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收时的喜悦
yxg2020-06-30 10:461,679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老家,我的家乡位于嵩县饭坡,生活在农村,在这里有无穷的乐趣,村子不大,每到忙时,累点,苦点也是开心的,丰富多彩的小山村,欢声笑语,每到芒种时,田间地头,看到人们忙着耕地播种,那里有着美丽的田园风光。

  春天,不像夏天那样热情奔放,也不像秋天果实累累,给人一种丰收的喜悦,更不像冬天晶莹剔透,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妇姑荷箪食,童稚携壶浆,相随饷田去,丁壮在南冈。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复有贫妇人,抱子在其旁,右手秉遗穗,左臂悬敝筐。听其相顾言,闻者为悲伤。家田输税尽,拾此充饥肠。今我何功德,曾不事农桑。吏禄三百石,岁晏有余粮。念此私自愧,尽日不能忘。其中描写麦子成熟的句子是“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农民受赋税迫害的句子是“家田输税尽,拾此充饥肠。”

  。当秋风吹拂着你的双颊,稻田里,那一株株饱满的稻穗充满着成熟的喜悦,弯着腰,躬着背,低着头,它好像是成功者谦虚的楷模,当秋天来临时,硕果累累,秋高气爽,一股成熟的气息扑面而来,这一切都是那神奇的画布——大自然,精心用粗细不一的线条,五彩缤纷的颜料,勾画出一幅又一幅美得动人,色彩斑斓的图画,让人心旷神怡。我爱秋天,爱秋的宁静,爱秋的朴素,爱秋的高洁。田野里,金黄的谷子笑弯了腰,仿佛叫人们快点收割;红彤彤的高粱不住的点头。好像在向过路的人们招手致意。只见一位农民伯伯拿着镰刀向上一挥一片金黄的谷子就神奇的倒下了,果园里,一串串紫红色的匍头向一粒粒珍珠,一看就让人垂延欲滴;苹果像一个个红色的小灯笼,咬一口满嘴含香。农民伯伯一边摘一边说:“哈哈!真是一个丰收年啊!”

  天冷了,因为她来了;叶落了,因为她来了,果熟了,因为她来了。

  九月,秋意渐浓,白昼不长了,让人有一点适应不过来。毕竟两季的日长,也让刚转到北回归线的太阳,微微有点运转不过来了。

  走在街道上,阵阵清风迎面吹来,很冷,比起春风,秋风凉了,也严厉了许多。没有了春风的轻柔,是让人挺恼火,不过,风中隐隐飘来的瓜果的香甜,又让人不好意思向那风抱怨。

  秋意浓,浓的是那落叶。风吹过,树枝微一招手,那些小蝴蝶,小精灵似的叶子,也就慢慢地,一摇一摆地飘了下来。虽然现在还不多有金叶,但那些早落的,越发的可爱,好似那些赶早上学的孩子们。可爱的它们,在半空中飘着,形成了一道别样的风景。

  秋意浓,浓的是那百果。园子里,果树上。结满了的,是果实。丰美,沉甸甸的,压弯了树枝。苹果、梨和杏子,不暇地,都由以前那娇贵的花儿,脱胎换骨,变成了有色、有味的美食。更好的,是那山中的野果子,使劲咧开了嘴,又小又紫,像那羞涩的少女正在燃烧的双颊。它们可不比人工种植的果子差,相反,我倒是觉得,人家长在深山里,吸收天地灵气,哪像那些生长在园院里的果子,

  虽然大,干净,但肯定不如野的好……

  秋意浓,浓的是那草黄。那春天里跟翠玉一样,绿一大片的草儿,如今已换上了枯黄的外套,这也许是秋天唯一让人感到少许悲伤的景色吧。大地没了生机,一片死气。踩一脚,拌随着清脆的声响,那草,便折了腰。但倘若从高处俯视,那草,便若地毯,赠给了大地一片迷彩的新色。

  秋意浓,浓的是那雨洒。九月初那会儿,天天下雨,而且还是大雨,只要那南山头一起雾,天马上就拉下了脸。几分钟后“哗”,大雨便泼了下来,那干燥的地,几秒就润湿了。雨洒着洒着,成了屋檐水掉串儿,一串一串地落在那檐下的盆中,与雨声、雷声融为一体,也好似有了节奏感。一整天的雨过去了,树叶,小草,麦地却全被染黄了,好似魔法,也有可能是那雨中带着黄色的颜料吧,挺美。

  秋意浓,浓的是那农田。看吧,田野里,一位位埋在作物里的农人,一个个忙碌的身影,一张张喜悦面孔,哪里看不出丰收的喜悦?它印证了这一年人们的劳作,也是啊,谁见了这景,都会高兴吧!

  秋意浓,浓醉了一人心,风凉的,叶落的,果熟的。这一切似画、似乐、似情,那变化的一切,也许,就是感谢春风,让我看到鸟语花香;感谢夏季,让我听到蝉鸣作曲;感谢秋实,让我享受丰收喜悦;感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杨学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杨学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