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回 同门相残
星阙芯燃2016-10-29 09:243,100

  第二十回 同门相残

  这时,兰夕颜和那个男人同时发现了我。

  “无意!”兰夕颜叫了出来。

  “是你。”那个男人转过脸来,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出现在我面前。

  “你是……秋……”

  “不错,我就是秋无心。”

  说起来,秋无心是我的师兄。

  他比我年长几岁,又早上山几年。大约在三年前,他因为私闯寒冰门禁地未果打伤了守卫禁地的弟子后,又顶撞掌门人,被驱逐出了寒冰门。印象中他是一个还不错的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会做出这样的傻事而被逐出师门。

  “无意!”兰夕颜又叫了我一声。

  “夕颜。”我示意她不要说话,然后我盯着秋无意的眼睛:“你为什么要在这里奸淫掳掠。”

  “我不过是以我自己的方式过着属于我自己的生活而已。”

  “把这些平民百姓搞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就是你所谓的方式么。”

  “那都是手下人所为,与我无关。”

  “手下人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你却不闻不问吗。”

  “我只是偏爱这里的青山秀水,这些人愿意为我效忠,仅此而已。”

  我们两人一问一答的对话,平淡得如同对白,却一点都不像问答。我没有带着疑问的语气,他也没有带着交代的意思。

  “我的人,都是你们两人杀掉的。”

  “不错。顺便说一下,你那在外面做监工的十几个人,刚刚被我全部干掉。”

  “无意……”

  “别叫我名字,你不配。

  “你是不是觉得我做的事都是错的。”

  “你自己觉得呢。”

  “起码我也比你强。

  “你什么意思。”

  他用手指了指兰夕颜,“一个寒冰弟子,居然和世代为敌的百花宫的人为伍,无涯老人知道吗。”

  “我……”我一时有点语塞。

  “无话可说了吧。如果我私闯禁地顶撞掌门而被逐出师门,那你的行为,就是要杀无赦。”

  “无意!”兰夕颜第三次喊了我的名字。

  “夕颜,让我和他说。”我冲她点了点头。

  “秋无心,我不管你说什么,总之你占山为王,带领一批乌合之众烧杀抢夺奸淫掳掠,天理难容。现在你那些喽啰已经都归西了,你打算怎么办,是你自我了断,还是要我送你一程。”

  “我要怎么办都无所谓,不过我想忠告你的是,如果你还想做一个寒冰弟子,那么就不要再和这个百花宫的女子在一起。”

  “你!”兰夕颜气的小脸儿涨的通红。

  “夕颜,你带着这些大嫂大婶到院子里去,她们的男人马上就要回来了,在那里等我。”

  “可是……”

  “去!”我的语气坚定的不容置疑。

  兰夕颜此时全然没有了之前的气势,而是有些失魂落魄的看了看我,然后点了点头,带着那些女人从我身后走出了屋子。

  “跟这个百花宫的女人在一起对你有什么好处。”

  “这轮不到你管。”

  “你知道吗,你可是被师父看好的弟子之一,也是有可能竞争下一代寒冰门掌门的人。可是如果让他们知道了你和一个百花宫的女人在一起,我想这个掌门恐怕你是难以胜任了。”

  “我已经说过了,这还轮不到你来操心。”

  “好吧,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不过现在看来,我和你,曾经的同门师兄弟,现在是难免要拼个你死我活了。”

  “出招吧。”

  秋无心,秋无意,四目相对。

  转眼间,属于他的那把“霜华”已经握在了他的手里。

  我,也紧紧攥着属于我的“霜华”。

  只见秋无心突然变换了身形,一个“流星赶月”,左手反握“霜华”就向我劈来。我施展一招“月下追影”纵身跳开躲过了这一剑。不待我双脚落地,秋无心双脚点地纵身一跃,身体在空中一个回旋,一招“残雪挂影”手中“霜华”由劈变刺直刺我的胸口。我在空中一个转身,“霜华”贴着我的胸前而过。“刺啦”一下,把我的衣服划破了一个口子。我趁他收身未稳,右手一个手刀劈向他的后颈。而他立刻抬起右臂接住了我这一掌。我左手的“霜华”已经等待多时,自下而上就劈向了他的肋部。“当啷”一声,秋无心已经用“霜华”接住了我这一剑,两支“霜华”猛烈撞击在了一起,火星四射。而我早已抽回了右手,一记寒冰掌就拍向了他的胸口。秋无心并没有被我一掌拍出去,反而是用他的胸口硬接住了我这一掌。我内力积蓄,奋力一推,他顺势向后一跃,在空中翻了两翻落了地。

