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咒城(完)
再难提笔2016-11-30 15:434,240

  走到宫殿门口的时候,我回头又看了一眼已经成为干尸的索克王,我在一瞬间看见宫殿里灯火辉煌,索克王和他的各位臣民正大摆宴席,石台前的彩衣女子们边唱边舞,年轻的索克王举起他手中的石杯,我听见他对我说:“再见了,阿里朵朵娜。”

  “城要下陷了,快跑!”我听见库拉达的叫声,然后被他扯住了手臂向外拖着跑。

  我再次从幻觉中醒来,发现城震动得更厉害,并且慢慢地向下陷去。

  快到城门口的时候,我已经累得不行了,差点瘫在地上。世空和水颖倒是跑得比较快,那个拉木都可能是身上带了太多的东西,跑起来很蠢的样子,落在了后面。

  “唉!”库拉达唉了一口气,伸手把我拎起,扛在肩上像扛米袋一样,快步跑起来。

  城外的沙已经慢慢地向下泄了下来,如果我们速度慢一些可能就被埋在这城里了。我被库拉达扛着,虽然五脏六腑都快被颠了出来,可是这个时候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我对他来说成了一个累赘。

  跑到城门口的时候,沙已经涌到了城门口,正在向城里泄,城门“吱嘎”响着,真怕随时会关上。

  出了城门,我让库拉达把我放下来,要不然他背着我没法向沙上爬,会陷下去的。

  在沙上爬着,我还是忍不住再次回头去望这座古城——西兰。

  就在我回过头的时候,我看见了另一副惨状,拉木都跑到城门口的时候,那两扇巨大的石城门忽然合了起来,那种关门的速度令我都想象不到,“啪”两扇门合在一起时把拉木都夹在了中间。

  “啊!”我几乎是和拉木都同时发出了惨叫声。

  只见石门上鲜血溅了出来,拉木都被石挤扁了,他的一只手已经伸到石门外,仿佛还在用力地伸着,想要挤出石门。

  他手中有样东西掉了下来,落在离我不远的沙上。

  那是一枚戒指。

  那是一枚镶着红宝石的金戒指,戒指上雕着美丽的花纹。这不正是我在幻觉中看见索克王递给我的那枚戒指吗?我走过去把戒指捡起来,紧紧地握在手中,这是索克王最后送给我的礼物吗?我再次向古城看了一眼,奋力向上爬去。

  沙子下泄的速度越来越快,我几乎很难向上爬,每爬两步,又要陷回去一步。

  有几次脚陷在了沙里几乎拔不出来,我的鞋子已经掉沙里了,我光着脚踩在滚烫的沙上,脚疼的要命,可是我不敢停下来。

  这时正是下午,太阳晒得我都快晕了。

  “快抓住绳子!”我听到库拉达的声音,面前掉下了一根绳子来。

  他们三个早就爬上去了,太好了。

  我把戒指套在手中,紧紧地抓住绳子,绳子开始向上拉,我被拉着在滚烫的沙上拖过。沙向下泄,我被向上拉动。

  被拖上沙面的时候,我还没有来得及喘一口气,就被库拉达背了起来。

  我们拼命地向前跑着,身后的沙一层一层地向下泄,好像就跟在身后撵着我们似的,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和沙一起陷了下去,成为古城外的干尸了。

  终于看见前面的人,库拉达的几个手下还带着马和骆驼在等我们。看见我们在跑,他们策马奔了过来,在我们前面不远处打住,让马调头,我们一跑到就骑上马向前飞奔,很快地,向下泄的流沙被扔在了身后。

  我的脚上和身上都有被沙烫起的泡,这时候不再紧张生死问题,那些泡都钻心地痛起来。天黑的时候,我们停下来休息,库拉达用随身带的药给我涂在水泡上。

  “拉木都和由达瓦呢?”库拉达其他的手下问我们,“你们在城里没有看见他们吗?”

