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英雄魂归东佳湖 林雪情殁剑双墓
陈叔第2017-06-17 19:286,703

  却说李直封锁濮关,白禄早退出去了,消息上报韦通,韦通不敢造次做主,将这件事上报李节,其中索要贿赂的事自没有说,此事不提。蒙山侠在盍山日子过的苦,楚剑双连连吐血,山中无治病之药,又无可取之水,正无计可施,丁裴赶来曰:“白禄已回西川,此地不可呆,速往蒙山照顾。”仲孙再问,丁裴将事说了,仲孙曰:“好一张嘴,能敌千军万马,若非别远能辩,吾等皆无归路矣。”丁裴含笑一答,又见一旁闾丘叹息,众问其故,闾丘曰:“兄长知道剑双秉性,今日虽离险境,但使醒来又下神州,早晚朝不保夕,因此叹息。”仲孙曰:“可惜小关不在,先回山去再做理会。”众皆从之,沿路无话,赶路前往蒙山,山中衣食无忧,仲孙瞧病,丁裴曰:“病势若何。”仲孙曰:“剑伤十数处,好在不曾伤在肺腑,只是劳累的紧,需静养百日方得无虞。”丁裴曰:“剑双身体强壮,无需百日定能痊愈。”仲孙曰:“吾等在此守候,轮番照顾,不能教剑双再下神州。”小童报曰:“山下来对儿小姐,单寻蒙山侠士。”丁裴曰:“定是林家姐妹来矣。”

  言毕与仲孙同接,果然是二林,因不曾寻找到慕容非,所以来打听楚剑双行踪,众人接入,林霜先问,丁裴将经过说了一遍,林霜听闻不禁想起李柔的话,呆着不动,丁裴再问,林霜曰:“我从山林里来,先见了李向研,李哥哥说,若如此哥哥早晚必死,子荷因此哭泣。”众人又问李柔,林霜说了一遍,众皆默然,仲孙教小童给二女收拾住处,月光飞逝,月余一过,楚剑双睁眼醒了,四处观察,见一女子在旁照顾,累的在床边小憩,楚剑双啊呀一声,头胀欲裂,林霜闻言醒来,见楚剑双半坐床头,先打招呼,楚剑双不说,林霜招呼众人,楚剑双呆了两三分,想起自出江湖以来,哪有过这般柔弱,四肢瘫软、头痛难忍,大白天里躺于软床之上,与妇孺儿童何异,想着想着就要起身。

  众人进来看望,楚剑双已起,林霜曰:“哥哥身体无安,暂且休养为上。”楚剑双瞧见四周,曰:“祥云剑在何处。”林霜曰:“自是有哥哥的哥哥保管,就在山上,未被贼人掳了去。”楚剑双喝曰:“取来。”林霜不与,楚剑双睁圆双眼,两孔放光,拾起林霜手中汤药一口气喝了,再曰:“取剑来。”林霜气的紧,也无退的意思,上前曰:“哥哥怎能这样,以往那般绝世英雄,遇事不乱,尚能镇定自若,如今只是偶有小挫,怎能凭借血气之勇,独毙其身,小关姐姐见了,怎能不心中悲痛,渴望哥哥能想着姐姐,暂息仇恨,调养身心。”众人都劝,楚剑双不听,丁裴曰:“小关只是不见了踪迹,虽有信在此却不见尸身,未必就此别过,剑双好心调养,若小关果然在世,剑双却已不在,岂不悲怆。”楚剑双听毕嚎啕大哭,仲孙曰:“将惜身体为重。”楚剑双从之,就在蒙山休养,这个安心休养说得好,但见:

  早间四五更起,夜晚子时无眠,睡着便是噩梦缠身,不时苏醒左右拍打,醒了一碗稀饭,一口气咽。时常取剑练武,号声不断。心中有苦诉不出,每日把小关来唤,这安心休养的形消体瘦,调养身心的面目枯黄。

