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崔至真假孕出行 韦少许夺取三城
陈叔第2017-06-20 19:355,223

  光韵四年四月,白禄在巨城安葬楚剑双,大赦天下,以示神州繁荣昌盛,率军返回灵山,沿途各州回归本地,其间死伤各主管就按等级免除数年进贡,由其大弟子协同各方长官一同商量选任后主,后报灵山,此事不提。且说白禄返回灵山,损失惨重,门使、侍婢无人能任,就教塘河、连城选拔入山,山中重臣多有重伤者就在山中修养,白禄遭了一劫,没心思处理政事,与崔园照顾婴儿,崔园每日微隆肚子在灵山徘徊,王图献计到今四五月过去了,崔园的肚子装不下去,就与白禄商量,白禄依照王图设计准备假孕出行,山中事宜暂教行天府黄通代理,这个黄通心思多,与楚剑双打仗出的力最少,因此不曾有伤,白禄想了这件事,就教门下告知。

  未及通知,黄通已至,叙礼毕命就座,禄曰:“景恭来了便是有事。”黄通曰:“东川侯懋、贺资林辅、宿津王代皆死于楚剑双之手,如今三州皆不能做主,特来上书。”禄曰:“这也是自家事,便有大弟子接任,有何不可。”黄通曰:“说是如此,只是东川大弟子曹璜先闻楚剑双来到,自领家眷跑路到天州,如今听闻楚剑双侯懋皆死便来夺主管之位,其余弟子怎肯相让,因此曹璜组织兵马要来抢夺,二弟子余度上书请主上特批,若能不动刀枪使余度任之,乃上谋也。”禄曰:“这个曹璜也是没脸皮的人,你只传我的令教余度继位,违令者杀无赦。”黄通曰:“东川的事便了了。”禄曰:“怎么其余地方也有跑路的人。”黄通曰:“贺资却没跑路的人,林辅已死,本当由其大弟子冷俊接任,只是林辅有个老婆名唤符盈的,是恭阳主管符素的妹妹,这个符盈了不得,手下众多亲眷,把持贺资各个部门,如今林辅死了,要其亲子林迁继任,冷俊怎肯干休,如若硬来又必恶了符盈,因此上书,要冷俊接任。”禄曰:“这个也是自然,就传主令教冷俊接任。”黄通曰:“如此贺资的事也算了了。”禄曰:“王代死了倒是好事,宿津想必安定最好。”黄通曰:“其间三处犹数宿津之乱却是和平解不得。”禄曰:“莫非宿津也有个厉害的妇人。”黄通曰:“张匡有信交付。”白禄取信来看,黄通曰:“这个王代的大弟子名唤张匡,字正双,平时老实,不参与打仗,如今王代死了张匡要继任,城中没人支持,弟子城主各个争夺,战斗不断,只是其中出人所意料,张匡借助中城之力,如今已铲除宿津反叛,登任城主。”禄曰:“这个张匡倒是个能人。”黄通曰:“事情本该如此,不想张匡其间求助余熙,假借帮助平叛,愿以三百里地奉送,余熙因此助战,如今平叛成功,余熙使人来取地,张匡却说其间约定只给三里,不是三百里,余熙因此不从,要与张匡打仗,此事便是请盟主调停的。”禄曰:“这个张匡倒谋划的好。”黄通曰:“其间都是两家各执一词,张匡对于此事一口否认,如今两家剑拔弩张,只等主令,若失平衡难以维和。”

