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天下第一
伍家二小姐2016-10-08 17:072,721

  蜀山轰动了!修仙界轰动了!江湖轰动了!第一天才夜凡败给了一个无名小卒玄漓!

  曾经那么不可一世的人败了!还是惨败!这条消息现在已经在整个大陆传疯了!

  那些曾败给夜凡的修仙者只感觉扬眉吐气,狠不得和遇到的每个人宣扬这个光荣事迹,就好像那玄漓是出自他们的门派一般。

  这一次的修仙大会彻底的成就了玄漓!各个门派都想将这绝世天才收入门下。

  且不说玄漓,这蜀山派却是一片愁云惨淡。

  战败后夜凡便将自己锁在房内,四周布满了界间,已经有两日没有出来。而蜀山派的弟子却也不敢去规劝。毕竟谁都知道,从云端跌落到谷底是一种怎样的落差感,更不要说是从小天赋资过人的夜凡更是在修炼中从未输过。

  夜凡房内。

  她盘坐在床榻上,心中默念着蜀山的净心诀。可越是想要平静下来,脑海就越是清晰的浮现出少年认输的场景——这简直是对她的侮辱!

  灵力失控,房内陶瓷的摆饰瞬间破裂,锐利的碎片撒了一地。

  忽然间,一个面容狰狞,满脸伤疤已经看不清本来模样的女人出现在了房内。

  “公子,要我杀了他吗?”

  夜凡睁开双眼,杀气毕露:“不用。是我技不如人,我会亲自要了玄漓的性命!”

  “很好。公子要知道失败不过是一时的,若是连这点气量也没有。那公子如何去掌管着天下。”她道,“那么便出去吧,莫要让着天下人看了笑话。”

  说罢,芍药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了屋内。

  夜凡收敛了心神,一挥手撤掉那满屋的界间,一身翩然白衣,昂首挺胸的走出门外一如往日般孤傲高冷。可又有谁人能知道她心中悲愤之情。

  玄漓天才很快便传到了蜀山道长的耳中,听到自己最得意的大弟子残败于此人手中,原本打算云游个三五年的他立刻赶回了蜀山。

  进门便问“那玄漓现如今在何处?”

  此举简直叫夜凡要气绝身亡,自家相处数十年的师傅云游而归不是关心她这个大弟子反倒是急切的想要收了那人为徒。

  好在蜀山上下是真不知道来去无踪的玄漓在何处,否则她倒是真要身亡了!

  蜀山道长说到底还是夜凡的师傅,问完玄漓的事情后。向夜凡问起了当日一战的经过。

  夜凡可谓是大述苦水,将那经脉中那怪异的血流说了不下三遍。还不断咒骂道:“枉我还以为那玄漓是个正人君子,却不想竟使这种下三烂的手段!”

  蜀山道长摸了摸自己三寸长的大胡子,眯着双眼,不急不缓道:“徒儿啊,此并那玄漓之为啊。”

  夜凡心急如焚道:“那是为何?”

  “莫慌。徒儿据我所知,这万古神功乃是残本……”说道此处,蜀山道长的声音渐渐低了,神色又些惭愧之意。

  夜凡之觉一道惊雷,脸色铁青,若不是她自幼礼仪良好此刻她应该一脸杀气的抓着自家师傅的脖子怒吼道:“当初是何人与我说此乃全本的!”

  蜀山道长也自家愧对夜凡,小心翼翼的说道:“这个,徒儿啊。为师这还有一本《九曲宝典》,那万古神功你就莫在修炼了。”

  夜凡看着自家师傅一副忍痛割爱的表情,装做忧愁的样子道:“师傅莫要自责,不过是个第一天才的名号罢了。何况世人如何说我,又与我何关?”

  蜀山道长一听到此话,面脸惭愧,又拿出几张符纸道:“徒儿,我云游之时多亏你打理门派,这几张高阶符纸便赠与你。”

  夜凡大喜,这可是上千银元!在自家师傅眼泪汪汪的注视下纳入自己囊中。

  而蜀山道长却是心如刀绞!

