!”七妹两手抓着子同的一只脚,沉声问道。

  子同这时,就发现七妹脸不红了,脸上已经多云转阴了,她正似笑非笑地,直直的看着自己,他有种不祥的感觉,于是怕怕的回答着

  “是——吧”他刚说完,七妹就用力扳着子同的脚,惩罚他。

  “啊呀——呀呀。疼疼,小姐你轻点。啊啊啊……”

  “轻点,你还知道痛啊,敢骗我,我!装,继续装啊。”

  “啊呀呀,不敢啦,再也不敢啦,小姐饶命啊。”子同被七妹折腾的受不了了,急忙告饶。

  柳儿看着也不管,还在一边笑道“哈哈,知道厉害了吧,哈哈……”

  “还有你,你这死丫头,连你也来骗我,看我不打你!”七妹说着放弃子同,站起来就要打柳儿,吓得柳儿一边跑一边喊。

  “小姐,不管我的事啊,真不管我的事啊,是子同哥逼我的啊,哎呀!救命啊……”

  七妹和子同经过这次事件后,都明白了彼此的心意。这样说开了,以后见面也就自然了好多。

  七妹和子同有了感情,就不想嫁给魏公子了,可是她也想不出什么办法,让魏家退亲,于是就让柳儿传话给子同,说过了年正月十五,全家人会去留云山,菩萨庙烧香。到时七妹就假装肚子痛,留下,子同脚有伤也不能出去,这样两人可以商量一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女七妹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烈女七妹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