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游山夜遇碣石公 授书十期三湖传
陈叔第2017-06-12 11:0913,532

  我91年生人,标准的90后,常听人说90后个性张扬,敢爱敢恨,并有强烈的反叛意识,可这些东西我却一样也不占,或许与我的家庭有关吧,从小开网吧的,下课就宅在电脑前,又不接触新鲜事物,从初中起学习是一落千丈了,发了无数誓许了无数愿,远离电脑从我做起,考试一百与众不同,但无一例外都告失败,再致命的打击来了,升高中失恋了,觉得生活无趣,整天都无精打采的,晚上当白天用,看电视玩电脑到半夜,白天当晚上用,上课了倒头就睡,看着眼前的心上人这个痛不欲生啊,我是真没办法,不能辍学,又不能看不见,只能忍着,第二个年,碰巧过五一节,学校放三天假,妈妈带我去城里的亲戚家玩,爬碣石山,这个碣石山我从小爬了无数回,没什么好玩的,夜幕降临的时候我一个人在街边走路,相比着白天的喧嚣,这种寂凉倒特别适合我,听着远处谁家放的音乐,看着若隐若现的灯光,我静坐在一处高岗石上,脑子里胡思乱想的,我一抬头忽然看见个老头般模样的人,拿着根大拐杖,黑白短发不失精气神儿,慢悠悠飘然而过,这种形象就像隐居在深山的老者,我低下头正胡思乱想的琢磨着,没反应过来,那老头儿赶在我面前,轻拍了一下,叫声小朋友,不过我确实长的很像小朋友。

  我回过神儿来看他一笑,他说:“怎么一个人做在这儿。”语气很和蔼,我也随口一说:“闲着没事瞎坐呗。”

  ‘放假了来爬山吧。’

  “爬也没意思,在这瞎坐着,歇会。”

  ‘是不是失恋了。’

  问完这句话我才懒得搭理他,轻轻一笑遮掩过去,笑着说:“失啥恋呀,就在这儿瞎呆着呗。”

  ‘你不是很喜欢读《三国演义》吗。’

  “你咋知道的。”

  ‘你喜欢隐居的生活,喜欢与众不同,你很苦恼,你不知道自己该怎样生活,自己的路在哪里。’

  不知怎么,听他说完这些话我倒想继续听下去了,不会因为是陌生人而逃避,反而来了兴趣。“你认识我。”

  ‘不认识。’

  “那你怎么知道我喜欢《三国演义》,还知道我喜欢一个人在山里。”

  ‘因为我也喜欢。’

  “你喜欢你咋知道的我。”

  他笑着说:‘因为我是神仙。’

  我有些不信,直视着他,将信将疑的说:“你是神仙,什么神仙。”

  ‘你不是在爬碣石山吗,你可以把我当成碣石山的神仙。’

  “碣石山的神仙,那你叫什么名字。”

  ‘就叫我碣石公吧。’

  听到这三个字,我把头扭过去,不知为什么忽然没话了,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可能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吧,这喧嚣的都市,即使是在边缘地带,又哪有什么神仙叫碣石公的来解我心中的疑惑呢,这不是扯淡吗,他继续说:‘其实我倒未必能帮你什么,我找到你,只不过是有个很长的故事想讲给你听。’

  “为什么讲给我听。”

  ‘因为你最适合,现在有哪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有你这样的思想,有你这样的理解,有你这样的心情呢,讲给你听最适合不过了。’

  “很长时间,你是要给我讲一个点,还是两个点呢,一会我就要回家了。”

  ‘也不是一个点,也不是两个点,可能要讲很长很长。’

  “你讲很长很长我一会儿就走了呢。”

  ‘放心,我知道你在这儿住两夜,我先讲一些,等你喜欢听了我再讲后来的也不迟。’

  我苦笑着说:“行你讲吧,我听。”

  ‘现在不行,要听我讲故事得答应我三件事。’

  “什么三件事。”

  ‘第一去买张世界地图来,第二我讲的故事要录音,第三录完音后回家把我说的故事整理出来,第四你拿张纸再拿根笔来。’

  “你不说三件事吗。”

  ‘哎呀,拿根笔拿张纸,这还叫件事啊。’

  “行,您在这儿等我会儿,我看那边小卖部有没有世界地图。”

  说完他冲我点点头,我站起身朝小卖部走去,回头看他果然在等我,进去小卖部了还真有世界地图卖,我买了一份,再买了个笔记本一支笔,出门再找碣石公,他还在,我说:“买回来了。”说完把东西给他,他接了过去,放在一边,先拿一块砖压了起来,说:‘这些东西一会儿再用,我要开始说了,你把录音机打开。’

  我掏出上个月新买的一款大手机,打开录音放在地上,说:“好了。”

  碣石公咳了两下,开始说:‘当混沌初分的时候,在天际的边缘上有一颗。’

  ‘什么叫混沌刚初分的时候啊。’我打断他的话。

  他说:“哎呀,混沌初分,就是天和地刚刚形成的时候。”

