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杀鬼子
猪肉包子2016-11-15 17:392,545

  “住,咋不能住?”老田立即瞪着圆眼肯定道。之前老田还觉得徐晨生挺聪明的,居然问这么笨的问题,上天白给送来个媳妇,这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徐晨生这天天跟张来树混在一块,估计他是游击队的事,恐怕早就知道了,老田之前的担心感觉多余了。虽说徐晨生来历不明,但从日常表现来说,挺不错的一个小伙子,就是啥营生也不会,让人有些闹心。

  老田对张来树倒是没什么别的成见,就是担心自家儿子老跟着张来树耍,万一被鬼子知道了,小命丢的冤枉,所以这才看张来树碍眼。

  见老田同意了,徐晨生也就放心,然后就趁着人家兄妹俩唠家常的功夫,偷偷把老田拉到一边,低声说道:“叔,这下也有人顺道照顾您了,我就先搬到来树哥去住!”

  老田疏眉一挑,正打算阻止时,这才醒觉。如果人家黄花大闺女住在这里,徐晨生也住的,确实有些不合适,虽说老头儿有意撮合两人,但这风言风语谁受得了,污了人闺女的名声那可是罪过,想到这里,老田眉头舒展开了,无奈的点头,算是默认了。

  徐晨生的心早就野到和张来树玩枪上了,见老田不反对,差点没高兴的蹦起来,心道,这下可有大把的时间玩枪了。

  “生子,跟哥去把陈二狗做了吧?”

  两人着急去上工,鬼子那没有请假一说,如果突然不去,鬼子会查到他们头上的,毕竟这十里八乡的,谁还不认识谁。迅速的赶路时,张来树突然问道。

  张来树始终放心不下妹子,这谁不担心天天被贼惦记的,考虑再三,就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毕竟现在兵荒马乱的,死个人也没人注意,再说,这可是为民除害,大家伙谁不高兴?

  徐晨生倒没有太多惊讶,毕竟张来树这么想也是对的,但是……脸色有些为难地问道:“来树哥,你杀过人没有?”

  “呃”

  这下反而是张来树愣住了,说归说,但问题他没杀过人,现在嚷嚷地去做掉陈二狗,关于怎么做还没想好。

  说话功夫,两人到了工地上了,鬼子们依旧和之前,并没有对干活的人做什么,瞅见鬼子们正懒洋洋地在一边杵着,张来树到李翻译跟前领牌子时悄悄吩咐道:“一会儿下了工,先别回,有事找你!”

  李翻译偷瞄了眼没有任何注意到这边的鬼子们,不经意的轻轻点了点头。

  “来树哥,啥事啊?”下工之后,李翻译等所有人走了,然后跟几个鬼子打了声招呼,绕到一条小路上,果然看到张来树和徐晨生已经在等着他了,过去后便随意地开口问道。

  张来树悄悄地把他想要做掉陈二狗的想法说了一遍,接着就紧紧盯着李翻译,看他是个什么想法。

  李翻译倒没别的想法,不是因为张来树帮过他,更多的是挺欣赏张来树这个人的,何况,谁愿意自家的妹子被个流氓惦记着,想到这里,便点了点头,问道:“来树哥,需要咋做,你说!”

  规划上面,张来树可不擅长了,还是交给读书人吧,于是就把徐晨生拉了过来,嘱咐道:“生子,你好好想想,需要点啥,赶紧和李小子说说!”

  说起来,徐晨生也没干过这种事,一时也犯了难,琢磨了半天,才慢慢地说道:“他平时爱去哪里,跟什么人接触,大概也就这些了!”

  “就这?”李翻译满不在乎的问道,他家那么多下人,随便安排个人跟踪就可以了,陈二狗自己又没啥本事,所依仗的不过就是一个哥哥而已,跟他们这种鬼子直接领导下的根本就不在一个层级上。

  徐晨生正要点头时,张来树一把拦住,皱着浓眉问道:“李小子,鬼子是不是要对盖炮楼的人下手?”

  提起这个,李翻译懊恼的拍了下自己的脑袋,不住地嚷道:“都怪我,这么重要的事都差点忘记和你们说了!”

  果然,张来树和徐晨生对视了一眼,看来小鬼子还真是要朝他们下手,赶紧就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鬼子分批建造炮楼的事,李翻译也知道,昨天接到通知可能很快要换一批人时,还偷偷问过中泽一男,这工钱到时候咋算,谁知,中泽神神秘秘地告诉他,没有工钱。

  之前还很疑惑,这不给工钱谁还给你干活,笑话小鬼子真把自己当回事,直到张来树这么问时,才猛然醒觉,顿时惊起一身的冷汗。

  李翻译赶紧拍了拍胸口说,掩护张来树和徐晨生离开没问题。这下,不止是徐晨生,就连张来树也不高兴了,不满道:“都是乡里乡亲的,我可不愿意见乡亲们被小鬼子给害死!”徐晨生赶紧点头赞同。

  看来这不是救一两个人了,而是得救一帮人了,李翻译无奈的白了张来树一眼,不服气道:“咋救,来树哥你好歹得有个想法吧!”

  张来树叹了一口气,蹲在草丛里,不住的挠头,徐晨生忍不住问了出来:“如果以游击队的名义杀掉驻守的鬼子,是不是可以?”

  关于张来树天天胡闹地整游击队的事,李翻译也都知道,毕竟关系都不错。但这要枪没枪,要粮食没粮食,谁没事跟你干这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活,当时也只是嗤鼻讽刺,没当回事。

  李翻译想了想,觉得这个计划说不定还真行,说不定鬼子就不在这里盖炮楼了,点头道:“那你们小心点,鬼子的警惕心很高的!”既然说完,李翻译看也没有其他事,就赶紧悄悄离开了。

  “生子,咱们哥俩不够啊!”

  刚才李翻译说的很清楚了,鬼子现在还是每天两个人值夜,自己倒没问题,但是瞧徐晨生小细胳膊小细腿的,这估计刀没捅进鬼子的身体里,就被鬼子弄死了,忧心忡忡地说道。

  徐晨生也是苦巴着脸,没辙啊,他们哥俩这才刚有枪,打枪的时候手脚都不利索,何况他还没摸过,这要是杀掉小鬼子,只能是用刀子什么的暗杀掉,但他之前只是一名老实巴交的学生,手无缚鸡之力,如何能杀掉鬼子。

  想起力气的时候,徐晨生眼前突然一亮,高兴的建议道:“来树哥,我们可以找壮哥帮忙啊!”

  “就他?瞧他那德性!”提起陈壮,张来树就一肚子的气,不屑一顾道。

  陈壮人如其名,就是胆子太小,这里谁家不知道陈壮胆小如鼠,真可谓是声名远播,当初想拉他一起干游击队,谁知,陈壮竟然就和老鼠见了猫,都有些怕见张来树了。

  心知张来树嫌陈壮胆子小,但是徐晨生可不这么认为,那天当的那么多鬼子的面,陈壮陪着他看鬼子,最后还去招惹鬼子,从哪里看都不像是一个胆小的人,是不是他有别的顾虑,想到这里,徐晨生揣测了半天后说道:“说不定壮哥不是那样的人,要不咱们先跟他聊聊?”

  徐晨生才认识陈壮多长时间,就下这样的判断,这种推测根本就说服不了张来树,但眼下确实也没个合适的人。张来树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站起来干脆利落道:“就按照你的意思,不行咱们就找别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抗战之英雄游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