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伏成八路破姚遂 李节命辞长沙宫
陈叔第2017-06-27 19:458,394

  却说李节任命姚遂为元帅,领兵攻打西川,刘受主张用虚实之计先破三穗、定郎,然后围上富关,姚遂主张先破上富关然后南下,姚遂乃主将,于是不听刘受所言,曰:“上富关地势险恶,若要偷渡诚为难矣,不如先破此关,吾领本部先破关险,成王在此守城便好,若一战败,日后愿凭成王决断。”刘受无奈,只得暂时依了,消息传至西州,伏成先发使臣前往恭阳、巨城,约定三面合围,然后问细作曰:“北军是谁人领兵。”细作曰:“主帅姚遂,副帅刘受。”伏成笑曰:“刘受镇守宣封府多年,李节尚且不能全信,何有不败之理。”言毕吩咐再探,不过数日又报曰:“姚遂领兵南下,要来破关。”伏成曰:“只有姚遂,刘受在哪里。”细作曰:“刘受镇守濮关,未见踪迹。”伏成沉思半响不能决断,左丞相文迪曰:“上富关乃南北第一关口,易守难攻,若破北军正在此地。”右丞相姚员曰:“子良所言甚是,城主正好亲自出发,镇守关险,北军必知难而退。”成曰:“寿芝所言虽能保西州一时之安,然非长久之计也。”二人惭愧,伏成不与众人说,先与众将前往三穗助战。

  且说上富关守将乃凌城人,名唤程石,字子刚,且说这个上富关的由来,乃奉国大将吴镇⑥①所筑,当初为防御周国,依靠上富山,共一十七道关口,甚为雄壮,伏成到达关上,程石曰:“姚遂共点安丘十四城精锐,八万之众,以孔宣、岳君做先锋,现在城外五十里安营。”伏成点头轻笑,甚为得意,尚未回话,程石又曰:“关中布置妥当,北军若至必教其有来无回。”伏成曰:“吾欲破姚遂如破群蚁耳,此非致胜之道也,今日之谋定要杀败姚遂、刘受两路兵马,方可为胜。”左右直呼高见,请教计策,伏成吩咐如此,左右尽皆高兴。

  ‖⑥①吴镇-注:吴镇,字幼起,祖籍凌溪清白,第一次十八王期奉国名将,以独特的防御战闻名于世,所谓独特的防御战就是以关隘防御为主,然后以特种部队,也就是强于一般的军队,特别是一小股,一般几十人或者几百人,用分散、穿插迂回的方法对敌进行骚扰,致使敌人不战自退,并有兵书《吴法》流传于后世。吴镇做将军的时候,因为冲国经常联合周国、郑国一起攻打奉国,于是在北面的上富山这个地方,依靠山险修了一所非常雄伟的关隘,名字就叫上富关,非常易守难攻,这样一来奉国北方的压力就变的非常小了。‖

  姚遂领兵过山,细作曰:“上富关灯火通明,知道我军奇袭关口,已有准备。”左右曰:“上富关之险堪比五通山,此处地势不熟,南军又有准备,除非退回濮关,再议良谋,方可无事。”姚遂曰:“非也,白禄驱数十万之众攻打群城,西州必然空虚,此时知吾要夺关,因此使些疑兵之计。”言毕今日便要夺关,左右苦劝无果,指挥进军,上富关兵马稀松,并无主力,被姚遂一夜夺了,发使往濮关处报捷,刘受得了捷报亦捉摸不透,又不肯亲自动身,于是派了几个使臣前往关中庆贺,姚遂在上富关中商议用兵事宜,赵御曰:“夫进兵攻占者,先以大州为本,后攻弱小之城以为根据之地,然后可用重兵破敌百城,今大州已得,何不先将重兵镇守,后攻下兹、徐阳,当时进可进退可退,可成全功。”姚遂曰:“下兹兵马及弱,地处偏狭,得来无用,今已破上富,若出城南下破沁城,威逼西城,西州人民必然丧胆,此不用吹灰之力,西州百十余城乃囊中之物也,此田瑠巧破中国亡大永之计,如何不用。”徐丞曰:“伏成并非泛泛之辈,今已丢了上富,沁城重地定放重兵镇守,不可攻也。”姚遂曰:“沁城与西城邻近,乃西州命脉所在,即便折损兵将,何足道哉。”

