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族卧底
许斟2016-10-23 20:582,101

  (楚云城分别有八大阁,八大阁统一为楚云城门派,楚云城的主阁称楚云阁,为楚云城的八大阁之首。楚云城是个特殊的组织,也是最大的派别组织。注:销生阁不属于楚云城之内的,是属于其他门教)

  ”今日召集各路门派来此议事,是为了平定巫族殃及我中原之事,才邀请各位登临我楚云城商议此事。“楚云阁内邀请了各路门派的掌门,和有远见的各位修仙者,汇集与楚云,这可是楚云少见的会师。

  “金木星兄,您这样说就过见了。”高斟举起酒杯站起来恭敬的说道。

  “楚云城不是威震四方,威风凛凛,从来无求于各派,今日这样作势又是要如何!“宿香把腿抬在了桌上,这女人从来都是与各派作对,格格不入。

  ”废物怎能上得了台面,楚云城从来不会招惹废物,废物也上不了台面,你说是吧。”旧林委婉的抨击道。

  气的宿香火冒三丈,无话可说,将话憋回了心里。

  ”够了,今日有重要的事要商议,你们却是如此,你们不觉的真是有辱各派颜面,不是吗!“月令立马制止了这场烽火缭乱,他站起说道。

  “呵,那请自便。”宿香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那也请自便,楚云城送客。”月令也淡定的站起,招呼了一旁的苏莽。

  月令拿起桌上酒水向宿香的方向泼去,那酒水溅散满地。

  “月令,你这样做可就让我不高兴了。”宿香早知月令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今日赴约与此,就是来做个了断。自己她从袖中挥出碎魂针。那针细如头发,暗散着寒气,速度急速催使,往月令的方向挥去

  月令微微的摆动了身子,轻易的便避开了碎魂针。宿香偷袭失败,准备逃走。月令从左袖中挥出针线,勒住了宿香。针线布满了她的每个穴位,宿香不得动弹。

  他闭上了眼镜,淡淡的说道:“你若是在动,肝肠便会寸断。肝火旺,心血虚,看来巫族之事让你伤神了。”

  各派掌门站了起来,各是一副惊讶的样子。原来在众派睽睽之下竟会有内奸。

  站在一旁的形月看呆了,琴潇却不以为然,天婧则有心事默然。

  月令又向形月挥出了针线,他向宿香施了法术。

  ”师伯,我的肚子。我感到它在跳动。“形月感到很惊奇。

  “种蛊之人,是你吧。源于你血,这才是真正的骨肉相连,切肤之痛吧,现在把你杀了,蛊术也自然解了。”

  “痴心妄想,月令。你想不到吧,这是我用血祭养的蛊,它必须拾取完一个人的精气,它才会离开,想破我的巫术,休想。巫族永生不灭。若是没有碧火丹,我死了,她也得为我陪葬!“说完宿香嘴角溢出了血,她任然笑着,随即晕倒,睁着眼睛。

  “碧火丹?”月令的表情有些凝重。

  ……

  “她为什么会死不瞑目呢?”天婧问着一旁的琴潇。

  “今日她会如此难看,只怪自己当初选错了路,这怨不得别人。”琴潇的眉眼间似乎在周旋着什么,他很奇怪还是一样忽冷忽热,让人抓不住头脑。

  ”难道她就是巫族的卧底。“金木星站了起来,向宿香的尸体走去。

  ”巫族势力庞大,当他们从西域进入我们中原,我们就应该有防备之心。今日,巫族已在中原根深蒂固,要铲除,那可不是一朝一夕。“

  ”难道就没有办法了。“

  ”要让这棵根深蒂固的大树铲除,那就必须抓住根源。听说,巫族的长老雪千寻还没有进入中原,这个女人不一般,掌握着大权,武功叱咤西域,不知她要来此中原,是要来寻找什么。“月令对一切都了如指掌。他清晰细理的说道。

  “寻找什么,这些人还能有什么目的,杀人放火,虐戏人间,这不就是他们的目的吗!”

  听到了金木星的话语后,月令仿佛若有所思。

  “那我们现在还得按捺不动,还等待他们的下一把计划。”

  ……

  “天婧为什么还是闷闷不乐的,难道她嫌我们没有给她庆祝她的回来,一定是!”形月自言自语的走在走廊上,一旁的琴潇一直没有吱声,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个哑巴。

  “为什么要庆祝?”琴潇傻傻的问道。

  “凭着一个女人的感觉,如果我没有受到关注,我一定也是闷闷不乐的。”天婧转过身去,看着后面慢一拍的琴潇,他的脸庞,形月又想到那次的落英缤纷之际,相吻。她马上转过身去,满脸的羞涩,她甚至有些恼火自己的冲动,那个吻……

  “一个女人的直觉,可信吗!”琴潇一本正经的问道。

  “一个女人,你要相信一个女人好吗!哦,你不会是想说我傻吧!我告诉你,傻女人也有自己的直觉,这叫……”

  形月还没有说完,琴潇接了上去。“傻直觉!”琴潇说完自己也笑了起来。

  天婧忽然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幽若的,吓了一跳,这时,他们才折腾完了。她似乎总会在这种时候刹那间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天婧!”形月凑了过去,形月似乎对天婧还有些后怕,生怕她在一次发疯的咬住了自己,所以看见天婧她心里还有些忐忑。

  琴潇向前走去。

  “我想下山去找我爹,可以吗!”天婧楚楚可怜的巴望着形月。

  “可你还没有呆几天你就要下山,这……”形月很同情天婧,毕竟她也是有诸多的不易。

  “可是,爹他没有看见我一定会很着急!况且我已经离开了好几日。”

  “呃……这个……师兄,要不我们就帮天婧一把?”

  “这……”琴潇木讷着。

  “天婧我们走,去找师傅!不要理这冷血无情的呆猪。”形月拉着天婧向楚云阁走去,一旁的琴潇还是在木讷着,似乎若有所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