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狐贤大闹百花林 白禄盗抢祥云剑
陈叔第2017-06-15 09:416,774

  却说辛义在东阳府治疗,苏醒之日正是离阳宴时,遂急前往,陈最在后面追,将近时听屋内有厮杀声,辛义是个好事的人,听到这声便又是良药,抖擞精神一路撞将进去,沿途军士阻拦不住,辛义闯至垓心,众人皆不敢动,陈最随后至,说众人曰:“圣洁使所服之药甚猛,如今苏醒只是虚火上升,闹一闹便没事了。”辛仁谢过,赏金千两,陈最受之而去,白禄急教燕喜退下,辛义见了符素,叫曰:“子琦哥哥,端的不够意思,如此庆宴却无我份,好无趣呀。”燕喜退下,符素走腿要追,李焉拉住,辛义曰:“追那小子作甚,兄弟来与哥哥吃酒,便是美事。”符素大气,也无心思,与白禄告辞请回,各州主管纷纷请辞,白禄教去,田凡、夏文诸臣曰:“不知盟主何时以备归事。”白禄声无好气曰:“冲远山水甚好,吾议暂住数月,不凡、武烈请便。”不等二人回话,辛仁曰:“盟主不走,我等愿随一同留此。”众人只把苦水咽了肚,不愿也得愿了,连声称好,夏文回府怒气不熄,凭空叫嚷曰:“两人斗不过一个符素,损失人马,可恨。”门客赵累曰:“符素老谋深算,两城主单一对抗,事必不成,文主何不亲笔书信一封,教二人联手共图符素,事必成矣。”夏文曰:“与我之见共同,我便书写,烦仲德送去。”

  赵累得信往林源去,当时林辅攻破伯阳,威震及寻,燕喜虽然生气却无计可施,遂忧闷成疾不理政事,赵累来时,门使报曰:“城主病体沉重,暂不见客。”赵累曰:“吾知燕城主之病,特来医治。”言毕昂首而入,见燕喜卧床不起,赵累在一旁冷笑,燕喜呻吟曰:“仲德何来。”赵累曰:“特除城主心病。”燕喜无动静,赵累又曰:“文主亲书密计,教城主、王主管共图符素。”燕喜曰:“有何计策。”赵累曰:“符素身边全有狐贤、李焉为之谋,若除符素当先除此二人。”燕喜曰:“此亦甚难。”赵累曰:“符素有一老母,身在老家不愿跟在恭阳,近又病重,只是符素不知,若使人告知,到时先杀李狐,如何不是易事。”燕喜点头称是,赵累又曰:“此事需王主管相助。”燕喜曰:“宣行不来,又当如何。”赵累曰:“有文主亲笔信在此,不容他不来。”燕喜曰:“仲德先去,请宣行来此。”

  话分两头,却说狐贤祖籍中州平柔,有个姓张的表亲,女儿唤作芊芊的,与狐贤儿时结了姻缘,狐贤长成人时出走谋求功名,如今在恭阳落得好身份,那表亲寻来要与狐贤完婚,这狐贤本与张芊芊青梅竹马,如今一来也算好事,只是这张父带了女儿寻找狐贤,却错走了李焉那府,张芊芊见了李焉心生爱意,不敢明言,后与狐贤说了,狐贤就愿从芊芊的意,将此言告诉李焉,无奈李焉不从,李焉又拗不过这芊芊小姐,兄弟情义因此间隙。适逢符素听闻老母病重要回家省亲,令萧曼代为主管,狐贤、李焉辅佐,凡事商量,时过半月,忽有消息报李焉,适逢李焉不在,府内回复曰:“先生与张小姐在外玩耍,昼夜不归。”报信无法,遂越过李焉直报狐贤,狐贤听闻不快,清淡掩饰过了,又报萧曼曰:“城主被困杏松山,请大兄弟速速去救。”萧曼急要前往,狐贤曰:“是否请济瑜来商量。”萧曼曰:“长惟以为李焉是好人,却做夺人妻子的事,曼不敢与之交,只救城主要紧。”