  言毕今日就要去,众人苦劝无果,姚遂坐镇中军指挥,出乎众人所料,沁城守将不过一日便不见了踪迹,姚遂指挥进城,见街道旁边剩群老的,许多民宅没人,左右奉承曰:“将军神勇,南军闻风而逃,早吓破了胆。”姚遂听不得这奉承话,心中犹豫不定,连在沁城守了十余日不见动静,一日属下急报,曰:“城中夺得粮草皆是死种,只有外面一层。”姚遂急忙去看,果见几座大仓里面用大麻袋装的米粮,只有外面一层,里面皆是死种不能食用,姚遂叹曰:“好个伏有之。”当日无事,当夜忽有细作回报发现有大队兵马,打着伏成旗号,姚遂急问曰:“有多少兵。”或曰:“四周十四营两万兵马。”姚遂不解曰:“伏有之弃城而逃,今又来困守,到底是何主意。”寻思半响,将此言谓众将,左右尽皆摇头,自称不知,赵御曰:“伏成截断之道乃南北运粮之所,如今沁城粮草虽能支撑月余,然非长久之计也,不如趁势攻打,先破北城之军,后与成王会和,驻守通道可得长治之时。”姚遂从之,正要传令,又有细作报曰:“南军拔营启程,正往沁城赶来,有攻城之势。”姚遂大呼不信,又有几个细作返回诉说如此,姚遂把头想大也想不出伏成主意若何,赵御曰:“南军既要攻打,且休出城与战。”姚遂从之,就令三军守城,只是这事说来奇怪,一连几日不见南军踪迹,姚遂按捺不住,要细作再探,回复曰:“南军正在赶路,只是迟缓。”姚遂无奈,正要出城,忽闻南军已至,但见队伍中一杆伏字旗,旗下一座中军台,上面端坐一人,姚遂看看清楚,又等两时南军无动静,鼓角亦不曾吹,姚遂大怒,使人喊话,南军亦使人回答,两边都喊些没用的,且不必提。

  两军对阵到夜就是不动手,姚遂亲自喊话曰:“南军岂有种乎,敢来攻城。”言毕等待动静,城下默然无语,姚遂自等不得,打开城门就要迎战,正吹起号角,忽见城外南军先逃一半,四面八方都有逃兵,姚遂大惑不解,赵御曰:“吾观南军阵型松散异常,未有整齐之风,如今四散溃逃,可追往杀之。”姚遂尚未说话,徐丞曰:“不可,伏成非泛泛之辈,如今一战未发先自溃逃,恐其中有埋伏,还是守城为上。”姚遂从其言,并不追杀,心头被伏成骗了一回,因此乱了神气,十日内并无进退之举,十日外,细作又从城外报曰:“发现南军有大队兵马要来攻城。”姚遂大怒,抢先一步打开城门准备迎战,赵御曰:“此番南军与前翻大不相同,恐怕是以残弱之军钓我,将军不可决战,只要固守。”姚遂曰:“吾北军操练十余年,岂惧南军猪狗。”言毕不听赵御所言,就令打开城门,姚遂当先出马,左边孔宣提把大刀,右边裴勇提把长枪,走到跟前,南军岿然不动,姚遂大骂曰:“伏成,汝先假借悟树之事,斩北使于关口,又与白氏老贼里通外合,只好瞒过些庸碌之辈,今日要汝前事后事一并还了。”伏成笑曰:“汝要报仇,除非日月异名,刘受在上富关镇守,早被吾从中破了,今日只剩此地孤城难保,汝尚敢夸口,真是无知之辈,李节点汝为将,如何不败。”

