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狭路相逢
星阙芯燃2016-10-14 08:594,174

  第三回 狭路相逢

  眼见这少女大大方方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只能再次施礼询问:“请教姑娘尊姓大名!”哪知道她并不理会我,突然身形一闪,双手从腰间拽出双刀。不等我再次开口,她手中的双刀呼呼挂风,冲着我的天灵盖就劈了下来。我暗暗运气闪开这一招,继续一抱拳:“请教姑娘尊姓大名!”

  没等我话音落下,眼见她手中双刀一翻个儿,一左一右向我胸口袭来。我向后一闪身跳出战圈。她见我并不接招,双手持刀腾空跃起,双刀在空中挥舞的如同花雨降世一般就要向我发出第三波攻击。我暗想不给点颜色看看是不行了。就在她腾空之时,我右手腕一抖,一颗小石子捏在了指尖。只是给点颜色看看,没必要下杀手。说时迟,那时快。我右手微微一甩“嗖”的一声,小石子从我指尖飞出。

  寒冰门武功的特色,就是快,准,狠。配合着暗器,暗杀术十分的了得。如果我想取她性命,就会使用我们的独门暗器“六出雪”,又何必仁慈得使用这打鸟的飞蝗石呢?

  少女看到我手的动作,似乎觉察到了我要发暗器了。不过腾空状态下的她无处可躲。几乎在我暗器出手的同时,她迅速架起了双刀,护住了面门。

  “啪!”“哎哟~~~!”她一声娇叫后落地,双刀合到左手,用右手捂住了自己裸露的右膝盖。

  “你这个杀千刀的死小子,居然敢暗算老娘!”果然不开口则已,一开口便如此的火爆。

  “姑娘,我并没有伤害你的意思,所以才会用石子打你的膝盖。既然你已经觉察到我的动作,为何不护住心口反而要去护脸呢?”

  “废话!你把老娘的脸打坏了,我还怎么见人啊?可恶的东西!”

  真是自讨没趣儿。我心中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早知道你如此刁蛮,刚才倒不如直接把你给干掉算了。

  “喂,你这混蛋在想什么?”这次换她来逼问我了。

  “不敢不敢,我看姑娘武艺高强,只想与姑娘认识一下交个朋友而已。”

  “武艺高强还被你伤到?油嘴滑舌!天下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没辙了,真是碰上了完全不讲道理的家伙,耽误时间,我还不如抓紧时间办自己的事儿去。想到这里我再次抱拳:“对不住了姑娘,在下真的是无意冒犯,只是姑娘率先出手,我不得不与姑娘过上几招。姑娘真的是好功夫,在下甘拜下风。告辞!”

  我转身要走,谁知她脸色一沉,拦住了我的去路。

  “姑娘,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先别走,回答我几个问题。”

  “姑娘请讲。”

  “你真的是寒冰弟子?”

  “我刚才说了,在下乃寒冰弟子,名叫秋无意。”

  “哈哈,谁给你取的这破名字?”

  “这个,我从小上山,名字是师父给取的。”

  “我说你这个名字真是有够无聊,秋无意?你姓秋,还住在这大冬天的雪山里,真是奇怪的人。还有,你要去做什么?是不是也去寻找《炎黄录》?”

  “寻找《炎黄录》是当今皇帝诏告天下英雄豪杰的,我去参加也不是什么奇闻吧?”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这家伙废话真多。”

  “……”

  这少女问完之后便不再说话,而我总不能一直就这样和她傻站在这里吧。于是我再次施了一礼:“姑娘,如果没有其他事情,那我就先告辞了。”

  “走吧你,爱去哪去哪。”

  “怪人……”我心里嘟囔着,从她身边绕了过去继续赶路。

  “傻瓜,最后告诉你,小心你前面是一个大阴谋,让你有去无回哦,嘿嘿!”

