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417
十月时雨2016-10-02 23:514,137

  林翔办完交费手续告别了还在排队等待的马璐和张小雨到达宿舍时已经又是冲了一遍“汗水澡”。

  永辉高中的宿舍位于学校的东南角,在一片绿树荫林环绕中一座座小平房有序的排列着,每个平房又是一个院子套着又一个院子,像极了过去王府中的深层大院。一眼望去,似乎望不到尽头。

  这是林翔第二次受刺激的地方了,当他站在写有男生宿舍区的铁门前,那曾经的憧憬再次瞬间被轰炸成碎片——他一直幻想着宿舍应该是高大的楼房,宽敞的房间,还有一个小阳台可供欣赏风景,可眼前的一切让他再强大的内心也近乎崩溃,他想逃离,脚却像被布了魔咒,一步一步走向宿舍的大门。

  男生宿舍区门口有个四方亭的办公室,里面一位年纪已近60的宿管员探出头来:

  “小伙子,报下姓名,进屋来领被褥用品!”

  “林翔……”林翔行尸走肉般站在原地,看着里面院落里因为看到宿舍环境而站在院子中骂街的学生和进出忙碌的家长他的心情顿时跌落到了深谷。

  “林翔,哦,3班的,你的宿舍是417,一直朝里面走,走到最里院就到了你的宿舍了,我看你拿着这两个大箱子也不好抱被褥,你把行李放宿舍,再跑趟吧!”

  林翔点了点头,拖着已经死去的心拉起两个箱子沉重的往宿舍深处走去。

  一个男孩挡住了他的去路:

  “哎,刚刚听说了,你是417的?“这个男孩头发有着自然卷,上身穿了一件休闲汗衫,下身则是一条紧身牛仔裤,汗衫的底下两个角被打了一个漂亮的大结,整个人看上去有些黝黑的皮肤却是有着一张英俊的脸庞。

  “是,你是?“林翔面对着这个穿戴流里流气像小流氓一样的男孩有些反感。刚想再多问一句,没等他开口,只见那个男孩跑进了门口的办公室抱起了一套被褥用品边走边说:“我叫金毅,黄金的金,毅力的毅,咱们是一个宿舍的,我对这里比较熟悉,还是我带你过去吧。”说着他回头朝着办公室里的宿管老师高喊了一句“牢头,记录一下,我们宿舍人齐了啊!”

  “臭小子!你管谁叫牢头?“宿管老师生气的探出窗外。

  “走啦走啦!“金毅抱着被褥跑到林翔跟前做了个鬼脸,两个人飞也似的朝着宿舍内部跑去。

  “以后管这个老头就叫牢头好了,牢房的牢,老头的头”看着离宿管办公室有了一定的距离金毅放慢了脚步对着林翔说。

  “为什么呢?”林翔一边跟着他走着一边不解的问道。

  “这个问题今天已经回答不知道多少遍了,但看在咱们是一个窝里的,再给你讲一遍,看着这个月门,下面有坎!”金毅边说边在前面边走边指挥。在林翔看来,这个人就是一团迷雾,他貌似对这宿舍里的一切仿佛都特别熟悉。

  “我初中就在这所学校,是直升上来的。”金毅貌似能看穿林翔的想法一般继续说道“从初一到现在我一直都在这里住宿,看,那边那个院落就是初中部的”随着金毅手指的方向林翔看到在院落的一角还有一道绿色的铁门,上面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初中部】。

  “说回刚刚的话题,知道为何要叫他牢头么?因为这里高墙林立,上面又布有铁丝网,墙外又是一条深水沟环绕院墙,宿舍的每间屋子窗户又都被铁栏焊死。你说,这像不像监狱的光景?所以看管这里的人自然被称作牢头了。”

  林翔被他这一番解释逗得笑个不停,他边笑边说“被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种进来坐监狱的感觉,只是这旁边绿植环绕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到你说的那些高墙和铁丝网。”

