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1. 隐形的心动。
漫雪失忆2016-12-11 23:523,667

  像雾似的雨,像雨似的雾,丝丝缕缕缠绵不断。阴冷的黑夜,无情地侵袭着,沈若溪躺在街道上,半夜路过的行人很少,都会误以为是一具尸体,选择绕道而行。

  雨低落在沈若溪的手上,她抓不住也留不住,这场雨似乎也淋湿了她记忆中的影像,所有的一切都不复存在,曾经所发生的一切,仿佛是她做了一个梦,一个美轮美奂却又残忍的梦。她不想醒来,只想一直抓着他的手,感受那份温暖就好。

  “姜成勋,你混蛋! ”沈若溪高烧不退,全身湿漉漉的,可她却紧紧地拽着一个陌生男人的手,始终不愿松手。

  “我的天,怎么这么烫?发着高烧都还在骂姜成勋,你们俩这死结应该是解不开了。”沈若溪被这个男人一把抱起,她双手搭在他的脖子上,嘴里也含含糊糊的喊着姜成勋的名字。

  “真是倒霉,怎么会刚好倒在我家门口?”是的,幸运的是,沈若溪遇见的这个男人正是泰宇,不是什么坏人,他把姜成勋送回了酒店,返程回到自己家时,刚好看见一个女孩倒在了他家别墅门口。他本能的下车去查探,可走近一看,居然是沈若溪。

  泰宇抱起沈若溪,又马不停蹄地往医院赶,嘴里虽一直抱怨,可也不可能见死不救吧。到医院后,泰宇将沈若溪抱到急诊室,着急地呼喊着:“医生,有病人。”他这么做的原因,可不是因为紧张沈若溪,而是因为想赶紧撤离。

  沈若溪因为喝醉酒,再加上淋雨病毒感染后发高烧,医生要求必须住院。

  泰宇一听要住院,还得输液整个人瞬间就感觉世界末日般无奈地对医生说:“可不可以开点什么药之类的,我听说她是习武之人,应该身体很好,不需要输液的。”这个沈若溪还真是一沾上就甩也甩不掉的橡皮糖,泰宇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沈若溪真是百感交集。

  给沈若溪看病的医生,是个女医生,大概30多岁,她一听泰宇那不负责任的话,就气不打一处来,估计又是一个爱情的挫败者。

  她淡定地坐下后,一边开住院的单子一边轻蔑地看着泰宇说着:“像你这种没心没肺的男朋友,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再怎么吵架,就算闹分手,你也不可能看着她这么自生自灭吧。”

  “这话不能乱说啊,我可不是她男朋友。”泰宇叹气,摊上了这么一个烂摊子。

  “不管你是不是,这女孩都必须住院输液,这高烧要是一直不退,你也最好别离开医院。”医生起身将开好的住院单递给泰宇,并加以警告:“这可是一条人命,况且还是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

  “关我什么事儿。”泰宇将住院单仍在了一边,态度恶劣,正想转身离开急诊室时,沈若溪迷迷糊糊地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说:“别走,我害怕。”

  泰宇转身望着脸色苍白,全身湿漉漉,还在不断地发抖的沈若溪,有些许于心不忍。

  医生看着眼前这一幕,再次将他扔掉的住院单拾起并递给他说:“赶紧让护士帮忙将她推到住院部去吧,把她那一身湿漉漉的衣服换掉,然后,准备输液吧。”

  泰宇很郁闷进退两难,无奈之下只能选择办住院,将沈若溪安顿好后,便开始拿起手机给姜成勋打电话,无论如何他也不愿在医院守着沈若溪一整夜,对着他极度讨厌的这号女人,他甚至觉得抱着她来医院,都已经是自己的极限。

  “这个是棉花团,你沾着酒精,给她的额头和手心都抹上。这样有助于她退烧。”护士将酒精和棉花团递给泰宇,并嘱咐他一定要给沈若溪抹上,可他很不耐烦地说道:“我不会。”

  他倒好,将酒精和棉花团顺手就仍在了垃圾桶里,护士见他的态度很恶劣,也忍不住骂道:“长的帅有什么用,自己女朋友生病了,还这幅德行。”便转身离开了病房。

  泰宇也不是故意这样的,可从他抱着沈若溪到医院时,就已经发现有人在跟踪他们,故意作秀给别人看,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自己确实也很不喜欢沈若溪这种女人。

  泰宇继续给姜成勋电话,可泰宇似乎忘了,姜成勋也喝多了,手机响了很久,也没人接电话。他急躁地将手机摔在沈若溪的病床上,发着脾气很不爽地朝着沈若溪骂着:“你倒好,喝醉酒发高烧,结果偏偏什么都摊上我。我上辈子是欠你什么了。”

  “爱情。”沈若溪迷糊地听见了泰宇的那番话,还以为自己是在梦里,她轻声说出的那两个字,却让泰宇无言以对。

  “你能听见我说话?”泰宇试探性地靠近沈若溪,在她耳畔呢喃着,可沈若溪却没了任何的反应,依然是熟睡的状态,只剩她刚刚说的那俩“爱情”,一直回荡在泰宇的脑海里。

  沈若溪所说的爱情,是姜成勋欠她的爱情。

  “姜成勋,我喜欢你。”沈若溪站在高三二班的讲台上,大声地朝着姜成勋表白,在班上引起了骚动。可她的告白只是因为,帮于老师整理资料时发现了姜成勋的血型和她妈妈的血型是一样的,她想要得到姜成勋的血液,就必须得先得到姜成勋的心。

