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6.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漫雪失忆2016-11-24 14:312,347

  沈若溪离开后,HK就炸开了锅,拉着姜成勋就往后台去,然后生气地指着姜成勋说着:“她就是沈若溪,对不对?”

  姜成勋坐在沙发上,毫无心情和HK理论,似乎还沉浸在沈若溪那绝望的背影里,心隐隐作痛。僵持许久,HK见他沉默不语有些慌神,一直在姜成勋的面前走来走去,不安的情绪油然而生:“成勋,你知不知道,这个节目可是直播,你会被这个沈若溪害惨的。”

  “HK,我本来就不屑当什么明星,我也是被我妈逼的。”姜成勋僵硬着脸,毫无表情冷冷地说着:“所以,她的出现,恰到好处。”

  “你有没有想过,这样传出的绯闻,会影响到我们分公司在中国的立足?”HK的压力确实很大,要伺候好这个少爷,还要防着被董事长夫人封杀,情绪有些许激动。

  “好了。讨论到此结束。”姜成勋看着HK异常的激动,起身叹了叹气便轻松自然地拍了拍HK的肩膀,努力地挤出一丝地笑容说:“顺其自然吧。”姜成勋很清楚,现在的一切,都不是自己想要的。

  姜成勋双手揣大衣兜里,大步凛然的转身离开了,刚走出电视台,就被影迷们疯狂的围堵,拍照签名。姜成勋显然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多番不悦,经纪人HK赶来救急。可就在那一瞬间,沈若溪坐在那辆往回赶的公交车,刚好也路过电视台,沈若溪一回眸就看见了那个所谓的万众瞩目的姜成勋,心里的滋味那是五味杂陈的。

  有些爱情很青涩,但只局限于回忆,如今的他们对彼此的误会因为这场直播秀风波会越演烈。

  沈若溪回到武馆时,沈靖带着众多师兄弟在大门口排成两排,盛气凌人的站在武馆门口,沈若溪一见这个架势,吓的往后缩,赶紧开溜,结果被沈靖给抓了回来。

  “老沈,你这是何必?”沈若溪嬉皮笑脸的,以为可蒙混过关,可是沈靖铁青着脸,一言不发的拖着沈若溪直奔院里,然后示意梁巍去拿木桶过来,准备让沈若溪提着两桶木桶水,扎一天的马步。

  “沈云霄,救我。”沈若溪环顾了四周,都没有发现沈云霄的影子。她真是哭笑不得,扯着喉咙嘶吼,这老沈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平时不管她怎么胡闹,都不会这样大发雷霆的呀,为什么要扎马步,为什么?

  沈靖让沈若溪扎好马步,便将两桶水直接放在她的手上,豪迈地转身,徒弟们已经将凳子给他准备好,然后坐在沈若溪的后面,还是一句话也不说,只盯着沈若溪扎马步。沈若溪那一身自带仙气儿的白色连衣裙,和如今扎马步的格调,真是格格不入。

  “小师妹,别喊了。”梁巍在一旁看着沈若溪,眸里闪出一丝窃喜:“大师兄出去办事了。”

  “梁巍,你这个小人。”沈若溪瞪着眼前这个看戏的梁巍,咬牙切齿地说着:“看着我受罪是不是很爽?”

  “你这次闯祸可闯大了,这又不是我害的你。”梁巍瞥了一眼沈若溪,神秘兮兮地在她耳边呢喃着:“谁让你参加什么烂节目,还出手打人了?”

  “梁巍!”沈靖拉黑着脸,提高了嗓门呵斥着梁巍说:“你是准备和她一起扎马步吗?”

  “师傅,我是在替你监督小师妹呢。”梁巍这小子,不仅武术底子好,口才还是一流的,这要是放在古代,估计是个狗腿子。

  “滚一边练功去。”沈靖示意梁巍离开,一脸的凶神恶煞。看来,今天沈靖必定要将沈若溪治的服服帖帖。

  “老顽固。”沈若溪背对着沈靖一边扎马步,一边骂着沈靖。梁巍的提醒,让她想起了,今天本来是去电视台帮魏楠的忙,结果因为姜成勋的出现,闹的一塌糊涂。会不会是因为那档直播节目,沈靖看见了她因为情绪激动而出手,所以,才会这样。

  说起魏楠,本来因为这场直播秀会被开除,可沈若溪的出现和姜成勋之间的故事扑朔迷离的,仿佛点燃了很多影迷的热情,直播秀的点击率在网络上翻了几番,魏楠松了一口气,不仅没被批评,还因此得到了表扬,电视台的节目收视率也飙升。

  沈若溪扎了半个小时的马步,已经大汗淋漓,可沈靖却在她身后悠闲的喝着茶,看着报纸泰然自若。沈若溪一生气就将两个木桶扔了出去,然后原地活动活动腿和手臂,然后便径直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她这是在往枪口上撞,竟然公开挑衅她爸爸。她知道,沈靖这次必然会狠狠地收拾她,因为教她的一身本领不是用来欺负别人的。

  “啪。”沈靖将茶杯狠摔在地上,刺耳的声音,让沈若溪不禁停住了脚步,随后传来沈靖怒吼的声音:“沈若溪,你要是再敢踏出一步,我打断你的腿。”

  一旁练功的师兄弟们,眼见沈靖那暴怒的模样,都吓的直哆嗦,可沈若溪转身看着他时,还一脸的倔强说:“少吓唬我。有本事你来打。”

  沈若溪的个性倔强,沈靖很清楚,她是吃软不吃硬的,可今天,他仿佛异常的气愤,他心里憋着的那一肚子的气,全是因为沈若溪昨晚发生的一切,而不是今天的直播节目。

  由于沈若溪的挑衅,沈靖拉不下那老脸,随即走到沈若溪面前,双眸闪着泪光,狠狠地给了沈若溪一巴掌。沈靖的那一巴掌,似乎响彻了整个四合院。

  沈若溪摸着被打的脸颊,那种钻心之痛灼热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瞪着沈靖,眼泪就像水晶球一样,夺眶而出。

  “你打我?”沈若溪呜央着,咬着嘴唇地指着沈靖说:“沈靖,你别后悔。” 沈若溪不知道,沈靖之所以打她,一方面是出于父爱,一方面是出于悔恨。

  沈若溪捂着脸,哭着跑进了房间,而沈靖站在原地望着自己打了沈若溪的右手,有些许后悔,本来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因他而起,可他不知道为什么姜成勋会突然出现,沈若溪又为何喝那么多酒,才造成了这场悲剧。本应该出面阻止的他,昨晚却没能出现保护沈若溪,而是听他人提起说,沈若溪昨晚没有完成任务,还喝醉酒和一个男生走进酒店,他整个人已经火冒三丈。

  沈若溪回到房间后,随手将背包乱扔,趴在床上,用被子捂着自己的脑袋,哇哇的大哭起来。姜成勋给自己带来的冲击还没能缓过神,沈靖这么多年,自从她妈妈去世之后,再也没有动手打过她,可在今天也给她满满的伤。一向坚强的沈若溪,似乎在这一瞬间整个人崩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