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0 第二十章 不可预料的严重后果
盗墓博物馆2020-10-23 10:033,215

  闷油瓶要去的那个陨玉球体,是他煮蘑菇汤的往右第二个。我们三人最终停留在了那个陨玉球体对着另外一颗陨玉的侧面,而不是正对着巨大活尸的这一面。这次不用闷油瓶指,我和胖子就能看见那个陨玉球体上的特别之处,它被人挖去了一条长方形的凹槽。

  而这条长方形的凹槽内,靠左正嵌着闷油瓶的那个鬼玉玺。剩下的位置,应该刚好还能放入两枚鬼玉玺。闷油瓶道:“三个鬼玉玺都是来自这颗陨玉球体,这个陨玉圈内是龙脉上最佳的风水灵气养尸穴,而这颗陨玉球体又是两极中的气门位。每次在活尸身上取血肉,都必须补上两颗以上鬼玉玺的缺位,否则就会影响它的长眠。据记载,鬼玺不损,永不复活。缺二食之,百代而醒。刚才我给你们看的第四个,就是第一百代成熟体。”

  “啊?!就是说这个大怪物马上就要醒了!你怎么知道这就是第一百代?难道几千年来一直都有饲养记录?”胖子质疑道。

  闷油瓶对胖子说:“因为我发现了它苏醒前的征兆,所有生长点都加速成熟。第一百代成熟体诞生后,它一旦苏醒,将会有许多个成熟体在短时间内诞生。”

  胖子看着我咧了一下嘴,我心想“到时候可真是分身有术啊!接着互殴吧!混乱到极点!”

  闷油瓶继续道:“成熟体大量诞生只是可以预见到的小问题,最严重的是无法预料那庞大活尸苏醒后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其背后是否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

  我看了看闷油瓶又看了看那边的活尸皮毛,眉头挤成一团,道:“最怕那还只是冰山一角。我们绝不能抱有它会带来什么好处的幻想!”

  “天真!你别吓我,我一向是比较乐观的。哦,不过还是做最坏的打算吧!”

  我问闷油瓶:“那有什么方法可以避免它的苏醒?我们还有多少时间?”

  他说:“找齐三个鬼玉玺,填满这陨玉球体上的凹槽,即使第一百代诞生,活尸也不会苏醒。我去那个南宋皇陵,就是为了寻找中间这个鬼玉玺。”

  胖子插嘴道:“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没找见!”

  “嗯!”闷油瓶点了一下头,继续说道:“但比我之前去的几个地方有收获。”

  我急切地问道:“什么收获?”

  “我在暗格中找见一个张家秘盒,有半张皮子,上写‘龙纹石盒,巴’,还有一幅图的五分之一。”闷油瓶说完后,从他背包的一个夹层里拿出半张用以书写绘画的防腐皮革,这张皮子原本应该是接近方形,但被斜着割成了两半,闷油瓶找见的这半张是右上半。

  古人行文是自右向左竖行书写,右首开始“龙纹石盒”四个字,最下面的“盒”字底部还被割掉了一小部分,但是影响不大,这“龙纹石盒”应该就是闷油瓶认为的第二鬼玺所在。往左第二竖行,只有第一个“巴”字是完整的,第二个字就完全认不出来,只能看出这个字的顶部中间是一横的笔画,但绝不是“一”字。这“巴”字开头的第二竖行,应该是要说一个地点,可惜缺了三个字,只剩下四分之一的信息量。

  再往左就是一副图画的头上很小一部分,几笔线条似乎是山势走向,但又像是石头的边角,其间分布了好多个黑点。这算什么意思?!画的是地图,还是机关的开法?

  胖子看完后摇头道:“这信息量也太少了,背面还有没有什么?”

  闷油瓶道:“背面没有内容,其实正面的内容就足够了,只是缺了一大半。”

  我对闷油瓶说:“看来还要继续寻找第二鬼玺或是另外半张皮子,你现在有没有下一步的方向?”

  闷油瓶淡淡地答道:“还没有。”

  我一听,急道:“亏你还这么淡定!那我们到底还有多少时间呢?”

  闷油瓶看了一眼陨玉凹槽内的鬼玺,对我说:“把那颗鬼玉玺留在里面,可以稍微减缓一点活尸苏醒的速度,这样,时间最多也只剩下半年。”

  “啊?!只剩下半年,你还没方向!我晕!”这同时我又明白了另外一个状况,就是闷油瓶如果再次离开青铜门他是不会带着鬼玺,而且无论他能否找见第二鬼玺,不管是用来进青铜门,还是用来填入陨玉凹槽,他都会主动来找我要那第三鬼玺。也就是说,就算我和胖子不提前来这里找他,闷油瓶在半年之内也会自动献身到我面前!

