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夜半惊心
再难提笔2016-10-07 12:152,122

  这件灵异事件发生在98年代,很久了。

  当时没事,事后汗毛倒立。还好,我在这。进入正题:那天晚上打算去找几个朋友小摸两把,结果全都有约会,只好自娱自乐的逛街,打电玩,一直到凌晨12点。

  一路失望的回到了租住的小区。在走到自己那栋楼梯口进门,要台脚上楼梯时,感觉到自己很彷徨,象自己被包裹了一圈就懵懵的上到5楼,来到了楼梯左手边习惯性的开门在开门,繁琐门,在锁门。因为是沿海一带,那里的住房都是防盗门加防火门。我单身女子,也就养成了这么一个习惯(早些时候被歹人盯上过……),所以一直很小心。

  到家后和平时一样洗漱,不过没有听音乐。就回房间休息了。这里我要讲一下我房间的布局(我的房间门是在左下角,左上角是放的梳妆台和墙角成3角形。中间窗户。右上叫是简易的衣柜。右下角紧挨着门50公分是床,当然有床头柜。那时是用的带弹簧的席梦思,久了会发出声音的)。

  为了凉快通风我没有关房间门。浑身难受的我就倒在了铺着竹块做的席子上,占时缓解了身上带来酸痛的感觉就这样迷迷糊糊的晕睡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就听到房门外面的沙发处有人咳嗽的生意,直接就说:你在外面睡凉了就紧来睡吧,这时我翻了个身,往门边的位置挪动了一下,继续难受的埋着头爬着。一直感觉床都没什么反应。

  “你怎么还不睡”,我不耐烦的问道。也不知过了多久总算感觉到床的震动,从脚那头传到我右面。时间这时好像管用了……也不知道过了几分钟还是多久,我突然就睁眼醒了过来烦躁的说道:“你不睡觉站在那干嘛?”穿着白色老式衣裤,留着长发,光着脚站在离我2步之遥的床边,被向我在怔怔的看着什么。怎么回事,墙根下就是”她”要看的物件,这具裹着白布的男人,因为头在外面还是侧身躺着的……我赶紧做靠在床头,借着月光一眼我能看到镜子,嗯。

  是我自己,没有变样,没有眼花,一切都在正常不过了。我确没有任何感觉。“不管你了,我先睡了”。就这样我躺下了。第二天7点我就起了匆忙跑到我一楼的小买部问那个本地的老板娘:“这个园里是不是死过一个人,是女的。”第一反应“你怎么知道”,又继续说道:“你生病了吗?怎么看上去脸是肿的,你没事吧”而对我的问题只字不提。他们客家人传统太多的缘故,我也就走了。

  直接到管理主任老婆在楼外门面开的饭店去了。人都在,上来还是直接就问那个问题。她回答了我。真的我看到了。微微的弯着嘴角,“我弟弟送餐去了,一会他回来我和他说,帮你看看”。没多久她弟弟回来,知道了事情,叫我按他说的做,包括生辰八字。最后我就看到,一个很干净装满纯净水的杯子底有3,4粒米在里面狂跳不以。

  还说蛮利害之类的话。当时就要叫我去买需要的物件一把新刀,他要帮我施法。毕竟我还是有点抵触,只接果他给我用纸包好的那几颗米,按他说的到了家开门进门时别回头,将那纸包丢出去。就这样精神不振的在家里呆了2天。不对了,这个地方不是我自己的了,时不时感觉有黑影闪过,没有自己的味道存在。在事情的第三天早上起来,电视柜的第三个抽屉却被拉开了。搬进来半年多从来没动过那个抽屉,我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要放去。里面有香,蜡烛,纸钱。疯了。转身收拾了衣服就跑了,一周后才回,全勤也没有了。直奔饭店而去。

  找到人,说出了后面事情。乖乖的按他说的买来一把水果刀,骗了他店里的小服务员一点童子血摸在上面。用原来的包装封好刀,就跟着我上楼了。一进屋我就把到放在了经常睡的枕头下,他就念念有词的说着:“你还很凶啊,人家和你无冤无仇,我们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么多。你要再缠着她我叫我师傅收了你”,同时点香,蜡烛,烧纸钱。似乎这事就告一段落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还是发生了一点小事,水阀在4-5楼中间的位置,无故被关。洗手间里的老式喷头直接自来水管在滴水,只是夜晚,白天没事。我用的是要用可充式的煤气罐链接的热水器,跟那个老式的不交结。从刚开始的慢滴到后来催命一样的快滴,滴滴敲在心上,不是有黑影闪过。后背冒冷汗了。我又再一次的离家出走,直到搬家,这件事才算完。

  2、黄河鬼门

  这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灵异事件,在修建三门峡黄河大坝的时候,有个苏联水利专家在黄河边被吓得神经失常匆匆回国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一直没有传出来。

  注:三门峡黄河大坝是前苏联对中国156个援建项目中唯一的一个水利工程项目,被誉为万里黄河第一坝。当地七八十岁的老年人现在都还有印象,说是五六年(1956年)春上的时候,人鬼神三门中的鬼神二门,夜里面老是传来一阵阵凄厉的哭声。那种哭声听上去好像很愤怒很绝望一样,连附近百姓家的狗都纷纷夹着尾巴直往床底下钻,把周围沿黄百姓吓得毛骨悚然、人心惶惶的,不知道究竟要发生什么大事。结果第二年也就是五七年来了大批的水利工程队,要开工修建拦河大坝,周围的百姓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去年鬼神二门的哭声,是因为它们早就预感到要封了鬼神二门。

  或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吧,在修建三门峡拦河大坝的时候,确实是出了不少骇人听闻的诡异怪事儿,只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没有外传出来而已。据说在五七年十月份,有个苏联水利专家都被吓得神经失常,离开豫西回国去了……当时我爷爷作为修建黄河大坝的河工劳力,亲身经历了许多匪夷所思的惊魂之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故事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故事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