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回 血洗黑风
星阙芯燃2016-10-28 09:373,424

  第十九回 血洗黑风

  夜更深了,微微有些凉。看了看火势,我把剩下大一大堆柴禾一股脑的添了进去。估摸着差不多能烧到天亮了。这会儿大概有二更天了,我看兰夕颜睡得正香,干脆也不要叫她了。我坐在火堆旁,闭上了眼睛,耳朵却竖了起来。

  这种假寐。既可以让我得到一定的休息,如有风吹草动,也随时可以立刻醒来应对突发状况。

  周围很安静,除了偶尔掠过的夜风吹过草丛的沙沙声和“哔哔拨拨”的篝火燃烧的声音,一夜平安无事。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了兰夕颜翻身的声音。睁开眼睛,天边已经泛起了一丝鱼肚白,而篝火也烧得差不多了。我站起身,捡了一些柴禾,拿起一把干草丢进火堆,然后让火堆再次燃烧。而这时兰夕颜也坐了起来。

  “嗯……你怎么没叫我换班啊?”

  “没事儿,我会睁着半只眼睛睡觉。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会立刻醒来。咱准备弄点吃的然后继续赶路吧。”

  “好。”

  吃了点东西,扑灭了篝火,我们两个人就各自上马,向着黑风寨前进了。

  又跑出了二十多里地。路边终于出现了路牌,“黑风寨”三个黑色的大字,在黄色的木头底板上显得格外的沉重。

  “就是这儿了,”我看了看脚下的路,“路已经宽敞了,咱俩还是并驾齐驱吧。那个小头子说他们还有不少人。先不管是真是假,咱们要随时提高警惕。”

  “嗯。”

  道路重新变得平坦宽敞,我们行路也更快了。很快,我们来到了一座吊桥前。

  “你看。”兰夕颜伸手一指。

  其实不用她指,我已经看到了。吊桥的旁边空地上,立着一副绞刑架。绞刑架上挂着一具尸体,已经风干得不成样子了。

  “估计过了吊桥离他们的老巢就不远了。”

  “嗯!”兰夕颜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字。我想她此刻的心情一定是想把那些黑风大盗统统杀光。

  “准备战斗吧。”说完我拔出了“霜华”,“驾!”“驾!”

  我们加速冲过了吊桥。吊桥的对面有一座竹竿围成的巨大的院子。不等我们靠近,里面突然杀出了一大群身穿黑衣手持砍刀的汉子来。

  “冲啊!为弟兄们报仇啊!”

  “吁~~~~!!!”我俩迅速拉住缰绳停下了马,从马背上翻身飞下。脚刚点地,我使了一个“流星赶月”一马当先。兰夕颜在我身后“锵”的也拽出了双刀。

  此时的我也没有想法再去深究他们是如何知道我们杀了他们的一帮人,此刻的我只有一个念头,斩草除根。

  刹那间,短剑与惨叫齐飞,双刀共血肉一色。面对着这些毫无人性的所谓的“人”,我仅仅只把他们当做是动物一样。横劈,一个就捂着被切断半边的脖子软软的瘫倒。竖刺,一个就按着被洞穿通透的胸口直直的倒下。飞溅的鲜血,洒在了脸上,洒在了身上,而手中寒光闪闪的“霜华”,也早已变成了血红色。

  那边,兰夕颜也杀得兴起。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不带丝毫感情,一双纤白细嫩的小手将双刀挥舞得令人眼花缭乱。每一刀,都带着无声的呐喊,每一刀,都喷出复仇的火焰。对待这些强盗,她不会用毒,她只会用这种最原始的方法,去把他们一个个的屠杀。

  活着的,剩下不多。倒下的,连呻吟声都不可能有了。因为我们二人都下了死手,每一招,都是致人死地的。眼看只剩下了七八个人,其中三个“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爷爷奶奶饶命啊,绕我不死……”话音未落,兰夕颜已经杀到他们面前。

  “你命该绝了!”伴着这句话,三具尸体又倒在了血泊中。剩下的几人转身要跑,不等兰夕颜去追,我连发暗器,“噗通”“噗通”全部倒下了。

  “不着急。”我劝住了要去看看死活的兰夕颜。

  “你就这么有信心一镖把他们打死?”

  “呵呵,那你去看看吧。”

  被“六出雪”打死的几个人,连吭都没有吭一声。每一发暗器,都准确的从他们的后脑穿入,前额穿出,贯穿了整个头颅。

  “有两下子啊。”兰夕颜冲我挑了挑眉毛。

  “多谢大小姐夸奖。走,咱们进去看看还有人没有。”

  我俩牵着马,走进了这个大院子。再往深走是一片大宅子,看来这里就是这个团伙的老巢了。挨个屋子搜索,除了一些粮食,金银珠宝,兵器,还没发现别的什么。正当我准备打开下一个房间的门时,隐约听到门内传来一阵阵啜泣。

  打开门,房内的一群人突然聚到了一起。我发现这屋子里都是女人。她们睁着惊恐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我仔细看了看,大部分年龄都不小了,仔细数了数,有八个。

  “各位不要害怕,外面那些强盗都被我们杀死了。你们都是什么人?”

