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妙龄美女微信求助
东林夕亭2016-11-04 08:442,664

  “我不知道这张纸能够飘到哪里,如果你看到,请告诉身边人,远离李家巷44号,这里住着魔鬼!”

  01

  对面的窗户还没打开,那个人应该还在睡觉。

  经过1个月的观察,我知道,6点前的五分钟,是我唯一可以向外界求助的机会。

  我被人监视了,严格来讲,是被人囚禁了。

  这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了,现在,我坐在轮椅上,动弹不得,只能用嘴把纸片丢到窗外。

  1秒钟之后,对面窗帘被拉开,一双眼睛看向我,新一天的监视开始了。

  我受不了那双眼睛这样看我,就连照镜子,我也没这样看过自己。

  身后传来开门声,接着一个苍老的声音飘向我,“老头子,醒的够早啊!”

  我无法回头,无法回答,现在的我,老年痴呆,瘫坐在轮椅上。

  她转过轮椅,让我正对她。

  祖母绿,我越来越讨厌这个颜色,尤其是配上粉色的小花,穿在这个女人身上。

  我从来没有那么讨厌过旗袍,可我无能为力,只能盯着她满是皱纹的脸,和那花白的麻花辫。

  “你这么看着我没用,你也不要妄想谁来救你,没有人会相信你!”她阴恻恻地笑,推着我到了镜子前,“看吧!你得接受我们是夫妻的事实!”

  镜子里,女人手扶轮椅,轮椅上坐着个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眼神痴呆,嘴角流涎的老头子。

  这个身体不是我的,可思想却是我的,我没有办法接受,却无能为力。

  对面监视我的人,那个身体是我的,可为什么会被别人占据?

  一切的一切,都得从一个月前的那个傍晚说起。

  02

  我刚搬到新房不到3个月,暂时没去工作,每天在房间里写写画画。

  忙完一天的事情之后,我喜欢趴在阳台上抽一支烟,看着烟雾从5楼慢慢飘散。

  对面是一栋别墅,顶上阁楼正对着我的房间,搬到这里的第一天,我仔细观察了,像是没人住的空房子。

  既然知道是空房子,我在房间里的活动也就更加自由,至少不用担心有人偷窥。

  那是一个普通的傍晚,我照例趴在阳台上抽烟,微信收到了一则添加好友的请求:能帮帮我吗?我被反锁在阁楼上了。

  阁楼?我忍不住看向对面,不会是这个阁楼吧?

  通过了请求之后,对方发来一段语音:你是住在阁楼对面的小哥吗?如果是的话,能不能麻烦你来帮帮我?

  声音很甜美,大概20多岁的样子。

  我又胡思乱想一通,双脚不由自主迈向门外。

  李家巷44号,每天早上跑步都经过这里,只是从来没见门开过。

  这里面真的住的有人吗?

  我转了下大门把手,门开了。

  院内静悄悄的,所有的窗户都漆成黑色,紧闭着。

  我发了一条消息过去:我没走错吧?是这个黑色窗户的院子吗?

  她说是的,楼梯在一楼右侧。

  楼梯也是黑色,如果不是夏天,这个时候早就看不清台阶了。

  从五楼的阳台看过去,正好能看到我的房间,根本用不着望远镜。

  想到几个月以来,都有一个20多岁的姑娘在看我,我脸红了。

  “是你吗?”女孩的声音从阁楼里传出来。

  “是我,可是我怎么开门呢?”

  “门前花盆下有备用钥匙。”

  我挪开花盆,果然有一把黑色的钥匙。

  我打开门,走了进去,没有看到女孩。

  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清香,甜甜的,我贪婪地吸了好多口,才想起正事,“那个,你在哪呢?”

  没有人回答我,倒是手机上收到一则消息,“往前走,走到窗台前。”

  我没有丝毫犹豫,走向窗台,正准备推窗,突然脚下一空,我的身体笔直下坠,我失去了意识。

  我不记得昏迷了多久,醒来时,身处一个黑色的房间里。

  “喂!这是哪里?有没有人?”我想动,发现动不了,我的双手双脚被绑住了。

  右前方隐约燃气一只白色的蜡烛,接着是左前方,左后方,右后方都燃起了蜡烛,很快,房间的轮廓就清晰了,一个封闭的空间,吊顶上挂满了笑容诡异的玩偶,玩偶的眼睛都是用扣子缝制的。

  门开了,一个满脸皱纹,身穿祖母绿旗袍的老太太推着轮椅进来,轮椅上坐着个满脸皱纹、眼神痴呆、嘴角流涎的老头子。

  “这是哪里?你们是谁?”

  老太太脸上的皱纹动了动,发出了让我毛骨悚然的声音,是微信里那个女孩的声音。

  我开始呼喊,声音却哑了,像是破旧风箱发出的声音。

  我动不了,看着老太太把轮椅推到我眼前,她蹲下去点燃脚下的蜡烛。

  我才发现,我身边还有一圈蜡烛,正好摆成阴阳鱼的形状,我和老头子各占一半。

  老太太扭动身体,在房间转圈,口中念念有词,双手挨个拨动那些玩偶,发出了诡异的笑声。

  不知哪里吹来一阵阴风,蜡烛的火苗开始飘忽,我看着它们,竟然泛起困。

  我感觉有一只手按在我的头顶,接着身体开始发抖,发抖,直到我失去意识。

  再次睁开眼,发现还是在黑色的房间,我庆幸没有被曝尸荒野。

  可是,当我看到眼前的那个人,我吓坏了,那地上躺着的不就是我吗?为什么我能看见自己的身体?我是死了吗?听人说只有灵魂出窍,才能看到自己的身体。

  如果我现在是灵魂,为什么我动弹不了,声音也发不出?

  最要命的是,我看到我的身体动了几下,接着站了起来,在冲我笑。

  门开了,身穿旗袍的老太太走进来,拉住我的身体左看右看,笑着在那张脸上亲了一口,“老头子,你终于有新的身体了!”

  新的身体,难道我现在……

  他们转向我,我的身体说话了,“老太婆,那这个人现在怎么办?”

  老太太笑了,我发誓这是我见过最丑陋的笑容,“现在他就是你,你就是他。让他陪着我,你去他家里等待新的猎物。”

  03

  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自己的身体被人占据,而我被困在一个瘫痪的身体里,而且每天还得看着对面,自己原来的家。

  我想起那张纸,不知现在飘到哪里了,会不会被人捡到。对了!我忘记求助了,我只写了让人远离这里,却忘了求助了!

  我的世界又陷入黑暗,不知道下一次求助的机会什么时候才能出现。

  04

  早上,我被对面的喊声吵醒,老太太跑过来跟我原来的身体对话。

  等我清醒过来,他们的对话结束了。

  老太太欣喜若狂,“太好了,终于有女孩上钩了。”

  我始终看向对面,心里祈祷,女孩们都放清醒些吧!千万别上当。

  什么?那不是米惠吗?她怎么会去我家?

  我突然想起来,我跟她约了9月份要谈事情。

  那个占据我身体的人,正跟米惠交流着,还不时碰下她的手,王八蛋!

  他们同时看向我所在的阁楼,这是个圈套,米惠,千万别上当啊!

  我使出混身力气朝窗户撞去,窗户没撞到,反而撞到我的头了。

  我看到占据我身体的人拉着米惠,慌慌张张下楼,他们正赶往这里。

  这下完了,米惠肯定逃不掉了,是我害了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杀死阁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杀死阁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