  这一个回合下来,我们两人都有些喘息。同门之间的打斗,几乎没有秘密可言。大家使用一样的招式,一样的武器,彼此之间,又是那么的熟悉。这个时候,就看谁更幸运,或者说谁的修为更高了。

  “咳……”秋无心咳了一下,嘴角有一滴鲜血流出。

  “无意,你不再是那个小孩子了,你的武艺进步了不少。”

  “这是我自己付出努力的结果。”

  “如果你今天杀了我,不要再向任何人提起你见过我。”

  “你也觉得自己的行为令人不齿了。”

  “我不想给寒冰门丢脸。我不像你。”

  “我怎么了。”

  “跟世仇的敌人纠缠不清。”

  “你不懂。”

  “好了,出招吧。”

  秋无心说罢,双手将“霜华”握住,眼睛微闭,周身出现了淡淡的蓝色光芒。我知道,他在运气了。

  “这是!”我有些吃惊,这是“秋霜噬魂”,降低自身的抵抗力,提升战力,如果修为不够,很可能会在使用过后就浑身筋脉自断而死。这么几年没有在山上修炼的秋无心,看来是打算要和我以命相搏了。

  秋无心将“霜华”收回了腰间。转眼间,“六出雪”出现在了他的手中。生死一搏的时刻来了。就在他腾空而起的时候,我也腾空而起。他祭出两败俱伤的“秋霜噬魂”,使出了“星飞影落”。六支“六出雪”,旋转着向我飞来。每一发,都带着风,打着旋,似雪花一般飘忽而过。

  我依稀还记得师父的教诲,观察对方出暗器的方式,判断暗器打出的先后顺序,就那么眨眼的瞬间而已。判断对了,即可按照暗器的先后一一躲过。

  左肩,一发。左脸,一发。腹部,一发。胸部,一发。右肩,一发。右腿,一发。我看到了他出招的轨迹,我集中精神躲开了这些暗器,哪怕是胸部中了一发,也没有阻挡住我继续完成我这一系列的躲避动作。

  “啪啪啪啪啪!”身后的墙上多出了五个洞。我从空中双脚落地,强忍着胸口的痛,硬撑着自己站稳在原地。秋无心带着一脸的漠然,飘然落地站定。

  “无意,你现在很强了。如果是三年前,这六支暗器会一支不落的把你杀死。”

  “承让。”

  “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从秋无心的口中喷了出来。纵然如此,他仍然定定的站在那里。

  “咳……无意,等一下要麻烦你,给我来个痛快的。”

  说完,他终于承受不住,“噗通”一声单腿跪在了地上。

  “我会的。”我强撑着自己的身体,走到了他的面前。

  “噗”的一剑,手中的“霜华”贯穿了秋无心的心脏。然后我握紧剑柄,旋转。此刻,他一直毫无表情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微笑。

  “无意,呃……我……咳咳……谢谢你……”

  “不必。”说完,我抽出了“霜华”。

  “嗵”,秋无心带着微微的笑意,倒在了地上,微微闭上了双眼。

  看着他停止了呼吸,我的耳边,仿佛传来了盲眼琴仙秋长老的那曲《冰封前尘》。

  “云中月,寒夜。琴冷,弦裂。

  寒山雪,飘曳。千鸟,飞绝。

  群山之中,飞雪空蒙。

  月露冷,满泪痕。

  露凝寒风,前尘冰封。

  何处寻,那前尘?

  你在彼岸,不见影踪。

  水风轻,冰雪凝。

  我在山中,等待冰融。

  寒霜重,听风吟。”

  “无意!”“无意!”清脆的声音,似乎要把我从梦幻中拉出来。

  我转过身来。

  “无意!你没事太好了!”

  朦胧中,一个一身火红色短打扮的少女,飞快的向我扑来,转眼已经到了我的眼前。

  “夕颜……”我艰难的吐出了两个字。

  “无意!啊?!你受伤了?!无意?无意!?”

  恍惚中,我拔出了插在胸口的“六出雪”,然后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回 如梦似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