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0 第十九章 终极(下)
盗墓博物馆2020-10-23 10:033,230

  我和胖子跟着闷油瓶一起走过荧光球地带,来到那黑乎乎的絮状物岩壁前。闷油瓶默默的看着那堵岩壁,也许在想要如何来说。过了一会,他开口问道:“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我看了看胖子,他在摇头,便说:“是岩壁和植物吗?”

  闷油瓶回答道:“这是一具长眠的活尸。”

  胖子插嘴道:“你看,我就知道小哥待的地方,一定会有棺或尸!”

  而我则惊讶道:“什么?!这是一具活尸!造型也太平坦了吧!是不是外面的棺椁?”

  胖子接茬道:“是啊,这棺椁也真够奇特了,里面肯定是个大块头!”

  闷油瓶轻轻地摇头,说:“它没有棺椁,这就是它的身体,我们看到的只是它的一块儿皮肤,它的全身原貌连我也没有办法看到。”

  胖子抬头望着上面的一片黑暗,做梦般说道:“老天哪!这家伙得多大啊?”

  “陨玉围成的圆,就是它的身体范围。但是因为黑暗,且没有合适的高点,所以无法见到它的全身。”

  我问闷油瓶:“那这黑色的一根一根的,就是他皮肤上的毛发吧?”

  “对。你们没看过这毛发里面寄生,或者说长出来的东西吧。”

  听到闷油瓶这就话,我浑身一阵发寒,禁不住抖了一下,一种可怕而恶心的预感犹然而生。胖子看了看我,问:“刚才你摸过!有没有看里面?”我摇了摇头,“没敢拨开看。”

  闷油瓶向前走了一步,把双手伸进厚厚的毛发层,向两边拨开,露出最里面一小条灰红色的皮肉。但是他似乎并不是让我们看这个,到旁边又拨开另一处毛发层,应该是在寻找什么,看那东西长得并不十分密集。

  “来。”

  我和胖子赶快打着手电凑到跟前,只见毛发层里面的皮肤上结着一个囊肿似的圆包,或者说是一个肉球,又或者说是一个卵。

  胖子随口问道:“发炎了?”

  闷油瓶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寻找别处的,过了一会,他叫道:“看这个。”

  其实我和胖子就紧跟在他身边,这次我看完之后,比较肯定的说:“这是寄生虫的茧吧!够大的!”

  他摇了摇头,继续翻找。胖子莫名其妙的看了看我,我怂了一下肩膀表示搞不清楚他想什么。

  当看到闷油瓶第三次展示给我们的东西后,我和胖子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爆了,简直不寒而栗,无法接受眼前的景象。一个长长的大肉茧出现在面前,又黏又湿的包裹着一个小孩儿,似乎还微微的蠕动了一下。那是一个人,他身上长出来的竟然是一个个人,“活人?!这,这……”我和胖子不可思议的呐呐自语。

  闷油瓶确认道:“是的,长出来的都是活人。”

  我听了呆呆的站在那里,而胖子却大叫道:“我靠,不会吧?!这简直太过分了,我们算什么?这大怪物身上的寄生虫?!囊肿成熟体?!太鸡巴扯了!这恶心玩意儿一定是假的,不可能是我们的同类!让我把它刨开来看看!”说着他便拔出了黑金匕首,闷油瓶稍稍一愣,但是没有阻挡他,只道:“这个还没完全成熟,每三十到五十年才有一个诞生。”

  胖子气势汹汹的挥刀劈了下去,可到跟前还是硬生生收住了刀势,我也知道他肯定下不了这手,大家心里知道,这不会是假的,毕竟是一个鲜活的生命,虽然非常诡异、恶心,让人难以接受。“是啊,我们算什么,我们到底是什么?怎么会有这样的同类?闷油瓶,他们成长以后和正常人类一样吗?”闷油瓶没有回答我,而是又去翻找。我心想,你还要找什么?!我们已经都受不了了!

  这次我和胖子没有跟过去,应该是产生了抵触心理。可当闷油瓶再一次叫我们的时候,还是不得不移动沉重的脚步,走到他身边。我皱着眉头,半睁着眼看去,这次我久久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弹,只是闭上了眼睛,死死的咬着牙关,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胖子用怪异而恐怖的眼神看着我,然后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半步,嘴里颤抖的念了声:“吴邪……”