  姚遂虽是震怒,然而听了伏成话里有话,先自慌了神儿,不时回过味来曰:“汝休得嘴上厉害,今日要汝大败于此。”言毕使人擂鼓,三通罢了,姚遂指挥进军,南北厮杀一阵,互有折损,伏成兵少坚持不住,鸣金收兵,姚遂不追,依旧守城,回城之后想起伏成所言上富关事,左右曰:“上富关非同小可,一朝兵败我等皆无归路矣,可差细作前去探清。”姚遂从之,发了几路细作前往查看,回复曰:“上富关无事。”姚遂心中暗喜,凭空骂曰:“此乃南军扰乱军心之计也。”左右尽皆称善,姚遂正欢喜间,那细作见主上高兴,貌似有事没说完,赵御看出有事,复问之,或曰:“上富关虽然无事,然而上富山中皆是南军兵马,五总路口皆是南军营寨,络绎不绝。”姚遂听完大惊失色,赵徐皆曰:“上富山乃我运粮必须之所,若伏成镇守月余,我等皆饿死矣,今被困于此,如之奈何。”姚遂曰:“悔不该听参军所言,先取下兹,今被困在此,吾欲决战,先破徐阳奉天,然后与伏成决战,如何。”赵御曰:“不可,自古孤军深入者非有常胜,今被困于此,退无可退,若轻易出城,沁城亦不可保,到时何处可以归还。”徐丞曰:“南军兵少,不如与成王约定同攻上富山,先杀伏成,然后约为一路南下破西州,伏成既死西州易破。”姚遂曰:“此计可行,只是吾已传令几路使臣前往上富关与成王约定,可疑如今不见一人回来。”交义城主刘齿曰:“吾知成王心意,上富山地势险恶,伏成又是狡黠之人,若唐突而进恐中其计,因此不动。”姚遂听闻心中大怒,未肯明言,先谓群臣曰:“今日被困不能固守,又不能攻,如何是好。”徐丞曰:“在此徒留无益,城中荒凉堪比百里荒野,如何能保无事,不如虚打旗号,趁夜收兵,返回上富关与成王合兵,再议去处。”

  姚遂被迫无奈,暂且从之,三军各发干粮,准备趁夜行军,超小路返回上富关,夜晚灿星点点,静悄无声,姚遂坐镇中军,前后呼应准备进山,未及二十里,忽听山腰处一声炮响,箭如飞蝗,姚遂心知中了埋伏,大惊失色,急与左右后退,前后三军败走,等到安全地方清点人马,折损数千,姚遂令向导官说,或曰:“沁城往返上富关有四条路,来时通上路最好走,今日回去的这条路是通富路,难走些,东西又有两条小路最难走,若不走这四条路需绕道定郎、三穗,多出百里路来。”姚遂大怒曰:“伏成兵马皆在通上路,如何这里会有埋伏,西州军皆在群城,这里如何会有许多。”左右曰:“西州虚实不明,此地不可久留,不如走小路回上富关,再议它计。”姚遂深恨伏成,恨不能当前一战,无奈想起李节嘱托,好歹听从属下之谋,暂且返回上富关,未过十里又听一声炮响,左右杀声不断,有箭矢飞射,姚遂惊出一身冷汗,急令撤退,等到僻静处清点兵马,又损失数千,姚遂怒气不息,谓左右曰:“何故上富山中皆是南军,吾恨不能将伏成生食其肉。”赵御曰:“南军有备而来,必是得到消息,故今夜埋伏在此,不如权且在山中过夜,天明再走。”姚遂从其言,令三军就地休息,不过两时姚遂自己睡着,忽又听一声炮响,左右杀声不断,姚遂急忙醒来,衣甲不曾穿得,冲出营帐查看,只是山中动静大,却不见南军一兵,急唤左右曰:“何处有厮杀声,去探清楚。”左右领命前往,不过一刻杀生渐止,回复曰:“山中数里未见一人。”姚遂坐卧不安,分了几十批细作在周围打探,暗设哨所,只待熬过一夜,布置完毕姚遂欲睡,尚未成眠山中又有厮杀声,姚遂急忙出帐,遥望几座山头皆有火光,细作曰:“并未发现山中有人。”姚遂大怒,急脾气涌上来,顾不得左右劝说,谓众将曰:“南军欺人太甚,吾今日偏要走大路回上富关,若撞见南军兵马,定教其跑不了也。”

  众将齐声呐喊,与姚遂同往通上路,走了数十里,细作曰:“上富路中未见南军。”姚遂曰:“此必是疑兵耳,教吾等不敢从此间经过。”左右尽服其论,言毕正要走路,忽又一声炮响,箭如飞蝗,然后杀下南军,姚遂大怒,当先出头砍死几个南兵,厮杀一阵折损无数,伏成见不济事,传令鸣金,姚遂见走了南军,清点兵马又损失数千,急忙赶路,旦日太阳升出,三军已出上富山,早有刘受兵马出关迎接,不等使臣回复,姚遂先看到几个原先打发到上富关的细作,曰:“汝等奈何没有消息。”或曰:“成王明令在此,不教我等返回。”姚遂大怒,冲到中军,怒谓刘受曰:“成王在此好自在,不知上富山中一夜兵败。”刘受曰:“吾教将军不要去,将军偏要去,此乃伏成之计,若吾三军尽出,此处兵马亦不可保,将军岂见识不出来。”

