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少林弃僧
星阙芯燃2016-10-20 10:143,515

  第九回 少林弃僧

  “唔……咳咳咳……”

  “师父,他醒了!”

  “善哉善哉。”

  眼皮沉重的仿佛灌了铅一般,我几乎拼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勉强抬起了一只眼皮。

  我在哪里?痛苦地睁开了双眼,恍若隔世。

  “呃……”我想说点什么,可是嗓子却干得厉害。这时一个人影走到我身边扶住我的肩膀帮我靠在床头,然后端起一只碗。我感到一只勺子碰到了我的嘴唇,我慢慢张开嘴,一股清凉顺着嘴唇进入了嘴里。

  “呼……”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时眼前的景象才渐渐清楚起来。我躺在一间普通的房间里。床边喂我喝水的是个小和尚,一个老和尚坐在不远处的方桌旁。

  “阿弥陀佛,施主,你醒了。你已经昏睡了三天三夜了。 ”

  “什么?呃,我怎么了?这是哪里?”我努力地回想昏迷之前的事情,可是却换来一阵剧烈的头痛。

  “施主,你受了内伤,三天前有两位女施主带你路经此地。她们二人似乎有事要先赶路,于是就把你留在了这里。”

  “哦……”我摸了摸脑门,似乎想起了一些什么。兰夕颜,童敢,聂千千,等等。“你说什么?两位女施主?她们长什么样子??”我急切的问道。与兰夕颜同行的必然不是聂千千,可是她又会是谁呢?

  “哈哈哈哈哈!”这时,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

  “你小子真是是艳福不浅那!一个如花似玉的百花宫小姑娘背着你来不说,居然还有洛阳城内的大美人天香姑娘陪同,佩服佩服啊!”伴随着这声如洪钟的嗓门,一个中年和尚走进了屋里。

  这个和尚看起来吊儿郎当的,身上的袍子敞着怀,坦胸露乳,大腹便便,手里把玩着一对儿铁球,似乎是有些醉醺醺的样子。

  “你认识?快跟我说说怎么回事?!”我急切的问道,我想知道和兰夕颜同行的那个天香姑娘到底是何方神圣。

  “我说,你自己都想不起来了?三天以前,有两个女子来到寺里。嘱托老方丈照料你。背着你的我不认识,只是一身百花宫的装扮我还是见过的。另一个就是洛阳城内的美女,天香姑娘。有多少商贾巨富想要结识她,她却什么人都不见。就这样一个倾城倾国的大美人,居然会陪着你一起来,你说你小子是不是太有艳福了啊。”

  “呃~~~”说罢,他还打了一个长长的酒嗝。

  我静下心来仔细回想,对了,我替兰夕颜挡了一鞭子,然后我就昏迷不醒。可是那童敢和聂千千武功高强,兰夕颜一个人必然是毫无胜算的。看来是这个天香姑娘帮她脱身的。如此说来,这个天香姑娘必然也是个高人了。同时面对着童敢和聂千千还能够全身而退,会是谁呢?对了,这是什么地方?和尚?难道是少林寺?不会,不会,百花和少林不可能有什么渊源。

  忽然想起来了,这里是灵光寺吧。我记得那云游僧人和我说起过。不然少林寺怎么可能会有醉酒的和尚!

  “这位大师,你是否知道,天香姑娘会不会武功?”

  “我?我只认得她的美貌,却未曾听说她会什么武功。”

  “呃儿~~”看来这位喝的还真不少。

  “哦,多谢大师。”

  “哈哈,我算什么屁大师啊。浮生一梦,浮生一梦啊,哈哈哈哈哈~”

  伴随着他胡乱哼着的不着调的曲子,中年和尚摇摇晃晃的走出了房间。

  “唉~”老和尚长叹一声,摇了摇头,“阿弥陀佛,施主,请不要与他一般见识。”

  “哪里,还要多谢大师救命之恩。”

  “咕噜噜……”这时我的肚子叫了起来,声音还不小,真是有些尴尬。那小和尚抢着说:“施主,你肯定饿了,你都三天三夜没吃东西了。”“是啊,”老和尚接着说,“明康啊,斋饭准备好了吗?”“好了师父!”“施主,请起来用膳吧。”“多谢大师。”

  恰好是午饭时间差不多了,我和一老一小两个和尚围坐在院内一张方桌前。虽是斋饭,可也算得上丰盛。豆腐,青菜,腌菜,白面馒头。我倒真是饿极了,尽管没什么油水,可是吃起来真的很香。一番风卷残云,居然吃掉了八个馒头两盘菜,另外还喝了两大碗菜汤。

  “呼,好饱!”我瘫坐在了椅子上。

  “要不要再吃点?”老和尚问道。

  “多谢大师,我已经吃饱了。

  关于这一切,我还有好多的疑问没有解决。趁着小和尚去收拾饭桌的时候,我决定要问问老和尚。

  “大师,我看那个中年和尚,不像你们这样的出家人啊。出家人不是不允许饮酒的吗?”