  ‘哦。’

  “在天边上有一颗陨星,名字叫和,长宽有三百六十五万丈,和的下面压着一条作恶多端的龙,名字叫盘,和星和盘龙互相依靠,因为随着气轻清者上天,所以被遗弃在宇宙中间,那条盘龙因为受不惯无尽的岁月,终于挣脱出来,以极快的速度撞向地表。”

  听他一说我摇着头,不耐烦的说:“哎呀,您就捡主要的说得了,《西游记》的事儿我没兴趣。”

  ‘别着急呀,我说的很简单了,要不一会儿你又要开始问我了。’

  “好吧好吧,您慢慢说。”

  ‘眼看着盘龙就要撞在地面,这时天上的皇帝非常惊慌,急忙命令和星去追,在快要接近大海的时候,和星拦住了盘龙,并把盘龙死死的压在大海的下面,二者相依相靠,最后形成了一座很大的岛屿,皇帝很感谢和星,于是吹了几口气,岛上就有了生命繁衍,落了几滴泪水就变成了水流湖泊,抖擞了几粒尘土就变成了山川石涧,又丢了几缕发丝就变成了森林草木。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春秋岁月,岛上已经有人生息繁衍,过着原始人的生活,并以豺豹虎皮为衣,鱼虾树籽为食,或三五成群奔走在草原之上,或独行个往穿梭于大林之间。山涧溪水围着百来伙家,桃花树下坐着数十靓女。有人经常寻找世外仙境,只有这一个地方,名字就叫做和盘岛,我要说的故事就发生在和盘岛上。’

  说完我来了兴趣,正听的津津有味,却见碣石公把世界地图拿来,摊在地上,说:‘这个和盘岛就跟我们国家的青海省版图差不多,在这一块儿。’说完指着中国大陆东南海外一块儿,台湾的北面,日本的南面一点,在钓鱼岛附近,我问:“我看那什么未解之谜的,一块石头掉在地上都能引发大海啸,和盘岛这么大还不撞毁地球啊。”

  ‘哎呀,你就当和星是轻轻的压在这儿嘛,死脑筋。’

  “那这块儿还有钓鱼岛啊,什么岩礁的,怎么落啊。”

  ‘这些岛啊礁啊什么的都是和盘岛的一部分。’

  “那现在怎么没有了。”

  ‘你看过未解之谜,应该听说过亚特兰蒂斯,大西洲吧。’

  “听说过,就是可能有这个地方,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沉没了。”

  ‘和盘岛和那个一样,曾经存在,后来沉没。’

  “哦。”

  ‘问完了没有。’

  “问完了,您接着说。”

  ‘在我们古中国的时候,夏朝有一位国王。’

  “不是说和盘岛吗,整什么夏朝啊。”

  ‘你听着就得了,哪那么多话。’

  “行行行,您接着说。”

  ‘是夏、商、西周那个夏啊,不是西夏的夏,夏朝的开国国王是尧、舜、禹那个禹你知道吧。’

  “知道知道。”

  ‘这个禹死后是启继位,启死后呢是中康继位,中康死后呢是相继位,我要说的就是这个相,是禹的太玄孙,相期间属下有名奴隶叫付假,虽是奴隶但却很有志向,长大后因容貌俊美,在奴隶群中非常显眼,就像鹤立鸡群凤在百鸟之中,因此有人举荐能见相王一面,刚见面的时候付假就送了一位美妇给相王,相王非常高兴,封了一块地儿给付假,付假回到封地后,当时的人都很爱戴他,没过几个月就有门客好几千人,而且拥戴付假的人超过了相王,消息传到相王那非常生气,就把付假找来,付假说:“大王您所统治的疆域就像一粒米那么大,如果您肯资助我,我能为您开辟更多的土地。”相王听完非常生气,把付假的地没收了,还出兵把付假的族给灭了,付假听到消息后死命而逃,丢弃一家老小,与两千多门客驾舟出海,逃离大陆,在无边无际的海上漂泊,航行了不知多少日头,眼看着没有粮食,心急如焚,这时船上有个人名叫鲁中,眼神非常好,能远望三十里地,在途中发现了一座岛屿就是和盘岛,付假登陆后把中华古国的文明都传播到这里,当地的人民为了纪念他都尊称他叫共父,意思是所有人的父亲。’

  “等会儿。”

  ‘又怎么啦。’

  “夏朝时候中国能有多少文明啊,还传播到和盘岛上,我看课本的时候,夏朝人还是原始部落呢。”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传播的思想比文明更重要,有了相同的思想,文明就差不了多少。’

  “嗯很有道理,您继续说。”

  ‘这算是开头了,世外桃源你听说过吧,如果《桃花源记》里那个后来寻找桃花源的人刘子骥最后找到了桃花源,那还能称做是桃花源吗?相同的道理,和盘岛孤悬海外,人们自然过的无忧无虑,但是付假登陆后就大不相同,肯定会和中华文明一样,历经沧桑、朝代,政权更迭,我给你读一首诗你就明白了。’

  世人何思桃花源,只因花源里似甜。若是花源恰如世,花源又思桃花源。喜笑欢乐无心计,哀伤悲怒亦作甜。恰逢世人惯如此,何以又有世外人。

  “那后来呢。”

  ‘后来和盘岛就与古中国相似,而且超越古中国,发展的更快。’

  “和盘岛上也会像古中国似的,一个朝代接着一个朝代吗。”

  ‘我要给你讲的正是发生在一个朝代的故事。’

  “是哪个朝代呢?”

