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入学
十月时雨2016-09-30 20:163,890

  你是否还记得那些曾经陪你一起走过你青春岁月的人?他(她)们或默默无闻,或陪你走过风雨患难,那些曾经欢笑泪水的时代如今一去再也不复返,那些人们是否还在你的身边?当有个契机让你能够重回故土回想起那时代的人和事物,你又是否会想起那些一起走过的青春岁月?

  深秋的北京一片万物凋谢的前兆,位于市郊的永辉镇镇外白桦林成群,黄色的叶子铺满大地,在这片黄色的林海中,林翔静静的站在这落叶之中,他30岁上下年纪,脸上已经有了岁月的无情刻痕,比起曾经在这里的他再也没有了青春的痕迹,他站在这桦木林中仔细的凝视着每一棵树,仿佛在极力回想着什么,就这样一个人观察了许久却再也找不到一丝曾经的痕迹,苦笑着的他找到一棵树靠着坐下,想抽烟,却想起这是林业保护无烟区,他从大衣兜里掏出那张校庆请柬仔细的端详着,拿在手里许久他又轻轻的把它放回了衣兜里,透过一颗颗桦树望向远方,一座座高楼已经拔地而起,曾经的村落如今都已经变为了钢筋水泥的城市,而这片桦林的存在也许只是时间问题,它们早晚会随着这座城市的发展而最终只能存在于人们的脑海之中,就好像曾经的她和那些在这里的人还有那些早已飘散的誓言一样。

  林翔眯着眼抬头看向空中,秋季午后温和的阳光透过桦树的密叶飘洒下来,照在身上,让他感觉异常温暖,他不禁想起当年那个冬天,放眼望去,放佛不远处一群穿着校服的少年在这里追逐玩闹,拿着铅笔刀在一颗颗树上努力的刻着什么,他们看似还有着顽童的稚嫩,可内心却都压抑着一份对青春和爱恋的渴望,林翔闭上眼睛——不禁感叹距离第一次踏入这里已经过去了14年了,14年弹指一挥间,但14年的光景岁月让他无法忘记,在他眼前,14年前的光景仿佛再次展开,在那个恰青春年少,敢爱敢恨的年代……

  2000年 9月

  在永辉高中门前一片的车水马龙景象。

  这是一所距离市区非常偏僻的高中,坐落在一座名为【永辉镇】的小镇里。小镇的周边被数不清的小村落所包围,从这所学校到最近的市区也要将近40公里,小镇只有两个私人小超市,除此之外在学校往东的几百米内书店倒是开的不亦乐乎,让人很远便能闻到那种书香的味道。

  在此,我们可以简单的介绍一下永辉高中,它占地面积11万平方米,光建筑面积达到4万平方米,整个校区都是仿园林式的建筑,乍从外面初来驾到还以为进入了古代遗留的皇家园林。由于绿植面积较大,所以这所学校也被称为花园校园。

  由于学校远离喧嚣市区,学生也是采取封闭式的住宿管理。这种管理方式其实较为暴力,学生平日只能在学校读书,不能走出校园半步。只有特定的时间才会让学生出校门采购一些日用品。所以在这种强压力学习环境下,永辉从一所名不见经传的农村中学一下子挤进了市里排名前三的重点高中位置,从这所学校考入清华北大等一类本科的学生占到了应届生的40%,这在全国当时都轰动有名。正是在如此声援的宣传下,那些望子成龙的父母们就算费尽力气托关系走门路也要把孩子送到这里,从而使得永辉每年的入学都出现了超出预期的饱和状态。学生宿舍和班级安排都成了学校的一大难题,好在学校领导也不是等闲之辈,原本一个30人的班级每班扩充到了50人,四个人的宿舍改为8人或者10人,这样一切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林翔的父母不在那些托关系的父母队伍之中,因为林翔的中考成绩完全可以去市一中就读,那里不仅离家近,不用住宿,而且全市第一重点高中,若论起排名的话,永辉只能排在第二,而市一中就像它的名字一样是公认的NO1!

  那个时候的林翔正处于青春期逆反期,他在中考前听自己的班主任介绍了了永辉这所“世外桃源”,只听说能住在学校不必回家就让他高兴的合不拢嘴。对于他来说,只要能离开家每日不必听父母那没玩没了的唠叨对于那时的他就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情了,所以在报考志愿时候林翔没和任何人商量,大笔一挥直接选择了永辉。而且毫无悬念的被录取。

  去学校报道的当天,倔强的林翔强硬的拒绝了让父母送他过去,他只把自己需要的一切东西装了两个大行李箱便自己打了出租车径直而去。

  看着渐渐走远的出租车林母有些担心的对着林父说:“你说这个孩子自己出门在外能适应么?那么偏远的学校,我真怕他受不了那个坏境!“

  “受不了?那是他自己选择的,他不是小孩子了,有时候要让他明白,自己选择的路就是再苦再累也得自己把他走完!”林父看着已经消失在视野中的出租车沉思的说。

  而此时正在路上的林翔丝毫还感受不到任何的压力。他还在幻想着那即将到来的住宿生活:自己可能会住在一间屋子里,每天晚上放学后在宿舍里做好作业既可以看看小说,还可以随心所欲的打打GBA 。不管多晚睡也不会再有父母去干涉。想到这里,他便急促的催促出租司机快些开,这样他能够早些看到他的“天堂”,然而,马上将要到来的现实将会把他的幻想重重的摔碎在地上,再也拾不起来。