  “那是因为现在还是刚刚入秋啊,等冬天到了,树叶枯尽,又是别有一番景象了。好了,咱们到家了。”随着金毅的话音林翔跟随他进入了最里面的一个封闭式小院。

  只见这个宿舍群里最里面的小院四方有秩。在其他院落里一排至少有四五间宿舍。而这个独立封闭小院只有【417】一间房屋。院落安静,配上这独处安静的环境,林翔仿佛置身于古代的深宫院墙之中。这里远离外面的喧嚣争斗,有的只是安静与舒适、从院墙的一角恰好的伸出一杈树枝,树枝投下的树荫刚好遮挡住半个院子,林翔站在枝叶下不禁有种想吟诗作画的感觉。

  “想不到咱们还有独立小院,如果再泡壶茶,弄个躺椅,树荫下看着小说,那真是人生最惬意的事情了!”林翔转身环绕地看着整个院落,刚刚的失落感顿时消失的九霄云外“只是,这座墙的另一面又是哪里呢?”面对着院落尽头的高墙,林翔把手放在它那不知经历了多少年冲刷的砖墙上扭头冲着金毅询问。

  金毅正要开口回答,只听屋里一个声音悠长传出“此墙乃叹息之墙,因为它只会让男生望而叹息,实乃绝望之墙也!”

  随着这文绉绉的声音,从屋里鱼贯走出一个个头矮小的男孩。他身高目测也就是163上下,留着当时学生最流行的板寸头。而他的一张娃娃脸让林翔有种以为初中生混到了高中部的错觉。

  男孩走到林翔身边微笑着伸出了手“我叫石亮,高一三班的,以后三年估计咱们都要绑在一个窝里了,多指教了!“

  “林翔”林翔也伸出手用力的和他握了下“我也一样是高一三的,指教谈不上,以后大家互相照顾”

  “在这个宿舍的都是一个班级的,你们这般介绍来介绍去真是有些无味!”另一个声音也从屋子里传出,随着话音走出的是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男孩,他和石亮的脸庞有着鲜明的对比,这两个人都的长相都会让人以为高中部混进了奇怪的人物。一个被误会为初中生,一个则会被误会为学生家长。

  “我叫刘凯,这下咱们宿舍的人可都到齐了啊”刘凯边说边笑着看向金毅,他这一笑更像是抗日时期留着小胡子的日本翻译官的形象。

  “到齐了?”林翔一边跟刘凯握了下手一边走进宿舍。

  只见宿舍房间非常紧凑,屋子的两边放着四张上下铺的铁床,最里面是一个八人的储物柜和一张死角圆桌。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可能放置其他物件的地方,在通往门口的小道上,两人并排坐着都显得有些拥挤。

  “难道咱们宿舍就四个人?刚刚我看其他宿舍都是十个或者八个”林翔好奇的看向站在门边的室友。

  “那还不好么?因为咱们最靠里,分到咱们这里的时候就剩下四个人了,你说这是不是不幸中的万幸?”金毅边说边轻快地跳上了离近储物柜的上铺,床铺上面已经铺的平平整整,显然这里就是金毅的床铺了。

  “下铺都被我们当做储物间了,还有个靠柜子的上铺,你也住上面吧。”刘凯也爬上了金毅的对头上铺对着林翔说。

  “这个自然好,我求之不得,说实话,睡在下铺还真是担心上面的床板会有塌下来的危险。”林翔边说边打开自己的行李箱整理起内务来。

  “看你干活也挺勤快的,林翔,你是哪个村的?”石亮靠在下铺的一个栏杆上问道

  “我是市区过来的。”林翔说着熟练的把学校发的被褥铺在了木床板上“以前我老爸是当兵出身,所以对于内务方面对我从小就很严格,这些算不了什么”

  “你是自费生?”刘凯躺在床铺上并未理会林翔刚刚的话,而是有些鄙视的斜眼看向他。

  “自费生?什么是自费生?”林翔停下了手头活擦了擦满脸的汗满脸的问号。

  “就是分数线不够托关系交赞助费进来的学生”金毅翘着二郎腿躺在床上边看着《幽游白书》边答道。

  “怎么?还有这样进来的?我还真不清楚,我可是正正经经被录取过来的。”