  ‘在这朝代之前,和盘岛历经了一千七百多年的历史,我不能把这一千七百多年历史详细跟你说,但我说的就是发生在一千七百年后,因此中间这一段我只能跟你说个大概。’

  “你要是能把这一千七百多年的历史说完,我脑袋得比现在大两倍,还不得猴年马月啊。”

  ‘当然,我不是来给你说历史的,我是像《三国演义》上面那样给你讲故事的。’

  “说吧,我应该能记住,记不住我问你。”

  ‘一千七百年历史,我把他总结成十个比较大的期,就像古中国的秦、汉、魏晋南北朝一样,每个时期的兴起、灭亡我告诉你,但中间发生的主要事件我不能一一说明,等到后来你不明白的地方我会给你做注解。’

  “就是详细的不说,只说个大概呗。”

  ‘对,只是兴起、灭亡两个部分,中间的经过做注解。’

  “好,知道了,说吧。”

  ‘第一个大的时期当然就是共父期,这个共父活了一百多岁,做的主要事情就是划分地方,就像大禹划分九州一样,还有就是散布文明、种植、养殖、生产什么的,他那两千多门客是他的主要帮手,这段时期就是以共父登岛为开始,共父死亡结束;第二个大的时期叫第一次十八王期。’

  “怎么叫第一次十八王期,难道还有第二次十八王期。”

  ‘对,你猜的没错,就是有第二次十八王期,别打断我。’

  “行,你说。”

  ‘共父死后,他的门客、子孙加起来有两千多人,声望都非常高,没有人不尊敬他们,这些人就想如何治理和盘岛,当时有个人叫王莱,字赛客,提出了仿效中华文明,立王统治的办法,但是和盘岛很大,一个人统治不过来,于是采取了分王的办法,第一位就是在横这个地方建立起来的,并且商定由王的子孙来继承,横的第一位王叫廉梦,是共父的门客廉安民的孙子,廉氏一族很受爱戴,因此被举荐封王,后世多称廉梦为横开王,这是第一位,后面的十七位先不用详细的讲,只告诉你他的王号和姓名。’

  “等会。”

  ‘怎么的。’

  “这个横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叫横开王。”

  ‘哦,对了,你不问我差点忘了,不好意思啊。’

  碣石公从后面取来纸笔,在地上摊开,也不知道画了些什么,我在旁边看,大致上也能看明白,也就是和盘岛的地图吧,详见《和盘全图》。碣石公接着说:‘大禹把古中国划为九州,但共父却把和盘岛划为十八州,因此立了十八位王,每一州相当于现在的一省,你看这地图中间一条线是一条大的山脉,天然形成的划分了南北,跟中国的南方北方差不多,北方称天州,从西到东分别是鲁、平、燕、箔、周、横;南方称神州,从西到东分别是虞、魏、芈、贺、申、中、武、穆、益、郑、奉、冲,刚刚说的横开王位置在东北这儿,因为他是开辟的第一王,后来多称他叫横开王,然后是鲁灵王黄须、平安王唐镇、燕成王逢骏、箔英王韩成、周元王朱允;虞贞王赵启、魏信王娄胜、芈商王陈商、贺北王魏果、申华王许清、中康王阂鲁、武文王黄驷、穆修王刘靖、益乐王李朗、郑阳王周文、奉忠王朱褒、冲远王高服,这段时期以横开王继位为开始,杨鼢篡位改永为结束。’

  “杨鼢是什么东西,什么叫改永。”

  ‘别着急,马上要讲了。’

  “哦,不好意思,您继续。”我挥着手让碣石公继续说。

  ‘第一次十八王末期,各个国家已经是战火连天,不可开交了,当时魏国有个人叫杨辅,字公越,高填鹏灵(今集汇鹏灵)人,官拜佐上官。’

  “等会。”

  ‘又怎么了。’

  “什么叫佐上官。”

  ‘嗯,这个佐上官,就是辅佐君王,非常重要的,的大官员。’

  “哦。”

  ‘魏国周边的几个国家都打不过魏国,因为有杨辅,各个国家是闻风丧胆,但芈国有个人叫酚靓,字延华,设计内政,转嫁给杨辅。’

  “什么叫设计内政。”

  ‘就是反间计的意思,叫魏国君王与杨辅互相不信任。’