  白禄将张匡信件看过,其间多谦卑言辞,禄曰:“所言是也,便传令去,使两家罢兵休战,至于三百里地之事,既无文书画押也当无事,就教张匡多奉军资便是。”黄通吩咐去矣,白禄忽喝一声,黄通曰:“盟主尚有何事。”禄曰:“吾与崔夫人有事要走,灵山事宜汝且担待。”黄通心中早有这个意思,平时巴不得他走,如今正好来了,虽是心中欢喜也不好明言,假意劝曰:“不知盟主要走哪里,几时回归。”禄曰:“只是随意走访,回来的日子却定不得。”黄通曰:“孝康迂腐无谋之人,恐不堪大任,还请盟主亲自主持,可保无忧。”禄曰:“南国十二州,何人不知孝康,何如此谦卑也。”黄通曰:“都是一些属下随便乱叫,何肯信以为真,此间重任孝康却不敢为。”白禄看出他的心思,没甚话答,想了个缘故,脱口说曰:“南北两地分隔不能长久,我心中有这个打算,说与你听,能知道么。”

  黄通会意,点头称是,过了几日白禄召使传达诸令,使灵山中知道,山中有个职位的都往盟主府来,祝贺辞行,白禄一一说过,交代明白,李昭旭曰:“盟主新定神州,平定内乱,尽凭忠臣用命,今忠臣重伤者不在一二三人,盟主不闻不顾恐碍道理,不如借辞行之际前往照看,亲自告知,众臣听闻定感盟主恩德。”白禄从之,重赏李昭旭,前往一一看望,崔园陪同,众人感其恩德,皆言誓死以报,望毕,二人轻装简从,假意前往东川,然后转道北上,孩儿早在奇山上放好了,顺手取了来就往靖西走去。

  却说靖西主管皇甫离,字升道,主管靖西七八年矣,靖西两面环海、两面环山,共父游览于此曾言此乃天下安靖之地,遂问左右这是东方还是西方,左右答曰:西方。因此取名靖西。靖西偏安一隅,其中虽有百余城市,但南下神州有奇山之隔,东行燕蒙有五通阻挡,因此人丁兴旺,不曾经历战争,这个皇甫离被李节任命,只是每年交付金银,其中政事都不上报,靖西富饶、人民丰足,皇甫离贪图享乐、玩物丧志,靖西人民受苦受难至于今日矣。白禄、崔园在临江落脚,花钱招买侍婢,安顿妥当,崔园抱的孩儿累,在床上安息,曰:“孩子是出来了,你且起个名,若起不出好的,今夜你不用睡。”白禄想起这事有些道理,想了想与崔夫人打趣曰:“若是没你这孩子也到不得这儿,感你恩德,教个白园园也是好。”崔园噗嗤坐起了身,笑了笑,拍打曰:“哪个要与你打趣,你只管好好的起,到我满意为止。”这个白禄也是个疼老婆的人,当时好好想,想了半蜡时间,跳起身来,想出个好名字,唤崔园起了身,曰:“既是天随人愿,白白赐予的,莫不如叫个妤字。”崔园听了这个字,昏睡着眼从床上跳下,大喜曰:“准你睡了。”二人笑呵呵说,便是这个白妤,后有诗曰:

  楚家女儿身世奇,更名异姓落叔仪。十三四岁好文史,及笄成年通武艺。长女之名传半岛,武安平众白氏首。相恋何须怨世俗,依旧携手去风流。

  当夜休息,早晨起身,自有侍婢伺候,闲情逸致游览靖西数十地方,几月得过不在话下,白禄游览的时间久了就想起在盟主府与黄通说的话来,眼瞧着靖西落寞,官员无能腐败,若遣支兵马前来厮杀,百姓哪有不愿意的?想到这里便真有这个想法,良久曰:“靖西烦闷,不如前往安丘。”白禄祖籍安丘,崔园知道,因此答应,把侍婢打发了,钱财分平,与崔园登山越水前往安丘,在洛川落脚,这个地方便与靖西大不相同,城中不时有军马徘徊,看的白禄放不下心,心中如有两只桶响的厉害,二人安顿了几日,歇够了脚,前往祖上家乡,原来的小方小地不知何时修了座大城,二人进城见祖上地方早没了,白禄呆了半响,心中有个琢磨,曰:“离乡背井不觉有年,今不能侍奉宗庙,吾之过也,有朝一日,北上天州收复,再来敬奉。”崔园曰:“丈夫有心,教妤儿长大成人也来帮你。”这对儿夫妻相亲相顾,自有好多话说,不提。

