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信物
特务2017-06-26 23:002,207

  看着徐夕走出自己的办公室,余枫坐在办公桌上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老李,我想了解一下今天刚刚发生的一起儿童失踪案。”

  “好,我把资料发给你。”

  “谢了。”

  余枫挂掉电话,正好徐夕带着来客推门进来。

  那位母亲穿着看到余枫的那一刻,如同抓到救命稻草一样冲到他的面前拉着他的胳膊,哭着喊着央求道“求求你,救救我儿子,求求你……”

  “大姐,你先坐下好好说,好吗?”余枫搀扶着她,朝沙发走去。

  “我知道您是神探,破获不少疑难案子,我相信您一定能帮我找到儿子的对吗?”

  这位女士知道余枫神探的名声在外,所以在报警之后便直接来到了这里,寻求帮助。

  余枫不愿意接待当事人,就是因为害怕面对当事人情绪失控的局面,他能够理解当事人的悲伤,但是那种撕心裂肺的哭闹,太让人揪心。

  “大姐,你先冷静一下,跟我说一下事情发生的经过,好吗?”余枫无奈的眉头紧皱,将她的注意力引导到案情上来,不然不知道她要哭嚎到什么时候呢!

  徐夕见余枫一脸不耐烦的样子,知道他不擅长处理这种局面,于是劝说道“大姐,你先别激动。我们社长既然愿意直接见你,就说明他愿意帮助你,你还是抓紧时间介绍一下情况吧!你早说一分钟,你的孩子就可能早一点脱离危险。”

  这样情况,徐夕处理起来游刃有余,简单的一句话便使得来客停止了哭闹,开始哽咽着讲述丢失孩子的经过。

  今天上午她带着四岁的孩子去逛商场,就在她跟店员交流结束时,一转身发现孩子不见了。

  当时在第一时间查看了商场的监控录像,孩子是被一个穿着卫衣,遮挡住容貌的人抱走的。

  此人有极强的反侦查能力,非常巧妙地避开商场和商场附近的监控拍摄范围,所以报警后警方也是一筹莫展。

  听了她的描述,余枫面色有些凝重:此人擅长伪装,对商场及其周边环境地形极其熟悉,而且商场附近应该有人接应。

  如果排除绑架的可能,那么他们肯定是分工明确的人贩子团伙。

  “你或者你的先生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结怨很深的那种。”余枫试问着,以验证是不是普通的复仇绑架案,如果是这种情况,掠童者迟早会拨打威胁电话来的。

  “得罪什么人?”来客一边念叨着,一边思索着。

  片刻过后,她惊措地说道“我先生是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去年发生过医疗纠纷。

  会不会是那个病人的家属要报复,所以绑了我儿子?”

  作为一名医生发生过医疗事故这种事情,不管事故的真相是什么样的,都不愿意被提及的。

  但是为了儿子,她毫无避讳地说出来了。

  这就是母爱吧!

  “不排除这种可能,警方会关注到这一点的……”

  余枫话没有说完,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了,一名三十五左右的男子出现在众人面前。

  那位客户见到男人后,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朝他扑过去,着急地问道“老公,怎么样了?警察那边有没有消息?”

  男人满脸的颓废,无力地摇摇头。

  这个消息再次浇灭了孩子的母亲希望,她一屁股摔坐在地上,抽打着自己,眼泪鼻涕夹杂在一起“都怪我没看好儿子,都怪我……”

  中年男子蹲下来,没有责备她,反而一把抱住她紧紧地搂在怀里,不让她虐待自己,只是陪着她一起流泪。

  徐夕感同身受地跟着哭泣着,余枫略显尴尬地站在旁边看着他们三人伤心流泪。

  过了良久,夫妻俩可能是哭累了,也可能是意识到在别人的地盘上,这样失态不大合适,男子轻拭泪水率先站起来,接着扶起妻子,徐夕见状赶紧上前帮忙。

  男子调整一下情绪,转身对着余枫说道“对不起,我们刚才太……”

  “没关系,我能理解。”

  “谢谢!你就是余枫先生吗?”男子问道。

  “我就是。”

  “我有个东西交给你。”

  说着,男子手伸进兜里,取出一条弹壳挂坠。

  余枫接过挂坠,仔细打量着弹壳,表情变得有些凝重,又有些好奇,突然抬头问道“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这个是我伯父给我的,他说有什么麻烦事,拿着它找到一位叫余枫的先生,他会尽一切可能帮忙。

  我不确定你是不是我要找的那位余枫先生,所以带着这个挂坠过来确认一下,没想到果然是你。”男子说明着挂坠的来历,他只是想来碰碰运气,没有想到余枫就是这个挂坠原来的主人。

  当然,他的目的很显然,就是希望余枫能履行诺言,帮他找到孩子。

  余枫自然认得此信物,这个挂件是他留给救命恩人温克明的,并做出了有求必应的承诺。

  三年前的,居住于H国西南海岸线附近的温克明在海滩上发现了重伤昏迷的余枫,从他的伤势和身上衣物破损的痕迹来看,他是经历了爆炸。

  当时,余枫除了身上那破烂不堪的衣服外,就只有脖子上挂着的这个挂坠。

  温克明从弹壳上刻着的一个“真”字判断余枫是华夏人,所以作为华裔的他,毫不犹豫地收留并救治余枫。

  了但是余枫伤得严重了,爆炸强大的冲击力使得他脑部受到重创,浑身中度烧伤,容貌也已毁。

  他在病床上躺了足足半年才醒来,醒来之后,却不记得自己是谁,对过去也没有任何印象。

  在接下一年时间里,余枫一边调养身体,一边接受温克明对他进行整容。

  在调养期间,余枫经常看着这枚挂坠发呆,奢望着想起些什么来。

  但任由他想炸了脑袋,也想不起任何与它有关的记忆。

  直到后来,余枫经常在梦到自己在追一辆车,他努力地想要看清车牌号,却只能看到代表着这辆车归属地的两个字,所以他在身体恢复之后,便决定来到海平市。

  分别之际,余枫将身上那个唯一的挂件送给了温克明作为承诺的信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