  “善哉善哉,少侠你有所不知。这个和尚法号明悔,据他自己说是少林弃僧。”

  “少林弃僧?”

  “正是。”

  “何为‘弃’僧?”

  “所谓弃僧,即是因违反寺规,而被驱逐出寺院之僧人。 ”

  “哦,原来如此。我看他语出古怪,似乎其中也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少侠,据说这明悔和尚乃是北斗星君的弟子。正是因为他既是少林弟子,又是北斗星君的弟子。所谓一人不从二师门。或许正是因此,他才会被少林逐出师门吧。”

  “北斗星君?!”这不是传说中《炎黄录》的撰写者吗?而且消息说《炎黄录》被他给带走了。顿时我对这古怪和尚兴趣大增,或许他会知道北斗星君的下落呢?想到这里,我迫不及待的站起身:“大师,这明悔和尚在哪?我有事情要问他。”

  “他就在寺院的后院。那么施主请自便,老衲要坐禅了。 ”

  “好的,不打扰大师了。

  离开了老和尚,我径直奔向后院。

  明悔和尚躺在一把摇椅上,一手把玩着铁球,一首擎着一只酒壶,自得其乐。

  我上前一抱拳:“明悔大师,在下寒冰门秋无意。此次奉师父之命下山寻找《炎黄录》。听说明悔大师是北斗星君的弟子,晚辈想请问大师是不是知道北斗星君的下落?”

  “嗯?”明悔和尚歪过头看了我一眼,“我早就知道你会来,谁想到你这么就来了?”他的语气明显带着疑问。

  “大师何出此言?”

  “想找炎黄录?简单。当年我师父绘制了一张藏着《炎黄录》的地图。而后他将地图分为七块,分给了他的七个弟子,我就是其中之一。所以说,其中一块地图就在我这里。”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这明悔和尚这么快就承认了。猛一下子我倒是有些不适应了。回答的这么轻松,肯定不会那么简单。“不知大师怎样才肯将地图给我呢?”

  “哈哈哈哈,真是不知道这本破书有什么好的。这么多人想要它!我的要求嘛,你去洛阳城给我弄只黄金鸡尝尝看,再给我弄一壶李记花雕喝喝看。”

  什么?!这个和尚到底是昏了头了还是冒牌的北斗星君弟子?那么重要的地图,交换的筹码仅仅是一只烧鸡和一壶酒?

  “这……大师当真?”

  “当真!怎么,你还不信了?我这和尚跟别的和尚不同。 我不爱坐禅诵经,唯独就喜欢吃肉喝酒。别看这段时间这么多人找我要地图,我不过是提出了这么两样东西来交换。还真没人信我,以为我是冒牌的。我说你们这些人真是不知道这人生真谛究竟是什么。拿了《炎黄录》又怎样?倒不如我天天吃吃喝喝来得舒坦!”

  “大师,如果我带来了黄金鸡和李记花雕,你确定将地图赠与我?”

  “那破地图对我有什么用?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姑且不论明悔的身份是真是假,只不过是一只烧鸡一壶酒而已,简直是易如反掌。我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尽快赶到洛阳找到这两样东西了。于是我拜别了明悔,出了灵光寺的门,直接就向着洛阳方向走去。

  一路走,我也在一路想。这个明悔真是个怪人,区区一只烧鸡一壶酒就换来一片地图了?算了,先赶路再说吧。

  一路向洛阳,这官道慢慢的变宽了,也变平坦了不少。 看来我距离洛阳城真的没多远了。

  又走了半个多时辰,可以看到洛阳的城墙了。来到了大门边,大门正上方挂着一个大牌子,“洛阳”。我到洛阳了。

  洛阳城真的好热闹,大街上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摆摊吆喝的,表演杂耍的,我的眼睛都快不够用了。正走着,我瞥见了一家酒楼,门梁上书四个大字“洛阳酒楼”。

  想必酒楼内应该有这些吃喝的把。我径直走了进去,店小二热情地迎了上来。

  “客官,您是吃酒,打尖,还是住店?”

  “这位小哥,你们店内是否可有黄金鸡和李记花雕酒?”

  “这……”店小二有些为难,“掌柜的!”转头他就把掌柜的喊来了。

  “客官,您有什么吩咐?”

  “我要一只黄金鸡,外加一壶李记雕花!”

  “客官,真是不凑巧。这个黄金鸡呀,现在没有材料。这个雕花是有,但是一时半会儿还不能出来,没有酒糟啊。”

  “哦?那我如果一定要要呢?能不能想个办法啊?”

  “客官,最近来要买这些东西的人不少。如果客官不知道怎么办,倒不如我给您指条明路了。”

  “你说说看。”

  “黄金鸡的材料,终南山上就有,就是那种脖子处带着一溜金黄的野山鸡。至于这个酒糟嘛,我估计等你回来就能弄好。”

  “多谢掌柜的。那我该从哪里去终南山呢?”

  “客官,您出门沿这条大道走到一座大桥上,然后向北,一直出了北城门就是终南山了。”

  “多谢相告,告辞!”

继续阅读:第十回 终南迷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