  话分多头,却说安丘主管韦通,先前吃亏于南军,遂联合洛川主管崔浩,连着二十四城联合主管上书李节,要兴兵南下讨还公道,这个李节虽有文治武功,但过于安然现状,自从主管天州未尝怠慢,因此天州富饶,李节心思欢喜,未尝动过南下的心思,当时见了韦通上书,未肯听其一面之词,驳了这封信,韦通见不济事,遂说李节臣下,近侍时常密告,兴兵南下正合时宜,李节奈不住说,就令韦通可以便宜行事,韦通得了上令,就令安丘十座大城城主,率领人马前往安丘听候,第一城范阿城主孔宣,第二城刍城城主岳君,第三城宴倾城主裴勇,第四城白龙城主陈频,第五城铅州城主刘焦,第六城微丘城主李直,第七城通行城主刘音,第八城康庄城主刘巢,第九城和国城主刘碧,第十城烟波城主刘节,这个刘氏是天州第一大族,此乃后话也,暂不必提。

  十路军前往赉春,布成阵势,南下西川要来进攻,参谋曹丰曰:“白禄先前负恩于城主,今率大军到来,可当先传书于南民,教其知我出师有名,此为上计。”韦通从之,先发使臣前往西城,刘度听闻早慌了手脚,这个刘度是个老实的人,伏成曰:“北国出师所故乃盟主之过,主上当先传使臣前往灵山告知,然后组织人马来挡,弟子愿率属下与敌决战。”刘度从之,组织三军交付伏成防御,一面发使前往灵山告知,使臣尚未走远,忽报北边有使来,刘度教请进入,那使臣至此傲慢无礼,刘度谦卑对待,府中弟子都看不过,愤有怒色,刘度慌忙阻止,曰:“天州神州两不相往,如今合约尽在,何故南下。”使臣曰:“是汝家盟主不晓道理,先毁此约,今我城主率军要来讨取公道,不教你们盟主与我说,你是什么身份。”刘度曰:“白盟主越分解沟是与你家城主约定好的。”使臣曰:“莫要狡辩,是约定好的,而汝等却打我城池,杀我百姓,这个可不曾约定,是你们无礼在先。”刘度曰:“这个我不晓得,此事已差人通报盟主,且休动刀枪,便是怎样条件我都依的。”使臣曰:“除非交送二十城再送军资,我便上书我家城主退兵。”府内弟子听了此使如此无礼,都按捺不住来打,刘度拦不住,那使臣也不懂武,只是口中骂不绝口,被打的满嘴出血,慌忙逃窜。

  众弟子见了都笑,刘度曰:“如今惹恼了人家,怎肯干休。”众弟子皆曰:“有大兄弟在,教其不敢来也。”刘度无语,又教使臣前往灵山,告知割地请和,属下曰:“大兄弟点齐人马,请城主检阅。”刘度去矣。安丘使臣回报,说西城人物如此无礼,将信件扯毁辱骂,单要城主南下决战,韦通听闻大怒,来日传令诸军,三更做饭五更出发,先破上富关,然后南下破西城,诸军准备去了。伏成当日点兵与刘度辞行,在下兹驻扎,当日便要亲往北营查看,左右皆劝,伏成曰:“敌人远涉山险,不明路途,吾正要前往寻破敌之道,必无事也,便是发现了我也不敢追,谁与我同行。”金懏、薛赞口称愿望,三人骑良马,往北越过上富关,伏成眺望北营,但见:

  八方门户,路路相通,往来巡警的军士昼夜不断。骏壮马、威武汉川流不息。前方栅栏摆放强弓硬弩,背靠山林,帅字军当中座。三军主力联络二十里路。暗哨细作分布四二十程。虽不在高大城池中,却似在坚固铁桶里。