  “哦。”

  ‘杨辅有口难辩有国难报,被满门斩首,唯独剩下个小儿子,刚刚初生还是幼儿,名字叫杨鼢,被人救了隐藏在国内,杨鼢小的时候就表现出与普通人不一样,等到十七八岁的时候已经很有名声了,当时魏国的先王死了,新王继位,魏国对外打仗一败再败,其他国家看魏国失去了威胁,也是互相打仗,打来打去损失惨重,再回过头来打魏国,魏国又一败再败,眼看着就要亡国,这时有人向魏王举荐杨鼢,魏王同意了,但杨鼢不出山,并说我是罪人的后代,怎么能报效国家呢,魏王听说后就将杨辅平反,并封杨鼢为武威使,准备与敌国决战。’

  “等会。”

  ‘说。’

  “什么叫武威使。”

  ‘就是带领军队跟敌国打仗的总指挥。’

  “这是和盘岛上的官职名称吗。”

  ‘对呀。’

  “我都听不懂,你就说大将军啊,丞相什么的得了,还武威使,我可不明白。”

  ‘行行行,你不是爱看《三国演义》《水浒传》吗,我就以东汉三国或者北宋南宋的官职名称转化成和盘岛上的官职名称,行了吧。’

  “嗯,行,管饱再没问题,接着说。”

  ‘杨鼢带领魏国的军队接连打败别国,魏国又独霸一方,当时魏国的丞相叫姚莹,字宇知,是个非常忠心的臣子,每次见到杨鼢,看他素无君臣礼节,料定他早晚要生乱,于是请求魏王将杨鼢罢免,魏王不听,反而软禁了姚莹,杨鼢掌管军政数年后声势浩大,并且接连打败别国,军队都听命于他,众望所归,于是改篡魏国,定国号为永,定都天寿(今东川、东城)杨鼢是永国的第一位君王,后称永明王,杨鼢在十年内统一和盘岛,灭掉了十七国。’

  “好像三国里的晋帝司马炎。”

  ‘其实不同区域的历史往往是相似的,因为规则就在那,只是人不同罢了。’

  “嗯,有道理。”

  ‘所以第一次十八王期就以杨鼢窜魏为结束,进入到前永期,前永期以杨鼢窜魏为开始,田宿起兵为结束,前永在过了二百多年后,传到杨亮这一辈,后称厉王,他不尊从祖训,建造豪华建筑,徭役州民,并且制造冤假错案,诛杀忠臣,在这样的背景下,和盘岛再次动荡,当时在东明、下兆(今桃李、桃南)这个地方出了个叛将叫田猛,后来改名田瑠,字士齐,看到天下动荡,于是联合周州十四城军队,又结识了当时宣封的守将宿央,字元昊,一同举兵,在没有后方根据的情况下直接攻打南方的重镇中州,一举捣毁了永国二十万军队,消息传到天寿,杨亮非常惊恐,一命呜呼死了。’

  “怎么一下子就死了,真不禁磨。”

  ‘当时田宿起兵应该攻打横、箔一带,造反的消息传到天寿,杨亮心想杀一儆百,并且举国之力前往东明,准备活捉田宿,但没想到田宿没有攻打横、箔,而是南下,因此没有准备,所以杨亮听说这个消息后非常惊恐,于是死了。’

  “哦。”

  ‘杨亮死后传位给第三个儿子,名叫杨易,后称易王,当时中州大败,在中州以东的地方有许多起义军进行反永运动,杨易采取了很高明的办法,把中州以东全部分封给了田瑠,让田瑠与中州以东的起义军对抗,然后组织军队,趁着机会收复了中州以西的地盘,过了一段时间,实际上和盘岛一分为二,杨易控制西部,田瑠控制东部,两边对峙在中州盐山一带,后来田宿发生分裂自相残杀,田瑠按捺不住,主动攻击杨易,错失机会大败而回,实际上田宿叛军已经不是杨易的对手,再后来田宿皆死,杨易为了稳定北方,把都城从天寿迁到了天府,前永期就是以杨鼢窜魏为开始,易王迁都为结束,进入到后永期。’

  “好像西汉、东汉,光武中兴一样。”

  ‘嗯,实际上差不多,但各有特点。’

  “共父、十八王、前永,现在该后永了吧。”

  ‘易王迁都后又过了二百多年,传到杨宝这一辈,后称永诸王,杨宝晚年非常喜欢自己的小儿子杨恪,字文湘,于是废长立幼,让杨恪做接班人,因为杨恪弱小,杨宝就遗留了两个很有名望的臣子,一个叫齐单,一个叫孙渺,尤其是以齐单为主,齐单生性温和,有长者之风,朝廷上没人不尊敬他,后来杨恪长大却不像明主,只知道享乐,齐单几次劝解都是无功而返,孙渺害怕杨恪走杨亮的老路,于是建议齐单废掉杨恪,改立杨宝的长子杨辑继位,齐单同意了,于是废掉杨恪改立杨辑,后称末王,也就是永最后一位君王,后称误废文湘,就是错误的废掉了杨恪,然后进入到了三国期。’

