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终南迷雾
星阙芯燃2016-10-21 09:573,612

  第十回 终南迷雾

  一路走,一路想。想想刚才掌柜的说的话“客官,最近来要买这些东西的人不少。”不少?看来已经有很多不知什么门派的人都见到了明悔,也都被明悔差遣去买这些吃喝。可是按照掌柜所说,这些吃喝的制作流程似乎并不难。为什么明悔还是一副没有把地图送出去的样子?这其中有什么猫腻?如果说这黄金鸡极其罕见,或者是难以捕捉?无非就是一种山鸡或者野鸡,应该不至于吧。可是这些人似乎都是有去无回的样子。还是说明悔在撒谎?如果他真要撒谎,何必坦诚自己有地图呢?还是说,终南山上有什么人或凶猛的野兽,让这些去寻找黄金鸡的人们一去不回?我会不会是下一个一去不回的人呢?

  想到这里,不禁打了一个寒战。江湖凶险,什么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

  不知不觉,我已经来到了洛阳的北城门。把武器和暗器检查了一番后,我暗暗给自己鼓劲儿。然后走出了北城门。出了城门,沿着官道走了大概半个时辰的光景,我就看到了路边赫然立着一块路牌“终南山”。

  路两边长满了茂盛的树丛,密密麻麻的野草歪七扭八的夹杂在其中。我左手将“霜华”从腰中抽出,右手心紧紧的攥着两颗石子——飞蝗石。如果突然遇到什么人或野兽,我倒还不至于下杀手。飞蝗石仅仅是让对方吃点苦头罢了。

  走着走着,路开始出现分叉。这该这么选择?没办法,又不认识路,我只好在路边的一棵大树做了个记号,然后随便选一个分叉接着走下去。

  终南山的树木真的是太茂盛了。尽管阳光很好,可是身在树林之中,仍让感觉到一股湿润。而这些长势喜人的树叶,遮挡住了部分阳光。虽然说不至于密不透风,可也使得周围的光线不是那么的明亮。

  又走了有半个时辰,做了个记号,我再次选择了一条分叉路。走着走着,空气中渐渐飘来一股腥骚的气味。不对劲,似乎这是什么野兽身上的味道。我放轻了脚步,一边仔细嗅着这味道的来源,一边竖起耳朵静静地听着。

  一阵“簌簌”的声响从左边的草丛中传来。我知道那里面有什么东西。当然我不会傻到自己扒开草丛看。我将“霜华”反握,右手的飞蝗石已经被我攥得沾满了汗水。

  “嗖~”的一声,一只通体黑白相间的豹子从草丛中飞了出来,直直的扑向了我。瞬间,我右手顺势打出了一发飞蝗石。“啪!”“嗷呜”正中豹子的眉心后我一个闪身躲过了它的奋力一扑。豹子落在了地上,晃了晃脑袋。看来刚才的一发飞蝗石并没有对它造成什么伤害。

  我和豹子对峙着。这时我才注意观察到。叫它豹子有些夸张,倒不如说它是大号的豹猫。可是这豹猫可着实够凶狠的,尤其是那一对儿獠牙,都快赶上剑齿虎了。我想,这样的一只小号的豹子,应该还不至于让五大门派中任一门派的弟子被困在这里吧。尽管它身手敏捷,可我们习武之人还不至于被它给随便的吃掉。

  “嗖~”脑后响起了一阵破空声。后脑勺隐隐感到一阵腥风。来不及多想,我迅速低下头一个下蹲,“呼”的一下一个什么东西擦着我的背就飞了过去。然后我迅速抬起头,又多了一只!

  什么和什么啊?就这么一个思考的光景,现在变成两只豹猫对峙我一个人了。一只轻松解决,两只也不费什么劲儿。正想着,面前的草丛中钻出了第三只。

  我的心不禁一沉,不好,捅了豹猫的窝了。眨么眼儿的功夫已经冒出来三只了,谁知道第四只什么时候会出现?不能再等了,要么逃,要么战,要么就是死在它们嘴里了。不等我拉开架势,第四只出现。妈呀,这四只野兽,呈一个扇面把我的去路堵了个严严实实。

  四只成年的豹猫,凶狠的目光,尖锐的獠牙,咕咕作响的喉咙,它们随时都有可能冲上来把我撕成碎片。我的额头不禁冒出了汗来。如果它们同时发起进攻,我必然是疲于应对,一个闪失都可能会成为它们的美餐。如果我率先发起攻击,杀了这个就逃不过那个。就算是我使暗器,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瞬间干掉这四个。

  来不及多想,我集中起全部精力,左手掉转“霜华”,右手已有三支“六出雪”。事到如今,只能赌一把了。

  其中的一只似乎已经忍耐不住饥饿,后爪蹬地“腾”的一下就飞速跃起向我扑来。刹那间它的前爪已经逼近我的面门!我就势向后一倒,左手向上斜下里一划,闪着寒光的“霜华”从它的腰间划了过去。“呲”的一声,鲜血喷溅。

  “嗷~”的一声,这只豹猫落地打了一个滚后站起,迅速回归到它们的队伍之中。这一刀并不致命,由于它扑得太快,而这一刀仅仅是一个皮外伤而已。

  有了鲜血的刺激,其他几只的双眼都快喷出血来。嘴巴大张,一滴滴的口水从獠牙间滑落。真是的,怎么刚才没有一刀把这家伙干掉。时机抓的不够好!如今这四只伤了一只,却激发了其他三只更强烈的食欲。