  “市区过来能正经考上的确实不多,看来以后你也是我们学习上的重点竞争对手了”石亮朝着他笑了笑。

  “你别误会,我们并不是对市区的学生有所偏见,像你这种凭真才实干进来永辉的我刘凯还是佩服的”刘凯手枕着脑袋看着天花板说道“我只是看不起那些自费生们,你说咱们通过自己努力奋斗考进这所市重点多不容易?但那些家伙只需花几个臭钱就能混进咱们的中间,到最后还会拖累整个班级的分数水平,这样的人怎能让人喜欢?林翔,不瞒你说,整个宿舍除了你我们三个都是附近的农村学生,这边的金毅是从初中就在这里就读的。实话实说我们三人家庭条件都不是很好,但都是靠努力奋进得来今天的荣誉,所以刚才上午报道一相遇便聊得很是投机。本来刚刚听你说市区来的多少有点抵触,但看你不像是那种大家娇生惯养的人,就从你都不带父母来报道这点来说我们都自愧不如……“

  “各位,既然有缘住到一个房间大家就应该多多帮助,我林翔也不是什么高级干部家庭,父母也是普通的工人,大家以后要一起住三年呢,所以你们也不要有任何感觉自己自愧不如的地方,说起来,听我爸爸说,他小的时候也是农村长大的,所以说我压根也没觉得农村有什么不好,要不,我怎么还会考到这所高中来?“林翔虽这么说,其实他的肠子早就悔青了。但林翔的性格好在是那种既然自己选择了就绝不会放弃的类型,所以只能既来之则安之。

  宿舍里的风扇嗡嗡的想着,但带来的只是一股股的热风,林翔收拾好自己的内务便跳下床朝着石亮问道“石亮,我想去冲冲,浴室在哪里?“

  “浴室在宿舍区外,宿舍区里我查看过了只有那边的水房“石亮指着院外不远处一间不大的平房,”听金毅说这里的规定是每周一才能洗一次澡,所以平时也就只能用水房的自来水来解决了。“

  林翔从来到这所学校早已习惯了各种的打击,面对着这一次的打击已经能做到全然有所准备了,走出宿舍看着左边的墙壁突然想起了石亮刚刚的那番话不禁问道:“石亮,你为何给它起名为叹息之墙?“

  “因为……”石亮坏笑了一下“那边就是女生宿舍了啊!”

  “啊?“林翔看着墙,仔细听果然从对面传来阵阵的女生的细声细语,但并不是很清楚。林翔无奈的摇了摇头,全身被汗水浸透的他指向赶快去水房用凉水冲个痛快。

  冲洗过后的林翔疲惫的回到床上想闭目养神一会,只听宿舍喇叭嘶啦啦的响起了声音:”请全体高中一年级新生现在马上到各个所属班级报道,重复,请全体高中一年级新生现在马上到各个所属班级报道!“

  四个人都不情愿的从床铺爬起,开始各自收拾东西准备前去教室。林翔收拾的很快,马上走在了前面,但他发现因为自己走的太快,另外三个人还没出来,只得在宿舍区门前等待。

  此时高一的新生都陆陆续续的各自从男女宿舍区走了出来,马璐从只和男生宿舍区大门相隔不远的女生宿舍区走出,她正好望到了像稻草人一样站在那里的林翔,只见林翔的目光也正好看到了自己,林翔朝她笑了笑,她则轻轻报以回笑。两人四目相对愣在了原地,但只几秒钟就很快各自不好意思的闪开彼此的目光。

  紧随在她身后的张小雨蹦跳着跟了上来并拍了下她的肩膀问道:

  “马璐,你怎么了?”

  “没什么,咱们赶紧去班级报道吧”马璐微微一笑,临走时,她再次用余光看了眼正在和宿舍同伴说笑的林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路过你的青春岁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路过你的青春岁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