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难回头
梦飞飞2016-11-18 18:177,073

  杨云回到了酒店,这时已经很晚了,他感觉好累好累,赶快脱了鞋躺在床上舒服舒服顺手打开了酒店的电视机,可一连换了好几个台都没一个好看的,‘啪’杨云又关了电视。

  “好长时间不和王天他们联系了,如果要招聘大学生的话,王天能帮上忙啊!”杨云头枕着胳膊这样想着,“招聘几个大学生,来这深山里的乡村支教,工资自己口袋出,不用国家一分钱。”

  杨云拿起手机:“王天啊,你给我招聘一个音乐老师,一个绘画老师,俩个文化课老师,最好是农村大学生,肯吃苦!要留在大山深处,没有吃苦精神是不行的!”杨云电话中和王天说道

  “杨总这是要开学校呀?学校开在深山?”王天问道。

  “也不是开学校,哪儿现在有学校,我只是资助一下那个乡村学校。整个学校教师太少了,就有俩老师,还没有音乐,绘画老师,我再给学校配备一些设备和多招几个老师,让孩子们有更好的学习环境!”杨云说道。

  “你倒是当菩萨去了,我这儿忙的四脚朝天,弄不好还得吃官司,人家教育局不是让我和赵雪儿退还领了的空饷吗?我到处求人,化缘呢!上次不是和你说过吗?”王天说道。

  “好了,我知道了,下午给你打五十万过去,什么不都解决了!你俩口子都是老师,对老师这个行业熟悉,才拜托你办这个事呢!”杨云说道。

  “好,好,我明天就开始给你打广告招聘老师!”王天高兴地说道,还有比这更好的事吗?帮这么个小忙就有如此高的回报!王天这小子就是有福气,自从娶了精神有问题的民办老师赵雪儿,好事连连。先是赵雪儿转正,再有恒垣市的大发展,现在连教育局让退的空饷都有人替他出。

  “赵雪儿,太好了,咱们撞大运了,有人下午会打过来五十万钱呢!咱们不用愁了!”王天朝厨房里做饭的赵雪儿喊道。

  “怎么回事啊!看把你高兴的!”赵雪儿莫名其妙。

  王天于是如此如此告诉了一通赵雪儿。

  “那你就给杨云忙去吧,这儿有我呢,我好好活动,争取再次把咱俩的工作弄的好好的!”赵雪儿吩咐王天道。

  于是王天告别赵雪儿,再次来到恒垣市。在恒垣市艺术职业学院张贴了招聘教师广告。内容如下:现一山村学校招聘支教老师,要求专业院校声乐系本科毕业或专业院校美术系本科毕业。

  三天后,王天如愿招的俩艺术课老师,又在普通大学招聘了俩个文化课老师。这样四个老师和王天共五个人浩浩荡荡来到杨云资助的山村学校

  “这么优美的环境现在竟然没人居住了!?”王天感叹道,“蓝天白云,青山绿树绿草,尽管山村里面没人住,哗哗的河水照样欢笑!“

  “王老师诗人啊!出口成章!”

  “哪里哪里,仅是发一下感叹而已!”

  杨云资助的这个学校叫丽源小学,任教的郝老师和任老师欢迎新来的老师:“辛苦了,大老远的一路颠簸来到这儿,我们也听杨云说过关于你们的事,以后咱们可就是同事了!”任老师说道。

  “来,来,我们已经给你们收拾好住处了,以后你们每人一间宿舍。”郝老师一边招呼大家,一边说道,“这儿条件不好,屋子里没有卫生间,大院外有一个公共卫生间!”