  我激灵了一下,再看她已经不见了踪影。可恶的小姑娘,扯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管不了她那么多了,抓紧时间继续赶路吧。一开始我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带匹马出门。那么远的路程,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时候才能走到中原了。可现在发现似乎我的决定是正确的。这么大的雪,走过去之后没多久脚步就消失不见了。如果是骑马,或许马都会陷进雪堆里,还是给自己找麻烦。算了,我运起内功,施展轻功“流星赶月”雪上飞。两边的景色飞速的向后退去,而雪地上也几乎看不到我留下的浅浅的痕迹。

  就这样连续飞速前进了半个多时辰,终于来到了路牌近前。牌子上面写着三个大字“暮枫林”。原来再向前就到了暮枫林的地界了。辨别了一下方向,继续前进。本想拿出戚长老送的大唐版图看看,想了想还是等到没雪的地方吧,省得把地图弄坏了。

  继续赶路,走着走着,觉得身体有点不对劲。停下脚步,发现原来肚子已经咕咕作响了。难怪,清晨时从梁大夫家出来就没吃东西,又是和那小姑娘过招,又是飞快赶路的。我翻了一下包裹,包裹里的烧饼已经被冻得又冷又硬了,实在是难以下咽。琢磨着是不是能找点干柴生个火什么的,再打点野味烧烤一番。想到野味,口水不由得就想流下来了,要先解决肚子的问题。

  我观察了一下周围,有些失望,似乎白雪皑皑中什么都难以寻觅。再向前走走吧,既然这里叫暮枫林,听名字也不应该是那种终年积雪的地方。

  又走了大概一个时辰,肚子已经在强烈的抗议了,自己也有些气力不足。突然发现前面的路有向下延伸的趋势。仔细看看,原来我一直在一片小高原上行走。从这里开始出现落差,而且脚下路的颜色也不再是单纯的白色,开始渐渐露出裸露的土地。太好了,终于要摆脱雪原了!这时雪也渐渐的小了,停了。加紧步伐又走了一阵,我终于置身于一片金黄之中。不愧名为暮枫林,眼前所见之处几乎全是枫树。遍地金黄色的枫叶,煞是好看。既然如此,看来我的火和野味有希望了。

  这时“噌”的一声,我循声望去,一只野鸡正飞快的逃跑。哈哈,到手的猎物怎样叫你跑掉?运起“流星赶月”,追!三两下已追到近前,我右手拽出一片薄刃,六角形,如同一片雪花。“噌”的一声破空声,一发六出雪正中野鸡的咽喉!逮到了!拾起已经断气的小鸡绑在腰间,我就开始收集柴火了。拿出火镰子点了火,引着了干柴后,我抽出了“霜华”,将小鸡拔毛,开膛破肚,然后削好了两根木棍。一根穿上了野鸡,一根穿上了两个冷烧饼,开始烤着。没多大功夫,野鸡就散发出了诱人的肉香来了,而烧饼也变得又焦又香。我一个人坐在这片诗情画意的暮枫林里,咬一口野鸡,啃一口烧饼,大快朵颐。吃得是不亦乐乎。到底是饿坏了,风卷残云一般消灭了干净,捧起水壶喝上一口冰凉的水,冷彻了心扉。

  烤野鸡和烧饼把我吃得感觉有些飘飘然,一口凉水又给我冲了个清醒。坐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儿,看看天色,似乎是下午时分了。不知道今天晚上要在哪里过夜呢。实在找不到城镇或者村庄的话,就只能在这野外将就一下?休息够了,赶紧继续赶路,最好还是能找到可以投宿的地方。

  站起身来,把烧光的灰烬清理一下,确认没有留下明火。整理好了武器和包裹就准备继续赶路。忽然我觉察到后方的枫树林里似乎有人影闪过。回过头去,只是一片枫叶飘落。气氛似乎不太对劲。

  走出几步,忽然感觉到一阵寒意,这次是直冲我来的! 我立刻运轻功飞出三丈开外,只见我刚才站立的地方,已有数十支羽箭插在了地上!

  “谁!”我一声断喝。“出来!我知道你们在这儿!”这次可不止一两个人了。

  眼前的树后,三三两两的出现了人影,待他们站定,我暗暗数了数,一共有十五个人,都是一身黑衣的彪形大汉。

  “我和你们素不相识,为何要放暗箭害我?!”

