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世外仙人
星阙芯燃2016-10-15 09:443,657

  第四回 世外仙人

  想到路途还相当的遥远,我有点烦躁的把“霜华”收回了腰间。随后连续打出了三发“六出雪”,几丈距离以外, 三片正在飘落的枫叶被齐刷刷地钉在了树上。

  这下把这个小贼吓得不轻,又开始磕头:“大爷啊,我可是知无不言啊!求您饶命啊!”“哈哈,大丈夫说话算话,我说不杀你就不会杀你,只是问问你话而已。我再问你,这暮枫林中,有没有村落或者人家?”

  “小的实话实说,大爷,这偌大的暮枫林中,实在是难以找到人家。据说十几年前还有数十户人家居住,也早都搬走了,如今只剩下了稀稀拉拉的废弃的房子。就算是有零落的人家,也是靠近回洛岛那边了。”

  “那我就纳闷了,连个可打劫的地方都没有,你们这些山贼靠什么过日子呢?”

  “这个……”这家伙挠了挠头,“除了冬天以外,有时会有一些过路的赶路人,有时会有一些商人。现在这个时节,几乎没有路人,我们兄弟们也是在林子里打猎才会遇到大爷您啊。”

  “哦……”真的很失望,如果我按照现在的赶路速度,恐怕以后会有相当的一段时间要以天为被地为庐了。正郁闷的时候,这家伙又说话了。

  “大爷,在这暮枫林里,就是前面您可能要路过的地方,有个地方叫‘枫语亭’。那里住了一个可能是暮枫林这一片区域唯一的一个人了,是个单身的怪女人。”

  “哦?一个单身怪女人?你们怎么不去打劫她呢?”问到这儿,他忽然浑身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大爷,我们不…不…不敢…不敢啊!”

  “嗯?那是个怎样的女人?你居然怕成这个样子?”

  “唉,大爷您有所不知,那女人的武功极高。不但如此,她还会使用一种离奇的毒术。不见她撒什么烟儿啊粉的,我们的人就七窍流血倒地而死。”“什么?!”难不成是那个小丫头?不对啊。“告诉我,那女的长什么样子?”

  “啊,那女的长得是真好看,不过就是头发全白了。几乎不见她动弹我们兄弟就死了好几个,人家还坐在那弹琴呢。”

  哦,不是那个刁蛮的小丫头。可这个女人究竟会是谁呢?听了小贼的描述,似乎这个奇怪女人用毒的手法和那刁蛮小丫头如出一辙。难道也是百花宫的人?我不禁陷入了沉思。

  这小贼看我不吭声了,试探着问道:“大爷,您还有啥想知道的?”“没了,你走吧,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们这帮混蛋了。”“哎,小的遵命,小的不敢!”说罢捂着受伤的手一溜烟的跑了。

  一场打斗,活动了一下筋骨,还问出了不少想要知道的事情。我地头看了看地上的几具尸体,叹气说怪你们不走运了,重新背好包袱上路。

  又走了大约一个时辰,天就黑了。重新拿出了火镰子,削了一支粗木棍,做了一支火把。走着走着,月亮也越来越高了,还算是能看清路。又走了大约半个时辰的样子,前方不远处有几间黑黝黝的房子。走近了仔细一看,都是破败不堪,这大概就是那小贼所说的搬走的住户遗留下来的房子吧。算了,天也很晚了,就在这里将就一下吧。在附近搜集了一些柴禾,在院子里点燃了一堆火,然后坐了下来。经过了下午的打斗和赶路,烤鸡和烧饼早就化为乌有了。打开包袱,拿出两个冷烧饼烤来吃了,然后就竖起耳朵睡觉吧。

  …………

  当我醒来的时候,天也刚蒙蒙亮,火堆也差不多烧尽了。这里似乎还好,夜里很安静,既没有人经过,也没听到大型野兽的声音。起身舒展了一下身体,解决一下个人问题,收拾起包袱,弄灭了残余的火堆,继续前进。

  再后来的日子,每天都是那么的单调。随身带来的干粮已经全都报销了。还好这里是野树林,经常能够猎到一些野味。只是喝水是个大问题。偶尔遇到快要干涸的小溪,或者看起来比较清澈的小水潭,我都会把自己灌饱,然后把水袋装满。就这样一直向前走着。还好,虽然这里名叫暮枫林,不过也不至于全是枫树,不然满眼的金黄,分辨方向的能力就会大大减弱。

  就这样反反复复,走到第十天。这天中午吃完烤野兔,一边回味一边向前走着。渐渐觉得周围的景色有些改变。原本还有点杂七杂八的树木都不见了,周围渐渐只剩下了枫树,漫天的金黄席卷而来。

  忽然觉得有些眩晕,怎么是我分不清方向了吗?这是什么地方?虽然之前也有不少枫树,可是都不如这个地方的好看。叶片宽大,颜色鲜艳,就连飘落在地上的枫叶颜色都是那么新鲜,似乎是刚刚落地一般。这是什么地方?咦?有水!我高兴的冲了过去,居然是一条清澈的溪流。真的很久没见过这么清澈的溪流了。我捧起水来洗了洗脸,是啊,连吃水都成问题,何况是洗脸呢?捧起来喝了一口,清冽甘甜。喝了个够,然后倒掉水袋的陈水,再装满这甘甜新鲜的溪水。

