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进贤略杜机遭厄 论时势徐和上书
陈叔第2017-06-14 09:067,591

  却说白禄平定了林阳,心气不顺,大骂辛仁曰:“你只当是楚剑双在此,如今我等空费了许多力气,却不见个影子,有何话说。”辛仁曰:“不想误中徐端之计。”白禄曰:“此言何意。”辛仁曰:“长洛并未想林阳有楚剑双,只是徐端多次提及,今日想来,只怕是那徐端欲借盟主之手铲除内乱。”白禄曰:“他人与你说的当好自思量,如何不晓得,如今只怕那徐端窝里也笑的出来。”辛仁曰:“盟主勿忧,长洛已有计较了,还请不必回山,等过几月,必看楚剑双面目。”白禄急问,辛仁以李焉之话答对,白禄大喜,遂不准备回山,只在巨城等吴夕忌日。

  话分两头,却说余垠听闻细作回报,杜机初入东川,侯懋常听其计,并令专属军人保护,不禁失色,聚集众臣商议,徐诊曰:“主上忧虑过矣,遥想东川相距有千里之隔,杜机能有何作为。”余垠曰:“诸位之意如何。”诸人曰:“孝升之言是也。”言毕半数附议,余垠方才心安,忽有一人挺出,曰:“徐诊误主甚矣。”众视之乃客尊陈博也,余垠曰:“陈正君有何主意。”陈博曰:“夫潜藏者,不以事小而不珍,不以万一之事而不为,身有小疾而可致人死,或果然之,后悔无及,何可以补救,岂不闻陶公不听彭永而身死恭阁,落章轻视刘杳而余沙被破,②①川主如今欲效其乎。”余垠曰:“正君所言正合我意,然有何策可以杀之。”陈博曰:“此事易耳,杜机有一妻,此人乃北国人,其父母双残,杜机每月必往观看,主上可一面差人传播消息,杜机乃是北国细作,侯懋必疑,主上又一向与侯懋交好,可亲往东城,伺机行刺,此万无一失之策也。”余垠从之,打发属下去矣。

  ‖②①陶公不听彭永而身死恭阁-注:陶公指的是箔允王韩累,字陶琬,所以又号陶公,彭永是韩累的臣子,有一次韩累看到王晋,彭永也在旁边,彭永就观察到王晋这个人,仪表不凡,不像是常人,于是劝韩累杀掉他,不然的话以后必成心腹大患,韩累不听,以至于最后在恭阁这个地方被王晋杀死,连国家也被王晋颠覆了;落章轻视刘杳而余沙被破-注:班钦,字落章,本来是王晋属下的将军,在王晋死后占据冲远这个地方,后来兰果出山欲平天下,陈兵逍山关要攻打冲远杀死班钦,班钦有个小兵叫刘杳,对班钦说余沙渡这个地方要放兵马守把,不然兰果从这里来我们就很危险了,当时余沙渡很险要,班钦又见刘杳是个小兵,所以没听刘杳的话,最后兰果果然从这里杀来,班钦被杀。‖

  且说杜机娶妻邹嫣氏,父母乃靖西临江人,作活落残,杜机是个有孝心的人,每月要回去看,当月忽闻双亲病危,急忙赶回,双亲已经具死,不觉心中大悲,甚是自责,不思回归,余垠前往东城,似时要杀杜机,可怜有识之人平生不幸,后有诗曰:

  先生本待平民路,三分田骨四亲无。街头不见弹歌笑,烟雨楼中拜蒙徒。金屡衣裳致门灭,灵山道上出计谋。一篇先言身又灭,从此再无挡路途。

  话分多头,却说辛仁无事,偶见侯懋在朝阙殿,不禁想起杜机,一探究竟,探得杜机已死,惊诧曰:“如何死的。”侯懋曰:“不劳龙德使下问,他是北国细作,因回临江被我拿住,恼怒而死。”辛仁曰:“死时余惠业可在现场。”侯懋曰:“确实在场。”言毕详述经过,一番话说的辛仁坐卧不安,寻思曰:‘那杜机也算是个有情有义的人,若真是北国细作,教随盟主他却不来,在东川能有怎的消息,又有余垠也在。’想不出许多,出城寻些安静,见小巷里有西川刘度携妻玩耍,见了辛仁,拱手迎接曰:“龙德使好自在呀。”辛仁曰:“比不了兄弟这对好夫妻。”

  且说刘度之妻名刘燕,小字云,西城蛟姚人,与刘度是同乡,自小两情相投,长成人时刘燕搬出西城,不知所往,刘度誓言等候一生,十年有余,刘燕返回蛟姚,二人成婚,刘度呵呵大笑,邻舍曰:“好女子多的很,如今娶了个这般好的,还笑的出来。”刘度曰:“本想等到花白胡子出来,如今正是年盛时如愿以偿,如何不笑。”此事乡里传为美谈,刘度是个怕老婆的人,刘燕又是个好女子,豪爽好玩,每次与刘度说话,大叫三声,刘度尽皆答应,因此城里人都称刘燕叫刘三声,这个缘故就是辛仁拿出来说的。

  刘燕久闻辛仁之名,本未见过,今日见他英气蒙面,遂有心说个亲事,先把刘度揣到一边,看辛仁要笑出来,强忍着,辛仁见她有事,不好推脱,曰:“嫂嫂有何见教。”刘燕曰:“早听着你便是这般客气,都是自家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不知兄弟可曾婚娶,我有个妹子愁的我紧,说了许多亲事也不见用,老早与我说要找个像兄弟这般有英雄气的,你说如何不是巧事,今日便听那小子说兄弟不曾婚娶。”言毕指着刘度,呵呵笑出了声,辛仁插不上话,刘度过来陪话曰:“妹妹不是许了庄亲事。”刘燕推了刘度一把,大骂曰:“一边去,那种花花小子,当我是看不出来,我妹子的事你少管的好。”刘度插不上话,在一边陪着听,辛仁没了计较,肚里寻思着:‘直想些事,怎的碰上这么个人,如何是好?’正没奈何,忽见辛义跑来,辛义见了刘度,上前答礼曰:“孟节哥哥,你们怎么在这。”刘度尚未回话,辛仁抢先曰:“定是盟主有事来寻,快走。”二人走的急时,那刘燕寻来,辛义又叫嫂嫂好,刘燕不肯放过,拉着回来,辛仁挣脱不过,辛义也不知何事,良久曰:“盟主叫我寻你作甚,只是我想来,见了孟节哥哥还走得这般快,我又未给嫂嫂施礼呢。”说着笑着,刘燕却把头回,见刘度缩在一边,硬拉过来,耳边嘀咕些什么,辛仁把事与辛义说了,辛义曰:“原来哥哥也要添嫂嫂,兀得不是好事。”刘度听完恰走了来,曰:“圣洁使与你尤为一体,便对我那口说娶也要同娶,便是好计。”刘度尚未说完,辛仁听了便真视为好计,刘度拉扯不住,辛仁就要去说。

  刘燕呵呵笑曰:“你说天下有这般凑巧的事,我那妹妹还有一妹,正好与了圣洁使,这个叫双喜临门。”辛仁目瞪口呆,回见刘度,一脸无辜样子,讷讷曰:“兄弟未听我把话说完便跑走了,其实怪不得我。”辛仁曰:“还有甚话没说。”刘度曰:“是我那娘子教我说的,你却不可回她。”二人无可奈何,直把辛义在一旁看的笑,辛仁急说他曰:“你笑什么,给你娶亲还这般高兴。”辛义曰:“一切听哥哥的。”辛仁说刘燕曰:“非是长洛看不得令妹,只是此事未报盟主,如何敢自作主张。”刘燕曰:“不用兄弟说,明日我自领妹子去朝阙殿,管教这事成了。”言毕说些旁事,暂且不提。