  伏成当日看完,知道不可强攻,遂吩咐后撤,与金懏、薛赞原路返回,比及韦通发觉,三人已去的远了,伏成吩咐如此,众人领命去矣。旦日韦通做饭已毕,军马饱食一顿,就教出发,细作曰:“前方树林不时有红旗闪动。”韦通惧怕埋伏,派人打探,回报曰:“林内无军,只有数百只红旗。”韦通曰:“此乃南军虚张声势。”言毕传令倍行赶路,今日要夺上富关,众人加速前往,未过此山,喊声震天响动,鼓噪源源不断,韦通知道中计,拔马回走,金懏从左山杀来、薛赞从右山杀来,山上不知哪里有射箭,骤急而下,韦通冲突不出,各路军保着韦通死命逃去,返回大寨,却见虚晃明处打一只伏字旗,上面正是伏成,大喊曰:“韦城主不在北方安享,来寻死地耶。”原来上富关下只有金懏、薛赞虚张声势,敲鼓吹号以为疑兵,伏成率领主力夺了韦通营寨,韦通仓皇而逃,返回通行,未及入城,但见又有一支南军,当头人大喝一声,韦通吃了一惊,看去乃是通行主管刘音,当时接着韦通返回赉春,清点人马不在话下。

  伏成胜了一阵,不敢离去,在三穗驻守,一日刘度差三弟子颜嶷传令,就教伏成率人返回,伏成大惊失色,忙问其故,颜嶷叹曰:“灵山传来消息,教城主割地请和,城主与韦通暗中商议,割三穗境内微州、滢城、通信三城,双方罢兵休战,城主应了,因此唤你回。”伏成听闻勃然怒曰:“我与韦通在此相战四十余日,胜多少败,杀得韦通返回天州,此事正要了却,城主奈何行此懦弱之事。”颜嶷曰:“这也是主上的意思,只得从之。”伏成曰:“罢,罢,罢。”言毕率军返回,到达西城,连日面见刘度,刘度曰:“这个也是灵山的意思,如今罢兵休战,两家和平也是好事。”伏成曰:“可是白盟主亲自指令。”刘度曰:“在灵山知道的消息,白盟主不在,是行天府主事,因此不敢造次用武,且待白盟主回山再做理会。”

  伏成无话可答,告病休假,返回家中连日不出。话分多头,且说白禄、崔园在北国游玩,天府、安丘百余地方也都到过,崔园曰:“十月倒是过了,只是这个孩子长的快,不像是刚出生的,再过几月返回不迟。”白禄从之,与崔园在安丘休闲,没过一月,白禄在街上闲走,忽见大队军马来回奔驰,白禄打听方知,回来说崔园曰:“韦通自率安丘十城兵马,要南下攻打西川,此地不可呆,你我速速赶回。”崔园曰:“这孩子这般大,你看像一月生的么,韦通一人南下,又不是李节来了,你倒急的很。”白禄从之,遂不担心,过些日,在城中又听消息,回与崔园说曰:“真如你说的,那韦通大败而归,这个仗打得漂亮。”崔园曰:“闲时听你说那刘度是个没注意的人,怎么打败了韦通。”禄曰:“是他大弟子伏成打的,是个有本事的人。”崔园曰:“这回你便放下了心。”二人说笑,白禄因此不曾担心,这便是没有不透风的墙,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白禄在街上闲走,早听着韦通虽败却得三城,打听详细了不禁勃然大怒,回与崔园说,崔园曰:“便是你看好的这个人也做出这样糊涂的事。”禄曰:“在此呆不得了,刘度那迂腐的人,黄通也不晓事,损失土地,这气如何咽得下。”崔园曰:“你也是个急脾气,街上传的也要当真,他人所说未必全信,即便是要与李节打也要问清楚了。”禄曰:“时间确实不早,已经十一月份,妤儿名正言顺,你与我早早回去。”崔园劝解不得,遂轻装简从返回灵山去了。

  正是:虽有良将能胜仗,奈有迂腐后台人。不知白禄能否夺回三城,且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无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无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