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一条血路
星阙芯燃2016-10-18 09:293,704

  第七回 一条血路

  果然如同那个云游僧人所说,第四天清晨,我看到了回洛岛的路牌。

  到了这里,暮枫林的枫树只剩下稀稀拉拉的点缀。路边的树木已经开始杂乱无章了。走着走着,发现了一条小河。正沿着河边走着,居然又遇到了两个手持砍刀的强盗!故伎重演,这次我倒没有下杀手,只是将他们二人抓住,把路问了个清楚。原来沿着这条小河,就能走到洛阳城。放走了那两个小贼,我就继续沿着小河上路。

  不知不觉到了中午时分。这里的气候感觉比暮枫林温暖了一些,走了这么久,我也又累又饿。还是老样子,打猎吧。于是我离开了小河的流域,走到比较茂密的树林里,放慢脚步,竖起耳朵仔细听着是不是有什么野鸡野兔的踪迹。

  “噌”的一声,一只野兔从草丛中跳出后飞快的逃跑。今天运气不错,没多久就遇到猎物了。我立刻跳出了草丛追了过去。这只兔子也有点缺心眼,如果它一直在草丛里跑,我还真不好追。可是它却往河边的路上逃去,简直就是自寻死路嘛!我紧追几步,“六出雪”一直在手里捏着,眼看马上就要进入我的暗器射程,突然间,一支羽箭“唰”的一下射中了兔子的脖子。

  有人!我愣了一下迅速停下了脚步。“唰”又是一箭,这次是冲我而来。眼角余光瞥见一道白光逼近,我把头一偏,一支羽箭擦着我的耳朵飞了过去。

  该死,又是我大意了!暮枫林大片地方都是人迹罕至,所以可以无所顾忌的追逐猎物。可是我怎么忘记了,这里可能还有危险存在!

  对方在暗处,我在明处。抬头看去,却找不到射箭的人。这时我听到了一声轻微的“绷”~这是射出箭时弓的声音。我再次一个闪身,又躲过一支暗箭。看来对方调整了位置,离我的距离又近了一些,不然我也不可能听到弓弦的声音。

  “簌簌”左前方的树丛轻微的晃了一下。好,原来你在这里。“唰”的一下,一支羽箭果然从那个方向射出来。这次提前判断到了,我的注意力集中在这里。眼看箭到眼前,我迅速伸出左手,两指就把飞来的箭给捏住了。几乎是同时,我右手同时发出了三支“六出雪”。三支雪花一样的飞镖穿过了树丛,我紧接着一个腾空高高跃起,跳过了树丛。

  人呢?树丛后面有一小片被人踩倒的痕迹,却没有人的影子。我搜了半天,找到了两支“六出雪”和一滩鲜血。 看来那三发暗器中了一发,而且被那个人带走了。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线索。这时,肚子开始大声的抗议了。算了,先不纠结这个人的来头了。本想自己打来吃的兔子被他给射死了,也算是帮了我一个忙吧。我走出树丛,捡起兔子,拔掉了箭,来到河边把兔子开膛剥皮洗净,然后就是生火烧烤了。

  吃完了兔子,喝了几口水,我突然想起。这个人带着血逃走,兴许会留下血迹。我又回到了树丛中,仔细观察着他留下的逃跑痕迹。顺着小树小草倒下的方向,穿过了树丛,回到了路上。果然,一溜星星点点的血迹延伸向了远处。提醒自己要提高警惕,一边追随着血迹,一边警惕的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小路渐渐变宽成了大路。渐渐的,我总觉得看不到的地方有一双双眼睛在紧紧的盯着我。似乎快到对方的大本营了一样,周围都是暗哨的感觉。这条大路,中间低,两边高,两边还长满了茂密的树木和草丛。

  在这条危机四伏的道路上走着,我已经把“霜华”攥在了手里,以便随时应对突如其来的危险。而右手也随时准备好发射暗器。

  地上的血迹越来越少,终于消失不见。看来这个受伤的人已经止了血。或者就是我已经到了他们的老巢附近。这时那种被暗哨盯着的感觉又不见了,难道他们的暗哨撤了?还是我刚才神经太过于敏感?抬头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片比较开阔的地方,而这片空地的中间,搭建了好些个异域风情十足的帐篷。莫非这就是老巢了?我以前没见过这样的帐篷,说不来是哪个地方的。这时,很多急促的脚步从身后传来。

  “杀啊!”我扭头看去,一大群突厥士兵手持马刀向我冲来,距离不到百步。“冲啊!”待我再扭转头,又是数以百计的突厥士兵从大大小小的帐篷中钻出,手持马刀向我冲来。我被包围了!

  一前一后两批人马,正好把我围住。这些突厥士兵都穿着突厥人特有的服装,每人手中都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马刀。待他们把我完全包围,我便和这个包围圈形成了对峙的状态。我默默数了数,包围我的这些突厥士兵, 最少有一百多人。

  这时,一阵马嘶声传来。眼见一个身穿铠甲手持长枪的人,骑着一匹黑色的战马靠近了包围圈。包围圈自觉的闪开了一条路。

  “就是你,伤了我们的人吗?”马上的人发话了。

  “是我不假。不过是你的人先放箭射我的。”

  “该死的汉人,迟早有一天我们会把你们赶出中原!给我上!”