  言毕正要出发,李焉自外而回,打听出事,寻思半晌,直觉此事疑点多,遂把住大门,劝谏曰:“此事蹊跷,示启不可造次前往。”萧曼曰:“有何蹊跷。”李焉曰:“城主前往广贤,为何被困杏松山,此其一也。此人素未谋面,因何前来报信,此其二也。此人如何知晓城主被困,此其三也。今三事不明,若倾巢出动,倘有疏于,有负主上之托。”狐贤曰:“此人是我与大兄弟所派遣。”李焉曰:“我缘何不知。”萧曼曰:“你只顾与张小姐取乐,正事如何能记得。”李焉默然无语,萧曼曰:“只顾与你耍嘴,若耽误了城主的性命,要你命陪。”说罢要走,李焉又拦住曰:“城主以大事托付与焉,焉安敢旦夕怠慢,只是如今多事不明,大兄弟要走除死方休,城主对济瑜有知遇之恩,若城主因此有所闪失,济瑜以命相偿。”萧曼曰:“要你命来有何用处。”言毕要李焉闪开,李焉曰:“只消一日,若一日不能使此事全然,愿以死抵过。”萧曼听闻松手,与狐贤自回,李焉回府盘问来人,问了三五次,只是说来生气,李焉问一句那芊芊小姐便往里闯一次,李焉问不下去,只得出门,说芊芊小姐曰:“长惟如此豪气的人,你却来与我缠,羞不羞。”芊芊小姐曰:“听说你与寻卿的事,长惟哥哥却没你这般情谊,因此恋你。”李焉被她把的无法,也不答应,随门走掉,在府内闲走,多闻侍婢闲语自己与芊芊小姐的事,心中不快,不禁长叹数声,又无法可阻明日之事,寻思平生所遇不免有感而发,自思:“想我满腹才华却无处施展,清白之身却无人可信。”思来想去,纸上填词一首曰:

  欲泛浪无舟、欲攀崖无绳。欲展平生之志,恨无识我之主。

  填罢不觉沉醉,乃沓上小憩,这个芊芊小姐泼辣胆大,与张父商量,那张父也是个贪利的人,见李焉有能耐,也有心随了这小姐的意,当日出主意曰:“何不选个好地方,你与那李焉住上一夜,此事出了由不得他不要你。”芊芊小姐以为是好计,遂收了根迷香把李焉迷晕了,二人迁至百花林,当夜便行夫妻之事,狐贤使人打听李焉回府安排,侍从曰:“与张小姐在百花林,无甚消息。”狐贤不悦,打发属下再看,旦日回复曰:“李焉与张小姐在百花林过夜,并未回府。”狐贤大怒,直奔百花林,见二人一床被子遮衣避体,不禁怒从心起,拽起李焉要打,李焉醒时枉若无辜,一般人挨个劝,那芊芊小姐早穿了衣服,上来骂曰:“哪个打我丈夫。”有人曰:“请李先生更衣。”狐贤住手,李焉更衣完毕,狐贤上来又打,但见:

  这一个文人,那一个文人,打了便是拳脚相加,这个说该打,哪个唱这事为哪般,好不热闹。

  萧曼闻讯而至,扯开二人,说李焉曰:“先生可曾弄清了其中的缘故。”李焉无话可说,只顾悲怆,萧曼曰:“请长惟上马,与我去寻城主。”众人闻讯都走,只剩李焉、张小姐在,旁边侍婢伺候,芊芊小姐喝散众人,与李焉擦泪,李焉夺路而走,回至府内安排布置,问属下曰:“大兄弟带走多少人,走哪条路。”属下曰:“大兄弟带三百军,走阳武路往杏松山去了。”李焉曰:“城中还有多少兵马。”属下曰:“除去护卫营内未可调动,尚有二百余人。”李焉就令点兵二百前往追截,属下曰:“大兄弟走时特意吩咐,不教先生出城。”李焉曰:“有事自有我来,哪里连累了你。”属下从之,点兵前往,途径武威见其城主元篡,诉说其事,元篡曰:“城主有危,篡愿舍生前往。”李焉大喜,同行赶路,未行三十里,见前方有军旗闪动,一声炮响,两边弓箭射来,李焉见中计,拼死杀出,再往前赶,又见军旗闪动,不禁大惊失色,教人马未动,仔细看去却是符素、萧曼一行。

