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5. 扰乱了谁的心。
漫雪失忆2016-11-24 21:552,409

  那刻,镜头一直在拉近他和沈若溪,给了一个特写,两人分明都是藏在彼此回忆的那个人,在眼神对视时心如小鹿乱撞,明明心里都还爱着彼此,却在此刻变成了陌路人。

  对于沈若溪的出现,姜成勋一点也不意外,好像冥冥中已注定。他站在舞台中央,怔怔地望着沈若溪转身离开的背影,双眸饱含泪水。因为在那刻,他看见了沈若溪眼神里的愤怒和决绝,仿佛也看穿了自己在面对沈若溪时的不安情绪。

  因为昨晚和此时的插曲,让两人在彼此心里那唯一的幻想也将尽破灭。

  姜成勋不知自己还要怎样,还能怎样。这10年里,他没有一天忘记过她,无时无刻都想回到中国找到她,难道就只是因为10年前的不告而别,让沈若溪如此崩溃?还是她心里已经有了别人,因为姜成勋的出现,让她左右为难。还是因为昨晚的那个意外,让她愤怒不堪?到底要他怎样,沈若溪才能喊停,好好的听听他解释有关昨晚和10年前的一切。

  而沈若溪刚刚还趾高气扬的给了姜成勋一巴掌,转身那刻,她就呜咽着,眼睛忽然模糊了,眼泪挣扎着涌出了眼眶,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泪珠止不住地往下淌。一想起10年前妈妈去世的那一幕,她又嚎啕大哭起来,泪水如瀑布般倾泻下来。

  走出电视台,她坐上116路公交车,望着车窗外随风飘落的银杏叶,眼泪还是夺眶而出。10年了,沈若溪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如此不堪的再次面对他,不仅阴差阳错的发生了那毫无头绪的一夜-情,也无意间听见他提起初恋,这都让沈若溪连呼吸都觉着痛。

  突然,Iphone手机的经典铃声再次响起,沈若溪擦干眼泪,不紧不慢的掏出手机一看,是李佳豫的电话,深呼吸后接通电话,很不耐烦地说着:“干嘛?”

  “干嘛?沈若溪,你昨晚干嘛了?我打了一晚上的电话,你都不接。”电话那头传来的是李佳豫焦急的声音。

  “我昨晚不是在夜店high吗?手机一直是静音。”她故意呈现出一副毫不在意的状态,来掩饰自己受伤的心:“再说了,我又不是沈云霄,你查岗啊?”

  “沈若溪,你昨晚去的那家夜店是叫魅色吗?”李佳豫今天是怎么了,提沈云霄的名字都不能分散她的注意力了?

  “是啊。”沈若溪依然毫不上心,洋洋得意地说着:“昨晚,还有几个小子想吃本小姐豆腐,也幸好他们……”说到这里,沈若溪脑海里浮现了断断续续的画面,那个戴着口罩出现在夜店的男生是谁?为什么要拉着沈若溪奔跑?难道是姜成勋故意安插的人,然后制造了昨晚一系列的阴谋。

  “沈若溪,那家店是黑-帮老大开的。”李佳豫一听沈若溪又嘚瑟的讲着自己昨晚发生的一切时,就将电话拿的很远,然后朝着电话怒吼。沈若溪怎么会不知道那家店就是黑帮老大开的店,她的任务就是混进那家夜店,查他们的底。可谁知自己的心情还是被姜成勋的消息给影响了,掉以轻心的上了那帮小子的当。对于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和姜成勋出现在酒店,这是她始终想不明白,这件事情,她沈若溪必定会想尽办法找到答案。

  “哎呦,李佳豫,你能不那么大惊小怪的吗?我沈若溪还怕他黑-道?”沈若溪被李佳豫大惊小怪的话语拉回现实,语气很不屑地说着。

  “我知道你不怕,我就是怕你招惹上那些人。”李佳豫继续说着:“你现在在哪里?”

  “我啊,马上到武馆了。”沈若溪下车,映入眼帘的却是墓地,她说谎了,她不愿对任何人提起有关姜成勋的事情,也不愿自己再去想有关昨晚和10年前的事情,可自己却不知不觉的来到了妈妈的墓地,深秋的天气,说变天就变天,穿着那单薄的白色裙子的沈若溪,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你没去面试吗?”此时的李佳豫只要确定她是安全的,就安心了,语气平稳了不少。她便躺在床上,一边做瑜伽一边和沈若溪聊天。

  “李佳豫,我先挂电话了,我得先去老沈那里报道。”沈若溪找了一个借口将电话挂断,其实,不是不愿和李佳豫倾诉,只是此刻的自己心特别的乱。

  “好吧好吧。”李佳豫嘟囔着将电话挂断,总觉着沈若溪今天怪怪的。

  沈靖很爱沈若溪的妈妈,这是无可厚非的。在墓地买了一块风水宝地,然后修了一座很特别的坟墓。沈若溪望着妈妈的照片,回想起了10年前因为没有及时输血躺在手术台上去世的画面,两行的泪止不住地流着,她失控地蹲下像刺猬一样缩成一团,肩膀微微颤抖,传来一声声的抽泣声。

  “妈,他回来了。”沈若溪埋着头哭的梨花带雨的,崩溃的情绪一涌而上:“我该怎么办?”

  沈若溪的心早已千疮百孔,自从10年前她妈妈因为姜成勋的食言而失去生命,她就已经崩溃。此时的她,也许只有在这里才是真实的自己,才能这么肆无忌惮的哭泣。

  10年前,沈若溪妈妈去世之后,她遇见了一个神秘的师傅,每次会面时,他都总是戴着面具,然后身着一身制服,而这个师傅,就是她的爸爸沈靖。不仅教她一身的本领,还鼓励她考进了香港警察学院,沈若溪后来也就成为了一位优秀的警花,可她的资料全部都被封存,谁也不知道沈若溪目前是什么身份。

  她不停的换工作,在生活中混乱不堪都一个障眼法,只要一有行动,他会给她发暗号在手机短信里,沈若溪都必须执行任务。这10年里,沈若溪帮助警方破获了很多案件,也制服了很多歹徒。本来经过专业训练的沈若溪不该犯昨晚的错,可只要因为是姜成勋的事情,她都控制不住,毕竟,对于沈若溪来说,她除去那一身的警服,她也只是一个女孩子。

  沈若溪离开墓地之后,刚上公交车,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她接通电话的那刻,努力地挤出一丝丝笑容说,“老沈,我马上回家了。”

  “沈若溪,你这是要疯到什么时候?”沈靖暴怒的嘶吼,已然让沈若溪想象他双臂的青筋暴起的画面,沈若溪赶紧将电话拿的很远,堵着耳朵敷衍地说着:“半个小时后,我立马回来见你。”然后,赶紧将电话挂断。

  “我的妈呀,沈靖这暴脾气谁治得了?”沈若溪瞬间从哀怨的回忆里抽离,回到悲催的生活里,习惯性的靠着窗坐下,将手机放进包里。

  一个人望着车窗外的风景安静下来,沈若溪多想自己就此失忆,不要再想起有关姜成勋的一切。可他的出现,确实扰乱了沈若溪的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