  汽车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颠簸,稳稳的停在了永辉高中的操场上——一个四面高墙环绕,操场的足球场和跑道都是沙土地的地方。下车的林翔身边停满了送学生的汽车:有大巴,有出粗车,也有私人轿车。

  汽车喇叭声淹没了操场上的广播,他看着操场的环境皱了皱眉,想想自己的初中在市区也只能排在第7以后了还是橡胶跑道,绿地球场,可如今这个被称为“花园校园”的地方,操场竟然显得如此破败。

  再往远处去看,操场往南延伸的是一串林荫大道,再往里能看到从这些绿植中拔地而起的几座教学楼。林翔扫视了一圈,在这个镇子里除了这所学校有楼房建筑,在它周边他还没看到一座楼房,咽了口唾沫的他交了车费,拉着两个厚重的箱子沮丧的独自穿过那车流人海径自奔那片林荫大道而去。

  “林翔,你要镇静,这是你自己选的路。镇静,不要被周边的环境所干扰,住宿环境一定是很好的,光一个操场不能说明什么……”

  林翔边走边在心里如此安慰自己。他是一个很会调节自我的人,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只要跟自己“交流”几句,便可随遇而安,这样的性格也使他从小到大内心无比强大。

  虽然已经九月初但北京的天气依然闷热,林翔走到那片林荫大道时已经像冲了个澡,全身上下再也找不到任何干爽的地方。而头顶茂密交错的树叶形成了一副巨大的天然遮光伞,使得站在树荫下的他顿时觉得凉爽无比。

  他一边在树荫下扇着风一边看着一个个路过自己身边的学生和在他们身后提着大包小包的家长。

  这股长流的队伍最终全部汇集到道口写有“签到处”的几张桌子旁边聚拢了起来,使得签到处前形成了一扇由人群组成的包围圈。签到处的每张桌子前面都详细的写着各个班级名称,桌子前面立着一个黑板,上面则密密麻麻写满了名字。这虽然只是一块普通不过的黑板,但神奇的是,它上面的名字会把一群陌生的少年聚集起来,从陌生到熟识,有些从熟识进一步升级到了难舍,世间万物的吸引力在这里展开了奇妙的序章。

  林翔拉着沉重行李箱在一块块黑板中艰难的寻找着自己的姓名。最终他在高一(3)班的名单中找到了自己,3班的签到台前坐着一个40岁左右的中年人,个子不高,一股书香文气。林翔在他面前签到后他看了看自己手中的一个成绩单随即微微一笑:“你就是林翔?我对你可是早就有所耳闻,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我叫黄福全,任语文课老师,也是你的班主任,以后有什么生活还有学习上的事情尽管找我,欢迎你来到永辉!“

  “黄老师您好,我哪有那么出名,您太客气了。“林翔是个自来熟,面对如此热情的班主任自然也是熟络的很快,他微笑着和黄老师握了握手随即问道:“那黄老师我下面该去做些什么呢?”林翔虽然是人生第一次自己出来闯荡,可从小他的父亲就告知他自己一个人在一个陌生环境相处不知如何进行下一步的时候最好的方式就是询问,只有多问,才能知道自己的方向,否则,不会有人会轻易告知你该如何去走。这也是人在这个社会生存的根本技能。

  “这样,你先带着你父母去交费,在那里。”黄福全指着较远处一个中年老师的位置“看到了么?在那里交完费,然后再顺着石板大道一路往东就是宿舍区,那里的老师会给你安排宿舍。”

  “行,我没带父母,就我自己。”林翔一把拉起箱子边说边走“多谢您黄老师!”

  “别客气,一会班里见!”黄福全钦佩的看着林翔走远的背影。

  他回过头来,看到一名女孩正微笑着站在自己身前。

  女孩留着齐耳的短发,阳光照耀下她的发梢略显金黄。一身雪白连衣裙使得她显得干净大方。一双美丽的眼睛满满的透着一股自信的感觉。微微露齿的微笑又是那么的端庄。

  “您是黄老师么?我叫马璐,刚刚听到前一位同学有这么称呼您,我也是您班上的,以后劳您多多关照了。”马璐边说边轻轻微微一躬,显示出她的家庭良好的教育。

  “你就是市二中的马璐同学?”黄福全眼睛里闪出一道喜悦之光“可是久仰你大名,为了让你能进我班级,我可是跟其他班主任挣得个头破血流了呢。”

  “没有了,您如此高的评价我,我可更加不能松懈给您丢人啦。”马璐吐了一下舌头露出了一个调皮的微笑。

  “难道你也是一个人过来报道?”黄福全朝她的身后望了望。

  “是啊,已经是高中生了,再让父母来送感觉多少有些丢人。”说着回头看了一眼那边的车水马流,耸了一下肩并做了个鬼脸。

  “不错,咱们班啊,目前自己来报道的就是你和林翔,别看你们俩都是市区过来的学生,但你们都起到了模范带头的好榜样,真的是值得表扬啊!”

  “林翔?”马璐听到这个名字仿佛被电击了一般,全身微微一颤。

  “是啊,就是已经走远到收费处的那个男孩”黄福全并未发现马璐的异样用笔指了下已经走远的林翔。

  “他就是林翔?”马璐看着远处林翔的身影轻轻地自言自语,而她的内心却再也不能平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路过你的青春岁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路过你的青春岁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