  李焉上前问候,方知符素果真被困杏松山,有萧曼救出,返回时中了埋伏,如今杀透重围,正往回赶,见了李焉属下以为是敌人,遂招军旗以诱之,萧曼见了李焉心无好气,挑言曰:“汝何出城。”李焉曰:“济瑜知此奸计,恐大兄弟有失,特来接应。”萧曼只是冷眼看,鄙笑不止,符素曰:“听闻济瑜新娶娇妻,城中事都荒废了。”李焉默然,符素见元篡在旁,声无好气一顿批,李焉悲叹默然,狐贤曰:“先回城去再言不晚。”众人称善,李焉曰:“此路险恶,不如转武威路,济瑜愿随后行。”符素曰:“如此怯懦何以当敌,便走阳武路能耐我何。”李焉苦劝不从,又行四十里,山路险峻处见两个路口,使人高处眺望,回禀曰:“一条大道好行,一条小道崎岖。”狐贤曰:“大道未必太平,不如走小路。”符素从之,李焉曰:“请城主走小路,济瑜娇惯之人愿领人走大路。”符素又从之,分两支兵,李焉领人走大路,未过一个路口,见有杀气纵横,在马上眺望,大喊曰:“真是好个埋伏之地。”话未绝,喊杀声震天而来,李焉招呼后撤,诱所追人直往东赶,看见有城就要进入,教残余人四散躲避。

  且说李焉进入之城名唤雍城,本属郑州辖制之下,因为王棠之死,何玄继位主管,州内遂有内乱,何玄不能平复,求救于白禄不得,又求救于恭阳符素、急寻林辅二人,二人因有战事亦不能得,何玄不得已,求救于西川刘度,刘度就令大弟子伏成全权负责,伏成趁势兵发雍城,并据为己有,以此为条件相助何玄平叛,何玄从之,遂雍城当属西川所有,伏成就请刘度坐镇,当时就在雍城紫熙苑内,王代领人追进城内,四处搜索,属下曰:“见追赶那人往紫熙苑去了。”方典曰:“已过恭阳境内,某素知郑州现有内乱,不可造次前往。”王代曰:“何玄、刘度软弱之人,便是前往,有何不可。”言毕不听方典之言,率人前往。

  却说李焉逃窜间在紫石街见到一位妇人,打扮非凡,乘坐八抬轿子,侍仆无数,见了李焉便说:“夫人有请。”李焉随去,因此入紫熙苑,知道那妇人是刘度之妻,心中暗喜,进入府内见刘燕,曰:“夫人如何知我。”刘燕见了,直钩的说:“哪里知道你,我只知道被那王小子追的定是好人,因此留你,你却在这里躲,万事自有我周全。”门使曰:“门外有军人来矣。”刘燕曰:“不来便是无趣,来了更好。”言毕一边令属下招呼刘度,又与众侍女走来,王代曰:“龙洛山有贼,宣行追缉至此,见进夫人府内,因此讨饶。”刘燕噗嗤噗嗤的笑出了声,曰:“你道天下有这般好笑的事,一个小贼也劳王大大城主追了这般远的路,我想许是王主管在家独守空房的紧,特来此地讨老婆来了。”言毕旁边的女子都笑,王代没奈何,见刘燕如此说,自乱了头绪,方典曰:“此贼犯的事大,夫人如何知晓。”刘燕曰:“你道是说说犯了怎样的事,勾搭了几个没婚的女子,是否看上了你的老婆,我便教你进。”方典曰:“此我申州之事,无需告知。”说罢要往里闯,刘燕拦住,收住了笑,直推方典曰:“申州的事来我西州拿人,倒以为自己是谁,以为老子是好欺负的。”

