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0 第二十一章 飘过哈尔滨
盗墓博物馆2020-10-23 10:033,258

  长途车一路颠簸,但窗外北国苍凉大气的景色却令我着迷。在牡丹江市倒了一次车后,我们三个终于到达了哈尔滨。这里虽然是省会城市,热闹得很,但气温还是跟二道白河一样寒冷,毕竟高了快一个维度。

  一出长途汽车站,我就感受到了那种带着一点儿俄罗斯风情的气息,在这里民族文化融合的很好,非常特别。但是我们一行人并没有心思去深入领率她的魅力,这里并不是目的地,我们必须尽快赶往巴乃十万大山中的古王陵。闷油瓶只是说最多半年,也许青铜门里面的庞大活尸未必会给我们最多的时间,这可真是心里悬着的一把刀。

  而且我相信闷油瓶和我一样,都明白巴乃十万大山中的古王陵只是胖子推理猜测的可能,是没有选择的选择,并不是一定,我们必须留有更多的余量时间。

  在一家酒店的餐厅包房内,我的右手边坐着一个俄罗斯混血美女,谈笑风生,正在使劲劝我喝酒。她就是我在这儿认识的朋友,叫白娃。她另一边还坐着一个小伙子,看上去比较腼腆,叫小五,不知道是干嘛的。

  胖子坐在我旁边,不时地用羡慕的眼光看我。一开始他还记着上次说的要把闷油瓶也灌醉一回,可是不管他如何敬酒,闷油瓶都无动于衷。最后胖子只好放弃,改为借口为我挡酒,而去与那个混血大美女对饮。

  我喝了三杯必须的烈酒后,红着脸就与胖子把座位换了。这下胖子如鱼得水,把盏言欢,绝对是铁三角的超级公关男。照他说的,为了小三爷我,他胖爷今天就准备牺牲在这石榴裙下了。

  果然,吃完饭时,他只能靠我们扶着走了。一群人回到客房里,他倒头就睡过去了,胖子的酒品还算是不错的。白娃的酒量那可真是不得不服,这样喝下来,她还只是脸上添了一点点粉色。

  白娃把我和闷油瓶带进套房的里屋,因为没有闷油瓶现成的照片,所以要现场完成身份证制作的最后一步。小五已经把许多设备都调试好了,让闷油瓶背靠白墙站立,几个很大的柔光灯配合数码相机为他拍了证件照,剩下的事就不用我们操心了。小五把数码照片输入程序,然后与网络数据同步,最后在一台看上去很专业的机器里,完成了身份证的照片添加。

  我接过闷油瓶的身份证一看,还真是跟我的做工一模一样!上面并没有用闷油瓶的真名张起灵,而是叫张平,不是瓶子的瓶,是平凡的平。身份证号码中的生日为4月18日,年龄算起来是25岁。

  我淡淡的笑了笑,不做评价,低调能用就行。在把身份证交给闷油瓶后,我又向白娃确认道:“这玩意儿在芯片识别器上也没问题吗?”

  白娃自信笑着道:“没问题,就算给小三爷你再做一张也可以,更何况你这位兄弟从来没办过身份证,又没案底,你就放心吧!”

  旁边的小五也很认真的确认道:“小三爷,您放心,和网上数据库完全同步,现在就可以测试。”说着他让闷油瓶把身份证放在桌上的识别器上,液晶显示的内容完全正常。

  完事儿后,小五把一大堆的设备整理进了一个背包和两个拉杆箱中。我说喝得多了,想早点儿休息,明早还要赶飞机。白娃不情愿的带着小五和我们身边不能托运的家伙回去了,约好明早送我们去机场。这次只有那把黑金匕首和古刀作为收藏古董随行托运,其它违禁刀具和枪支就留在当地处理掉了。

  白娃和小五走后,房间里一下变得很安静,我趁着点儿酒意很快也就睡了。

  可是第二天一早,闹钟还没响,我就被胖子的大呼小叫给喊醒了,“啊呀!你们两个,昨晚干什么了?竟然让我一个人睡外面的沙发,你们两个睡在里屋的双人床上!天真!小哥!”

  闷油瓶莫名其妙的看着胖子,耷拉着眼皮就进了卫生间。我冲过去,劈头盖脸的就骂道:“你这个死胖子,酒鬼,色鬼!昨晚喝得烂醉,我们好不容易把你扶回来,现在你倒在这儿发起酒疯来了?!想什么呢?胡说八道!没看你小三爷是合衣而睡的吗?”

  胖子揉了揉眼睛,看了我一眼,不肖的说:“切,谁知道呢!”我可真是被气得没话说了,这小子就是喜欢造花边儿新闻。

  过了一会,闷油瓶走出来道:“你们也快去换洗一下,等会儿人就来了。”

  我对胖子道:“不跟你计较了!”