  “杨恪不是只会享乐吗?为什么说是错误的废掉了他呢。”

  ‘杨恪虽然吃喝玩乐,但有齐单、孙渺辅佐,实际上是这二人主政,因此国家的根本没有动摇,所以是错误的废掉。’

  “那杨辑就动摇了国家的根本吗。”

  ‘也没有。’

  “那废掉了不是更好。”

  ‘杨辑虽然没有动摇国家的根本,但与孙渺是亲戚,孙渺的姐姐是杨辑的母亲,因此在杨辑上位后就很想削弱齐单的势力,自己把持朝政,这样的想法正中孙渺的下怀,因为有杨恪,孙渺才不敢动齐单,但是废掉了杨恪换上杨辑,孙渺就有了胆气,最后齐单被害死,剩下孙渺一家独大,实际上杨辑的权利已经非常弱小,朝政都把持在孙渺的手里。’

  “那怎么进入到了三国期呢。”

  ‘杨辑虽然没死,但实际上永已经灭亡,所以说后永期结束,进入到三国期。齐单是奉州、西城人,他的儿子叫齐玮,当时在西城做官,奉州的守将叫司马祥,是齐单的门生,听到齐单被害的消息抑郁而终,临死前把奉州军务交给齐玮,齐玮毅然决定造反,这是第一国。此时孙渺病重,把大位留给儿子孙辂,这是第二国。齐玮为了报仇联合陈氏一族,这个陈氏一族是当初帮助易王中兴的开国大将,后来易王迁都,陈氏被世代封在虞、魏、芈这几个地方,实力很强大,听说孙辂软禁永王杀害齐单,所以联合齐玮一同对抗孙辂,这是第三国。孙氏基本占据平州大部、燕州、箔州、横州北部、周州北部。齐氏占据武州以东地区、横州南部、周州南部。陈氏占据平州西部、鲁州、中州以西地区。’

  说完后碣石公低下了头,长长的喘了口气,从腰包里掏出一盒烟来,拿出一根慢慢点燃,我问:“神仙也抽烟。”

  ‘谁告诉你神仙不抽烟。’

  我无言以对,对他微微一笑,说:“然后呢。”

  ‘罗贯中说的好,天下大势分久必合,三国后期被孙氏统一,定国号为禹,进入到大禹期,又称做四世期。’

  “为什么叫四世期,难道大禹国传了四世就灭亡了吗。”

  ‘这个大禹国和古中国的秦、隋很像,统一后在很短的时间就灭亡,这里说的四世不是禹国历经了四位君主,实际上禹国只历经了两位君主,四世说的是禹国里有个非常厉害的家族,从爷爷、父亲、儿子、孙子四辈都担任禹国的丞相职务,加上禹国的国君没什么做为,所以当时的人都知道这么一大家族而不知道有国君。’

  “二世就灭亡,还真和秦朝、隋朝一样。”

  ‘这个家族就是宰氏一族,在杨辑被废掉后永国彻底灭亡,这时十八王的后裔希望复国的声音越来越高,而且十八个州里都有组织,这实际上侵犯了孙氏、陈氏、齐氏的权利,而陈氏、齐氏很反感,多次派兵剿灭当地的十八王后裔,无暇与孙氏交战,而孙氏里面宰氏一族当政的叫宰盾,用了另外一招,不仅不剿灭十八王后裔,还在背后里资助他们,给他们粮食、军资让他们去复国,这样十八王的后裔都非常感激孙氏,在这样的背景下,可以说孙氏联合了十八王灭掉陈氏、齐氏,再次统一,大禹期以齐、陈灭亡为开始,以宰氏灭族为结束,然后进入到第二次十八王期。’

  “宰氏已经四世为相了,还会被灭族吗。”

  ‘你记住,但凡是这种臣子的权利超越君王的,不是臣子被灭掉就是君王被灭掉,没有平安无事的。’

  “很有道理。”

  ‘这时的大禹国是外有十八王等着复国,内有宰氏专权,而最要命的就是宰氏专权,过了七十多年,宰瑜当上了禹国丞相,他威逼禹王禅位给自己,禹国有位非常忠心的臣子叫多伍,借用调鹦的典故,帮助禹王杀掉宰瑜,并宣告他的罪行,将宰氏灭族。’

  “调鹦的事情能具体说说吗。”

  ‘当然,这是后来的成语典故,我就不跟你说了,但我将他做为一个注解,你看完就明白了。①’