  容不得我多想,第二只已经腾空而起。似乎这些家伙很聪明,看到了刚才同类吃了一刀,这家伙选择跳起的高度并不像刚才那样方便我向后一倒就可以顺势挥刀,而是直直的冲着我的胸口就扑了过来。怎么办?如果我一刀刺向它的面门,可能会被闪过不说,更大的可能是被它的利爪刺中胸口。没有别的想法,我向左一侧身躲过了这一扑。不待我双脚站稳,第三只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我发起了攻击。我运气高高跃起,从它的脑袋上飞了过去。落地后我还奇怪为什么第四只没有连续进攻。这时我才发现,我已经被这四只野兽围在了一个方块中间。

  好嘛,野兽也有了人的团结合作的方法了。我不敢轻举妄动,一边原地转着圈,死死的盯着每一个角的豹猫,一边暗暗盘算该战还是逃。这时,面前的那一只已经猛地向我扑来!我想还是空中会更加的安全吧!运足了气高高跃起,低头看去,四只野兽几乎同时从四个角扑向了我刚才站的地方。“噗”“嗵”它们收不住扑出去的力量,两两的撞在了一起。此时仍腾在半空的我,也来不及瞄准,估摸看着下面的黑白相间狠狠的连发三支“六出雪”。“呲”“噗”“嗷呜”的声音接连不断的传来。我在空中一个空翻落地顺势向着它们的反方向一滚后迅速站起身。刚才打出的三发全部命中。仔细看去,一发正中天灵盖,倒在地上的那家伙已经在抽搐了。一发深深插进了肩胛骨,那家伙的 一条前腿已经瘸了。第三发打中了受伤的那家伙的后腿,又是一个瘸子。只剩下了一只完好无损的了。

  没受伤的那家伙看势头不对想跑。我哪里能给你这个机会?在它刚转身时,一发“六出雪”飞出,深深的插进了它的后脑勺。

  “噗”一股鲜血喷出。剩下受伤的两只一瘸一拐想跑跑不掉,被我一刀一个统统解决掉。放虎归山?还是别给自己留后患。看着地上歪七扭八的四具尸体,我却一点都轻松不起来。一下子就跑出来四只,谁知道这山里还会有多少只?想到这里,我迅速从尸体上收回了我的暗器,打算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慢着,我究竟是要继续向前去寻找黄金鸡呢?还是返程回到洛阳城呢?天色似乎是有些暗了,如果到了夜里,又遇上一群这嗜血的豹猫,我怕是再难以脱身了。不行,我得冷静下来。如果说黄金鸡的原材料是一种野山鸡。如果说在这片豹猫横行的区域,黄金鸡注定是难以生存的。看来我走错了路了!我忽然为自己的聪明而得意,还好是及时的冷静了下来,那还等什么?赶紧沿着原路返回吧!我忙不迭的寻找着来时的路,下山!

  循着路,找着记号,还算是顺利的来到了进山后的第一个分叉口。这时再站在分叉口看两条路,感觉就是截然不同了。看起来遇到豹猫的那一条路的树木更加茂盛,而另一条路却似乎还算是平坦。

  怎么办?再次进山一探究竟?还是就这样先回洛阳城,明天再说?一想到明悔的地图随时都可能被别人给先得到,我就按捺不住了。不行,还是冒险上山去看看吧。不然就算我费尽千辛万苦拿回了黄金鸡和花雕,也是白费力气。还是继续寻找吧。如果再遇到刚才那样的情况,就还用刚才使用的招数,应该还会奏效的。

  想到这里,我看了看天色和这条似乎很平坦开阔的路,给自己定了个时限。如果一个时辰以内找不到,我就回城。好,那就这么决定了。

  吸取了上次的教训,这一次我把“霜华”放回了腰间,取而代之的是两只手的总共八支“六出雪”。如果再有豹猫群起而来,不等它们发难,我决定先赏它们一把“冰风暴雨”。我真的差点把这压箱底儿的逃命绝招给忘掉。

  一路顺着道路而上,奇怪的是这一路居然没有分叉口。尽管道路也是曲曲折折,却总是一直向前,而且一路都没有闻到野兽特有的腥骚气息。难不成这是条官道?容不得多想,继续往山上走吧。渐渐的,路两边的景色产生了变化。不再是单一的山林风光,渐渐的出现了一些假山奇石,仿佛是谁故意摆放在这里一样。渐渐的我似乎听到了流水的声音。又走出了百十步,居然有一座亭子出现,一条小溪绕过亭子向着山下流去。虽然不知道这次选择的路线是不是正确,但是起码现在看来这是一条经常会有人走过的路。

  走到这里,似乎是半山腰的样子,地势平坦,视线也比较开阔。悬了一路的心稍微放下了一些,我收回了“六出雪”,走到亭子旁边捧起一捧水洗了把脸。高度紧张的精神也随着清凉的溪水而稍稍缓和了一些。刚刚在溪流旁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下,我就隐约听到了轻轻的脚步声。不待我起身查看,只听一个声音响起:“少侠!贫道已等候多时!”

继续阅读:第十一回 初探太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