  就这样,丽源小学现在共有六个教课老师,四个文化课老师,俩个艺术课老师,王天是杨云招来准备管理学校和招生的,实际上是一校之长了,现在杨云还没有任命他,怕原来的郝老师不高兴呢。

  杨云的初衷是好好发展这个山村学校,为大山深处的老百姓造福。

  学校现在软硬件设施都不错,既有有文化的年轻老师,又有音乐绘画老师,还有多台电脑,还有丽源小学的学生老师一天三餐都是免费的,当然一切的一切都是杨云提供的,包括老师的薪酬。所以吸引了周围好多山村孩子。没过几天,学校又招收二十几个学生。

  丽源学校正朝着杨云的构想方向红红火火向前发展。

  一天晚上,王天洗漱完准备关灯休息时,他打开手机的微信,朋友圈里有人发了一段视频,标题是:看看高官巨贾的私生活。视频内容不堪入目,令王天不敢相信的是,主人公竟然是他的熟人杨云和起名。

  “怎么会这样?!”王天在自己的屋子里踱着步,自言自语,“有人栽赃陷害吧!?现在的电脑技术好不先进!有人拼接的吧?不管怎样,我得告诉杨云这个情况,他的手机收到这个微信视频了吗?”

  王天拿起手机就把那个视频给杨云发过去。

  一会杨云来电话了:“王天,你哪来的那种无聊视频?”

  “我朋友圈的一个人转的,他估计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他,都互相转的!这事非同小可,最受影响的是起名,你和他得认真对待这事啊!”王天说道。

  “完了,完了!”杨云把手机都摔了。

  听见杨云情绪失控,王天也不知所措。

  “怎么办呀!?弄不好要吃官司呢,这可是天大的事啊!要不要给安然打电话呢?”王天自己问自己。

  “不能,坚决不能,要是别的事可以给安然打电话,女人能顶半边天,可以出面尽最大力量处理棘手的事情,但此事最伤害她,不要把她气死了,那更是人命关天了!”王天不停地自言自语,他也乱了分寸,不知该怎么办?

  “微信一旦传开,要阻挡已经是不可能了,网络的传播速度威力多大呀!”这边的杨云更是要奔溃了。

  杨云拿起手机给起名打电话,一直没人接。

  这下杨云更是以为出事了,他给朱婷打电话:“朱婷,最近起名的工作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你听说过微信的事吗?”

  “你家我家一切都稳稳当当的呀,没什么事情啊!今天中午我还和安然电话聊了一会呢!”朱婷说道。

  “妇人之见,什么也不担心!”不是让你家尽一切力量把此事处理妥当,现在还是微言传言四起,起名呢?让起名接电话!?”杨云的言语火气十足。

  “喂,怎么了?杨总!”起名显然还什么都不知道。

  “怎么了?你还这么正定自如,咱们的那视频微信上传开了!”

  “真的假的?”

  “这么大的事,我和你开玩笑?”

  “那怎么办呢!?你不要太慌张了,总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我怎么能不慌张呢?我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如果弄不好,事情发展到不可挽回,就是你我将是一无所有,还得蹲大牢呢!”

  “别这么灰心丧气,也许我找人从这条微信的源头删除了就没事了!”

  “事情怕没你想象的简单!”

  “你尽快想一切办法,可不敢耽搁,不要怕花钱,越快越好!”

  “好的,好的!”

  放下电话,杨云心口郁闷难忍,头痛病发作,在床上一个人打滚。

  “安然吗,我头痛病又发作了,我都快死了!”杨云以为自己快死了,死的时候给老婆打个电话。

  “你在哪儿呢?准确的地址!”安然着急叫道。

  根据杨云说的地址,安然叫的120急救车很快到了杨云的酒店。

  杨云醒来的时候,安然已经在病床边。

  “安然,你来了,我怎么在这儿呢?”杨云昏迷了两天两夜终于醒来了,说话间伸出手抓住安然。

  “你把大家都吓着了!”安然还是没能止住泪水,“你口渴吗?看你口干的厉害!”