  我正想到这儿,就听胖子一惊一乍地喊叫道:“啊哈哈,我有方向啦!天真,你还记不记得我上次跟你提过的古王陵?就是我新近踩过踩完点那个!”

  我点点头:“嗯,记得,提你那事儿干嘛?难道现在还想先去摸一批冥器?”

  胖子得意地笑着,指了指我:“哈,小看我了吧!你想想,皮子上第二竖行的‘巴’字,会不会有可能是要说‘巴乃’!‘乃’字顶部中间也是横笔画!我发现的那个古王陵就在巴乃十万大山里,而且还离张家古楼那么近,难道这都是巧合吗?!”

  我还真是小看了胖子,他说的有道理啊!还真是,我正要表扬他几句,可还没说话,就听见闷油瓶对胖子道:“好,我们立刻赶往那里,这边暂时不需要守人。”

  “嗯,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出发!”别的我也不说了,伸出大拇指向胖子比划了一下,胖子乐得大笑“哈哈哈!”

  可我却没有在闷油瓶脸上找见半丝的轻松,他严肃认真的收拾好东西,便要带我们离开这里。我发现闷油瓶竟然还储备了很多煮过的蘑菇干,正好用来弥补给养。

  想起进入青铜门后胖子的遭遇,我们闷油瓶道:“你是不是另外有捷径,可以方便来往于青铜门和这里之间?”

  胖子也附和道:“就是,就是,有没有?”

  闷油瓶点了点头,然后示意让我们跟着他走。

  一出荧光照射范围,我和胖子的手电光视距还是只有十米。而闷油瓶竟然连手电都不打,抹黑就往前走。走了一段距离,我刚看见十米前已经出现了那种会吸人的半透明地面,闷油瓶就停了下来。只见他身前有一条很破的木船,我和胖子走进了一看,船是浮在紫色的液体上,这里竟然有一条河。闷油瓶轻轻跨入船内,向我们招招手,我和胖子也就先后上了那破旧木船,哪敢使劲跳上去啊,看着就弱不经风了。胖子高兴的笑道:“我最喜欢走水路了,合适啊!”

  等我们上去后,闷油瓶解开缆绳,用竹篙把船撑离岸边。胖子马上殷勤的要过了竹竿,说先由他撑,然后轮班。我为他在黑暗的河道里打着手电,心想胖子今天改性子了,竟如此勤快!可是没过多久我便明白了。在把船撑出三百多米后,胖子就把竹篙交给了闷油瓶,说该换班了,然后他舒舒服服的躺在船里睡起觉来,那鼾声打得香啊,安心啊。再要想把他叫起来换班,想也别想了,就让他睡吧。反正在这种地方撑船,我是一点儿睡意也无。

  五六个小时后,我们便到达了河的尽头,河水流入了地表以下。我硬把胖子弄醒,三人下船后快步走向青铜门。

  来到青铜门前,我正要掏出鬼玺,闷油瓶却阻止我道:“出去的时候不能用鬼玉玺。”然后他就走向青铜门右手边的岩壁,只见那里有上下两块平整的黑石,高度是三岁小孩儿绝对摸不到的。

  闷油瓶将双掌同时按在其上,悠扬的鹿角号声没有响起,青铜门直接在剧烈的震动中打开了。闷油瓶对我说:“你带着鬼玉玺,最后一个出来。”

  我明白他的意思,当我最后一个走出青铜门,强烈的震动再次产生,那巨大厚重而神秘的青铜门已然关闭。这次我没有在临走回头看一眼那浓浓的黑暗,因为我还是对它充满了恐惧。青铜门外遍地腐尸的这里,更让我觉得熟悉安全,何况现在还多了个完好的小哥。

  三人快速地通过来时山洞,走出那个山体裂缝。外面寒冷的白色冰雪,立刻让我感受到了一阵清新,人间,我又回来了!但在半年后,这个世界不知会变成怎样?半年,其实很短!

  我们用了三天半的时间走出了无人区,下了雪线,又用了两天回到那个旅馆。掌柜的见我们这么久才回来,而且多了个人,很是搞不明白,只知道我们一定是最专业的一支探险队,照顾得格外客气。住下后,我立刻打了一堆电话,先是让南宁的伙计帮我们准备给养装备,让后订去南宁的机票。可让我郁闷的是,吉林省竟然没有直达广西南宁的飞机航班,两个省会之间竟然都没有通航,太惨了!结果只好订了从哈尔滨飞南宁的机票,还好在那里认识一个俄罗斯族的朋友,人可靠关系也粗。托她为闷油瓶搞一张黑龙江省的身份证,还要帮我们把一些重要的违禁物品托运到南宁。

  然后我们坐长途车反方向朝北,经牡丹江市前往哈尔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续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续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