  ‖①多伍调鹦-注:禹惮王孙昊是禹国的最后一位君王,没什么能力,他手下有个大臣叫宰瑜想谋朝篡位,又怕名不正言不顺,于是想了个办法,他先施恩德于百姓,使禹国中只知有宰瑜而不知有孙昊,然后从箔州这个地方买了只鹦鹉,训练它说话,最后把鹦鹉进献给孙昊,禹国的国都本来没有鹦鹉,孙昊见到鹦鹉非常漂亮,又会说话,以为是神鸟,有一天鹦鹉说天神叫它传达旨意,叫孙昊把王位传给宰瑜,孙昊准备照办,孙昊手下有个叫多伍的大臣,知道宰瑜的阴谋想告发他,但被宰瑜发现了,多伍就被囚禁起来,他想出一个办法,先把鹦鹉弄到手,放在宰瑜看不到的地方,训练它说话,等到快要禅位的时候,鹦鹉当众说出宰瑜的阴谋,在多伍的帮助下活捉了宰瑜,并将宰氏灭族。多伍调鹦比喻对阴谋或一件事情已经采取制止行动而不被当事人知道。‖

  “真有意思。”

  ‘宰氏被灭族后消息传了出去,在地方上还有许多拥护宰氏的官员,第一位崛起很强大的十八王是中国阂氏后裔,叫阂瑷,他私自招募军队,因为当时十八王的后裔不允许有军队,只是名义上称王,但这时阂瑷借用机会私自招募军队,打了个旗号叫知有兵而卫京邑,就是我要拥有军队保护禹王,禹王没办法,暗地里同意了,这一下子其余的十七王都打这个旗号,名义上是保护禹王,实际上是复国称王,第二次十八王期以宰氏灭族为开始,以王晋起兵为结束,进入到三湖期。’

  “共父期、第一次十八王期、前永期、后永期、三国期、大禹期、第二次十八王期、三湖期,已经八个时期了。”

  ‘这个三湖期很有意思,以前的军队叛乱都是从上层开始,而三湖期实际上是三个江湖代表人物,也就是地方人物,主管了这一段的历史时期,他们分别是一个叫王晋的、一个叫兰果的、一个叫矫错的,第二次十八王末期虽然是相互攻打,也有的国家被灭掉,但始终没有统一,又没有贤明的君主,这样就出现了第一个江湖的代表人物王晋。’

  “你能不能先告诉我这个王晋是干什么的。”

  ‘按照现在的话说,王晋也就是个中产阶级,没什么大的背景,但是他杀死了当时的箔逸王韩累,联合当时的神宋守将兰果,左右征战,所到之地劫掠富有商人,救助百姓,百姓听到昭武的名字,昭武是王晋的字,后来多称昭武盟主,听到昭武的名字都主动打开城池迎接他,所以名声非常大。’

  “他一个小老百姓怎么能杀死当时的箔逸王,又怎么能联合握有军队的兰果。”

  ‘不是说了吗,详细的不说,时机到了我会给你注解,你就明白了。’

  “哦。”

  ‘经过几年时间王晋统一了和盘岛,担任天下总盟主,废除王爵,但是好景不长,王晋统一了和盘岛后的第二年就莫名其妙的死了,王晋死后,他属下的门客、将军、主管相互攻打,并再有复苏十八王的苗头,兰果这个人很有能力,在王晋统一和盘岛时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但统一和盘岛后就辞官归隐,这时王晋死了,有当时兰果属下的人就劝兰果出山,兰果不得已,只能再次出山,没过几年再次统一和盘岛,所到之处战无不胜,所以说他的能力非常的强。’

  “果然与江湖很像。”

  ‘但出乎意料的是兰果这个人不喜欢权利,也不喜欢那些统治者,于是告诉天下人永远废除王治,就相当于老子提的那种小国寡民的思想,从此在兰果活着的时候坏人都惧怕他,不敢造反,和盘岛再也没有王权之论。’

  “那矫错又是怎么回事呢。”

  ‘兰果虽然寿命很长,活了八十多岁,但还是死了,这期间矫错就闪亮登场,矫错这个人相当于现在的民间组织创办人,他发迹在平国深处,以武功广纳门徒,就像民国时期的霍元甲呀、叶问什么的,发扬武功,学习武功的组织,这一段三湖期就是以王晋起兵为开始,矫错死亡为结束。’

  “为什么以矫错死亡为结束,矫错死后就又开始打仗了吗。”

  ‘对,矫错死后又开始打仗,起因就在于矫错收的五个徒弟,一个叫百伤、一个叫空非、一个叫云清、一个叫江嵊、一个叫荀封,你要听清楚了,从现在开始有点乱,因为马上进入到下一个大的时期,南北国期。’

  “嗯,你说吧,我尽量记清一点。”

  ‘矫错发迹在平国深处,也就是北国,云清是矫错的女儿,百伤是矫错的大徒弟,百伤很喜欢云清,但空非后来居上与云清相爱,百伤非常嫉妒,后来设计空非、云清都惨死在山洞里,矫错也抑郁不得终,江嵊和荀封都离开师门出走在外,这样一来矫错的门徒就掌握在百伤手中,势力很强。几乎在同一时期的南国也在形成一股势力,这起源于兰果的死亡,兰果一死,天下惧怕他的人纷纷站起来,其中有一股强大的是割据在虞州这块儿地方,有四个结义的兄弟,名字分别是余仲、雷若、张景、赵沮,号称四尊,不是什么好人,跟土匪差不多,但实力很强,最后被一个叫吴夕的灭掉,吴夕也就是名义上统治南国的人。北国的百伤后来迁移到东部,定都天府,南国的吴夕最后打败四尊,定都灵山,双方进行了一场大决战。’