  旦日刘度、刘燕至朝阙殿,白禄一早听闻,起来接曰:“孟节何来。”刘度寻了个地儿坐,刘燕曰:“盟主是个好人物,小女子老是听说,只是有个不好事,需不知好不好说。”白禄笑曰:“哪来的不好事,还请兄弟给我说说。”刘燕欢喜曰:“昨日见过龙德使,知道了还未有妻小,问了许多,龙德使倒好回答,只说随盟主去了,娶妻分心,还好有我这般好的嫂嫂惦记,盟主你说是不是巧,小女子正好有两个妹子,龙德使也见过了,想那龙德使这般说,我只得寻盟主来,你看此事好不。”白禄寻思曰:‘在巨城呆些日子,免不得有多心的人,今有这门亲事,正好对外有话说。’回话曰:“若他二人果有心思,吾如何不允,放心便是。”言毕差使寻二辛,少时至,见过刘燕,白禄曰:“如此好事却不来与我说,还烦夫人自来,好不晓道理。”辛仁曰:“此事昨日便知,嫂嫂家也已去了,事情如何全听盟主做主。”白禄曰:“如此便是好事,夫人何不就此请出,教我见识一番。”刘燕曰:“早想着呢。”言毕自出门取了,请上两位妹子,见一对标志人物,一个娇滴滴,一个羞答答,刘燕曰:“这个是我大妹子,名唤刘颜,许给龙德使甚好,这个是小妹子,名唤刘萍,许给圣洁使也是相当。”

  辛仁走上前来,见了心上人一笑,翘首曰:“与姑娘只是初次见面,若是不喜欢就此说了,长洛也当无事。”言毕尚未回话,刘燕上前拉扯曰:“好兄弟呀,以为我是自作主张,我可不是那强行的人,妹妹是我的,若无妹妹同意,我哪来与你说。”刘颜曰:“使者大名如雷贯耳,小女子深处闺房不曾拜会,请姐姐出来说也是小女子本意,若使者嫌弃此事也当作罢。”辛仁连连摆头,摇手称无,良久外有田凡、范逸至,见了众人,叙礼罢,曰:“林阳事毕,盟主迟迟不归,不知为何。”白禄曰:“今是大喜开始之日,文周还想哪里去。”话罢,但见怎样一番景象:

  府内尽成红差,各个摘买好果、采办红稠,这个写柬、那个书邮。临城搭建好房,锦绣乐舞篇章。平生尽得最快事,莫如洞房。

  两对儿新人如胶似漆且不必说,白禄在朝阙殿,手持《羊子全本》②②书籍,踱步读阅,雷昆进叙礼毕,后坐曰:“盟主等的楚剑双好安逸呀。”白禄曰:“公盛家中也有高人能见识的出来。”雷昆曰:“盟主高见,确实是别人看出来的。”白禄曰:“公盛是个老实人,有话但说无妨。”雷昆曰:“臣夙夜忧虑,唯恐梦中之景一日实现。”白禄曰:“楚剑双纵有冲天之能,吾何惧之。”雷昆曰:“楚剑双不足惧,若他号召西鲁,召集吴氏旧臣,何以敌之,此羊兔自寻虎豹之法,盟主如何不觉察,何况我国内乱可刚可柔,不必寻楚剑双也。”白禄曰:“如今燕喜已杀了许泉,王符大战,李节时思侵扰,还要缓急之法,如何等的了。”雷昆曰:“许泉坐拥益地,外连雄水、及寻之险,兵马不下数百,燕喜如何杀得了。”白禄曰:“燕喜诈发符素书信,说符素被困乌林要许泉去救,许泉行至雄水便被燕喜所困,只剩三弟子徐和突出前来求救,我正要去时才知许泉已死。”

