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回 天使魔鬼
星阙芯燃2016-10-27 09:143,736

  第十八回 天使魔鬼

  都是官道,走起来还是挺顺利的。讳剑山庄的风景也还算是不错。山清水秀,午后的阳光也很是明媚,一派风和日丽的和平景象。

  宝马就是宝马,一路飞驰。省了我们不少力气。虽然说轻功跑起来也很快,但是毕竟人的体力还是没有马的好。不知不觉,已经跑出了很远一段路。渐渐的,官道不再那么宽敞,很快,道路就只能容下一匹马了。“我打头,你断后。”兰夕颜冲我喊了一声,我点了点头。我们二人一前一后保持着两丈的距离,继续向前。

  渐渐的,路两边开始出现树林,前进的速度也不再像刚才那么快了。突然间,兰夕颜伸手比了个停的手势,紧接着她的渠黄高高扬起了前蹄,“咴”的一声长啼就停了下来。我也赶紧“吁”拉紧了缰绳叫停了我的汗血。

  “怎么停下来了?”我跳下了马走了过去。

  “你看。”她用手一指。

  我顺着她的手指看去,“什么?!”我看到前方的两棵树中间居然设置了一条绊马索。

  “这?……”正在我迟疑之时,路两边的密林里,冲出了几个身穿黑衣的汉子。

  “你们是什么人?!”兰夕颜并没有下马,冷冷的问道。

  “嘿,这小妞长得挺水灵的哈。”

  领头的并没有回答兰夕颜的问题,而是用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上下打量着兰夕颜。“哈哈,还有两匹宝马。不错,兄弟们今天有福了。都出来吧!”

  伴随着他的喊声,密林中又走出了十来个人。前前后后的把我们二人包围在了中间。总共是二十来个人。每个人都是一身黑布衣,手上或提着一把砍刀,或是双刀,或是一根狼牙棒。

  “我说,小子,把身上的钱财和马都给我交出来,我饶你不死。对了,这个小妞我们也要带走。”领头的那个冲我喊道。

  “哼!”我从牙缝中挤出一丝轻蔑的冷笑。“饶我不死?如果你们不想死,最好赶快散去。不然可别后悔。”

  “嘿,你小子还真是茅坑里的石头,妈的又臭又硬。兄弟们,把他给我干掉,我们带着小妞回寨子去。”

  “好!”那些喽啰们齐声应和。二十来个人瞬间拉开了准备战斗的架势。

  真是烦什么来什么。似乎不管到哪里,只要是偏僻一点的地方,都会出现这些山贼强盗。我不禁有些担忧起这大唐的江山来了。

  “喂,你一个人能不能行?”兰夕颜看了我一眼。

  “嗯,你就不用下来了。”我冲她笑了笑。

  “嘿,小子口气不小啊。兄弟们,把这小子给我砍了!”

  对付这些烂番茄臭鸟蛋,真的是连兵器都用不着。眼看着一群人挥舞着各色兵器冲了上来,我赤手空拳就迎敌了。不出几个回合,除了那个领头的,剩下的都躺下了。

  我并没打算下死手,于是他们有的是扭伤了手臂,有的扭伤了腿,有的扭伤了腰,一个个的呻吟翻滚着。这时那个领头的有些慌张了:“行……行啊你……妈的……有种你别跑,我回去……”不等他说完,我一个箭步冲到他的眼前,一把扼住了他的喉咙恶狠狠地说:“我说你废话倒是不少。我且问你,你是哪个山头的山贼?”

  “呃……呃呃……”

  “喂,你再使劲就把他掐死了。”兰夕颜白了我一眼。

  “哦。”一不小心用力有点大。我抓起他的衣服,把他提了个双脚离地。

  “快说!我可没耐心跟你在这磨蹭。”

  “我……我们是黑风寨的……”

  黑风寨!听到这三个字我精神一振。那不就是我们要去的目的地吗?

  “黑风寨吗?老实说,你们寨子里还有多少人?”

  “嗯?哈哈哈,你怕了吧!我们寨子里还有几千弟兄!我们的老大武功盖世,我劝你还是乖乖放我回去吧!”

  真是个不知好歹的傻子。我把他放下,左右开弓“噼里啪啦”的给了他一顿大嘴巴子。“叫你多嘴?!”直把这家伙打得眼冒金星口吐鲜血。“大侠饶命小的不敢了哎呀别打了爷爷,我求你了哎呀……!”

  我停了手,这时兰夕颜也下了马:“告诉我,从这里怎么去黑风寨。”

  “回姑奶奶,从这里向东南再走三十里地,有一个三岔口,顺着最左手的那个再走两三十里地,就到黑风寨地界了。”

  “你确定?”

  “确定。”

  “如果你敢骗我,”兰夕颜从地上揪起一个半死不活的家伙,“咔嚓”一下就扭断了他的脖子。“这就是你的下场。”

  “哎呀!姑奶奶我说的千真万确!我不敢骗您!饶命吧!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吃奶的孩子……”这家伙话音未落,“呲”的一下,兰夕颜的双刀已经抹了他的脖子。

  “呃……”这个小头目瞪大了双眼,然后“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你!……”我瞪了她一眼。

  不等我说话,兰夕颜以最快的速度把东倒西歪的这群山贼一个个都给宰了。一时间,血光四射。

  “你?!你怎么把他们都杀了!好歹这也是二十几条人命啊!”

