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吹响人的故事
再难提笔2016-10-06 20:153,323

  豫南的丧葬习俗,是在安葬亡故的人时,要有响器乐队热热闹闹地送出殡,这乐队里必须有的是吹喇叭(唢呐)的人,俗称吹响的。喇叭声音响亮,穿透力强,音质凄凉悲切,正好切合了送葬人的心情,衬托出丧事的气氛。还有一种民间说法,说是这喇叭声音可以让亡故者的灵魂得到安慰,从而可以不过于留恋阳世,早些进入冥间天国。否则,阴魂不散,会有不少麻烦。这吹喇叭的人因为长期接触死人,往往练就超大的胆量。

  但有一点,那就是,一般吹响的人,命理上注定他们的命运往往很凄苦。所以这个职业不是谁都爱干的,只有那些可怜人才去干这个。——这是几十年前的情形,现在,音响设备很容易搞到,数码技术早已深入人们的生活,有些令人忌讳的活儿,可以用机器代替了,例如吹响。再说,现在的人,多把生死看开了,也就不忌讳一些事情了。今天的故事就是一个吹响人的故事。余集村是大洪山山窝里的一个较大的山村小集市,人口众多,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是个热闹的地方。这样的大地方,一般搞啥职业的人都有,例如送葬乐队。这乐队不光为本村服务,往往还兼顾外村的活。余集送葬乐队里有个有名的吹响师傅,姓余。他小时候学这营生还是拜师学的,他师父叫他“小鱼儿”,后来,所有的人都叫他小鱼儿。那时他师父已经去世多年了,他本人也已经是个老人了,可人们还是那么叫他。他呢,也习惯了人们——哪怕是孩童——这么称呼他。余师傅学吹响时,才14岁,还是个孩子,家贫,没正经上过学。他师父是本地有名的吹响师傅,叫王大嗓。王大嗓收小鱼儿为徒时,已经是个老鳏夫了。

  他本来有家人的,他儿子两岁时,得脑炎死了,后来陆续生几个孩子,都没活过5岁。这给他和妻子的打击很大,妻子曾劝他别干这行了,可是不干这个,又能干啥?后来他妻子还没活到40岁,就悒郁而终。他收小鱼儿为徒后,就把小鱼儿当成自己的孩子了,师徒二人相依为命,后来师父去世,还是小鱼儿安葬的。师徒二人的生活,很有点传奇色彩的故事,都与死人有关。这都是后来小鱼儿师傅自己讲出来的,在他家乡那一带流传很广,我有幸收集了几个。小鱼儿师傅学吹响时,师父语重心长地告诉他,搞他们这行,为人要心地善良,不可存心害人。还要处变不惊,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怪事,都不要大惊小怪。再说,干他们这活的,都是可怜人,连鬼都不会为难他们。有一次,村里有个少妇,与家人吵嘴,偷偷喝了农药,没抢救过来,死了。家人按本地习俗,正常安葬她,搞几天打醮、放道场等迷信活动。这几天,小鱼儿他们和丧葬乐队其他人也在现场干活。死人入殓那个夜晚,小鱼儿看见师父神色有些不对,咋不对呢?他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感觉怪怪的。果然,吃夜饭时,王大嗓悄悄说:“小鱼儿啊,说不定今夜有麻烦,你吃完饭就回去……”话音还没落,忽然起了一阵小凉风,凉飕飕的,砭人肌骨,把院子里的油灯吹灭了不少(那时乡下还没通电),那没灭的油灯微弱的亮光也在暗夜里不断地摇摆、飘动,像鬼魅的眼神,游移,狰狞。这阵小风说不出地诡异,让人们心头一紧,院里干活的人们一阵慌乱,仿佛有个无形的黑影在人们的头顶,悄悄监视着人们的行动。小鱼儿有点怕,就对师父说一起回去,王大嗓默许了他。

  师徒二人静等夜晚的入殓。入殓时,怪事出现了:四个年轻力壮的庄稼汉搬那个少妇的尸体,准备装入棺材。可尸体竟然纹丝不动!后来又添一个人,四个人托四肢,一个人托头,可是尸体还是纹丝不动。听听!一个少妇的尸体,竟然沉得几个壮汉都抬不动,也太不符合常理了。那几个人形容,尸体沉得像生铁,而且是几千斤的生铁块。入殓师明白,这是发生了“沉尸”。什么是“沉尸”呢?就是尸体变得异常沉重的现象,这种现象只听说在豫南一带发生过,其他地方没有。好比“赶尸”现象只发生在湘西一带一样,有地域特点。一般来说,人死时怨气太重,才会发生这种现象。主持入殓仪式的老先生连忙叫乐队奏乐,一时间,锣、鼓、钗等打击乐器按一定的节奏齐鸣,打击乐器的间隙,王大嗓师徒二人的喇叭奏出悲切的声音,如泣如诉,如哀如怨。当年著名唢呐演奏家任同祥先生演奏喜庆唢呐曲《百鸟朝凤》时,用唢呐惟妙惟肖地模拟几十种的鸟叫声,那么,民间喇叭手用喇叭模拟人们哭泣的声音,也应不在话下。师徒二人的喇叭声把现场所有的人都感染得大哭。