  真是挺奇怪的,这里似乎是世外桃源一般。我心中暗想,这还真是个好地方啊,不知道这里会不会住着神仙?不如顺着溪流走走看。于是我沿着溪流走了下去。

  一路走去,景色都是一样的好看。除了金黄,还是金黄。那些叶子片片饱满漂亮。忽然发现不远处有个凉亭。嗯?原来这儿还有人吗?居然还有个凉亭。凉亭,凉亭?枫语亭?!这个词语忽然在脑海中闪现。

  想起来了,小毛贼说过的,枫语亭!奇怪的女人!手指拨弄琴弦之间,使对手七窍流血而死!我不禁心头一紧,左手下意识的握住了腰间的“霜华”。我又摸了摸装着“六出雪”的锦囊,之前杀人打猎用掉的,都被我收回来了。如果真的交手,似乎用暗器应该更快吧。

  正当我胡思乱想之时,一阵悠扬的琴声飘进了我的耳朵。不错,就是她了!我感觉手心都被汗水浸湿了。循着琴声望去,大约二三十丈开外,一个青衣女子背对着我席地而坐,一头长发披在后背直垂到地上,双手随意拨弄着琴弦。那一头长发,白若冰雪,在这一片金黄的世界里,格外的刺眼。

  已经到这里了,如果要发生什么,一时也难以脱身。不如既来之则安之吧。我在心里暗暗给自己鼓劲儿,然后缓步的向着她的方向走去。在距离她只有三丈远的时候,我站住了。

  “少侠,有何指教?”她居然先说话了,语气平淡,波澜不惊。

  我躬身一抱拳:“我途经此地,口渴难耐,发现了溪流。顺着溪流走到了这里,打扰了姑娘的雅兴,实在是抱歉。”

  “哦?看来我没猜错,你应该也是个行走江湖的人,不然你也走不到我这里来。”

  “正是,我受师门之命下山。”

  “敢问少侠从哪里来?”

  “北方!”

  “可是冰剑村?”

  “正是!我从寒冰门来!”

  在我说出这句话之前,她都是原地坐着背对着我。当她听到我从寒冰门来时,她从地上起身,转身面向了我。

  这是怎样的一副容颜!当我看到她的脸,我的感觉只有四个字,惊为天人。她的皮肤白如冰雪,唇红齿白,明眸善睐。所谓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也不过如此吧。只是她面如沉水,没有丝毫的表情。“寒冰门”三个字虽然让他转过身来面对着我,却再没有在她脸上激起一丝的波澜。

  “这么说,阁下就是寒冰弟子了。”

  “正是,在下寒冰门弟子,秋无意!”

  “敢问少侠,是不是为了《炎黄录》而下山?”

  “正是!”

  “在下请教姑娘芳名。”我抱了抱拳。

  “顾婉容。”

  三个字说出了口,却犹如晴天响惊雷。“敢问姑娘就是倾国圣手顾婉容?”

  “正是。”

  我原本以为这女子可能会是百花宫的人,没想到,居然是她。在山上修炼时,听师父讲起过当今武林的一些风云人物。五大门派自然不必多说:少林寺的方丈明尘大师,蜀山剑派的掌门人柳飞鹰,天煞盟的天煞神君秦少陵,百花宫的宫主,以及我们寒冰门的掌门无涯老人。奇怪的是,我们唯独不知道当今百花宫的宫主姓甚名谁,着实是很神秘。而除了这几位,江湖上还有几位名声不亚于他们的大人物。

  倾国圣手——顾婉容。她拥有倾国倾城的美貌和举世无双的医术。人们并不清楚她的身世和她背负的江湖恩怨,人们只知道她孤身一人生活在一个世外桃源一样的地方。

  燕北白袍——荆斩红。此人号称江湖上到处都能自由游走,黑白通吃,朋友无数,武艺高强。他曾经是魔教教主冷无心的“燕人十二护法”某一位的后代,据说手中持有“燕人十二令牌”中的一块。只是现在也已经退出了江湖,隐居在冰剑村附近的山上,如同普通老百姓一样,深居简出。

  江南青衣——柳杨尘。曾经的蜀山剑派大弟子,武艺不在掌门人柳飞鹰之下,手持一把逍遥剑,人称“逍遥剑客”。在一次与天煞神君秦少陵一对一的对决中打成平手之后,就从江湖上消失了。

  想了想关于她的传闻,那么她也应该是我的前辈了。于是我站直身子,双手抱拳向她施了一个大礼:“前辈在上,请受晚辈一拜。”

  她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上忽然出现一丝微笑:“呵呵,小伙子,你倒是有点本事,能走到我这枫语亭来。这里可是人迹罕至的地方,那些山贼强盗都唯恐避之而不及,我倒是挺佩服你的。”

  此话怎讲?佩服我的勇气?我堂堂寒冰门弟子行走江湖怕过谁呢?“不知前辈所言为何?行走江湖之人,武艺和胆识,都应该具备,难不成……”后半句“难不成我不小心闯到你这里,你还要把我杀了不成”没说出口,静观她的神色。

  顾婉容莞尔一笑:“少侠多心了,顾某人还是欢迎江湖朋友来我这儿做客的。”说罢她转身重新坐于琴前,一首曲子如高山流水般倾泻而下。我看她不再理我,心想不如坐下听她弹琴。也罢,我原地盘腿坐下,静静聆听。

继续阅读:第五回 江湖宿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