  ‖②②羊子全书-注:屠羊,字升石,号德隐,第一次十八王期,伏乐、苍青人,(今金阙、胜冲)是个大政治家、大思想家,而且收录了很多名徒,屠羊死后这些名徒就整理屠羊的经历、故事,并且编纂成书,也就是《羊子全书》后世有称叫屠羊子的,也有叫羊子的,还有叫德公的,很受尊敬,备受推崇。‖

  雷昆默然,脸也松了,白禄手付一信,交与雷昆曰:“此乃徐和上书,公盛先看有无道理。”雷昆接过了,见其信中曰:

  “斯于十八王之乱,盖为天下一统者也,而十八王齐起而又齐殁,追其原因,不为天命之所归,视为人之所为也。悉横、武最胜,寞丁、武威称霸三时,名顶九方,而最后国败家亡,不为人之所笑也。②③魏者,祖上娄眷武,而后十七人,非一人敢与横、武二王所争,而终霸天者竟为魏,何也?始为虞、芈、申三国攻打魏国,魏诚王娄子善,诚实、安享人也,手中无策,群臣不语,只有宦臣荐贺北杨鼢,群臣称善,如是,鼢败三国于奇山,逐伯韦于曲丰,斩彭勃于怀田,名声大震,凯旋而回,诚王拜杨鼢为南北总使,总领全国兵马。姚莹,魏最忠臣者也,观杨鼢此人终为难养之人,每每劝谏诚王,诚王不听,以至血起满楼,王室被屠,大魏被篡,永之一统乃于此也。②④和每观此处未尝不叹息流涕,失为时不同而略亦随不同也。

  ‖②③寞丁、武威-注:横元王廉廙,字恭侠,号寞丁,第一次十八王期横国第七位君王,廉廙是第一次十八王期最先开始称霸,称霸时间最长,国力最强盛,名望最高的一位雄主,不仅政治水平超群,而且军事技巧广泛,是后世公认的间谍战开创者,廉廙这个人在别国攻打他的时候,他以防御为主,发展生产,别国休养生息的时候,他资助一些国内的间谍到别国去经商从政,这些受资助的人往往在别国发展的很好,涉足各个领域,廉廙准备动武的时候就用这些人做内应,长期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因为成就太巨大,别的人物都是名满八方,而后世称廉廙却是名顶九方,也称恭侠九方;武威王黄离,字顺机,别称顺公,第一次十八王期武国第六位君王,武国这个地方可以说是在和盘岛的中央位置,是个四战之地,所以武国的君王基本上都很有做为,等到黄离在位的时候更是发展到顶峰,接连发动战争,打的周围几个国家没有还手之力,黄离自认为天下无敌,有一句很有名的话,他对周国的国君说:“你不是我的对手,打你也没什么意思,我听说横国很厉害,你给我让开条路,我要和横国过过招。”廉廙、黄离这两个人是第一次十八王称霸期最有代表的两个人物,所以后世人说第一次十八王期谁最厉害,就是寞丁和武威。‖

  ‖②④娄眷武、娄子善-注:魏信王娄胜,字眷武,第一次十八王期魏国第一位君主,娄胜是共父的门客,共父的门客主要分两派,一派是从夏朝本土带过来的,一派是和盘岛土生土长的,这个娄胜就是和盘岛土生土长一派的代表人物,很有声望;魏诚王娄协,字子善,第一次十八王期魏国最后一位君主,当时虞、芈、申这三个国家经常联手攻打魏国,娄协这个人没什么能力,只想好好过日子,对于战争束手无策,接连战败,无计可施,于是不得已启用了已经被灭族的杨鼢,杨鼢这个人很有能力,但是也很有野心,他当政后并不一下子稳定魏国的局势,而是一点点的做到,先在怀田这个地方打败了三国联军,又在奇山这个地方单独打败了实力比较强大的虞国,这样一来魏国的军队都听从于杨鼢,娄协也离不开他,姚莹这个人是魏国最衷心的臣子,看出杨鼢有野心,经常告诫娄协,但是娄协不听,当时又为时已晚,最后杨鼢发动叛乱,在满楼这个地方将娄氏一族灭族,取代了魏国建立了永国。‖