  “我也不计较你大不敬,我先洗去了!”胖子抢先窜进了卫生间,在里面折腾了老半天,最后抽水马桶的声音响过,轮到我了。我一进去,差点儿没窒息了!

  吃完早饭后,白娃和小五就来了,一行人驾车早早来到了机场。白娃把纸质机票交给我们,并陪我们换登机牌、托运行李,直到过了安检,才恋恋不舍的告别,还再三嘱咐办完事一定要常来看她。

  胖子感慨的对我说:“你这大妹子可真是热情,各方面都不错!你们俩……?”

  “嘿,你又来劲了?!我们俩没发展什么特殊关系!”我刚说完,就看胖子笑嘻嘻的没有不高兴,反倒乐道:“好!那咱们以后有机会多来这冰城哈尔冰玩玩儿!”

  “拜托,是‘哈尔滨’,不是‘哈尔冰’!你恐怕是为了这里的姑娘热情似火吧?!”

  这时候,我突然听见闷油瓶轻声的说道:“你俩留神些,有人尾随,不要去找。”

  我们依然正常的向前走,我小声的问闷油瓶:“什么人?有几个?”

  他说:“不知道,我只是有这种感觉,从二道白河就开始了。”

  胖子低声道:“啊?!高手!我们还是显得自然些好。我说天真啊,你竟然对俄罗斯姑娘一点儿都不感兴趣?!”

  我一听就犯晕,耸了耸肩膀不去理他。

  飞机起飞后,我坐在位置上闭目养神,脑子里不由自主的胡思乱想。这尾随我们的人想干什么?难道发现了我们的非法勾当?还是“它”的人知道了我们的目的?要杀人?还是要越货?是为了鬼域下的事儿?还是为了青铜门后面的事儿?不知道对方实力如何?现在还尾随我们的话,一定就在这飞机上,总不可能在机舱外面另外费着吧。

  突然,飞机猛烈地震动起来,广播告知是遇到了较强的对流空气。我开始有些紧张起来,倒不是因为飞机震动,而是我觉得现在正是他们动手的好机会。

  飞机继续颠簸,我在想,万一飞机要是出事了,掉下去了,或者在空中断裂成两半了,以闷油瓶的身手能不能活下来?他会怎么做呢?

  反正我就一直这么东想西想的,结果也没任何事情发生,广播中便传来了本次航班到达目的地的声音。

  飞机在南宁机场降落后,广西盘口的伙计“二子”开着车来接我们三个。可我一上车就发现里面竟然还有一位姑娘,她见我们上车就高兴地叫道:“小三爷,胖爷,闷油瓶!”

  我纳闷道:“你是?”

  她很活泼,马上答道:“我叫刀刀!”开车的那位“二子”也向我们介绍道:“老板,小刀是咱们广西盘口的亮柱,很能干的,外号‘开心飞刀’,这次是想来见识见识老板的风采,所以硬要跟来的!”

  见识我的风采?可是我看她的眼神多半是盯着闷油瓶看啊!

  胖子乐道:“诶呀,小姑娘竟然叫我们张爷闷油瓶?!”

  刀刀马上改口:“那我就随胖爷叫他小哥吧!呵呵!”

  “呀!没大没小,你管他叫小哥?!”胖子卖老道。

  闷油瓶看了看刀刀,没有说话,难道是默认了?我也不想管这些,省的胖子又拿我开涮,所以只是在一旁苦笑摇头。

  她后来成了我们的向导,据说从小在十万大山里长大,路子极熟,还能双手发飞刀百步穿杨。胖子也乐得有只百灵鸟跟他说说话,否则他本来不想要向导的,因为他自己就踩过那处古王陵的点。

  但是刀刀在听了胖子说的路线、地点后,对我们建议道:“据我所知,应该还有一条更快捷的路线可以到达那附近。”

  对此,闷油瓶自然是希望越快越好,但胖子却说:“小刀,我那条路线可是亲自走过的!而那条近路你自己走过吗?可别出了岔子,再要绕回去重走。”

  刀刀还是比较谨慎的想了一想,回答道:“虽然那次是小时候奶奶带我走的,但我还是能记清走法的,包括一路上所有的地标特征,奶奶都是特意指给我看的。”

  听到这里,我便问她:“那你奶奶能不能再带我们走一趟?她身体还好吗?”

  刀刀的神色突然暗了下来,似乎有点儿伤心,回答道:“我奶奶就是那次回来后,便得了重病,从此卧床不起。找了许多名医,试了各种办法,病情都没有任何好转。近来更是……”

  我看着她难过的样子,却突然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歉意的说:“真是不好意思,让你难过了。但不知你奶奶得的是什么病?也许我们能帮上点儿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续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续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