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峰回路转
星阙芯燃2016-10-17 09:053,277

  第六回 峰回路转

  “什么!?”顾婉容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我心中暗暗叫苦,光顾着和她聊天,却放松了警惕。如果她不是寒冰门人,或者和寒冰门有仇,恐怕我都要遭受灭顶之灾!

  我“腾”的一下站起了身,左手握紧了腰间的“霜华”。她究竟是什么意思?只是过过招?还是说现在才告诉我真相?还是她想让我死个明白?师父啊!弟子无能,眼看命不久矣!

  “出招吧!”顾婉容的声音不大,却透着一丝彻骨的寒意。“拿出你的看家本领拼死和我过上几招,让我看看你有什么实力去争夺《炎黄录》!”

  我稍稍稳定了一下心情,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拼吧!想到这,我右手瞬间打出两发“六出雪”。暗器出手同时我迅速运起轻功,脚下发力向前冲去。“霜华”已经紧握在左手,一招“冰壶秋月”直取顾婉容的心脏!

  我的想法很好,以她的武功造诣来看,那两发暗器很可能被她挡掉或闪过。所以我才击发暗器的几乎同时出招,打她一个措手不及。就算伤不到她,也要让她手忙脚乱!

  只见顾婉容舞动长袖,两发“六出雪”瞬间消失不见,此时我的“霜华”已经近在咫尺!突然间,一缕白绫缠住了刀刃,我只觉手腕一紧,握刀的左手不由得一松。什么?难道我就这样被她空手夺白刃?在我左手被迫松开之前,右手已经再次摸出一支“六出雪”。想也没想直接由下向上猛地向她左眼刺去!

  我招招下杀手,是她要我拼命地。可是她却都能够从容应对。只见她迅速偏头躲过我这一击,左手顺势给了我一掌,就把我推出了两丈开外,她自己也顺势向后退了一丈远。

  她左手那一掌打中了我的右边胸口,还好不是心脏部位。我只觉右边胸口又酸又胀,幸好我有寒冰内功护身,否则这一下非得让我皮开肉绽,胸骨爆裂不可。看顾婉容似乎没有受伤,只是一丝白发被我手中暗器斩断了。

  她并不说话,也不出招,只是原地站在那里,右手抖了抖长袖,我的两支“六出雪”掉落在了枫叶上。我见她没有再打的意思,左手收回了“霜华”,右手按住胸口:“顾前辈好身手!晚辈甘拜下风。”

  为什么我不继续战斗?我曾经想过以我的暗器,连续使出“星飞影落”的话,我就不信她都能一一化解。只是刚才那一掌,我感觉的到她并没有发力,而且我也丝毫没有感觉到她的杀气。

  “呵呵呵,少侠的身手还算不错。虽然你开始出招有点狠,但是还没有到拼死一搏的地步。所以给你的那一掌,我也收回了部分功力。我看得出来你不是坏人。尽管你们的师祖曾经是个大魔头,不过那毕竟是百年以前的事情了。”

  “如果不是前辈手下留情,恐怕我的左手已经断了。晚辈斗胆,请问前辈,是否可以告知晚辈,前辈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我不是什么武林正派,亦不是邪派,我不过是游离在江湖边缘的一个自由人而已。”这句话说出,她已经飘然转身。“少侠请及早休息吧。”

  漫漫长夜,我和衣而卧,枕着自己的双手胡思乱想。真要是睡死了,半夜里有个什么突发状况怎么办?真是煎熬。夜,很安静,连屋外篝火燃烧的“毕毕剥剥”声都听得一清二楚。下山以后居然连着遇到两个奇怪的女人,一个不问青红皂白就大打出手的百花姑娘,还有谜一样的顾婉容。不知道以后又会遇到什么样的怪人呢?算了,睡觉时竖起耳朵,明天早点出发继续赶路吧!

  …………

  夜里睡得还算安稳,没有什么不速之客,也没有什么大动静。偶尔远处有野兽的低吟,或是不知名的鸟儿的声音。早上起来,天色还有点暗。打点行装时就听到顾婉容的琴声。出了屋门,她依然是坐在那里抚琴。

  “顾前辈。”琴声止住。“我来和你道个别,我还要继续赶路,多谢前辈的款待和帮助!”

  “少侠多礼,今后若再次路过舍下,顾某欢迎少侠再次光临了。”

  “晚辈告辞!”“恕不远送!”

  …………

  和顾婉容告了别,我就沿着来时的小溪原路返回。清晨的空气真是清新,饱含着水汽。走到我来之前发现小溪的地方,我停下来洗了把脸,清冽的溪水使我精神为之一振!然后把水袋里的水都给换成了新的,继续赶路!