  “哈哈哈哈!”这帮人开始放肆的大笑起来。其中一个看似领头的家伙,头戴红色头巾,身穿一袭黑衣,腰束麻布腰带,打着白色的绑腿,右手提着一把虎头砍刀。这家伙粗着嗓门喊了起来:“小家伙,在我的地头打猎,有没有问过大爷我同意没有?这样,大爷我不和你计较,如果你想活着从这里过去,把你身上值钱的东西统统交出来,大爷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我明白我遇上山贼了。心里暗自懊悔,刚才只顾着吃喝,居然都没有关注周围的状况。如果在我吃喝的时候他们突施冷箭,那可是相当的危险!不过我是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哼,臭小子,想什么呢你?不想死就把值钱的东西给大爷留下!”

  “呸!”我啐了一口吐沫,“就凭你们这几个小毛贼?!”

  “好嘛,死到临头了你还嘴硬?兄弟们,把这小子给我干掉!”领头的那家伙恼羞成怒,手中砍刀一舞,那些跟随的山贼纷纷挥刀就冲了上来。

  下山以后除了跟那小姑娘过了几招,还没好好试试功夫活动活动筋骨,正好这些毛贼送上门来了。说时迟那时快,我左手抽出“霜华”,“当啷”一声格挡住了迎头砍来的一刀,挥刀那家伙的虎口瞬间被震出了鲜血,立刻倒地抱着手惨叫起来。没等他们形成包围,我直接一招“浮光掠影”,“霜华”在手中掉转成反握,一道寒光划过迎面那两人惊异的表情后,他俩已经身首异处。随即我右手已经连续打出三发“六出雪”,右边的三个瞬间倒地,鲜血喷涌。然后我直接腾空而起跳出了战圈,另外那些冲得不够快的,只能张大嘴巴惊异地看着他们的同伴瞬间毙命。

  “什么?混蛋!”山贼老大傻眼了。转瞬之间,他的手下死了五个伤了一个,其他的人都站在原地打哆嗦。

  “哼!”我冷笑一声,“你们还有人想送死么?”“哗”的一下山贼老大带着剩下的活人几乎瞬间作鸟兽散,而且他自己逃得最快。“呸,真是自己寻死!”低头一看,地上还瘫着一个活的呢。那个被震伤了虎口的家伙正手脚乱蹬的想要逃跑,可是他又怎么逃得掉?

  “你!”我用刀尖指着他的鼻子。“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啊!我已经知道大侠的厉害了!我再也不敢了!求大侠放我一条生路!我上有老下有小……”他浑身颤抖着趴在地上,磕头如捣蒜。“算了,我也没打算赶尽杀绝,刚才下手有点重了。”我蹲下来,撕开一具死尸的衣袖,擦拭着“霜华”上的鲜血。“我可以放你一条活路,不过你要回答我的问题。”“是是!大爷您尽管吩咐,小的一定知无不言!”

  “好了,不废话了。你知道不知道这里往洛阳城怎么走?”

  “据小的所知,顺着这片暮枫林继续向南走,有一个叫回洛岛的地方。向着回洛岛的东南方向,有一个小寺院。寺院门口那条路再向东南就到洛阳,向东北的话,就走到少林寺了。”

  少林寺?我心中一动,五大门派之一的少林,似乎触手可及。我再问他:“那从这里到回洛岛大概有多远的路程?”这家伙想了想:“大爷,小的确实不知道。因为暮枫林这片地方大得很。咱们现在在的这块,正是暮枫林分割南边北边的一条边界。分开了雪地和土地。其实暮枫林这里都是枫树,雪地只是很小一片。有人说这里是‘白雪轻压枫叶尖’。您看,只压住叶子的尖儿,前面的路应该还远着呢。”

  唉!看来路途还很遥远啊!也对,从山上下来这才是第二天,我就想走到中原去了?太天真了。这时天色有些暗了下来,这可如何是好呢?

继续阅读:第四回 世外仙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