  “那么这个南北国期就是以百伤东迁为开始喽。”

  ‘没错,百伤、吴夕进行的决战,最终以吴夕的全胜结束,百伤彻底退回北方形成北国。而吴夕也没有北伐,形成南国。百伤兵败后抑郁而终,把大位留给了弟子李节,这样的话李节最终代表北国,而南国的吴夕也没有好下场,因为练异功可以说是走火入魔,被白禄领导的起义军打败,这样白禄最终代表南国。’

  “等会。”

  ‘怎么了。’

  “修炼异功,还走火入魔,你不是在讲武侠故事吧。”

  ‘这个异功、走火入魔我不能详细讲,他的起源很古老,但是跟现在武侠小说完全不一样,他是以针灸或者汤药来提升自己的能力,说白了和兴奋剂啊毒品什么的很相似。’

  “哦,你这样说还能说的过去。”

  ‘在白禄、李节当政期间,白禄最后胜出,统一北方,但只是名义上控制北方,实际上北方还掌握在北方人自己手里,白禄最后也被叛军杀死,南国有个人叫楚承,这个楚承和兰果很像,不喜欢权利,但能力不及兰果,只是威望很高,最后被北国形成的新势力,也就是最后一个大的时期齐国所取代。南北国期就是以百伤东迁、吴夕主南开始,以齐国建立、楚承战死为结束,进入到最后一期齐国。’

  “最后一个大的时期,齐国以后,和盘岛就沉没了吗。”

  ‘未必沉没。’

  “什么叫未必沉没,那到底是沉没了还是没沉没啊。”

  ‘我也不知道,我之所以告诉你这十个大的时期,是因为我下面要讲的故事就发生在这十个大的时期里。’

  “哦,原来是这样,快告诉我,到底是哪个时期发生的事。”

  碣石公笑着说:‘怎么,你有兴趣听了吗。’

  我狠狠的点着头,对他说:“很有兴趣。”

  ‘那你先告诉我,你最想听哪个时期的故事。’

  “当然是三国期了,我最喜欢《三国演义》嘛。”

  碣石公摇着头说:‘我要说的可不是三国期的故事。’

  “十八王太乱,一统的永、禹没什么看头,那就南北国吧。”

  碣石公微笑着点点头,说:‘我要说的就是南北国期,不过这个南北国期可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它也很乱。’

  “听着很简单啊,再乱还能有十八国乱啊。”

  ‘好,那我就给你讲这个南北国期发生的精彩故事。’

  我正了正颜色,聚精会神的听,对碣石公说:“愿闻其详。”

  ‘这是南北国期,我不能两个国家一起说,我主要以南国为主北国为辅,正文就以南国的白禄杀掉吴夕统一南方开始,但这之前我要将那一段大的历史背景详细告诉你,也就是为什么先有吴夕统一南国,没过几年就修炼异功走火入魔,最后被白禄推翻。’

  “对呀,这正是我想知道的,好好的国君不当,修炼什么异功还走火入魔呢。”

  ‘在当时因为矫错的关系,整个和盘岛都以武功为主流元素,吴夕统一南国后,在现在的武州,也就是恭阳发现了一块儿从天而降的陨石,暗红色的,通体发光,非常漂亮,后来取名叫祥云石,吴夕属下有两个铸剑师傅,一个叫柳寒一个叫凝安,是对儿夫妻,就把祥云石运到灵山,灵山就是虞州,吴夕在这里定都,运到灵山后将祥云石锻造成一把锋利的宝剑,名叫祥云剑,后来也叫巨剑、红铁,吴夕靠着这把剑打败了北国强敌,签订盟约后吴夕返回灵山,祥云石虽然锻造了祥云剑但没用完,剩下许多废料,这些剩下的残渣废料上面有密密麻麻的文字,吴夕就琢磨这些文字,因为是天上的东西很神圣,调了许多人来研究,最后发现这些文字可以化作针灸、汤药配置,用在人身上来增强武功,强身健体。’

  “这也太扯了吧,天上的陨石我信,轻轻的落下不像原子弹爆炸我信,但上面有文字,还能研究出针灸、汤药,这也太离奇了吧。”

  ‘这些都是由头,你要知道,当初参与研究的人非常多,其中保不齐有江湖的术士啊、针灸的大夫啊什么的,凑巧拼出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哦,这还差不多。”