  “沈若溪,你给我出去。”沈若溪的告白,并未引起姜成勋的注意,反而是引来了于老师和教导主任。她的这种公开早恋的行为,引起了全校老师的强烈反对和制止,可她却丝毫不动摇,依旧不放弃。

  “沈若溪,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怎么能这样公开早恋呢?”于老师和沈若溪在操场上,谈论着有关她一直疯狂追求姜成勋的行为。

  “早恋有什么不好?”沈若溪的小算盘一直在捣鼓着什么。

  “早恋会影响你一辈子,也会改变你的一辈子。你有可能会因为早恋,和你最心仪的大学插身而过。”于老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平时不管她怎么胡闹都可以容忍,可这件事儿坚决不能让步。

  “可我不能因为大学,而放弃妈妈。”沈若溪的这句话,于老师至今都没有明白。

  沈若溪一开始接近姜成勋,是因为李佳豫的那个赌约,可后来,沈若溪倒追姜成勋的原因,可不是因为他长得多帅,而是他身上流着的血液。

  姜成勋不爱讲话,总是给人以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感觉,他冷漠淡然,对于沈若溪的干扰和出现,他都视为无视。李佳豫给沈若溪出了很多无厘头的点子,每天在姜成勋的书桌里放早餐,放情书等等,只要是女生能想到的,她都做了,可姜成勋还是正眼也不瞧她一眼。

  古灵精怪的沈若溪,实在是受不了了,最后居然跑到宠物市场,买了一条无毒的家养型宠物蛇,放在姜成勋的书桌里。那天,姜成勋依然是依照惯例,准备扔掉书桌里的早餐或是情书,却发现,自己书桌里却是一个透明盒子,拿出来一看是一条蛇,还在朝着他发出莎莎作响的声音。

  姜成勋很怕蛇,将盒子扔了出去,朝着沈若溪怒吼:“你有病是不是?”这是他第二次和沈若溪说话,第一次就只是在开学典礼上。

  “是。”沈若溪看着他惊慌失措的样子,捧腹大笑地说着:“相思病。你不知道吗?”

  沈若溪没想到他会怕蛇,按理说男生哪有这么逊的?可姜成勋却偏偏最怕蛇,他被蛇咬过,阴影一直挥散不去。不巧的是,姜成勋就这么一扔,蛇从盒子里爬了出来,整个教室里的同学们都惶恐的大叫起来。

  “你们又在闹腾什么,不想读书了吗?”于老师的出现,让大家戛然而止,可那条蛇还在肆无忌惮的爬行着,于老师一见蛇,也吓破了胆,还故作镇定地说着:“是谁捣的鬼。”

  所有的人目光都投向,在一旁笑到抽筋的沈若溪。

  “沈若溪!!”于老师发飙,决定一定要处罚沈若溪。

  “于老师,别生气,这是我送给姜成勋的礼物。”沈若溪不紧不慢地将蛇捉起来,放进了盒子里,才平息了一场混乱。

  可沈若溪只要一想起姜成勋怕蛇的样子,就会笑到不行。也就是因为这个小插曲,沈若溪也算是在姜成勋的心里扎下了根,有一种爱情叫做“怦然心动”。

  “姜成勋,你喜欢我吗?你要是敢不喜欢我,我就天天去你家放蛇。”沈若溪的告白,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沈若溪,沈若溪。”忽然,有人轻声地在耳边呼喊着,沈若溪一瞬间就从梦里抽离,微微睁开眼睛时,是一个长相甜美的护士映入眼帘。

  “我这是在哪里?”沈若溪头疼欲裂,虽退了烧,可全身还是软绵绵的。

  “你在医院,你已经昏睡了一天一夜了。”护士笑着轻声地说着“你昨晚发高烧呢。”

  “我怎么只记得,我在醉心酒吧喝酒的事情,其他的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沈若溪环顾了四周,确实如护士所说,自己是在医院里,可怎么会出现在医院里,她似乎一点也记不起来了。

  “你清醒了就好,烧也退了不少。”护士将体温计在她脑门上一测,就算完事儿。可她看着沈若溪,表情突然很夸张地继续说着:“不过,你那个男朋友虽是嘴上得理不饶人的,可人还是不错的。我昨天看着他将酒精和棉花团仍在垃圾桶里的本来很气愤,可后来,我又碰见他嬉皮笑脸的问着其他护士要,然后,一天一夜几乎没有合眼,一直守着你输液,给你用酒精抹着额头和手心。看的出来,他对你还是很上心的。”

  “你搞错了吧,我哪里来的什么男朋友?”沈若溪用虚弱的声音回应着护士,她甚至觉得莫名其妙的,难道,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怎会搞错?长的挺帅的,一米八几的个儿,你不说还长得挺像韩剧男主角。”护士提起泰宇时的描述,让沈若溪联想到的人,只能是姜成勋。

  “你好好养病,他好像有事儿已经走了,给你请了一个护工,等会儿会给你送粥来。”护士转身离开时,还不忘将嘱咐沈若溪。

  谁稀罕什么一天一夜的照顾,沈若溪若想要自己的妈妈活过来,他姜成勋能做到吗?沈若溪对姜成勋她以为自己只剩下恨,可生病时做的那个梦,却清晰可见,初恋的魔力是隐形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