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流氓
猪肉包子2016-11-13 16:572,564

  盖炮楼的工地上丢了一枝三八式步枪,这个事可大可小,关键得看这上级怎么做了。

  中泽一男杵这儿瞅了一天的功夫,来干活的这帮土包子一个个破衣烂衫的样子,也不像会玩枪的,可能真是被那个混蛋自己给扔了,只不过暂时找不到而已,心烦意乱地中泽看到干活的人已经下工走光了后,按耐不住又将那名丢枪的小鬼子暴揍了一顿。

  “哥们,我说你不行就请中泽君去玩玩!”瞧着鼻青脸肿,被揍成猪头似的这个倒霉鬼子,另一个关系较好的鬼子于心不忍,悄悄地过来建议道。

  中泽一男特别好色,几乎三天两头的往慰安所跑,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按照华北方面军司令部的要求,不允许将一枝枪丢给中国人,这要是找到还好说,找不到,那就不是简简单单的挨顿打就能了事的。

  我草,我要有钱还至于当兵来混口饭吃,这个倒霉鬼子暗想。忍着脸上的肿胀呲牙咧嘴道:“你借我点钱吧,我没钱!”

  谁知,这个鬼子白着眼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撇了撇嘴转身便走,心里不住地腹诽,尼玛,老子好心给你提个醒,倒问我借钱,想的挺美。

  微风轻轻吹过,满地野草摇曳着细长的身姿,这个倒霉的小鬼子孤独地站在野草中更显凄凉,想起自己前途未卜的命运,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叭”

  枪内的撞针敲击到子弹的底火,子弹头呼啸而出,巨大的冲击力狠狠地撞了下张来树的肩膀。揉了揉有些酸疼的肩膀,张来树咧着嘴炫耀道:“生子,哥打的还不错吧?”

  要知道,这说和做是两码事,打枪看起来容易,真打起来,可不是那么回事了,三八式步枪劲大,远非这驳壳枪的力度可比。至于这子弹飞哪里了,徐晨生也不清楚,不过依然佩服道:“来树哥,你真行!”

  “嗯”

  张来树点了点头,兴奋地说道:“生子,你也来试试!”说着,便把枪递了过来。

  谁知,徐晨生竟一个劲的摇头。这玩意看着挺高兴,但是一想到拿在手里就是个凶器,有些不敢,只得推脱今天身体不舒服,明天在试。

  既如此,张来树也不眼气徐晨生了,随即就将枪放回原处。这里距离小旺村并不远,而且这天已经黑了,担心枪响后声音太大惊起别人来看到就麻烦了,索性就拉着徐晨生去他家休息。

  “你放开我!”

  快到那有些破烂不堪的小屋前时,听到屋内传出张来花气愤的尖叫声还有肢体的拍打声,张来树奔进屋内,徐晨生也赶紧尾随进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长相猥琐,露着大门牙的男子,此刻正将张来花扑倒在身下,手脚不停地胡乱摸索着,而张来花则是不断挣扎扭动地拍打着对方,试图不让对方得逞。顿时,张来树急红了双眼,怒吼道:“我草尼玛!”便上前一把将有些惊慌失措的男子拎了起来,照住对方的腰部就猛的一脚踹开。

  张来树此刻对着在地上不停乱滚地那名猥琐男一脚接一脚的踩,徐晨生赶紧将张来花拉起来拽到身后面。

  陈二狗是附近有名的流氓,每日游手好闲不说,经常撩逗不知道谁家的小姑娘或者寡妇,因为这个事,几乎人人都恨死他了,仗着县城里有个当官的表哥,谁也不敢轻易把他怎么着,结果助长了陈二狗的威风,愈加的为所欲为。有回被张来树破坏了好事,怀恨在心,但是惧怕人高马大的张来树,只得从张来花下手,再说小妮子长的也不错。得知这几日张来树给鬼子干活,经常不在家,索性就壮胆今日过来,哪成想,就要得手,张来树却在此时回来了。

  “哎哟,别打了,我下次不敢了!”躺在地上抱住脑袋挨揍的陈二狗有些受不了张来树的铁拳,慌忙喊了出来。

  张来树岂会不知这个流氓只是说说而已,泄愤似的又疯狂踩了几脚。真担心哥一时激动闹出人命,满面梨花带雨地张来花赶紧一把拉住了张来树,陈二狗趁张来树回头的功夫,迅速的连滚带爬的溜走了。

  “呜……”张来花侧身坐在炕沿边,不住的呜咽,徐晨生之前在学校的时候就不会哄女生,此刻见到张来花被欺负的不停抽泣,只是不住地安慰,感到有些束手无策,不知咋劝合适。

  张来树一声长叹,只是黑着个脸蹲在一边,和个闷葫芦似的,也不说话。

  这兵荒马乱的,他也得出去干活混饭吃,不可能天天在家照看的妹子,但是这小人颇多,万一妹子有个好歹,咋跟死去的爹交代,想到这里,张来树气的用手重重地拍在地上。

  张来树怎么想的,徐晨生也大致猜到一些,他人生地不熟的,目前所认识的也就这两三个人。如今,张来花一个人在家确实挺危险的,不禁也皱起了眉。

  “要不,让来花去田叔家住吧!”

  刚才徐晨生琢磨了半天,老田孤苦伶仃的这么些年,虽说他目前在老田家住,但自己也不是个勤快人,还拖累了老田,这下有个小姑娘去照顾也挺好,见两人都看向了自己,只好无奈地接着问道:“就看你们乐意不?”

  这个提议倒是不错,老田那个人虽说脾气有点倔,但为人和善,属于刀子嘴豆腐心的那种,而且经常帮助弱小,张来树眼前一亮,不住地点头道:“我看行!”

  长兄如父,不管什么事,只要张来树拍板,张来花自是不敢去争辩什么,抹掉脸颊上的泪痕,偷瞄了眼身旁的徐晨生,怯生生地小声问道:“这……合适吗?”

  “有啥不合适的?”徐晨生抢过话答道。他才不会跟老田客气,经过几天的相处,他都感觉和田叔快成一家人了,就是家里缺个女人,要是有了张来花,洗衣做饭啥的,这下都不用操心了。

  去老田家住本来挺好的住,但现在有个半大的小伙子在那里住,这么不明不白地过去住,肯定会惹闲话,张来花忸怩地将心里的担忧说了出来。

  不止这个年代的乡下人挺忌讳这个事,就连徐晨生那个年代的人,同样也忌讳,记得他们班上有对鸳鸯,本来单纯的没啥事,结果被四周风言风语的搞成孔雀东南飞了,这流言蜚语最是可怕。

  “嘶”

  这下子,两个大老爷们都哑口无言了,不禁面面相窥,他们爷们家的不在乎,但是忘记小姑娘的名节问题了,徐晨生索性道:“要不这样吧,我就和来树哥在这边住不就行了!”

  看来也只好如此了,眼下没好的办法,三人商量一番,便分头睡下了。

  专门起了个大早,张来花将平时的衣物收拾了个包袱,三人便一同去了陈家庄。恰好老田没出门,见到这些年轻人的到来,很是惊讶,待听徐晨生将来龙去脉讲了一遍后,气的敲桌子直吹胡子,怒道:“那个小王八蛋,都敢上门欺负人了!”

  看老田气愤填膺的样子,徐晨生心想这正事还没说呢,于是将老田打断,结结巴巴地把来花安置到这里的想法说了,毕竟他在老田家白吃白喝的,现在又引别人来住,都没跟田叔事先通个气,有些说不过去。

继续阅读:第11章 杀鬼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抗战之英雄游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