  “好吧,喝上点!”杨云有气无力地说道。

  安然把一杯带吸管的白开水递给杨云。

  杨云的病房是单间,屋子里只有杨云和安然,曾经的恩爱夫妻现在没话可说。无血缘关系靠情和义维系的夫妻关系,好的时候亲过血缘,坏的时候形同陌路。尽管如此,善良的女人不由的感恩情义,留恋过去。安然的那颗心虽已冰凉但还没冰冻,有时还会柔软,看见杨云昏迷两天后醒过来,还不是眼泪哗啦哗啦的。

  “安然,我准备去美国治疗,我这个头疼病好多年了,还是很危险的,我害怕那天就过去了!那边还是医疗水平高!”杨云打破了可怕的沉寂。

  “也好!”安然就俩字,无不透漏着冰冷。

  杨云在边远地区的这家医院住了一个礼拜,身体恢复的很好,今天就高兴地和安然一起出了院,并且相跟着一起回了家。

  “家也久违了!”踏进家门的一瞬间,杨云感叹道。

  这一天正好是星期天,全家人好久也没开开心心坐在一起了。

  上了大学的大女儿妞妞也在,私生儿子牛牛,杨云,安然在餐桌旁坐下,保姆阿姨一会端上来一桌子菜,大家的心情看起来都不错。

  “来,为爸爸的康复干杯!”妞妞提议道。

  一家人表面上看起来其乐融融,看不出有什么问题,内心却各有各的想法。安然对杨云难以释怀;妞妞对爸爸有看法,心目中的好爸爸大打折扣;牛牛还小,不懂事,快快乐乐。保姆阿姨默默的,不停地干活。

  起名和他的老爸最近忙的不亦乐乎,为删除微信的不雅视频大费脑筋。他们花钱雇电脑高手从源头上删除,可微信视频过几天就又从另一个地方冒出来,父子俩马不停蹄地的到处雇人,到处花钱,苦不堪言。每天还要提心吊胆,生怕那天公安局会立案侦查。

  赵雪儿也在忙她和王天恢复工作的事呢,先把领了的空饷给教育局退回去,还得给教育局写保证,保证以后兢兢业业,忠于职守,才能恢复工作。

  杨云虽然回来了,却懒得打理他的生意,公司一天也没去过,倒是每天躺在自己的书房里,愁眉苦脸。焦虑的厉害时,头疼病就发作,自己强忍着,吃几颗正痛片,慢慢恢复。他杨云深知自己公司发展迅速的奥秘:官商勾结才使得财富迅速膨胀。一旦有什么闪失,后果不堪设想,不光自己将一无所有,还要做监狱,行贿和受贿是一样的罪,他和起名将是狱友!有时好几天都睡不着。

  正在这时,模特姐姐打来电话:“杨总吗,好久不见,身体和心情都还好吧!”

  “好的很!承蒙你的关照!”

  “你大可不必冷嘲热讽!我如果有做的不合适的地方,敬请海纳!”

  “你多会给我送过来你的摄像头?我好从源头上彻底删除视频!”

  “好的,你把剩下的那五千万打过来,我下午就给你送过去!”

  “好吧!”前段时间,杨云按着欢欢的要求,已经给欢欢莹莹打过去一点五亿元了。

  下午,杨云略微化妆了一下,怕出门有人碰上,指点他:“他就是视频中的杨总!”

  其实他是多虑了,他的视频是在微信上传开了,但很快就被神通广大的起名老爸雇佣高级电脑技术人员删除了,看到的人不是很多。

  这天下午,欢欢如约来到恒垣公园和杨云约定的地点。她老远看见一个带着鸭舌帽,竖着领口的男人径直走到她跟前。

  “哇塞!打扮成这样,差点认不出杨总了!”欢欢惊叫道。

  “少废话!把东西拿来!”

  欢欢把一个小包递给杨云。杨云接着东西掉头就走,只给欢欢留下冰冷的背影!

  杨云一回到家,就把摄像头插在电脑上,准备删除,可电脑显示摄像头里没有视频,什么也没有。

  “又让绿茶婊把老子骗了!”杨云愤然自言自语,还不敢高声说,怕另一个卧室的安然听到。

  “你什么意思?拿了那么多钱,还不准备删除视频吗!?准备以后长期敲诈我吗?”杨云低声却是异常愤怒地给欢欢打电话。

  “没有,没有,你的视频早删除了,前段时间就删了。有一天,我和莹莹拿出来准备看看视频效果,结果一不小心点了删除键,摄像头里的所有东西都删除了,不信你也可以看看,不是什么也没有了吗?!”