  人们哭了好一阵,乐止,哭停,那几个人再去搬尸体。这一回,那具尸体又如普通尸体一样,很容易就搬动了。小鱼儿说的另一件怪事发生在青龙河上。那一年,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是个年轻的父亲了,而他师父王大嗓,已经老得吹不动喇叭了,只是指点他,让他干。青龙河对岸的一个村里死了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请他们乐队去帮忙,主要是小鱼儿师徒去吹响,增加点气氛。可是那天小鱼儿因家里有事,没能立即和师父去。黄昏时,师徒二人连忙赶到河边,找摆渡的船夫,送他们过河。那是晚秋一个细雨纷纷的傍晚,天黑鼓黑鼓的,刮着小风。摆渡的是对两口子,小木船不大。因天黑了,二人不想干,小鱼儿师傅只好说多给点钱,那两口子才极不情愿地驾上小船,点上灯笼,载上他们师徒二人,向对岸摇去。船桨击起的水声,在深秋细雨蒙蒙的夜晚的河面上,显得格外清脆和响亮,衬托得周围死一般的寂静,加上那本来就不太亮的灯笼的微光,照在河面上,越发让青龙河水显得幽暗,神秘,深不见底,让人很是害怕。正在四个人心里紧张时,忽然他们同时看到,不远处的河面上,慢慢升起一个人的影子。

  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影呢?具体来说,是个由微微的、淡蓝绿色的光晕组成的一个人形,那光幽幽的,微微的,就像萤光,或者,干脆就像一个人,身体表面上发出微微的萤光!那个人形光影慢慢从水面上升起来,升起来,飘在河面上,约有两个成人高,把船上的四个人惊得目瞪口呆。还是王大嗓见多识广,轻轻地说:“小鱼儿啊,这次咱们去晚了,现在,人家来接咱们了……快,快,吹喇叭!”小鱼儿连忙拿起喇叭,哆哆索索地吹起来,声音颤抖,呜咽,不成曲调,可见把年轻的小鱼儿吓成什么样了。那摇船桨的两口子,早就吓得浑身哆索,忘了摇桨,忘了喊叫,呆若木鸡。小鱼儿吹了一阵之后,声音渐渐正常起来,只见那十几米外的水面上的那个光影,慢慢地,慢慢地,沉入水下,消失了。四个人,也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渡过了青龙河,如何上的岸。反正那两口子从那次以后,再也没摆渡了,把小木船也卖了,再也不敢在夜晚出来了。尤其是那个女的,当时吓得小便失禁,把裤子都打湿了。从那以后,不能见人身体上有闪光的东西,连见了别人衣服上闪光的饰物,也惊恐不已。小鱼儿说的另一件怪事是他的喇叭。这是几个故事中我最不相信的,真假只有他本人知道。不过,后来我求证过小鱼儿的几个邻居,他们听我问起这事,都是笑笑,不说,之后,脸上顿时神情僵硬,甚至有的脸上有刧后余生般的恐慌神色,我倒是不好再问了。按小鱼儿的说法,万物有灵。既然这样,他的喇叭有些灵性,也就不在话下了。他说,师父交代过,每次用完喇叭,都要把喇叭竖放在香案上,下边垫块红布。他第一次遇到那喇叭作怪,是他师父王大嗓去世那夜。那时,他大孩子都十岁了,师父老了,就住在前边一排房子里,平时老人的衣食起居,都是他两口子照应。

  老人平时无病无痛,也不烦人。可是那天夜晚,老人一会要这,一会又要那,一会叫小鱼儿,一会叫孩子们,轮个地叫,一会又喊小鱼儿的妻子,叫的人来了,又没啥事,弄得一家人莫名其妙。好不容易把老人安顿好了,小鱼儿回后面自己房里,刚进客厅门,他那在香案上搁得好好的喇叭,鬼使神差般地,发出一声悲凄的吹奏声,只奏出两三个音,把家人吓了一跳,孩子们直往他和妻子怀里躲。可小鱼儿仿佛是下意识地,又像无师自通般地,轻轻叫了一声:“哎呀!可能是孩子他干爷爷不好!”说完,一家人连忙又跑回师父的屋里,只见师父躺在床上,双眼已经闭上,已经平静地停止了呼吸……后来,小鱼儿又遇到几次这样的怪事,每次都是他亲人去世时发生的。最著名的一次,是小鱼儿的老母亲去世,那天,邻居好多人都在他家玩,还有两桌斗牌的,挤了一屋子的人。忽然香案上的喇叭自己响亮地发出一声奏响,只奏了几个音,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人们正在疑惑地盯着那个喇叭,想看个究竟,忽然,小鱼儿的弟媳妇跑来报告,老奶奶昏迷了,可能是中风。亲人们连忙把她送去抢救,可是,她半道上就停止了呼吸。

继续阅读:第12章:坟头的边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故事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