  林霜细心照顾,这对姐妹不时有话说:“小关姐姐真不知去了哪儿,李济瑜那厮也丢了,其间经过真想不出来。”楚剑双无事自给,每日端坐夕阳下,见初春时一对眉鸟栖息于枝头,亲亲我我好不自在,不时鸟即飞去,双宿双飞,叫声悦耳,楚剑双一看,唉然默叹,不禁有怀而发,便是英雄也有无地自容处,又见身边的祥云剑仄仄发光,通体不变,想起慕容非书信,如今小关不在,信中嘱托亲子的事情也无消息,想起那天杀的李济瑜来,不禁满心恼火,紧攒的拳头要打人,当时打定主意,不辞而别。话分多头,却说白禄从北国返回,辛仁曰:“常闻遗虎不殆,③⑧虽有损自身而必为之,丁裴之保障断不可听,仁料楚剑双必至,盟主万不可松懈。”白禄从之,遂教各州小股兵马回城,然后自领大军返回,前面一切损害之物再教工匠造起,三月基本完工,当时兵马都在灵山,每日宴饮耗粮数万,白禄支持不住,又不见楚剑双来,烦恼的紧,寻思先教兵马下山,又怕楚剑双来,每日辗转不能舒服睡眠,见了崔园与婴儿方才心舒,崔园在山上隐蔽处照顾不在话下,楚剑双连日赶往灵山,从五通山往南,先至靖西临江,顺白河而下,转道奇山,当时天黑不见五指,楚剑双背剑过山,见排屋舍,月夜中无甚灯光,旁边也没军人守把,因此不曾想到这里有人,正要走时,忽听屋内有婴儿哭叫之声,越闻越大,叫嚷不止。

  ‖③⑧遗虎不殆-注:典出《畏子》庄云篇,原文:‘原虎咄咄而胜人之,州府缉出,而成遗虎伤股焉,不殆而正视也。’意思就是说在永集(今盘舟)、东肃这个地方曾经发生过一件事,当时猛虎成群,经常下山骚扰农民,掠夺牲畜牛羊,致使百姓损失很大,当时的州府组织猎户射杀,终于有一次获得了巨大的成就,射死猛虎十几只,还有几只也受到重伤逃走了,因为要承担防卫、出钱的巨大代价,官府认为这群猛虎已经不足以构成隐患,所以夸大这次胜利,并且不再过多的投入防护,以至于后来猛虎成群性的报复,老百姓的损失更加惨重。后来畏庄听到了这件事就笑着对弟子们说:“即便是有再小的威胁存在也不能懈怠啊。”遗虎不殆比喻一些潜在的危险不能视而不见,只要能影响我,就算是付出在大的代价也要除掉它;畏庄,字歆然,一名庄云,号宗白,共父的直系弟子,和盘岛本土派的代表人物,光沫、朝德(今沫化、观岚)人,第一次十八王初期的大学问家、大思想家、哲学家、文学家,他直接影响了后来类似于百家争鸣中的百家学问,后世所有的学派几乎都能从畏庄的思想中寻求联系,畏庄的弟子非常多,整理出书籍《畏子》,共分十六篇,其中以《庄南》《庄云》《庄非》等流传最广。‖

  楚剑双不知怎的,双腿不听使唤,往屋子外走,压门进屋,见有一妇人,华丽服饰,手中怀抱婴儿,哭声便是这里来的,楚剑双见了婴儿不由得走近,心中想的什么说不出来,那妇人也不是别人,正是崔园,当时在屋内喂婴儿吃食,楚剑双脚步轻,崔园不曾听到,回头一看楚剑双已在身后,崔夫人大喝曰:“什么人私闯这里。”楚剑双不与她说,一手推到一边,夺了婴儿,这便是亲生父亲来了,婴儿见之不哭,笑声不断,楚剑双一听嘴角翘起,旁的事都忘记了,在残灯下照顾,崔园一边看,见来者不善,出门去了,行不远路,教人召唤白禄,崔夫人在门外等,左右踱步,传信至盟主府,当时白禄正与神州诸路将校宴饮,忽闻崔夫人使人来寻,与门使同出,曰:“有什么紧急的事。”门使曰:“夫人教请盟主,有紧急事商量。”