  “你要敢耍老子的话,小心身首异处!我杨云说到做到!”曾经的情人现在也是恶狠狠的,闹翻了么!

  “知道,谁不知道你杨总的厉害,你一说话,恒垣都得抖三抖呢!”

  “知道就行!”

  “杨总您是什么人物呀,最近不是一直在做慈善吗?我们好歹是你的女人呀!你没必要因为给了我们俩臭钱就心疼吧!我和莹莹是没什么功劳,可有人给你做出牺牲了,这个人现在就在我这儿呢!她在另一个卧室和莹莹聊天呢!她说她这次回来要去探望她的儿子呢!估计现在她的儿子可爱多了!”欢欢的这话不知道是吓唬杨云呢?还是替李媛媛给杨云捎话呢?

  杨云一听这话,他的头‘嗡’地了一声,倒地了!

  安然听到杨云摔倒了的声音,赶快跑过来:“快,妞妞,你爸爸摔倒了!”

  保姆,妞妞,牛牛都一起跑过来,喊得喊,哭的哭,掐人中的掐人中,手忙脚乱了一会,杨云醒了!

  “你们救我干吗?!让我死了也就歇心了!快烦死了!”杨云醒来的第一句话就这么说的。

  “爸爸,别别,怎么也有我们了,我,妈妈,牛牛,咱们一家人好好的啊”妞妞哭的泪水哗哗的。

  “爸爸,爸爸!”牛牛抓着杨云的胳膊不停摇摆,大哭着。

  安然眼睛红红的,不说话,喉咙里梗着,恨杨云的那股劲暂时又消失了。

  旁边的保姆不停地安慰着杨云:“有这么可爱的俩孩子,你要好好地健康活着,有个闪失,孩子们可怎办呀!”

  “妞妞,你给爸爸倒杯水,我想一个人清净清净!”

  除杨云外,那四个人都离开杨云的卧室。

  半夜里,杨云辗转反则,难以入眠:不知道李媛媛又会耍什么花招?好不容易安然这边缓和了许多,家中的这面红旗总算给他面子,自己的后院又安静了许多。尽管牛牛是私生子,但孩子还小,容易融入他的家人,安然和妞妞都把他看成是家庭成员。杨云好不容易长出了一口气,感觉舒畅了许多,可李媛媛猛不防又冒出来,不知道她葫芦里又准备卖什么药?杨云越想越心烦意乱!

  他打通了起名的电话:“起名,我准备出国旅游一趟,顺便也出去看看我的头疼病,美国医药水平或许比咱们这边强!你去吗?去的话,咱们一起去!”

  “好啊,我最近也特别烦,我把工作先打理几天,过几天咱们相跟着出去玩玩,散散心!”起名说道,他以为杨云又带他去外国潇洒去呢,还高兴的很呢!

  十天后,安然中午下班后,像往常一样,坐在餐桌旁边吃饭,边看电视。中央一台报道:今天我国居民乘坐的一架私人飞机在飞往美国的途中失联了!机上有两名乘客和一名飞行员。

  安然的潜意识里猛然觉得哪儿不对劲,夫妻之间有一种无法用科学解释的电子感应。她打了一个冷战,浑身鸡皮疙瘩立马起了一层:不会是杨云的飞机出事了?

  她迅速拨打杨云的手机,怎么也是处于对方无法接通的状态。

  她慌慌张张跑到杨云的卧室,拿起这个,放下那个,翻翻这,看看那,试图发现有无不一样的地方。屋子整理得有条不紊,俨然一副出远门的样子,唯有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烟灰满满的,显示出屋子的主人近段时间心情不够清爽,常常抽闷烟。

  自从家庭出现情感危机以来,安然已好长时间没有踏进老公的卧室了,似乎丈夫却也成了身外之物,与自己没有太大的关系了。现在猛然有不祥的预感,安然忍不住想想看看丈夫在这个卧室究竟藏着多大的秘密。

  她一把扔开杨云的枕头,这下却有大发现:端端正正放着一封信,封面赫然写着:

  安然妻亲起!