  她们面面相觑。

  见她们还不吭声,我就又说了一遍。

  这时,有一个看起来有四五十岁的女人说话了:“多谢大侠救命。”

  “不用谢,大婶,你们都是什么人啊?”

  “哎,我们都是在成都郊外的农民。我们的男人被这些黑风盗抓去做苦力,女人就被留在这里负责洗衣做饭。年轻点的有些姿色的都被他们……哎,姑娘们都不堪其辱,就……都自尽了,唉……”

  看来干脆的杀了这些强盗真的是过于仁慈了,这些人就应该被蹂躏至死。

  “大婶,你们不用怕了,我们已经把他们全杀掉了。你们安全了,赶快回家去吧。”

  “多谢大侠了,可是我们的男人还没有回来,他们一早就被一批黑风盗押到外面去干活了,要到傍晚才能回来,求大侠帮我们解救他们吧。”

  “多谢大侠救命,求求大侠救救我们的男人吧。”其他那些女人也都回过神来,纷纷跪在地上磕头。

  “大婶,使不得。”我快步上前扶起了这个大婶。

  这时兰夕颜也走了进来:“怎么回事?”我跟她说了说情况。然后询问了这位大婶干活的具体地点和押送的人数后,我和兰夕颜商定。由大婶带我去营救那些被奴役的男人,兰夕颜留下守着她们。

  干活的地点离山寨并不算远,半个时辰不到,我们就远远的看到了他们的身影。我让大婶藏在一块大石头后面,然后我独自向前走去。一边走,一边数,总共有十五个黑风盗。

  “站住!你……”其中一个看到了我,不等他话说完,他就瞪大了双眼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一支“六出雪”已经穿透了他的喉咙。

  “来找麻烦的了,兄弟们上!”

  结果自然是地上又多了十几具尸体。在这些男人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我跟他们说明了一切。这时,那个大婶也走了过来。

  “春生,这位大侠是来搭救咱们的,咱们可以回家了!”大婶激动的握住她男人的手。

  “太好了,多谢大侠救命之恩!”

  “不急不急。我听大婶说你们是成都郊外的人,能不能请你们帮忙带我和我的朋友到成都去?我们两个不认识路。”

  “别说带路了,当牛当马都在所不辞。”

  “好!那我们就先回黑风寨,你们带着自己的妻子,我们一起回成都。”

  路上,这个叫春生的男人和我讲起了黑风寨的事情。黑风寨原本是一个大山寨,后来寨子里爆发了一场纠纷,使得山寨的人分成了两帮。其中一帮人离开了黑风寨,去到别处生活。留下的一帮人游手好闲,坐吃山空,渐渐的就沦落成了山贼强盗了。可是由于他们缺乏组织纪律,所以也就是一帮普通的强盗而已。后来,有一个武功很高强的人路过这里被他们拦住。几番打斗下来,这些强盗被打得落花流水。然后这个武功高强的人顺势就做了黑风寨的寨主。从那之后,这个人就开始把这些小强盗组织了起来。衣着统一,行事统一,颇有些大将带兵的意思。

  “哦?那你们见过他们的寨主吗?”

  “见过,三十出头的样子,个头长得高大,每天都板着脸。听说他好像是哪个门派的弟子,后来被赶出师门了。”

  “哦?那你们见过他用什么兵器吗?”

  “好像是一把短剑。”

  “短剑?!”我愣了一下,拔出了“霜华”:“是这么长的吗?”

  “对对,就是这么长。咦?好像和他使的那把一模一样啊!”

  “嗡”的一声,我脑袋大了。什么?和我的一模一样?他用的也是“霜华”?难不成他是寒冰弟子?我的脑袋飞快的转了起来,这些年,有没有弟子被驱逐出师门的?是谁?为什么刚才的屠杀当中没有遇到?还是被兰夕颜给杀了?

  “他们的老大在寨子里吗?”

  “今天没在,他一大早就独自出去了。”

  我心中暗叫不好,如果说在我和兰夕颜分开这段时间,这家伙要是回到黑风寨,那不就正遇上兰夕颜她们吗?兰夕颜能打得过他吗?想到这里,我让他们自己往回走着,而我立刻运轻功飞速向山寨方向跑去。

  不多时,我回到了山寨。我心急如焚,飞身跳过几座宅子,远远看到那座关押妇女的宅子的门仍旧大开着。我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门前向里看去。

  只见兰夕颜手持双刀,双眼快要喷出火来。其余的七个女人躲在她背后瑟瑟发抖。她的对面,一个男人侧对着我,高大的身材,披肩的长发,腰间赫然是一把“霜华”。

  我知道,就是他了。

继续阅读:第二十回 同门相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