  白禄急往寻之,未及进门,崔夫人孤身在外,白禄曰:“出了什么事。”崔园曰:“不知从哪儿来了个汉子,在屋内把婴儿夺了去,你去看看,那是个疯癫的人,你把他赶出去。”白禄从旁边一看,惊的栽倒个跟头,七魄飞天只剩三魂,心中全无主意,想了半响,曰:“这是楚剑双,上次灵山祸都是他闯的。”崔园向里面瞧,看他似有几分英雄气,曰:“这个便是你打不过的那个人。”白禄曰:“好在诸路人马都在,教他跑不了了。”崔园曰:“你去杀他无事,只是不能伤了孩子,这个事情也不许走漏。”白禄也想到这点,为了婴儿壮了胆子,将大门一推,见了楚剑双大喝一声,楚剑双没准备,听了这声躲避的慢,被伤了一剑,这一疼寻思过来,一眼看去正是仇人,不禁勃然大怒,取祥云剑来打,从斜里劈下,白禄有准备,翻身一跳,越过十几步远,跳出门口,一边奔一边喊:“莫教走了慕容非。”楚剑双听闻心思慌了,顾不得婴儿,追出门去,这时崔园把婴儿抱去,楚剑双追赶,白禄跑的快白禄嗓子高,在山中跑喊不止,弟子都听到,声音传到宴会这边。

  九路军都有准备,弃了宴席组织人马来对抗,楚剑双追白禄,白禄心慌,一不小心绊倒在地,楚剑双瞅准机会,一剑下去正要伤了这条人命,好在是命不该绝,旁边闪出一剑,看去正是辛仁,因为率先听到消息,所以比别人来的快,看看跟前白禄命快休了,遂把剑向前一挑,正被楚剑双打断,白禄逃了性命,辛仁剑断,楚剑双一拳将他打到十尺外去了,山中各处呼喊声起,九路军早到,见了楚剑双谁肯第一个向前?呆着不动,楚剑双懒得与他们说,步步向前,九路军后退,但见火光中有风吹起,箭矢错乱,杀态凝重,楚剑双大喝一声,奔跑向前,一剑横过,前面一排死了,白禄奔跑在后,雷昆、田凡救了去,辛义听闻哥哥被打,第一个冲上,见了楚剑双跳喊曰:“你这厮下手忒重,与我打便轻些。”言毕去敌,早被楚剑双一脚踹飞了,昏倒不醒,白禄醒了醒曰:“我还活否。”雷昆曰:“盟主无事,九路兵马都在,可与楚剑双决一死战。”白禄起身招呼,大喝一声曰:“诛杀楚剑双者赏千金,封二十城城主。”这一喊九路兵马齐出,但见:

  剑影过处,兵器横飞,呼喊厮杀之声震耳欲聋。鲜红血染,片片迸飞。火势缭绕,犹如大海奔腾。马蹄鸣嘶,无间隔之断。侍臣奔走,小人逃命,一人独剑相拼数千军马,自古未有。但见剑过之处皆成齑粉,不管他什么城主、重臣,只要是沾了边的都死于九泉之下。

  白禄呆了半时,不敢向前,众弟子军心涣散,雷昆曰:“盟主不出,军心摇动。”白禄伤重不能动,心神不定,不敢向前,又被厮杀中间飞出一剑,打到门柱上吃了一惊,回神曰:”不如先退崤川,此地不可呆。”这句话被有心无意的人、有心有意的人都听见,各个传说,但见:

  溃败之局已定,逃遁之声同举,神州十路人马各护一方长官,一片逃生。

  楚剑双追杀数十里,早过义虎亭,腿脚疲劳,从旁取骏马,飞驰而追,跑的慢的都在后边死了,沿途呼声不断,所经城池,百姓闻言逃命,妇女不出屋门,路过东莱州,城主田翀率人迎接,未及叙话,后面报曰:“雷昆率领弓弩手沿途阻挡,射伤楚剑双右臂,楚剑双一惊逃了。”白禄大喜,其中细话来不及说,组织人马返回。且说楚剑双在后追,雷昆率弓弩手阻挡,楚剑双所骑之马眼生,见有箭来,长鸣一声,将楚剑双掀翻在地,那马中箭死了,楚剑双起身尚未动手,那箭来的疾,没躲过去,右臂中了一箭,疼痛难忍、血流不止,雷昆一看楚剑双中箭,遂率人来杀,楚剑双忍着疼与雷昆厮杀,雷昆敌不过,被伤了一剑,又被一脚踢出去好远,所余军人各自逃命,楚剑双向前追不得,要回灵山看孩子。