  姚遂大怒,在操场点兵,将宣封府兵尽皆使唤,但见操场上皆唤成王名号,不从姚遂军令,姚遂怒目向前,亲自打倒几个小兵,左右全然不惧,姚遂无奈,当日不欢而散,当夜姚遂平息怒火,想起大事,旦日亲往成王府,曰:“成王镇守宣封,世间无人不晓其名,遂常感心服,今愿与携手先破三穗定郎,然后与伏成决战,如何。”刘受曰:“今日已破上富关,攻左右无益,何况南军连胜数阵,兵势正盛,若攻左右是掘己之长而助敌之短,为今之计只可固守打探消息,敌先动吾方可动也。”姚遂本来欢喜着来,以为能与刘受联手,如今却看他惧怕出战,只要固守,当时怒了十一分气,曰:“卞留不出,何有颜面对主上,有失天州万民之望也。”刘受曰:“明知必败而为之,此有失主上之恩也。”姚遂曰:“汝言吾必败,今日便要中。”

  言毕不与刘受商议,率部要取三穗,临行又传刘受,刘受拒不回应,姚遂管教不得,自领兵前行,徐丞曰:“伏成虽胜,在吾输了地利,可教一队先行军在前打探,然后大队跟进,若有消息也好准备。”姚遂从之,要李直领一队兵马在前,李直当日在山中搜索,曰:“山中没有伏兵。”姚遂放心前行,旦日走出上富山,在三穗城外三十里安营,尚未坐稳,忽有南军使臣至,姚遂请至帐内,那使臣傲慢无礼曰:“三穗之固非四阳群城上富可比,今城内尚有十四万精锐,我家城主只怕崔炎使不敢来打。”帐中左右见此使无礼,皆要拔剑斩之,姚遂曰:“告知伏成小儿,明日吾必前往,不要担心。”言毕将使臣棒打出营,众将曰:“将军之意若何。”姚遂曰:“三穗孤城小地,伏成明知不能固守,因此前来激我,偏不教中他计,明日便要夺城。”

  南使返回三穗,途中大声谣传三穗有重兵镇守,沿途返回城内,萍溪城主余果在中,是恭阳发的援兵,三穗守将郑武曰:“余城主只管守城,明日在我后日在汝,若能坚守三日,北军必退。”余果从其言,旦日北军早到,准备攻城,南军拼死守城,一日不能下,旦日北军又来的凶猛,余果拼死守住不能下,第三日北军又攻,八面齐动,南军死伤无数,正坚持不下,余果即来帮忙,北军又败,第四日郑武将些百姓模样的人散布在城上,笑谓城下曰:“汝等北狗只管来攻,吾城中兵尽在此处。”言毕大笑,姚遂惶恐不知真假,一连数日未有动静,一日使臣从定郎回复消息曰:“郭莹攻打定郎不下,折损万余,如今不知进退,还请大将军决断。”姚遂不能决定,过了几日就从天府传来个消息,这个传消息的人是李节的宗亲,名唤李盎,就说李节在长沙宫辞世,姚遂大惊失色,当即晕倒在地,众人救起,等到晚上残喘醒来,曰:“主上虽年老,然身体强壮,将台点兵之时尚有精神,何故一夜而亡。”李盎曰:“刘之在群城不战而降,致使白禄占据蒙山,威逼洛川,又闻弋韦在上富山几番兵败,数万兵马折损七八,致使心率交瘁,一夜不起,旦日便殁。”

  姚遂大哭大悲,泪流一夜不止,再不能领军,三军原路返回濮关,这个消息急报三穗城内伏成知道,南军无不欢欣鼓舞,说伏成乃将之良材。且说西川军本来很多,但是一些主力军都被颜嶷带领追随白禄会盟,于是在沁城选了许多百姓,发付衣甲兵器,平时只在山中安营以为疑兵,然后多放细作在周围打探,若有北军来战,慌忙逃之可也,再后来又主动放弃上富关,以退为近,多放疑兵在上富山内,只有巨城、恭阳两地援兵放在险要处欲破刘受,刘受不中计,因此无事,后来姚遂攻打三穗、定郎,城中本无重兵,又使条疑兵计,固守三日,然后以百姓为军取笑北军,定郎处亦是如此,伏成为破北军前后共有八路虚实兵马,今日成功,从此名声大振。