  “若不杀他,等着他找机会杀你我吗?”她冷冷的看着我,冰凉的目光,让我有些不寒而栗。

  “你没事吧?”

  “没事,走。”说完,她砍断了绊马索,翻身上马。我也上了马,继续前进。

  一路无话,仍旧是她打头,我断后。密林渐渐稀疏起来,路也宽了。一口气来到了三岔路口,我叫住了她。

  “喂,停一下。”

  “干嘛啊?”听声音似乎她从刚才的冷血状态变回了正常。

  “天色不早了,咱们是不是就不要夜闯黑风寨了?”

  “那你说怎么办呢?”

  “我看那边有些废弃的草房,不如今天先休息一下?”

  “那好吧。”

  “嗯,这才对,毕竟路途遥远,我们又长途奔波,今天应该养精蓄锐明天好去大闹黑风寨。”

  我们策马离开了大路,来到了草房的近前。看来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了,一个用圆木围成的小院里总共三间草房,有两间都坍塌了,只剩下一间似乎还好点。

  “大小姐,条件有限,只能将就一下了。”

  “切,本小姐没那么娇贵。”

  我们把马拴在了长满杂草的院子里,让马也凑合一下吃吃吧。然后分头行动,她收拾屋子,我去捡柴禾。不多时,我升起了一堆篝火,而这时太阳也快落山,周围更暗了。

  我往火堆里添着柴,她已经把干粮口袋从马背上取了下来。“接着。”她扔给了我一个烧饼。

  “哇,又凉又硬,怎么吃啊!”我故意面露苦色。

  “你不是会烤嘛!”

  “嘿,你还记得呢,来,哥哥给你烤饼吃。”

  “你又欠揍了吧!”说完她在我脑袋上拍了一把。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我们两人坐在火边,一边吃着烤饼一边聊着天。

  “怎么样,好吃不。”看着她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我问道。

  “嗯,挺香,也挺酥脆的,值得表扬。

  “嗯,这还差不多。”我喝了口水。“你为什么要把那些家伙都给杀了呢?”

  问完这个问题我就有点后悔了,看到她的脸色变了,更加剧了我的后悔。不禁责怪自己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呃,我没别的意思,随便问问而已。我赶紧打着圆场。

  “……”她却还是沉默不语。

  “呃,喝口水,别光吃啊。”我尝试着转移话题。

  沉默了半天,忽然她抬起了头。

  “无意,”这是她第一次叫我的名字。

  “嗯?怎么了?”

  “你见过你父母吗?”

  我挠了挠头,说实话,我记事以来认识的第一个人就是师父了。“呃,我还真没见过,我认识的第一个人就是我师父。”

  她双眼定定的看着篝火:“原来是这样。”

  “那么你呢?怎么会成为百花弟子的呢?”我想这是个机会转移一下话题。

  “我也是孤儿,”她停了一下,叹了口气,“可是我却目睹了我父母的死。”

  我愣了一下。

  她没有理会我,仍然自顾自的说着:“在我四岁那年,我们白部的寨子遭了乌部的强盗。寨子里的男人,也包括我的父亲,在抵抗强盗的时候都被杀死了。我母亲把我藏在了屋后的水缸里,为了不被强盗侮辱,也投井自杀了。”

  我不知该说什么,只能看着她被火光映红的侧脸。

  “后来,当时的百花宫主带着百花宫弟子,清剿了强盗,打败了乌部。可是我们的寨子里的大人和孩子们都被强盗们杀死了。整个寨子就剩下了我一个人。宫主看我可怜,就把我带回了百花宫,我才成了百花弟子。一直到现在,都过去十四年了。”

  我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

  “所以,我绝不会给这些强盗留下任何生存的机会。今天放虎归山,明天他就会为害人间,那时不知道有多少父亲要被杀死,有多少母亲要被侮辱,有多少家庭要因此破裂。”说着,她的眼中似乎有些东西,亮晶晶的。

  我沉默了。

  “其实我们都一样,师父就是亲人。”她看了我一眼。

  “嗯。”我使劲点了点头。

  “哎呀,吃饱了!”她吃掉了剩下的一点,站起身来。“喂,我刚才在屋里看了看,没法住人了。我把房顶的干草给弄了下来,不如今晚我们俩轮流守夜,就睡在火堆边吧。不然晚上露水大的很呢!”她的精神状态慢慢正常了。

  “没问题,你先睡吧,我守着。

  “嗯,到时候叫我。”

  她把一大堆茅草铺在了火堆边的安全区域,把双刀放在了旁边,看着我笑笑:“那我先睡了哦。

  “嗯,放心吧。”

  看来她真的是累了。不知是身体的累,还是心里的累。不多时,她的呼吸就变得平顺了起来。我添了两把柴,然后脱下了我的太玄龙袭盖在了她的身上。

  看着她恬静的脸,我不禁有些感慨。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如果在平常人家,也许已经为人妻子,也许和情郎沉浸在甜蜜的爱情中,甚至可能还在父母身边撒娇。可是,她却背负着这样沉重的记忆。一个本该是充满快乐和梦幻的年纪,却被逼练就了一面阳光一面冷酷的双重角色。

  一种莫名的情绪,在心里蔓延。

继续阅读:第十九回 血洗黑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