  当时崔园领着孩子四处躲避,因见了楚剑双下山,才来大府,歇不过两日,听闻奔走人说楚剑双又杀回来,崔园慌忙躲避,寻着地方过了一劫,楚剑双伤的重,右手力气全没了,遂不敢造次,又寻不得亲子,沿白河而返,故不得休息,走了七八日,到一方大湖旁,也不知到了哪里。且说楚剑双到的这个地方名唤东佳湖,传说共父与人民游览到此,那共父是个不分东南西北中的人,先前便把神州西边一州取名东川,东边一州起名西川,今游览至此,见美丽风光,旁边有山林险道,顺道直上有悬崖峭壁,波涛汹涌之声很响,便说句话曰:此为东边最佳之湖也。因此当地人民将此湖命名东佳湖。楚剑双至此顺山道而上,听闻风吹水起,自己身处险境,右臂无力杀不得贼,遂呀啊的喊,提不起力气,使左手来舞剑,这楚剑双好歹不是左撇子,使了几招心中不顺,使得力大,右臂疼痛难忍,左手一松,将祥云剑甩出去好远,就落于东佳湖中,楚剑双呆了半响,遥望万里山河,感慨万千,不觉怒气上涌,直冲脑门,霎时吐血数口,随后而倒,可怜这个英雄死于此地,后有诗曰:

  山南曾有幻化雨,败屋席上婴儿啼。二十余岁传尽名,虽在深林万人寻。一怒冲天破百军,东佳湖畔穷末路。老树依旁独见到,小雀叽喳送离别。

  白禄领人返回,细作曰:“彼已回灵山去了。”白禄吃了一惊,以为楚剑双要夺其子,遂倍行赶路,人马不许吃饭、不许休息,早到灵山,先教安定,白禄有心寻找崔园,打探方知无事,又有细作报曰:‘楚剑双沿白河而上。’白禄率人沿白河方向追杀,也至东佳湖畔,细作曰:“山上发现楚剑双尸首。”白禄不信,使人三番打听,真不见动静,白禄督促向前,果见楚剑双尸首,问左右怎么死的,左右都说不知,仔细查看,只是不见了祥云剑踪影,李昭旭曰:“此乃五通山东佳湖。”

  这个白禄祖籍周安,知晓此地已属北国境内,东佳湖又距安丘不远,遂不敢过多停留,呆了半响,只是想不出楚剑双手中的祥云剑去哪了,眺望山河,寻思曰:“莫不是扔下湖去了。”先教人马在湖边打捞,此时九路兵马皆散,沿途丢失的人不在少数,随白禄的也是连日奔波,疲惫不堪,王颜臣曰:“军马劳顿,此地不可久留,韦通窥视神州犹如渴虎望食,神州人民都望盟主早归,大赦天下。”白禄曰:“楚剑双总是一时豪杰,不能弃于此地不管,传令下去,打造棺木,与我等同往山林云海,在巨城大赦天下。”王颜臣知晓这个收心的计,遂传命去了。

  蒙山侠、二林在蒙山,因不见了楚剑双,四面寻找,几日没找着,寻思着定是南下找白禄报仇去了,众人不敢怠慢,下神州打听,前往中城,几日没有消息,又西行至灵山附近打探,到达东川才知,楚剑双果然与白禄大战,众人一路追随足迹,也至东佳湖,听闻楚剑双已死,众人不信,如林家姐妹为最,又打听清楚在巨城山林云海安葬,几人连忙赶路,绕着战争跑了一圈,在巨城打听,楚剑双墓在山林云海脚下,白禄已昭告天下,神州安定人民放心,几人前往去看,果见有楚剑双墓,旁边李柔站立,林霜上去相见。又说林雪见此当时晕了,被众人搀扶着,仲孙多有不信,今见果然如此,就在墓前祭奠,亓官、乐正都要报仇,仲孙拦住。