  骑马的肯定就是突厥士兵的首领了。他一声令下,包围圈最里面的突厥士兵立刻冲了上来。这时的我除了拼命还能怎么办?不等他们冲到近前,我直接使出“流星赶月”飞快的两刀就放倒了冲在最前面的两个。霎那之间电光火石一般,我和这些士兵就战在一处。虽然他们的马刀看起来挺吓人的,跟我的“霜华”比起来,还是差的很远。一个突厥士兵想用马刀挡住我的“霜华”,结果就是马刀像豆腐一样被整齐的砍断,一起断了的还有他的胳膊。

  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何况这一百多人有二百多只手。在地上倒下了三十多具尸体的时候,我的身上也多了几条被马刀划伤的伤口。我一边战斗一边想,如果这么厮杀下去,我会不会体力耗尽?那时可就惨了!突厥士兵像是杀不尽一样,砍倒了一茬,又来了一茬。渐渐的,细密的汗珠已经布满了我的额头。跑?往哪里跑呢?至少还有近百人包围着我,每一次出招都要万分的小心,杀敌的同时还要自保,还要时刻提防着被人暗算。

  正当我应付的有些焦头烂额的时候,包围圈外忽然一阵大乱。只听扑通扑通倒下去了好几个。什么情况?是有人来帮我了吗?我一刀捅进了一个突厥士兵的心脏,拔刀,顺势往圈外看去。是她?!

  来者正是那个百花宫的小姑娘。只见她杏眼圆睁,手握双刀,上下翻飞的双刀如同长在了她的手上一般,双刀所向,鲜血飞溅。我回身迅速解决掉了冲上来的两个, 回手一招“星飞影落”,接连七支“六出雪”打出,地上又多了七具尸体。那边,百花宫的小姑娘越战越勇,双刀共鲜血齐飞,毒蛊共惨叫一色。不多时,我俩已经合力杀掉了大半的敌人。

  “呼~”一阵尖利的口哨,剩下的突厥士兵开始且战且退,不再冲锋。他们的首领发出了撤退的信号后,掉转马头就飞奔而去。剩下的几十人也开始纷纷逃命。

  “扑通!”小姑娘砍倒了一个准备逃跑的,“追!”她冲我大声喊道。

  “慢着!”我拦住了她。

  “喂,你是傻子啊,还不趁机把他们一网打尽?”被我拦住的她一脸的不满,白皙的脸上还沾着飞溅出来的鲜血。

  “姑娘,敌众我寡,还是不要贸然去追,谁知道他们还有多少人。如果敌人太多,我们总归会耗尽真气,那可就危险了啊。”

  “呸,我看你就是个胆小鬼!”

  “这……”

  横七竖八的尸体倒了一地。我们二人查看了几次,都已经死掉了,连个活口都没抓到。我仔细地收回了打出去的暗器。不过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刚才都是万分紧急的情况,一个不留神都可能受伤被人包围,那后果可真的不堪设想。

  “刚才多谢姑娘出手相救了。”此时此刻我也没必要装腔作势,毕竟我连续多天日夜兼程的赶路,又是风餐露宿,而且敌众我寡。就刚才那样的情况,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应付多久。

  “你这个笨蛋,为什么我来之前你不打你的小飞镖啊?”

  “姑娘,这暗器也是有数的,那么多人,一人吃一发,我身上的也未必够用啊。”

  “哦,原来你这是有数的啊。我还以为你随便想打多少都有呢。”

  真是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装傻,也罢也罢。既然再次相遇,我想这个小姑娘也是要去洛阳城。于是我恭敬的行了个礼:“姑娘,上次走的匆忙,还没请教姑娘芳名。”

  “你想干什么?不怀好意吧你!”

  “这……在下被姑娘救了一命,自然想要知道救命恩人的名字。”

  “那你给我记好了,本姑娘名叫兰夕颜。”

  “姑娘真是人如其名,天生丽质。”

  “呸,你少跟我贫嘴。”

  说罢,在我还没考虑好该如何应对时,这个小姑娘,哦不对,兰夕颜就要转身离去。我立刻上前一步:“兰姑娘请留步,请问兰姑娘也是来寻找《炎黄录》的线索的对不对?”

  “本姑娘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与你何干?”

  “兰姑娘,我们已经三次相遇,说明我们还是很有缘分的。如果你我都有同样的目的,我看倒不如同行?”

  “去你的吧,谁要和你同行啊。傻乎乎的,武功又不怎么样,带着你还得费劲儿保护你,我才不干呢。”

  不知为什么,在她刚刚冲进包围圈救我的时候,她的脸上带着的是一种杀手般的沉静与冷酷。前两次见面时那种活泼的样子荡然无存。或许人在大开杀戒之时,都是这个样子吧。直到我们检查这些突厥士兵的尸体的时候,她才慢慢恢复了我认为是正常的样子。一面冷酷残忍杀人不眨眼,一面美丽活泼天真又无邪。我真的是看不懂猜不透。

  “呆子,你想什么呢?好了,我不陪你玩了啊,本姑娘还有事要办,我走了。”待我回过神来,她已经在河边洗净了脸上和裸露的身体上沾染的鲜血,歪着脑袋看着我。

  “哦……”我刚刚发呆过度,反应有些迟钝。等我张口她已经转身走了,“兰姑娘,还是多谢你搭救了!后会有期!”她却没有回头扬长而去。

继续阅读:第八回 再遇强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