  ‘总之吴夕在修炼这些从天书上得到的内容后,确实力气变的非常大,整个人非常精神,甚至还出现幻觉,因为前面锻造的祥云剑已经证明威力巨大,你拿着祥云剑,别人那些武器就像烧火棍一样,一砍就碎,一砍就断,再加上吴夕确实武艺高强,所以没人是他的对手。’

  “好像武功天下第一。”

  ‘武功确实不是天下第一,就像你注射了兴奋剂,确实有作用,但是那些没注射兴奋剂的可能力量更强大,当时公认的武功第一是吴夕的好朋友,名叫楚剑双,这个人是绝对的武功第一,详细的不说,楚剑双在听说吴夕性情大变后就来劝他,但是吴夕已经走火入魔,时常出现幻觉,做了许多变态的事,正好楚剑双来找他,吴夕还算清醒,就让楚剑双杀了自己,自己很痛苦,楚剑双下不去手,当时的吴夕已经走火入魔,白禄领导的起义军已经兵临灵山脚下,吴夕听到消息,拿着祥云剑左劈右砍的,杀死了许多自己人,见到楚剑双后先是让楚剑双杀自己,楚剑双下不去手,吴夕又快犯病了,拿着祥云剑就要杀楚剑双,楚剑双不得已,一拳头就把吴夕撂倒,夺过祥云剑刺中了心脏。’

  “我靠,确实武功天下第一,一拳头就把吴夕给撂倒了。”

  ‘虽然刺中了心脏,但是吴夕并没有死,因为练功,吴夕的心脏跑到右边去了,所以留下了性命,以后还有事,现在不跟你说,这样吴夕名义上是死了,白禄就顺理成章的入主了灵山,成为南国的实际领导人,但有一件事让白禄耿耿于怀,这也是这本书的引子,因为这件事引发了后面一连串的事。’

  “我知道,肯定是吴夕的属下还有白禄的属下引发大战。”

  ‘错。’

  “どうして。”(日本语,那尼,为什么的意思。)

  ‘吴夕的属下已经没有了抵抗能力,这些人用现在的话说就是驱除出境,把他们赶到北国去了。’

  “那这个引子是啥。”

  ‘就是祥云剑,因为楚剑双杀死了吴夕,所以祥云剑归楚剑双所有,但祥云剑在当时是权利的象征,就像秦时的传国玉玺一样。’

  “这不就是个标志嘛,有没有还不一样。”

  ‘如果南国是绝对统一那没问题,错就错在当初白禄起兵的时候打了个旗号叫‘破灵山,诛吴夕,天下权,共分之。’还用了个嫡弟继承制,②意思就是我搞一个联盟吸收官员、望族,名义上我是总盟主,实际上是谁的功劳大,杀了吴夕后谁的权利就多,这样一来就直接导致了吴夕死后,以白禄为主的南国内部不统一,那白禄就想怎样才能统一号令使南国真正统一呢,毫无疑问,就是找楚剑双要祥云剑。’

  ‖②嫡弟继承制-注:南国特有的继承制度,这始于白禄刚起兵的时候,为了吸引人才和招兵买马,打的口号是天下权,共分之。这样一来很快就聚集了一大群地方豪强,这些地方豪强也延续了白禄打出来的口号,主管死了以后不传位给自己的子嗣,而是传给自己有声望或者有能力的弟子,这就叫嫡弟继承制,但后来白禄得了天下以后,各方的主管还是想把大位留给自己的子嗣,这样一来就变成了主管的子嗣和主管的弟子都有继承大位的权利,所以在暗地里斗争不断。主管的大弟子称大兄弟,二弟子称仲兄弟,三弟子称三兄弟,四弟子称四兄弟,依此类推。‖

  “明白了。”

  ‘我要说的正文就是从白禄要寻找祥云剑为开始,这本书的名字你可以叫他《和盘全书之情无缘》也可以直接叫《情无缘》还可以叫《双星记》,主人公就两个,一个叫楚承一个叫白妤,是刚才所提到楚剑双的儿子和女儿,这篇长卷可能会出现一千多个名字几百个地名和几十个成语典故,以及一百多篇诗词歌赋,你一定要全部记住,并且整理出来,让这本书有更多的人知道,哪怕遇到再多的困难,哪怕你一辈子失恋,更哪怕失去所有,也都要做到,你能做到吗?”碣石公说完一本正经的看着我,那眼神好像是在祈求,我确实想把它记录下来,但又不能百分之百的保证,正在犹豫的时候忽然听到远处有声音,是妈妈在喊我的名字,我看了下时间,不知不觉已经两个时辰过去了,想了又想,只能对碣石公说:“我明天就回家不在这里了,我是真的很想记录下来,但怕没时间。”

  碣石公说:‘你忘了吗,我是神仙,可以飞到你的村庄,只要你晚上有时间就可以。’

  “真的吗。”

  碣石公点了点头,明夜与我不见不散,我拿了整理的笔记向回家的方向走去。

  正是:人逢失意愿遇仙,临登沧海有碣石。不知返回家乡后,碣石公所诉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无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无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