  听刘燕一说,旁边众女子都来打,王代还不得手,拔剑曰:“与夫人好说不听,如此无礼,恼了我,教你这门子碎成粉。”刘燕曰:“我倒还真不信有这样的事,我就不放你进,就想看我这门子是怎的变成粉的。”言毕取条凳来坐在一旁,就教王代动手,正没奈何间,刘度大队人马到来,隔开人群,见了刘娘子问出何事,不等刘燕说,王代从头到尾说了,刘度曰:“既有重犯在此,权且教宣行搜搜又有何妨。”刘燕只把掐着腰的手一松,揪着刘度那耳便唱和曰:“我今儿就要留贼了,就要看这门是怎么碎的,看我敢不。”刘度忍不住疼,就地从了,招呼军士守住大门,曰:“今是不便,请他日在来。”说完又见刘燕脸色,更是不好,遂大呼曰:“不许汝等再进城内一步。”王代愤怒,强忍了火告辞出城,刘度遣散市民,并与刘燕回府,曰:“果然有贼么。”刘燕曰:“被那厮追的哪能唤作是贼,却是好人一个。”言毕教李焉出来相见,李焉谢曰:“多些夫人救命之恩。”刘燕曰:“还不知兄弟怎么称呼。”李焉说了,刘度曰:“莫非是怀云、文渊路上与鼠为乐者,李济瑜么。”李焉曰:“城主如何知我。”刘度曰:“多闻龙德使说济瑜之才,不知如何至此。”李焉曰:“一言难尽。”刘燕见他俩聊的好,遂说二人曰:“既然如此,还不给兄弟安排住处。”刘度应诺而去,李焉遂在雍城暂住,衣食无忧,人物和善,不觉想起在恭阳委屈之事,唉然默叹,刘度经常使人打听,李焉曰:“闲暇余久,以出病耳。”刘度曰:“济瑜全才之人,在此岂不可惜,何不追随盟主以靖天下。”李焉曰:“恨无引见之人。”刘度曰:“若济瑜心愿如此,孟节愿与盟主说。”李焉曰:“诚然如此,济瑜不忘兄长之恩。”刘度曰:“济瑜如此说,何不与我就走。”李焉立应之,刘度大喜,准备礼物带领心腹就往巨城走路。

  话分多头,且说白禄为祥云剑事恼,心中无计,偶然想起一人,此人是岳弈的高徒,名唤叶光,字如白,学习了腿上功夫甚是好,只是学业满成,不好正事却落做成了贼,翻墙越户无人能及,偷盗的时候能在夜中不发半点声响,这个贼偷也过得逍遥快活,现在天府。说起这个叶光与白禄的相识,其中有个缘故,白禄攻打吴夕的时候曾在东城安营,夜晚被盗一珍珠宝贝,被发现时身边人都要彻查此事,白禄曰:“我等群群高手,屋内被盗却无声响,守卫之人也不曾见到,可见这是个英雄了得的人物。”言毕教人多放珍珠宝贝,又书一大横幅字曰:‘但用再取。’旦日叶光又至,见了这字就要与白禄相见,二人因此识得。

  白禄想起这人,遂令辛仁去请,沿途话多不提,叶光欣然而至,听了要偷祥云剑,口上允诺,白禄大喜曰:“不知何时可以动身。”叶光曰:“这时去晚上便回。”言毕不等白禄说话,自便去了,寻至安逸堂内,见楚剑双打招呼曰:“剑双好安逸呀。”楚剑双答礼,这二人也是老相识,请至堂内,教林霜下了许多酒菜,二人边喝边聊,剑双曰:“如白如何有心来看我。”叶光曰:“兄弟不知,有个老相识要我来窃取兄长的宝贝,你说如何是好。”剑双曰:“这老相识我是认得,姓白的也不。”叶光只是喝着也不回复,剑双曰:“若如白不认得我,想必这宝贝不保,今如白至此,有何主意。”叶光曰:“我又不认得你那宝贝,雕把木的去也算是事情了了。”楚剑双呵呵大笑,饭罢午后,叶光寻把刀来刻,楚剑双又取祥云剑在旁边,晚上叶光就回,当时辛仁在旁,忽然见此,白禄大喜曰:“贼至矣。”

