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催眠专家
特务2016-10-14 11:222,618

  江海忍受着疼痛,故作没事一样地说“我没事儿,抓紧打电话通知局里来搜查他的家。”

  待警局的同事来到王明家中之后,白永让人把王明送往医院,自己扶着队长江海也朝楼下走去。

  在王明家的搜查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

  但是王明的表现行为还是让江海觉得会是很大的突破口。

  江海包扎好伤口直接来到王明所在的特护病房,但是他那疯疯癫癫的样子根本无法回答问题。

  江海只能从他的只言片语中得到一丝的线索,那就是死者商青是遭遇到了僵尸的袭击而亡的,尽管这个结论无法让江海信服,但是目前没有别的线索。

  离开了王明的病房,江海来到医生办公室询问王明的病情。

  医生解释道他的目前症状肯定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

  江海接着问道王明这样状态什么时候能够好转。

  医生很是遗憾地告诉他,可能很快也可能一辈子就这样子了。

  回到刑警队,江海直奔法医室问道,死者的尸检报告有没有出来。

  李丽见他满脸的惆怅,走上前说道“怎么了?碰上难题了?给,这是尸检报告。估计你看了之后会更加的惆怅。”

  江海不解地看了一眼李丽,接着把目光转移到尸检报告上面,报告上的内容不仅让他吃惊更让他震惊,他开始怀疑凶手真的是僵尸而不是人。

  他甩动着手中的报告,看向李丽,结结巴巴地说“这,这,这怎么可能?”

  李丽也是满脸凝重的神色“这也是我从事法医工作这么多年第一次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我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剩下的就看你的了。”

  李丽拍拍江海的肩膀,似乎在安慰他一定能查出结果的。

  江海苦笑了一下,拿着尸检报告精神恍惚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万分惆怅地坐在办公椅上发呆冥想。

  今天一上午走访了死者所有的朋友,大家一致评论她是那种脾气非常好的女孩,从来不曾与人争吵,甚至都没与人红过脸。

  唯一与她有过纠缠的就是已经疯了的王明,现在看来只能从王明身上下手了。

  想到这里,江海飞奔出办公室再次赶往医院。

  躺在医院的王明,精神状态依旧很糟糕,连续发过几次疯,每次发作都很吓人,翻着白眼,四肢痉挛,手指握成鸡爪状,意识丧失,神志不清。

  守护在病房门口的警员,都认为他是鬼附身了。

  江海来到医院直奔精神科医生办公室,就王明的情况进行了咨询。

  医生介绍像王明这种受到很大的刺激后导致的精神失常属于短时突然性的发病,这种情况及时治疗恢复是比较快的。除了服用抗精神失常药物治疗外必须配合心理治疗,专业的心理医生去解除他的心理诱因,是可以恢复正常的。

  江海问道,如果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导致的他突然性的精神失常,有没有什么办法。

  医生说那只有通过催眠了。

  江海接着问道,你们医院有没懂得催眠的医生。

  医生摇摇头说没有。

  江海向医生道谢后便离开了,他出了医生办公室给李丽打了个电话“丽姐,你认不认懂得催眠的人?”

  “认识啊!怎么了?”电话那头的李丽好奇地问道。

  “那你帮忙联系一下,我想知道目击证人当时看见了什么情景。”江海淡淡地说道。

  “那好!你等我电话。”

  江海想了一下说“这样吧,你联系上之后直接把人带到医院来。”

  “好吧!不过我要先问问她有没有时间。”

  “嗯。”

  江海挂掉电话来到王明病房的门口,透过玻璃窗看向里面,王明此时正老实地躺在床上。

  江海问门口的同事“他没有什么情况吧?”

  同事回答道“刚才发了一会儿疯,这会儿消停了,应该是睡着了。”

  “那好,你们一定要看好他。”江海嘱咐道。

  半个小时后,李丽带着一位跟她年龄相仿的女子来到医院,两人并排走着小声地交谈着。

  江海看到两人后主动迎上前打招呼,李丽介绍两人彼此认识。

  江海打量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大四、五岁,穿着一身职业装显得异常干练的女心理医生徐文慧。

  李丽见江海目不转睛地盯着人家看,伸出右手在他眼前晃晃,戏谑道“嘿,嘿,是不是见到美女看傻眼了?”

  江海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连连道歉,伸出手把自己再次介绍出去。

  徐文慧很礼貌地伸出右手,报上自己的名讳。

  江海没有说过多的客套话,很直接地进入正题“这次邀请您来的目的,我想李姐已经跟您说了,我就简单地跟您谈下病人的情况。”

  江海言简意赅地把发现王明时候的情况给徐文慧介绍了一下,并询问有没有可能通过催眠得到自己想了解的情况。

  徐文慧对催眠做了简单的叙述,催眠是通过特殊的诱导使人进入类似睡眠而非睡眠的状态。在此种状态下,人的意识进入一种相对削弱的状态,潜意识开始活跃,因此其心理活动,包括感知觉、情感、思维、意志和行为等心理活动都和催眠师的言行保持密切的联系,就象海绵一样能充分汲取催眠师的指令。

  一般来说,约有百分之10的人,都有相当程度的催眠敏感度,其中百分之5的人,非常容易被催眠,另外百分之5的人,很难被催眠。大部分的人都是能够被催眠的,只是有些人,必须施以反覆、长时间的诱导,例如二、三个小时,才能进入催眠状态,这样就超过催眠师的正常负荷了。

  “我还没有接触到你说的这位患者,暂时还无法下结论,不过我可以尝试一下。”

  徐文慧对王明的心理状况还没有真真切切的掌握,没有十分的把握能够催眠他,只能先说试试。

  所谓隔行如隔山,对于徐文慧的叙述,江海听的云里雾里的。不过,既然大部分人都能够被催眠,那么不妨试一下。

  等到王明精神略微清醒的时候,徐文慧开始为他做了一次催眠治疗。她说是医院里的心理医师,以取得了王明的信任。

  王明可能也因为长期遭受女性的拒绝,面对徐文慧这样干练的美女,表现的异常乖巧,非常配合她。

  徐文慧告诉他,催眠是一种心理治疗,可以终止焦虑,消除对事务的恐惧,以新的正确态度面对生活,走出内心恐惧的阴影。

  王明端坐在椅子上,神情憔悴,只是默默点头,也不知道他是否真正的听懂了徐文慧的话。

  徐文慧拿出一块怀表,垂在空中摆动着,让王明盯着看,并且要他仔细倾听指针走动的声音,这也是催眠中的“摆锤法”。

  徐文慧开始实施想象引导,用话语暗示和诱导,经过半个多小时,王明的眼皮越来越沉,他闭上眼睛,开始进入到催眠状态。

  江海和李丽在门外观看屋内的情况,江海挠挠后脑勺感慨地说道“没想到她还真有两下子。”

  李丽笑道“她可是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博士,没点本事,我能介绍给你吗?怎么?对人家有想法了?不过你运气好,她目前还是单身,你还有机会。”

  江海尴尬地说“丽姐,你想哪里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