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报恩
特务2017-06-26 23:012,422

  “余先生,请你看在我伯父的面子上,一定要救救我的儿子,求求你……”男子把温克明摆出来,就是想让余枫遵守承诺。

  “放心吧!既然有这个信物在,不管是上天入地,我都会帮你救出孩子来的。”

  对于曾经对救命恩人许下的承诺,不管会经历多少困难挫折,余枫都会坚决履行,男人就应该一言九鼎。

  “你们先回去吧!我先了解一些孩子的情况,再决定从何处入手。徐夕,你送下他们。”

  信物的突然出现让余枫有些不知所措,心情一时难以平复。

  “好。”

  徐夕不知道余枫失忆的事情,也从没有见过他如此愁楚的样子,却清楚能够让对他如此沮丧的,绝对不是小事。

  徐夕送着夫妻俩出去后,余枫盯着弹壳上的“真”字,自言自语着“你到底代表了什么?而我到底是什么人?”

  记忆是人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回忆是每个人与往事的连接通道,连接着过去与未来,使我们了解着过去所发生的事,经历忧伤,或苦涩,但亦有开心,有欢乐,这些酸甜苦涩才组成了一个完整的人生。

  如果一个人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那他的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呢?

  回国一年多,余枫未曾通过梦中的那个不完整的车牌号查出车的信息,这段模糊不清的记忆并没有给他查找自己的身份带来任何进展。

  “老板,你怎么了?”徐夕送走温家夫妻俩,返回了余枫的办公室。

  “啊!哦,没事!”

  余枫这么明显的失神怎么可能逃过徐夕的眼睛,只是他不愿意说,她便不会追问,这是两人长期在一起工作形成的默契。

  “那你真的决定接下这个案子?”徐夕转移话题。

  “嗯。我要离开一段时间,暂停接收任何案子,之前接下的案子都交给小泽去调查。有需要,我会找你们的。”余枫交代着下面的工作,准备要全力以赴寻找那个丢失的孩子。

  听到余枫说可能要消失一段时间,徐夕慌了,每天见面都看不够,怎么能忍受长时间见不到他呢?于是请求道“带着我一起去吧!有些事情可能女性出面比较好解决。”

  “不行,我不确定会经历什么样的危险,你跟着我只会妨碍我。”余枫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她,既然确定了带走孩子的是犯罪团伙,以后免不了有危险发生,自己一个人可以轻松应对,带上徐夕的话只能是增加一个累赘。

  “可是……”

  “我已经决定了,你要是真想帮我,就帮我打理好社里的事务。你先出去吧!我要冷静考虑下从哪方面下手。”余枫直接打断徐夕,说话的态度非常坚决,看来已经完全决定好了。

  “好吧!”徐夕悻悻地朝外走去,她清楚余枫决定的事情,谁也劝服不了。

  余枫坐回办公椅上,打开电脑开始分析老李发来的关于儿童失踪情况的邮件。

  邮件中简单描述了孩子丢失的经过,附带着目击者的口供,综合各种情况,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起儿童失踪案件与之前发生的儿童失踪案件有关,手法极其相似,可以确定是同一团伙所为。至于犯罪团伙掠走孩子,是用于人口贩卖,还是用于器官贩卖,暂时还无法确定。

  不过,根据警方的部署,可以确定丢失的孩子一定还藏于本市。

  海平市作为华夏国最大的海港城市,约六千多平方公里,人口总数达两千多万,在这样的城市里寻找几个被囚禁的孩子,无异于大海捞针。

  深夜,城市的霓虹灯逐渐落下黑幕,冷落的街道寂静无声。

  在城北的LC区街道上,长毛东倒西歪地走进一条没有灯光黑胡同,他嘴里哼着小曲,悠然自得。

  “长毛,最近找你还真不太好找啊!”就在黑影从兜里掏出钥匙准备开门时,身后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

  “谁啊?是谁TM叫我?”长毛借着酒劲,恶狠狠地喊道。

  “收了钱,不办事,还敢跟我叫嚣?”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长毛的醉意立刻被吓醒了大半,他转身撒腿就跑,跑的飞快,跟刚才醉醺醺的酒鬼判若两人。

  “想跑?”

  冷哼一声,只见他身体灵动,如同发射出去的炮弹朝长毛跑的方向追赶而去。

  只见他动作轻盈灵巧,全身充满爆发力,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长毛拼命地跑了十来分钟,长期被酒色掏空的身体根本吃不消这样的运动量,他扶着路边的路灯杆咳嗽着不停。

  “就跑这么点路就不行了?”

  那个熟悉的声音又响起在长毛的耳边,长毛实在是无力再逃,只好听天由命,于是嬉皮笑脸地说道“嘿嘿!神探,这么巧啊!这么晚了,还在锻炼呢!”

  长毛口中的神探正是余枫,他手头上掌握的情况对于寻找丢失的孩子没有任何价值,所以来找长毛打听道上最近有什么消息。

  “是啊!这么晚锻炼还能遇到你,看来我们真的是很有缘分哪!”余枫伸手捏住长毛的脖子,死死地扣住,让他动弹不得。

  “哎呀,轻点,疼,疼……”

  “知道疼就好,上次收了我的钱,最后什么消息也没有给我,这说不过去吧?”余枫把他拉到一条无人的巷口,把他逼到墙角,开始问责。

  “唉!不是我不给你消息,而是我根本没有打听到。你也知道我只是一个小混混,你让我打探的那个消息,我也找了很多朋友打探,可是他们都说事关重大,不肯透露。

  再说了,你不是已经把那个案子给破了吗?”长毛解释着拿钱不办事的理由。

  余枫随手轻拍了他脑袋一下,“事没有办成,还不把剩下的钱退给我?”

  按照长毛的办事规矩,根据情报的难度决定打探价格,预付百分之五十,相关费用暂时从预付款中扣除,事情办妥后支付费用和另外百分之五十的佣金。

  如果事情没有办成,扣除相关费用外,剩余的钱也要退回委托人。

  因为侦探社办案的需要,余枫与长毛建立起了长期的合作伙伴关系。

  当然这种合作关系并不是平等的,因为长年混迹于社会的长毛比较狡猾,所以余枫经常拿警署的李署长来压他,约束他,以保证他不敢耍滑头。

  “我不是最近手头紧,没钱还嘛!这样,你需要什么消息,我免费为你打探一次。”长毛最近实在是捉襟见肘了,根本没钱拿来还给余枫,况且他根本没有打算还。

  余枫怎么可能不知道长毛的心思,不过看在他过去给自己爆了不少料的份上,就没打算追究。他掏出两万块钱扔给长毛,直接问道“最近发生了几起儿童失踪案,有没有听到什么相关的风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