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勘查分析
特务2016-10-13 16:082,425

  方成觉得这年头除了网络传播信息比较迅速之外,出租车司机了绝对数得上第二。

  他们长期在城市里东奔西跑,哪里地方发生了什么大小事情,他们都能够及时的掌握和传播出去。比如城东发生命案,要不了两分钟城西的出租车司机就会知道。

  每位司机都是一部百科全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小到市政改革,大到国际局势,他们都能够分析的头头是道而且颇具道理。

  司机对今早发生的命案发并不陌生,现场情景描述的非常详细,好像他当时在现场一样。

  方成被司机大哥的幽默给逗笑了,问道“师父,你对这个案子怎么看呢?”

  司机似乎很享受被人重视他的看法的感受,嘴角洋溢着兴奋说道“那个女孩全身的血都被吸干了,据说心脏是被用手直接挖开肉撕开肋骨掏走了,所以我觉得真有可能是僵尸干的,不然就凭人的手哪来那么大的力气直接挖开人肉呢?”

  方成听着司机这种荒谬的观点,摇摇头笑了笑了。

  司机注意到了方成的这一动作说道“小兄弟,你不相信我这种看法啊?”

  方成看着窗外,淡淡地说道“死者是被人有计划地谋杀的。”

  司机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这个年轻人,对他的这个结论和他的身份有所好奇,于是问道“你是警察?”

  “不是。”方成很干脆地回答道。

  “那是你怎么那么肯定人是被有计划地谋杀的?跟我说说呗,我好在其他同事面前吹嘘吹嘘。”司机一脸讨好的表情,语气中也捎带着一丝请求。

  方成笑着说道“我很乐意跟你分享一下我的想法,但是我已经地方了,有机会的话再聊。”

  司机转过头看看右手边的道路表示才意识到已经到达目的地了,于是靠边停车。

  方成付了车钱下车,司机师傅伸着脑袋喊道“小兄弟,我们再聊一会儿。”

  方成挥挥手,坏笑着说道“别聊了,交警来啦!”

  听到交警来了,出租车司机立马发动车离开了。

  方成从下车的位置顺着通往巷子口的小道走了大概有五百米,来到一个分岔口,左右两边都是巷子,案件发生在左手边的巷子口。

  方成仔细地观察着死者倒在地上的姿势,虽然尸体已经被清理走了,但是地上还留着警方用粉笔画现场痕迹固定线。

  根据现场的痕迹线,方成推断还原死者遇害的全过程:死者骑着自行车走到这里停下来了,从地上刹车痕迹来看死者是看到了前面有人而紧急刹的车,可能是为了躲避前面挡路的人,也可能是因为恐惧。

  车轮与刹车痕之间的距离说明,死者在当时停下来之后车子并没有再前移动过。死者在毫无挣扎的情况被吸干血了,紧接着死者自然地倒向左侧地上,自行车也顺势地倒向左侧压在死者右腿部。这说明死者当时肯定是看到及其恐怖的画面被吓得没有任何反应。

  同样他也注意到了尸体不远处的几枚带血的脚印。这几枚脚印的特别之处就在于印迹比较深,不是正常行走留下的痕迹,而更像是人蹦跶时留下的。

  方成检查完现场痕迹之后,开始顺着巷子往里头走去。巷子是东西朝向,左手边是一堵围墙,右手边是一排陈旧的瓦房,方成现在所面朝的方向是正东。走了没有多远,那种类似的脚印也消失。

  巷子的尽头是一条狭窄的街道,方成顺着街道走了20米左右发现一条巷子,他沿着该条巷子往西走,正好回到到了案发现场所在的分岔口。

  方成粗略地计算这两条巷子长度,大约均长达300米。

  按照正常人平均步行速度5-7km/h来计算走完这两条巷子最慢需要九分钟左右,最快需要五分钟左右,如果骑车所需要的时间会更短。

  方成掏出手机给卓晓打了个电话,问她关于死者工作的地址。

  卓晓见方成还是忍不住展开了暗中调查,兴奋地要求他带自己一起侦查,被方成无情地拒绝了。

  卓晓给表哥白永打了电话,经过死磨硬泡才要到了死者商青的工作地址。

  方成按照卓晓发来的地址来到了死者商青工作的商场,商场正门朝南,东西各有一个侧门。员工停车棚则在商场东北侧,车棚的出口在东侧,往东不到10米是体育路,路的东面是正在开发建筑的楼盘,楼盘南侧的马路对面是太平洋保险公司办公大楼。

  方成站在车棚出口处,看着周围的环境,顺着体育路来到十字路口。与体育交叉的马路是祥和路,也就是死者商青下班回家必走的路。

  顺着十字路口往东走了不到十米,也正是办公大楼正门所对着的位置,方成发现脚下有一堆的烟头,他蹲下来观察这些烟头是出自同一牌子的香烟,从烟头上面的灰尘和烟嘴上的咬痕恢复的程度来看,烟头丢弃的时间不会超过15个小时,因为每天上午十点和下午五点市政清洁车会准时地清扫这里附近的几条马路。

  检查到这里,方成满意地起身,神清气爽地返回办公室。

  卓晓见到方成哼着小曲,兴高采烈地回来了,赶紧迎上去询问“老大,案子查的怎么样了?”

  方成故意咳嗽几声,然后摸摸喉咙,清清嗓子。

  卓晓明白方成的意思,赶紧转身出去,不一会儿便端着一杯水回来递给方成“老大,你先喝点水润润嗓子。”

  方成摆出一副清王朝王爷的架势,伸胳膊揽袖子接过水杯,阴阳怪气地说“小卓子,眼力价不错呀!”

  那腔调怎么听都不像王爷说话,简直就是公公的娘娘腔。

  “公公,你还有什么需要尽管告诉小的,小的给你办的妥妥的。”卓晓顺着方成的话打趣道,惊的他喷出了嘴里的水。

  “哈哈……”卓晓见状哈哈大笑,笑的人仰马翻的,压根不理会方成的尴尬。

  方成扯过桌子上的纸巾擦干下巴上的水,悻悻地说“能不能尊重一下领导的感受?”

  卓晓还是一如既往地放肆“老大,我们都这么熟了,就别整官僚那一套了。你还是抓紧告诉我案子查的怎么样了,人家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嘛!”

  卓晓说话声音变得越发温柔,方成却听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方成从来没有把她当成女人看待,所以受不了她这样子,大声说道“正常说话,我就告诉你我的推断。”

  卓晓顿时恢复了平常大大咧咧的性格,粗犷的声音“老大,你说。”

  “昨晚有人目睹了死者被害的经过。”方成摩挲着下巴,淡淡地说出这么一句。

  “啊?那你怎么知道的?”卓晓似乎已经习惯了方成给她带来的惊喜,很淡定地问出这句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