  林霜、李柔在一边说,林霜曰:“早间向研哥哥来寻哥哥,便说若不听你的话,早晚会有这么一天,如今果然是了,你却说我是怎样的心情。”李柔曰:“这个英雄虽殁,却能青史留名。”林霜曰:“小关姐姐尚未发现,哥哥又殁了。”李柔曰:“向研有意子荷,还不知子荷有何打算。”林霜知道李柔的心意,就与李柔在一处,这对儿情侣日后平凡生活便是后话。林雪在旁边晕了,几人救去,五侠祭奠完在巨城安歇,期间听闻韦通率人南下,要与南军打仗,这个众人不想听,因此也是后事,待了几日要去安逸堂看,未及入林,却见山中大片树木无缘无故自倒,这个便是英雄豪气所染,枯物死种都有情了,丁裴曰:“以剑双之英雄,天下之闻名,欲起山东兄弟同举义事,假祥云剑天名惩治四方,白禄断不可敌,时仇可报恨可消,今凭一人之力逞己之能,致使英雄早逝,天下更无一人敢为此任。”林霜曰:“正如向研所说,哥哥虽殁却能青史留名,敢问先生有何打算。”丁裴曰:“我欲辞去归老了也。”言毕走了,仲孙曰:“白禄豪礼安葬剑双,是慰神州不服人心耳。”林霜曰:“小关姐姐尚未寻着,哥哥却先殁了,至死也不晓得姐姐究竟是怎样,死也不瞑目,我与妹妹当为哥哥了了这桩心愿。”仲孙曰:“盍山分离,白禄组织千百人马将山林云海翻了个遍也未见踪迹,只怕是凶多吉少。”林霜曰:“死也要见尸。”

  仲孙拦不住先辞去了,林霜送出回见李柔,李柔曰:“子柔惊吓的紧,我来照顾,你去哪里寻先师。”林霜曰:“子柔倒不是吓的,如今我与你做一处,好歹是有了去处,子柔心中恋着哥哥,哥哥殁了她便想不开,我实在担心。”李柔曰:“你只管去寻,子柔也是我妹妹,我自照顾的好,你放心。”林霜点头称是,当夜林雪醒来,见旁边李柔照顾,自说不出话,李柔曰:“你姐姐去寻慕容先师了,你要不要也去。”林雪曰:“请姐夫去喊我姐姐来,我与她有话说。”李柔曰:“你以为我不晓得你,指使我出去,你便跑到先师那里,我不从你的愿。”林雪掀了被子猛的往外跑,李柔追上拦住,林雪没办法,抢剑在手曰:“不准我去,就死在这里,也如了你的意。”李柔曰:“容你姐姐回来,我们同去。”言毕正逢林霜赶来,李柔把事说了,林霜从之,前往楚剑双墓,林雪在旁边注视凝望,看了七八个时辰,天色太晚,林霜劝不住,当时正是初春,天气不冷不热,在外面歇息也是好去处,林霜、李柔熬不得夜,背靠着背说话,欲小睡半响,旦日林霜早醒,啊了一声惊动了李柔,二人在旁边看,见林雪就在楚剑双墓前自戕而死,旁有题词一首曰:

  流水愿与随逐去,不见头时亦不回。天不怜逢化为雨,又与流水隔太虚。

  林霜观察良久,呆住不动,李柔曰:“子柔是个好女子,这个地方便是他心中所愿的。”林霜曰:“我与妹妹当年在家无依无靠,生活艰难,是哥哥将我二人救了,妹妹是个腼腆的人,他见了哥哥心中喜欢,只是哥哥与小关姐,天地不能使其分离,妹妹心中的苦没人说,只有我晓得,她能见着哥哥平生之愿足够,今番没了哥哥便是如那鱼儿没了水、鸟没了膀,自从见了哥哥葬在这个地方,我便寻思着妹妹,如今果然是应了,我自没话说,你说的好,这个地方便是妹妹向往的,就把她与哥哥葬在一个地方也是好。”李柔从之,将林雪也葬在旁边,后有诗曰:

  一日清淡一日笑,相逢相见心上人。不祈同生结连理,只把依恋上心头。本意平生愿足矣,何必百年天地久。可怜此愿幻化灭,犹鱼离水脱身求。

  二人忙活几日,自此远走高飞,闲时回家团聚,快乐一生不在话下。这个英雄已死,万物更新,看客且见:崔园如何假孕生子,白禄如何兵战北军,且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无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无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