  我知道,他看见过我小时候的照片,确实很像,简直一模一样。那毛层里的成熟体,就是小时候的我,我们才是真正的同类!我已经明白闷油瓶为何不愿意告诉我这里的秘密,他宁可用自己的一生来换取我的天真无邪!如此的用心良苦,但最终我还是接触了真相,一个让我无法面对的事实。此刻,我的身体空荡荡的,心脏在颤抖,天旋地转,眩晕,冰凉,麻木,再也不想睁开这双眼睛。就像一个失去灵魂的死人,感觉我从来就不应该属于这个世界。

  忽然,我感到两只不同的手拍在了我的肩膀上,把我从绝望和悔恨中拉回了这个世界。睁开双眼的同时,我转身走开了一段距离。这时,我的心情完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良久,闷油瓶的声音传来:“你没必要这样,吴邪还是吴邪,你就是你。”

  胖子充满热情的对我说:“对,铁三角永远都是铁三角!”他过来毫无顾忌的捶了我一下,捏住我的肩膀道:“振作!天真,小三爷,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是啊,吴邪,振作些!这还只是秘密的一小部分。”听到闷油瓶这话,我和胖子的腿都是一软。

  “小哥,你今天的话太多了!”胖子也有点儿承受不了了。

  可闷油瓶还是淡淡地说:“到了这一步,剩下的秘密你们也必须知道。”

  我和胖子深深地吸了口气,缓了缓后,重新走回闷油瓶的身边。他指着那厚厚的毛层,继续说道:“这个成熟体已经快要诞生了,他脱离寄主的时候相当于普通人三岁的体型,会在毛层内爬行一段时间,不会马上下地。而且从这里诞生的所有人,都是一摸一样的。”

  老实说,我的大脑已经不会运转了,也不敢运转了,只是呆呆的听着。但胖子还是跳了起来,对我和闷油瓶大声道:“原来如此!考古队里的那个齐羽,还有小花手下的另一个‘吴邪’,他们都是从这里长出来的人!”

  闷油瓶又皱了一下眉头,说:“齐羽我知道,你猜的没错。可是小花手下,据我所知没有这样一个人。是那人自己告诉你的?”

  胖子点头道:“没错,是他自己告诉我和天真的,而且我们还撕过他的脸,应该不是戴了面具!”我也向闷油瓶点头确认,并说:“我原本觉得他跟裘德考有关,或者跟解家也有关。但是现在,我感觉他应该与张大佛爷和整个老九门都有关。”

  闷油瓶:“也许,他就是‘它’。可他到底是哪一代成熟体呢?你是最近的一代,你上一代是齐羽,再上一代是谁我就不知道了,而且并非每一代成熟体诞生后都能活着离开青铜门,你和齐羽都是被人带出去的。”

  胖子终于释怀了什么,道:“我就说呢,原来不是每一个都能出去的,那些个植物一样的骸骨中就有不少是这里诞生的吧!”

  我道:“那‘它’的年龄就可能已经超过一百岁了,他竟然也能长生不老!”

  闷油瓶:“看来他是带着这个秘密的部分记忆出去的,而且后来补全了。出生时就会伴有一部分记忆。”

  胖子不耐烦道:“小哥你好好说,什么秘密?”

  “吃一小口那活尸的皮肉,你就可以恢复青春,但本体的所有记忆都会在极端痛苦中消失,甚至连走路也不会了。万奴王就是靠这种方法重生,而以体内蚰蜒保存大脑记忆。但你如果是喝一口那活尸的浓血,虽然不能恢复青春,却也可以保持现状延长生命,只会造成间歇性失忆。不过取那活尸的血肉时,必须保证拥有两个以上的鬼玉玺,否则会造成不可预料的后果。”闷油瓶说完这些就停下来发呆。

  我诺诺的问道:“那你是喝过血?”

  闷油瓶点了一下头,情绪并没有变得异常。

  胖子追问道:“什么是不可预料的后果?”但是闷油瓶没有回答他,就这样安静的过了很久,闷油瓶再次开口:“‘它’一定是得到了齐羽的那部分秘密,并在之后让齐羽吃下了活尸的皮肉。‘它’一定是为了别人要得到完整的秘密,而他自己应该是只需喝尸血的,他贴身一定也有本详细的记忆笔记。我的那本,你们如果以后想看,等把事情都解决了,可以给你们阅览。”

  我真想对他说现在就给我们看看吧,可是闷油瓶显然认为现在不是干这个的时候,我就换了个问题:“可我的那部分记忆呢?”

  闷油瓶很爽快的给了我答案:“被青铜树上的六角铜铃暂时消掉了。”

  “哦。”原来我的记忆最深处还潜藏有这样一些东西,那我现在算不算已经都知道了呢?

  “胖子,我现在就解答你刚才的问题。这是我们要共同面对的,跟我来。”闷油瓶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走向一个陨玉球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续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续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