  且说这玄漓离开修仙大会之时。

  本打算一剑了解这少年天才的玄漓在最后一刻忽然察觉到少年那体中的一股怪异的血流,而且夜凡体中的灵力也源源不断泄露而出,他便知道此番夜凡定是因此灵力不足从而才能使他赢的如此轻易。

  早在此前玄漓便听闻了夜凡第一天才的威名,此番前来不过是想讨教一二,也确实没有必要你死我活。现在得知此并非夜凡的全力便更是舍不得杀死如此英才。

  原本还在犹豫的他忽然眼前浮现起夜凡静静的半躺在桃树之上的唯美景色,那明媚孤傲的眼眸就如繁华的琉璃。大脑还没反应过来,那血灵剑已经被他硬生生的给收了回来!

  灵力反噬,伤极经脉,一股腥甜涌上喉咙。他看着夜凡屈辱的神色之感觉心中烦闷,甩下一句认输,便匆匆离开。

  玄漓一战成名,被众多门派侵扰。此刻为图清净的他早以跑到了妖魔秘林中修炼去了。

  玄漓出自修仙世家,自幼天不高,生母是偏房小妾,自然得不到高人指点。在他十岁之时,他误入这妖魔秘林,被低阶妖兽围攻之时一直难以突破的瓶颈竟在最后一刻突破了。而后他便发现自己修炼的捷径,那便是之置于死地而后生。

  因此他才一直迟迟未结丹,因为结丹更是重塑灵剑的好机会。可找谁破剑便成了难题,而正逢仙剑大会,他很自然的将目的盯在了第一天才夜凡的身上,毕竟能一招便使灵剑破碎的人并不多。

  玄漓想得很简单,夜凡破剑,他结丹,然后两人讨教一二,他可没妄想以金丹一期的修为对抗元婴修士。但是他没想到关键时刻,夜凡竟然出了意外。

  除了两人其他修仙者皆是不知夜凡体内怪异的灵力。于是在外人看来,便是这夜凡惨败在了玄漓手上。

  这就很麻烦了,他一路走来多是听了贬低夜凡的话,也颇有怒意,夜凡的实力和天赋他看在眼里,那一战后玄漓更是将夜凡视为可以一同煮酒论剑的英雄豪杰。

  他想起夜凡那孤傲自信的身姿,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烦躁之意。

  玄漓运出灵剑向那妖魔秘林更深处飞去,他急于突破元婴期。

  林中妖兽是何等敏锐感受到凡人的气息,立刻躁动了起来。不到片刻已经有三只中阶妖兽牢牢的跟在了玄漓的身后。

  已经到了森林的内部,玄漓一停下,三只妖兽立刻嘶吼的扑上来想要将其撕碎!

  玄漓挥舞着手中的血灵剑灵力外扩,不断有妖兽被吸引而来。这简直是作死的行为!但玄漓要的就是这种情况。

  一个时辰后。

  玄漓的灵力已经枯竭了,身上的白衣已经被血染成了红衣,上面有妖兽的血也有他自己的血。而他的身边妖兽庞大的尸体堆积成山。

  妖兽虽然不比人聪慧但好歹也是集天地灵力而成,眼看如此景象自然知道玄漓难以打败,也纷纷畏惧的离开。

  此刻玄漓依然还是在森林的中外围,也没有高等魔兽。

  玄漓站立在中心以手中灵剑支持才没有倒入地面,他感觉自己就好像被碾碎了一般,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隐隐作痛,整个人已经疲倦不堪了。而他手中几天前才刚刚重塑的血灵剑上已经出现了一条小小的裂痕。

  疲倦的双目已经快支撑不足了,玄漓的大脑也变的昏昏沉沉的,此时只要在扑上一只低阶的妖兽就能结果了他。

  虽然已经疲倦不堪可玄漓的表情依然还是平静淡然的,身体纹丝不动,这才让那些妖兽们望而怯步。

  就在他支撑不足快要倒下之时,玄漓的眼前忽然浮现出夜凡慵懒的半躺在桃树之上的唯美景象,恍然一个激灵,咬上舌尖,血腥味顿时让他清醒了过来。

  运用最后的灵力,他咬牙快速离开了此处,打算前往蜀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主她太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主她太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