  “他们……他们……”库拉达犹豫了半天,“他们被咒语留在了城里。”

  “啊。”其中一个叫斯亚布的强盗叫了起来,“我早就劝他们不要进去,他们不听,非要去城里寻找宝物。”

  “唉,人是不能贪心的。”其他几个人神色也黯然了。

  “对了,世空,有件事我到现在也没能明白。”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忙转过脸去问世空,“你一直说和我是旧相识之人,可是这件事到现在都明了了,我还是不知道我们如何旧相识啊?”

  “对啊对啊。”水颖在边上也跟着嚷嚷,“我们在外面从对讲机里听见老头在说故事,我开始还以为世空会是救走阿里朵朵娜的那个小伙子呢,可是没想到,到最后那老头居然说那小伙子是库拉达!”

  “哈哈哈……”世空大笑起来,“我早就知道了,我曾为自己起过一卦,卦像显示我曾入过畜道,今天看来,卦是没错的了。”

  “那是什么意思?”水颖仍然呆呆地看着世空。

  “我明白了。”我对世空笑起来。

  “我也明白了。”库拉达也笑起来。

  “你们明白了什么啊?”水颖左右看着我们几个人,一会看看我,一会看看库拉达,一会又看了看世空,过了半天,她忽然一拍大腿站了起来,“我也明白了!”

  “哈哈哈……”我们都大笑起来。

  “可是,你们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吗?我是说关于那个美丽的故事。”水颖仍然有些迷糊的感觉,其实这事中最清醒的应该是她才对,人说当局者迷,我们都是当局者,唯她是旁观者。

  “信则有,不信则无。”我笑着说。

  “那一世我是不知道啦,不过这一世呢,是我把紫约给背出城来的,这个我清楚。”库拉达取笑地看着我。

  “阿弥陀佛!”世空什么也没说。

  “得啦,把我像扛麻袋一样扛着,你也好意思说!”我不满地哼哼着,“还弄到我被烫起了这么多水泡,真不知道是要感谢你还是要骂你好。”

  “什么啊,怕皮肤坏了你嫁不出去了是吧?反正按说那一世我是你的情人,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娶了你好了!”库拉达不甘示弱地反击我。

  “你去死好了!”

  “不错啊,我觉得这个主意真不错!紫约可真是一直没人要,不对,是没男朋友呢!”水颖终于还是揭了我的老底,我知道她不揭我的老底总是很难过的。

  “唉,交友不慎,遇人不淑。”我长叹一声,然后居然趴在地上开始做美梦了。

  十七、回家

  我在小镇上养了几天的伤,还算好,伤不是很重,很快就好了。

  沙漠已经袭到镇外,但最后还是没有把小镇淹没。镇外被种了一层又一层的防沙林,我们都希望这些防沙林能把风沙挡在林外。

  在小镇上养伤的那几天,我终于明白我那时做的梦都是与这个故事密切相关的了。那个走在古城街道上并且令我窒息的梦就不用解释了,很明显。那个骑白马狂奔的梦就是阿里朵朵娜为了逃避索克王的婚约,逃出城去被追的那一段。我第一次进古城并逃过诅咒后做的那个红裙女孩扑向火焰的梦,并不是《古今大战秦俑情》的电影片段,而是阿里朵朵娜最后被捉住后被烧死时的情景。

  最开心的是,莎莎因为她向我和水颖隐瞒了她和库拉达是姐弟的关系,所以为了表示歉意要请我们在这个国家做个旅行。

  世空也不急着回去,就和我们一起去旅行。

  其实这个国家也并不是很好玩,也没有什么很好的风景。不过因为民族风情和我们平时见惯的不一样,还是值得一看的,至少我还是欣赏到了异域的风情吧。

  水颖喜欢拉着世空一起出去,可能她觉得和一个大和尚走在一起比较帅吧。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转眼我和水颖要回去了,当然,世空也和我们一起走。

  莎莎和库拉达把我们送到机场,在莎莎和我们拥抱告别后,库拉达也愤愤不平地要和我们拥抱告别。水颖满不在乎地和库拉达拥抱告别,我万般无奈下,只好让库拉达再占一次便宜了。