  当适时盟主与吴夕战,十战九败,为当时计,曰:“号神州、灭吴夕、天下权、共分之。”引无数英雄于曹门聚会,此语果然是为对,此后吴夕身死,原臣北逐,天下为盟主之有,惜时何其意气风发,洒脱之至也。然功成名就,不然万世之基业也,灵山重臣,权利各有之,神州十地有城主、总管最重。盟主身无刑法之权,旁无心腹之助。百姓有罪城主自制之,灵山之路重臣分而制。以至天下只知有重臣、城主,而不知有盟主,此和一不解也。

  重臣有错、犯刑,盟主不过面责数言,绝无身体、物质之罚,如此重臣叛逆,心怀一二,盟主手无处置之罚,久而久之,远而远之,是滋其心欲、助其恶念,此和二不解也。

  神州十地与灵山勾结者不在少数,如何众敢无主,若灵山能万众一心,即便有一二叛逆者,杀掠名门望族,劫持财宝,盟主听闻,遣随身使者调整、处理,如此也使百姓敬服。悲呼!彼人已做而无置处,一番无事数番无事,和想至此,直至毛发悚然,此和三不解也。

  十八王时,天下目标一致,为天下一统,导致各地征伐,战争不断,虽是百姓流血,亲人罹难,然争战是为大势所趋,故出师有名。如今盟主一统神州,虽明为一统,然厮杀时起,暗斗不迭,此所谓明者安,暗者伤之所语也,此和四不解也。

  和盘之地起于共父,历经于此多已千年之史,十八王分崩统一于永,永朝分裂遭遇三国之乱,又统一于禹,禹朝败亡,四世变乱,十八王又起,故王晋起兵于金奉,兰果响应于督显,横扫和盘,虽废除王世,却天下复归一统者也,然而矫公五徒、二岳非楚之后,②⑤却有南国、北国之分,不能大定,时思侵扰,百姓不能安居乐业,昼日忧思,恐被明日无名之贼所杀,如此之当世,此和五不解也。

  ‖②⑤矫公五徒、二岳非楚-注:矫公五徒指的是矫错的五个徒弟,百伤、空非、云清、江嵊、荀封;二岳非楚指的是岳津、岳弈两个最有名望的徒弟,慕容非、楚剑双。这两句词通常比喻在这七个人之后,没有谁的能耐能超过这七个人、也比喻这七个人有着承上启下的作用,这七个人之前是和盘岛上的三湖期,这七个人之后就是和盘岛上的南北国期。‖

  事本积小成大,积少成多,近有林阳王氏之乱,符素王代之拼杀,宿津蒙公之遭屠,灵山争吵之会,郑城王棠之指示,些许小事虽已解决,然未根除之根本,此和六不解也。

  盟主在上,和本小家之人,不敢高攀向上,亦无此心,然此间七事,和不敢不告,失为时不同而略亦随不同者也。”

  雷昆曰:“真乃金玉良言,徐和现在何处。”白禄曰:“我要留他他却不从,现已回乌林。”话罢门使来报,白禄教说,或曰:“燕喜已攻取及寻,许泉属下听闻主上不肯救援,已全部自尽而死,无一人还。”白禄大惊失色,急问曰:“徐文笙现在何处。”或曰:“知此消息亦自刎而死。”雷昆叹曰:“真忠义之士也。”白禄曰:“如此还想缓急之法么。”雷昆曰:“既然如此不如发盟主令,群起而讨之,杀燕喜以平愤,有何不可。”白禄曰:“公盛以为杀许泉是燕喜的自作主张,如何省的了。”雷昆不言自退,言毕只等吴夕忌日,寻楚剑双祥云剑。