  出门去接,果见叶光手中拿剑,白禄、辛仁尽皆大笑,良久坐定,叶光曰:“兄弟教我偷的这宝贝倒容易,只是轻的很。”白禄取来看,喜的脸也松了笑也无了,叶光在一旁品茶,白禄、辛仁呆着无语,叶光曰:“为兄弟办事也无好打赏,这盟主做的也忒穷了些,不如送我个千八百金,回了城去也好显摆。”白禄气的踢了桌子要打,叶光早躲,轻飞出门,飞音曰:“兄弟这事也忒难了些,容日后在与兄弟办事。”言毕便无动静,二人在内,辛仁不好说话,白禄曰:“慕容非有孕在身,必下山采药,长洛去守把四门,但见有林家姐妹,休问长短即刻拿住。”辛仁劝谏不得,暂且去了,问徐端取人在巨城网罗布置,又在城内各药材铺安排守把,不过半月果然在李家店里拿住林霜,白禄曰:“林霜不回,其妹一定下山来找,可在山口埋伏,拿了林雪此事当成。”辛仁无奈又安排去了,日榜下山果见林雪,当时拿了,白禄大喜,片刻也坐不住,亲自去见,曰:“说出藏剑之事可免一死。”二人不答,白禄曰:“取剑乃顺天应人之事,汝二人何执迷不悟。”林霜曰:“听闻小关姐姐说汝计已破,天下人知晓哥哥情谊,今民心不随尔等,尔等又做此下作事情,势必败亡。”白禄笑呵呵不答,转身走了,辛仁在后问曰:“此事如何处置。”白禄曰:“近日天气好,明日与我城外走走。”辛仁不明其言,暂且应了。

  旦日白禄早起,使人催促辛仁,辛仁曰:“不知盟主主意若何。”白禄曰:“林家姐妹一夜未回,如何不急了楚剑双,我们只在林外等,他自会寻上门来。”辛仁大惊失色曰:“楚剑双无人可敌,我二人去万万不可。”白禄曰:“楚剑双仁人也,那两个女子在内自下不得手。”辛仁默然,白禄曰:“知道你想的什么,长洛一贯以仁义为主,如今见我行此不仁之事,如何不惊讶一回,是也不是。”辛仁曰:“盟主见识的到。”白禄曰:“长洛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欲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欲全大功者不惜小利,成事之道固非一也,弱时必屈人之下,强时必杀伐决断,此制胜之道也。”辛仁曰:“盟主之言使长洛豁然开朗。”白禄眼瞧向前曰:“贵客来矣。”辛仁也瞧,果见楚剑双从林子里走出,二人迎接上前,曰:“兄长何出太迟。”剑双曰:“子荷、子柔被你掳了去。”白禄曰:“子荷在城里住的好,因此不来。”楚剑双尚未听完,一双拳攒的紧,劈头打去,二人大惊失色,又无准备,只一招便将白禄抠在手上,说辛仁曰:“将子荷、子柔还我便没事。”那拳头愈说愈紧,辛仁见了,只恨自己长了张嘴,话急的说不出来,手长伸着,憋出句话曰:“休伤我主。”楚剑双手愈紧,白禄呻吟曰:“快快下手便好,我与小关先师在九泉下相会。”楚剑双一听手先软了,白禄趁势挣脱,剑双曰:“你要怎样。”白禄曰:“兄长重情义之人,刘恋珠酒故事③②想必晓得,祥云剑乃兄长无用之物,与小关先师如何能比,渴望兄长三思。”楚剑双犹豫间白禄便往回走,二人慢步走着,忽听楚剑双身后喊声曰:“白盟主自在的很。”众人瞧去正是慕容非。

  ‖③②珠酒价等-注:刘恋有一次出远门的时候,身上带的酒喝光了,又没有现钱,只有老婆的珍珠在身边,于是刘恋就用珍珠换了一壶酒吃,旁边的人都很不理解,说:“一个珍珠能换你一辈子都吃不完的酒了,而你却只换了一壶,这不是很傻吗。”刘恋懒得搭理他,喝醉后踉踉跄跄的就走了,后来穆武听说了这件事,就对刘恋说:“那位朋友的忠告很好,你为什么不搭理他呢。”刘恋说:“珍珠是对我没用的东西,酒是对我有用的东西,把没用的东西换成有用的东西,这样不是很划算吗?”穆武听后哈哈大笑,表示赞同刘恋的说法,后来刘恋的老婆听说了这件事,好好的批评了他一顿,刘恋依然哈哈大笑,夫妻二人也很恩爱。珠酒价等比喻性情豪放,不以世俗的眼光看问题;也比喻立场不同,事物的价值也就不一样。‖

  正是:眼见功成名就时,却来横祸外事生。不知慕容非一来,白禄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无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无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