  库拉达在抱住我的时候轻轻在我耳边问我:“你相信那个故事是真的吗?”我呆了一下,还没有回答,他就接着说:“我相信,我相信是真的。我会去找你的,等我。”

  然后库拉达把那个水晶颈链还给我,他帮我戴上,“这只甲虫真的很灵,每一次有危险前,我都感觉到它在动。”

  坐在飞机上,听着水颖喋喋不休地在说着这次神奇的旅行,我更多是在发呆,根本没听水颖说了些什么。

  回去后一堆的麻烦事就来了,先是乔治打电话来问我欧洲之旅愉快不愉快,我立即反问他:“谁说我去了欧洲?”

  “啊?你没去欧洲,那你去哪里了?”乔治吃惊的声音有些夸张。

  “哈哈!”我于是说出我去的那个国家名字。

  “天哪!你居然敢去那里!啊,完了,要是给你妈妈知道她拆了我的骨头的。”乔治那种气急败坏的声音让我好笑,“你等着,我要过来看看你。”

  不等我抗议他就挂了电话。

  乔治一见到我就上下打量,他看到我黑了的皮肤和胳膊上还没完全恢复的烫伤后,用一种简直是只有雌性动物才能发出的尖叫来向我表示他的愤怒。

  然后就是老妈和继父没完没了地打电话,老妈哭兮兮地非要来看我,都告诉她没事了。

  跟着乔治就买了一堆增白的美容用品和祛斑的膏什么的逼着我擦,省得我老妈来时看着我的样子,他吃不了兜着走。这家伙每天还煲汤逼着我喝,不许我再出门,务必力求在我老妈见到我前让我恢复以前不健康的苍白。

  老妈果然言而有信,她真的来看我了,不过让我比较烦的是,布莱德也来了,他一个劲地逼问我古城的地点。

  “古城已经陷到地下了!真的!我什么也没拿出来!真的!不信你问水颖,那里有咒语的,凡是拿了东西的人都会死掉的!什么?古城是怎么出现的?是飓风,对,是飓风,听说是百年难遇的一次飓风,只有飓风才会把古城吹出来。不过,现在来飓风也没用了,古城陷到地下了,很多人都看到的,不信你去问好了。”我用英语和布莱德比划着,可是他说什么也不相信。

  水颖也被他给提了出来,我的房子里简直,……到处都是人,真烦啊!

  “紫约说的没错,真的,古城陷到地下了!是真的!”幸好水颖还是很聪明的,不用我太多提示,她说起谎来比我说的还真,“一阵大风把古城吹出来的,唉,可惜刚好赶上那里地震,古城就整个被陷到地下了。我们刚进去,差点没出来!”

  “我的宝贝啊!你怎么就这么胆大啊,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可怎么办啊?”我老妈也会跟着凑热闹。

  唉,这下完了,我本来打算把这段经历写出来的,写成一本书,没准我会一举成名呢,现在到好,我这儿乱的,我怎么坐下来写吗?于是我就只好躺在床上,等着乔治和我老妈不停地研究出新的美容食谱,然后拿我来做实验了。

  倒是水颖,她没得也沾了不少光,天天蹲在我这儿白蹭吃喝,或者去找乔治腻腻,我看了,她不泡上乔治是不甘心了。

  终于抽出一个空偷偷溜出来。

  我去了临出国前去的那个步行街,想去看看那个给我算命送我水晶甲虫颈链的紫衣女人。不过,我终于没找到她。从街的这头到那头,我一个摊子一个摊子地找,还是没有找到。她会去了哪里呢?也许那晚只不过是一个巧合罢了。

  我有时也会认为这一切是一场梦,但是有两样东西一直在提醒我这是真的,一个是库拉达从那些黑袍人那抢来的小刀,他给我的那柄我带了回来。我是怎么做的?这太简单了,我把刀放在托运的行李包里就成了。

  还有一个就是那只红宝石戒指。

  看到它,我就想起了幻觉中看到的年轻而英俊的索克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故事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故事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