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猎人侦探社
特务2017-06-26 22:582,468

  三年后,平海省海平市,猎人侦探社。

  “老板,外面有人找你。”

  助理徐夕没有敲门,便直接走进社长的办公室,冲着坐在老板椅子上背对门口的社长汇报来意。

  “不管什么人,都让他按照预约时间的顺序来。”余枫慵懒地靠躺在老板椅上背对着门口,没有转身,也丝毫不关心什么人有什么事情来找他,显得非常任性。

  没有办法,作为猎人侦探社的社长他有任性的资本。

  曾协助警方破获多起震惊全国的刑事要案,如“11.8绞肉机案”、“枯井埋尸案”等等。

  因为他的参与,警方很快便锁定了犯罪嫌疑人,终止了凶手继续犯罪。

  所以,获得了“青年神探”的称号,同时他的侦探社也引起了市民的注意,生意是络绎不绝地找上门来。

  “我看她焦急的样子,好像真的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找你。”

  按照往常习惯,余枫没有接见的意思,徐夕都会毫不犹豫地推掉来客的请求,然而今天她却破天荒地为来客争取见面的机会,着实反常。

  “是不是你朋友要你找我帮忙?”老板意识到了徐夕今天跟往常不一样,于是扭动转椅转过身来。

  只见他帅气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

  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

  还有他那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

  “不是我朋友要帮忙。”徐夕赶紧摆手表示不是自己朋友有求于他。

  “那到底是什么案子让你这么上心?完全不顾及我的规矩了?”余枫似乎非常开心看着她的囧态,故作为难地追问。

  “是…是…是儿童失踪案。”徐夕一边观察着余枫的表情,一边小心翼翼地说道,怕他责怪自己违背了他不接儿童失踪案的原则。

  在这位来客来之前,徐夕正在看寻子电影《失孤》,电影中的雷泽宽为了寻找丢失的儿子,在十五年间依靠一辆破摩托走遍了全国大部分人口密集的地区,一次次的燃起希望,又一次次的失望。十五年的艰辛和辛酸并不是每个丢失孩子的父母能够承受的,所以影片开头那个丢失女儿的年轻母亲在女儿被解救的那一刻跳河自杀了。

  它告诉我们社会其实是这样的,在我们熟悉的生活之外,还有其他的生活,还有那样的一群人,那样痛苦地生存着,那样的无助,那样的无望,无望到了绝望的地步,却还必须要硬挺着生活下去。

  所以徐夕对门外这位失去孩子的母亲充满同情和怜悯,也希望老板余枫能够拯救这个孩子,拯救这个可能因此而毁灭的家庭。

  余枫顿感无奈,想要发火,可看到徐夕那可怜巴巴的眼神却又忍住了,追问着“你接下了这个案子?”

  “没有,没有。”徐夕再次摆动双手,表明自己并没有擅自做出决定。

  “既然没有,那就推掉吧!”

  听到徐夕说并没有答应客户接下这个案子,余枫终于松了口气,好像在庆幸没有招惹麻烦一样。

  “推掉?老板,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你知道那些坏人是怎么对待那些被拐的孩子的吗?

  他们会残忍地砍断孩子的双手和双腿,不给他们治疗,任由伤口溃烂流脓,然后把他们碰到大街上去乞讨。每天吃不饱睡不暖的,多么可怜啊!”徐夕见余枫不想接手此事,联想到报道上的那些儿童乞丐的命运,顿时同情心泛滥,于是把心中的愤懑发泄到余枫身上“你不是神探吗?你不是说没有什么案子能够难住你吗?你不是说只要事主钱给的到位,就没有你解决不了的麻烦吗?那你为什么还立下不接儿童失踪案这条规定?我看你根本就是没有这种本事,亏我还那么崇拜你。”

  徐夕情绪如此激动不仅仅是因为同情心泛滥,也是因为她小时候也是被拐卖的,幸运的是她的养父母对她视如己出,疼爱有加。

  关于这个秘密,她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余枫静静地看着眼前抹着眼泪的徐夕,心中感叹这个平时雷厉风行的女孩子感性起来跟个小女孩没有什么区别。

  “哭诉完了吗?”余枫站起来,从桌子上抽出几张纸递给徐夕,继而无奈地说道“我当然清楚丢失孩子对一个家庭来说是多么沉重的一个打击,也清楚那些孩子们的命运有多悲惨。

  他们有的是被卖到偏远地区那些没有孩子的家庭中,有的被卖到你说的这种利用他们乞讨的坏人手中,有的被用于贩卖人体器官,也有的可能被直接杀害。

  这种事情发生在任何家庭,对他们来说都是毁灭性的打击。

  全国每年失踪的儿童有二三十万之多,

  可是最终能够被找回的却不到千分之一,你知道为什么吗?

  人贩子大多是跨省跨市流窜作案,点多,面广,线长,这就造成了警方人手上捉襟见肘的局面。

  从作案手法上来说,人贩子采用有组织有预谋的犯罪方式,留下的线索自然很少,这也无疑给案件侦破带来极大的困难。

  那么多警力资源联合起来,都不可能完成的事情,那么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怎么可能做到?我是神探,可我不是神。”

  余枫深深地叹了口气,脸上的表情有同情,有惋惜,有无奈,当然也有愤怒。

  这种事情每天都在发生,自己只是一个小侦探又能如何呢?

  退一步说,就算人贩子还没有带着孩子离开这个城市,被他解救下来了,但是只要开了这个先河,后面可能会有更多的失独者来找他。

  能够帮他们找到孩子还好说,但如果找不到呢?

  面对那些家长撕心裂肺的痛苦,他能做什么?

  他什么也做不了。

  更何况,他回到海平市是为了查清自己的身份,所以他不可能耗费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帮助那些失独者。

  不是他自私自利,而是这种事情是社会的无奈,减少人口贩卖不仅仅要靠全民参与,更需要合理的体制来改变这种状况。

  “可是…可是她真的好可怜。老板,你就破一次例,就一次好吗?她已经在第一时间报警了,警察已经封锁了各出城的途径,孩子应该还在这座城市的。你就帮帮她吧!求求你了。”

  徐夕很清楚余枫从不插手儿童失踪案的原因,但是门外的那个母亲哭的那么绝望,让她无法拒绝她的哀求。

  所以,她扯着余枫的胳膊再三请求着。

  余枫再三纠结,最终拗不过徐夕的纠缠,只好放弃自己的坚持,淡淡地说道“先让她进来吧!我先了解情况,再决定要不要干涉此事。”

  “好,我这就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