  安然急急忙忙打开信封。

  亲爱的安然妻子:

  也许你看这封信的时候,新闻报道我失联了,是不是在这个世上,也说不定了!

  我之所以做出这样的选择,也是万不得已,有以下几方面的原因。

  第一,近几年来,我做了一些混账事,想来真是对不起你。虽然道歉已经毫无意义了,对你的伤害也无法弥补,但愧疚之情压抑的我无法排遣;

  第二,微信上疯传的不雅视频,让我坐立不安,我是一个度量不大的人,有轻度的抑郁症!记得若干年前,情感失意,那时得了轻度抑郁症;

  第三,我的头疼病不时发作,肉体上折磨我,失踪的确是解脱之举。之所以带着起名,是为了更好地保护我周边的人。我们一旦不在这个世界,各路公检法就再不会追究我和起名的这事那事了!

  我走之后,大概安排如下:

  你全权负责咱家公司正常运转,等两个孩子大学毕业后,让他们一人接管一个分公司。现在最放心不下的是牛牛,我相信你的善良,会给他无私的母爱。咱家现在账户上有近五十亿现金,股票八亿,房产三十六套,门面二十二套,汽车九辆。我不会重男轻女,两个孩子一人十亿。拿出二十亿成立一公益基金,主要救助贫困山区的孩子。我周围亲人也都有份,都是我这个世上的挚爱。给你的娘家人一个亿,我的家人一个亿。给赵雪儿一千万,给朱婷一千万,给我飞行员的妻子五百万。剩下的现金,股票,固定资产等都归妻子安然所有!如我不回来,此为遗嘱!

  立遗嘱人:杨云

  2014年五月八日

  杨云留给安然的信还没看完,安然大喊一声,晕倒了!家中的保姆听见喊声,忙跑过来,见安然躺在地上,忙掐她的人中,一会,安然慢慢醒来了。

  “我真笨,早应该想到杨云会出事,这段时间看见他不是发呆,就是抽闷烟。那天咱们一起看新闻,马航不是失联了吗,他一听这个消息,不由自主蹦出:哇,真好!当时我觉得他的话怎么莫名其妙,现在看来,马航失联给了他一定的启示!”安然不停地自责,“是我太大意,没从坏的方面想,总是关注外围的消息!”

  “太太,你也别太难过了,杨总也许只是出去转转,过一段时间也许会回来的!”保姆阿姨安慰道。

  “牛牛太小,承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妞妞正上大学,怕影响她的学业,只能说他们的爸爸出国考察去了,得好长好长时间!”安然吩咐保姆道。

  到了傍晚时分。

  “你给杨云能打通电话吗?”朱婷的电话。

  “打不通啊!”安然有气无力。

  “怎么回事?这个时候早应该下了飞机了呀!?”朱婷着急道。

  “你没看中午的新闻吗?”安然问道。

  “没有啊!我中午和同事们一起吃的饭。新闻说什么了?”朱婷更着急了。

  “新闻报道又一架飞机失联了,是一架私人飞机,很可能是杨云和起名乘坐的飞机!”安然说道,看似平静,实则是伤心过了头,连眼泪都没了。

  “那怎么办呀?咱们总不能坐家里等好消息吧?!”朱婷大声叫到。

  “那就咱俩女人有什么办法?茫茫宇宙去哪儿寻找他们呢?”不知道什么力量使安然比较镇定。

  一连几天,安然不出门半步。但爆炸性的新闻又一次在手机微信上疯传:高官富商模仿马航在开往美国的上空与地面失去了联系!是转移财产还是躲避打老虎的机枪?

  七天后,安然和朱婷想跟着来到杨云资助的那个学校的乡村,哪里山清水秀。安然来的时候请来了一个阴阳先生,用招魂的办法,指着杨云起名失联的方向,把杨云起名的阴魂招来,埋葬在这块风水宝地,让他们兄弟在这儿永远安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与梦想一起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与梦想一起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