  话分多头,却说李柔在巨城,暂问石遏曰:“何不回东城而留此。”石遏曰:“白盟主有令,等吴夕死日祭奠。”李柔听了心中忽想一事,遂翻城而出,至山林云海寻林霜,见屋内出来个漂亮的人儿,李柔认不出是林霜、林雪,那人见了李柔手中物品掉落一地,啊呀一声,屋内楚剑双听闻早出来看,李柔见了楚剑双,向前曰:“向研被通缉的紧又来此见先师了。”楚剑双叫林霜出来相见,笑曰:“看罢李柔又来躲通缉了。”言毕进屋,林霜上前说话,李柔曰:“请至僻静处。”林霜随去,沿河而下,李柔曰:“楚剑双、吴夕情分如何。”林霜曰:“世人皆知,李哥哥如何还问我,甭的不说,只说那吴夕祭日,哥哥都要下山去看,从不落下一次。”李柔曰:“原来如此,是何人出这条计,毒辣的很。”林霜想出这件事,正是:心到点间忽然闪,心中思事万叙千,惊诧曰:“哥哥莫不是说那吴夕殁日,白禄要去。”李柔曰:“我在城中听闻白禄要祭奠吴夕,想起一下,前来与你证实,如此便是定下来了,吴夕死日白禄必在,你看如何是好。”林霜曰:“这倒是无法可想了,怎么也挡不住哥哥不去,需和小关姐姐商议,哥哥大恩,子荷今世不忘。”李柔曰:“好在你这般对我,我已是个被通缉紧的人,在这只为躲避。”林霜曰:“李哥哥不必在意,哥哥就是那般人,天生的性子改不了。”

  二人聊的日落西行,夜傍林霜辞去,寻慕容非将事说了,慕容非眉头皱起,寻思半时,回复曰:“若大哥在,必能阻剑双进城。”林霜曰:“似此等不得了,不如到时姐姐假装肚中不稳,哥哥必下不得山。”慕容非点头称是,正在此时,忽见林霜在前哑呀似的脸,回头看去,正是楚剑双在后,原来是楚剑双窃听,忽闻林霜、慕容非之言,心中不爽,出来相见,曰:“修义是我兄长,他人不知,你也不知,要出这条计留我,怎么说你。”非曰:“知道说不过你,还不知子荷这条计能否有用。”楚剑双曰:“自是有用,只是被我撞见了,我现在就去巨城见修义,看能出何事。”言毕要走,慕容非阻拦不住,急叫二林同去,二人追出林外,双双跪倒拦在路中,自是林霜说话,林雪拉着衣角,正劝说着,却见旁边一个大汉手中拿酒,笑呵呵大饮大笑,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辛义,因在城中闲闷不曾消遣,叫辛仁也不答应,城中四门紧闭,出不得城,因此买了斤酒水跳下城玩耍,府中人在后紧追着,辛义放不过,一拳一个打倒了,当时在林子边上,见有个男的旁边两个女的,心中怒起了无名火,只当是恶霸欺辱良善,上前骂曰:“草泥里的虫,哪儿冒出来的,敢在爷爷面前撒娇,快放了人。”楚剑双不搭理他,辛义火涨的窜,长了袖子上前便打,这一招正好,但见有出去的手无回来的人,楚剑双只一拳打的辛义在地,辛义吃了一惊,起不来身,心中恼得紧,大骂曰:“小子见爷爷吃了酒,出了好大力,看我醒着打你。”说时快,那楚剑双只一拳,见有立着的人无起了的人,辛义又被打倒在地,起不来身,当时辛义属下来寻,见此情景大惊失色,面面相觑,有个为首的出来,见了楚剑双不得不喜笑颜开,你当那人是谁,正是辛仁。

  正是:有心找时寻不着,无心闲时却上门。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无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无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