  话分两头,且说李节在天府城内,今日在元章府后日在长沙宫,长沙宫乃是新修的别院,专门设立的静养之所,李节自从死了长子李鹄三子李闰,又折了许多李氏宗族,心中沉闷,虽整日喜笑颜开,然心甚为病,后有使臣从群城传来消息,刘之不战而降,群城已属白禄,沈铖、崔浩退守上阳,北军折损无数,李节郁郁寡欢,食不能下,一日头痛不能忍,召来许多新设的医官,修道的术士,曰:“主上平生涉水,为其所困,非沙土不能破也。”李节从之,因此搬到长沙宫,不过半月病未能好,头痛欲裂,李节本是医道高明之人,自知命不能久,又搬到怨玉阁,每日想念杜夫人,这个杜夫人本名杜玉儿,是李闰的生母,李节最喜爱,因此死后将其灵棚取名怨玉阁,在阁中守了七八日,又有个消息从西川传来,乃是姚遂兵败,李节尚未听完,忽然胸口疼痛急切难忍,头又欲裂,左右急忙救去,放在长沙宫。

  至夜残喘醒来,急召王燊、米融、陈介等一般老臣来商议,嘱托曰:“吾命不久远,卿等自早追随,多付苦劳,一些金玉良言,恨不能用,今悔之无益,心常恨矣。”言毕残喘不言,众人曰:“主上好歹修养身心,天州之事尚未可知。”节曰:“唯今天州只剩四国,蒙山又不可保,刘氏一些宗亲掌管兵马,时常憎恨,不可不防,吾本要嘱托后事于三子闰,可叹南军奸诈之徒,日后断不可信,若有朝一日,定要报仇,二子锆贪得无厌,素爱小人玩物,却不可将国之重事交付于他,只剩第四子章,虽幼而不能掌事,然心思醇厚,可立为后继之君,汝等好生辅佐,凡事商议。”言毕呜呼不止,左右尽皆哭泣,李节又曰:“何夫人坐镇朝中,一些决意重事,必来打断,汝等只要掌管兵马,其亦不敢动也,吾二人结实之初,曾言长久,若有变动事宜,定要饶其一命。”言毕说不出话,连喘粗气,左右皆曰:“主上之言,定记在心。”不过一时全部退下,等到来日,旁边的近侍就发现李节卒于长沙宫,享年六十七岁,此乃光韵二十五年,李节四十四年三月,天府城内各处悬挂白帆,准备丧礼,依照礼节将其运往家乡安葬,李节幼时随师,拜在百伤门下,大小百余战,收复天州全境,主政四十余年,以一布衣之始成全功于和盘岛,虽有过亦有失,致使含恨而终,命丧长沙宫,可谓自觉之为,后世赵证先有篇《李家歌》⑥②专门书写李节的,其歌曰:

  李家有子天性奇,五岁常好醉流离。四邻群喜奏笛箫,子胜眉枝绎早瑶。㈠八友题觉武画师,汝向垂柳碎金枝。㈡初随卑山炼药丹,寒沙崖上采白莲。㈢

  上师不见初时面,原址府中唤异人。㈣十岁寒朝偶见逢,三离乡土欲师承。㈤蝶上春园先自起,大夏背流孤身倚。日暮昏黄夕斜处,一曲铅城横阳路。㈥

  弦断琴中恨无好,声声悲忆怜伤早。一年流岁天翻覆,罡星长落故人无。㈦摧花残月杯酒盏,动颜竖发剑声晚。自怨巢处起令旗,千将革装动兵甲。

  九界莺唅千鸟语,天畔枝头万鸦啼。年之数十兄弟情,一战若离烟飞尘。不见将士泪含珠,难寻红亭当年友,㈧最苦不过故乡土,wan里云路作旧游。9

  数以血泪泣告书,霜白子时跪辰时。可怜大傅不谏言,两败心寒终不治。㈩四旗易名挂白幡,三军不立躬身寒。将帅台上换月辰,誓改天名作乾坤。㈩㈠

  东迁四国驻守关,屯扎隐兵用群城。㈩㈡甘与百姓在田野,千官别苑建小房。上起宗和用心良,及下之吏苦声尝。军政清明众一心,三载而集十万兵。

  府库食粮如涛海,赤绿五旗若天虹。用计定谋数不中,可怜不敌祥云石。㈩㈢叹柏所言主方北,沿线断城划界沟。西进不战定鲁平,深峡裂谷镇关甫。㈩㈣

  改年定号二十三,修水灌渠散银粮。春宿宫外斩文鳌,遇龙街上拜子行。贤相明主四千日,北土安定十万时。君臣一朝阴阳隔,天府再非天府名。

  徭役千万建舟行,贪贤之名造殿楼。舟不行池淹数土,楼不接云坍百尺。㈩㈤晚季天幕风萧瑟,节头空云暗无光。从此臣侍多蜜语,上承欢愉降恩泽。㈩㈥

  先妻何氏名门后,性烈心强比男儿。决政治城多有力,夫心不振替君朝。㈩㈦后庭自来不旧人,新阁喜房两延后。先主不再思国事,满园群楼觅春宵。

  三点翻身回思梦,偶听屋外琵琶曲。提灯孤行寻秀女,荷花池旁见美人。一面而缘定妃身,弟子奔波忙空寻。册立封贵昭世人,四海同庆拜仙神。

  小玉残身多病弱,玉屋闺阁落红颜。三宵愁作两鬓秋,五更进得半勺食。㈩㈧韩家有女字儿娇,及笄之年好六箫。百户富家踢金槛,数城文者墨未干。

  娇羞一笑如蔻花,两润桃红似杯霞。君王一顾念为亲,不问军政问后庭。春赐西宫座谈笑,秋进枫山恨叶晚。常戏清泉芙蓉水,登云观月玉楼矮。

  八月七日醉香亭,泛湖长乐莲花芯。女儿在册五服照,不论功名门庭耀。两情若是凡世家,自有街边美名传。可叹身在帝王室,一己之欲千万骨。

  老妻不见妒恩泽,一计鸩毒娇又落。㈩9大漠黄埃风尘起,冢中残骨怨声低。分界沟处狼烟冒,裂谷崖上水逆流。十方兵众折戟败,凌微路上走虬龙。

  常忆君王当年勇,床前撒手弃人寰。一世恩善一世名,空留青史一片言。人之将老其性难,虽过有失自叹圆。英雄难觅全是处,是非自有后人谈。

  ‖⑥②李家歌-注:㈠早瑶,李节童年时期创作的一首音乐。㈡八友,李节童年的八个好友;题觉,题名李节做自己绘画的老师;碎金枝,不收学费。㈢拜师开始学习医道,追随医生去卑山采集药材,寒沙崖上面采集白莲,都是最危险的地方。㈣上师也就是矫错,原址府也就是矫错发迹的地方,异人也就是李节的别称,因为和普通人不太一样,所以称异人。㈤十年的时间,只是偶尔见过亲人,三次回家三次离家,都是为了拜师学艺。㈥铅城是李节创作的歌曲,横阳路是李节每天学习完后回家的必经之路。㈦矫错身死。㈧百伤与江嵊荀封的内战;九界天畔都是最危险的险峰,也是主战场;红亭,矫错的门生主要聚集学习的地方。9百伤一支开始退出五通山,往东迁徙。㈩大傅也就是百伤,南下与吴夕打仗,战败身死。㈩㈠李节上位。㈩㈡统一四州。㈩㈢在位期间政治清明,实力壮大,再次南下攻打吴夕,再次不敌,战败。㈩㈣柏,李柏,原名沈柏,赐姓李,李节初期的重要谋臣,李柏曾上书镇守北方,不再南下;平定西鲁,统一北国。㈩㈤舟行宫、接云楼都是李节主持监造的两所工程,建造期间都有损害。㈩㈥开始喜欢听甜言蜜语,国中小人增多。㈩㈦何夫人开始当政。㈩㈧与杜玉儿的爱情故事。㈩9与韩娇儿的爱情故事。‖

  且说李节生前最忧虑的两件事,一个是姚遂兵败,一个是群城刘之不战而降,不说姚遂兵败,只说群城战事,正是:不记主上数嘱托,两番兵败均自降。不知刘之如何丢了群城,诸刘氏不满李氏决断,易旗降楚,且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无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无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