  回想了一下发现这条小溪的情景,分别了一下方向我就继续赶路了。一边走,一边掰着指头计算着。自从我抓了那个山贼问路之后,昨天到了枫语亭,前前后后加起来差不多也走了半个月了。只是不知道这里距离回洛岛还有多远,居然也忘记问问顾婉容了。算了,继续走着,路上的景色也在悄然改变。树木依然很多,只是不再是单纯的枫树。各种树木混杂着,而且数量似乎也越来越多。似乎暮枫林就快走到尽头。

  正走着,忽然传来一阵可怕的长啸。这是?难道我遇到老虎了不成?听声音辨别了一下,似乎不远。我三步并作两步向前冲去。近了,很近了,我几乎都闻到了老虎身上腥骚的味道了。加速前进,前方突然出现一小片开阔地。我冲到了近前,一眼看去!

  在这小片空地中间,一只斑斓猛虎,与一个头戴斗笠身披袈裟手持木杖僧人模样的人正对峙着。我在想要不要插手帮他一把,于是右手摸出一支“六出雪”。这时,老虎却率先发动了进攻。只见它双脚蓄力猛然一冲就扑向了那个僧人。谁成想僧人迅速腾起身形,双手将木杖高举过头顶,迎面一击当头棒喝,老虎居然应声倒地。看来这僧人的膂力非比寻常。

  老虎似乎是晕了过去。在我发呆的时候,僧人从腰间拽出了一把匕首,在老虎的腿部割开了一个口子,然后取出一个皮囊,取了点虎血。在这个过程中他始终都没有理我,似乎我不存在一样。我也觉得自己处在一个尴尬的境地,于是向前一步抱拳:“朋友,一招就打晕了老虎,好功夫!”

  这个僧人依旧自顾自地做着他自己的事。取完了虎血,他站起身转向我,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施主,此地并非讲话之所,我并没有取它性命,它还是会活过来的。 ”“哦,那请问高僧,这里距离回洛岛还有多远的路程?”“施主,请随我来。”这家伙收拾好了东西,自顾自的向前走去。真是个怪人!也许和尚都是这样吧,满口的阿弥陀佛。

  走了好久,和尚停了下来,转向我,双手合十:“阿弥陀佛,看施主的装扮,应该是寒冰门弟子吧。”

  “这……”我知道自己这一身衣服实在是有够扎眼了。“正是,我要到洛阳去,所以要先到回洛岛。”等一下,他是个和尚,会不会是少林寺的和尚?他会不会与我为敌? 想到这里,我立刻提高了警惕。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看来《炎黄录》一出,武林已然是风云再起。”

  “噢?敢问大师从何处来?大师是少林门人吗?”

  “回施主的话,小僧乃一云游僧人,少林高高在上,小僧不敢高攀。”听他这么说,我的心倒是稍微放松了一些。

  “哦……”我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忽然想起要问路,“请问大师,此地距离回洛岛还有多远?”

  这和尚并不直接回答:“施主,若以普通人之脚力,恐怕是再有十天半月也难以企及。不过以寒冰门之轻功,小僧看来不出三日,施主即可看到回洛岛之路牌。”

  “多谢大师指点,那我这就赶路去了。”

  “施主且慢~”这和尚又把我叫住了。“施主可知,回洛岛实乃一个凶险之地。”

  “哦?此话怎讲?”

  “现在回洛岛已经被一大群突厥士兵占据。他们窥探大唐疆土已久,而回洛岛又是一条官家要道。这批突厥士兵在一个突厥首领的带领下,无恶不作,侵扰来往商贾,着实可恨。”

  “竟有如此之事?唐王为何不发兵征讨?”

  “施主有所不知。如今武林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唐王正在为此事发愁,哪里还有多余精力去理会这么一小批残余的势力呢?回洛岛东北方向是少林寺,而东南方向便是洛阳城。而这些突厥士兵都盘踞在回洛岛的西边。无论是距离少林寺还是洛阳城,都有相当大的一段距离。再加上少林寺就在洛阳城附近,无形地震慑了突厥士兵们,他们是绝对不敢前往骚扰的。所以说对洛阳根本构不成什么威胁。所以说,大乱未平,小乱,就暂时先放到一边了。”

  “哦,多谢大师提醒。我想,以我寒冰弟子的武艺,对付区区突厥士兵还是没什么问题的。我倒是愿意拿他们试试刀呢,顺便把那头领也给干掉,就当是为民除害了吧。”

  “施主请多加小心,小僧告退了。”

  “后会有期!”

  我顺着和尚指的方向前进。三日?看来距离已经不远了!想着即将到来的全新旅程,我的心情激动地难以自抑。我运起了轻功,瞬息千里!

继续阅读:第七回 一条血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