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0. 逝去的美好。
漫雪失忆2017-03-13 14:242,217

  周旋许久,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李佳豫猛踩一脚油门,车如脱缰之野马飞速向前冲,可还是被那些黑色轿车猛地逼到死角,跟在李佳豫身后的那辆保时捷,也无法冲出重围。

  “李佳豫,你在前面那个交叉路口停车,我下车后,你就头也不回的开车离开,我来教训这帮混球。”沈若溪坐在车里被甩的昏天暗地的,双手紧紧地拽着门把手,对于这种无厘头的赛车行程,沈若溪非常的懊恼,到底是惹上了什么人?居然会如此不依不饶的。

  “你行吗?”李佳豫有些不放心,瞅了瞅周围的车辆,人数不少啊。

  “能不废话了吗?赶紧停车。”李佳豫也就只有在那个路口才会有机会摆脱这些人,可她却一直扭扭捏捏的让沈若溪着急地一直摆弄着她的方向盘,甚至想帮她踩刹车,最后,李佳豫迫不得已踩了一个急刹车,这一举动,让后面的车辆都开始手足无措的踩着急刹车,差点造成了一个连环车祸,李佳豫便乘乱冲出了重围。

  “沈若溪,注意安全。”

  “少废话。快走。”

  李佳豫开车离开时,还是很担心沈若溪。可沈若溪矫健的打开车门下车后,机灵想要引开那些人时,突然一双温暖的手,猛地牵起沈若溪的手就往河边跑去,而李佳豫透过后视镜,看到了那熟悉的背影,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统统都给我下去,废物。”

  “你们这些废物,人已经跑了。赶紧给我追。”

  “一定要把那个女孩给我带回来。”

  他们脱离了那些人时,身后传来的全是那帮人的呼喊声:“站住,站住。”

  那个牵起沈若溪的手,就奔跑在风里的男子,正是紧跟在她们身后的姜成勋,沈若溪也许不用正眼瞧他一眼,光是听他呼吸声,都能分辨出他的身份。

  或许有些爱情就是这样,一段时光,一个片段,一段悲伤,一段无言,却谱着那有关初恋的年华,奔跑的那刻,两人都在沉静中释然了一份懂得和珍惜。

  “姜成勋,你放开我。”沈若溪最终还是很不情愿的甩开他的手。

  “沈若溪,你这是得罪了什么人?”姜成勋警惕地往身后一看,最起码也有30多个人在穷追不舍着,而且手里都拿起了棍棒或者钢管。

  “不用你管。”沈若溪也只是逞一时的能耐,她在面对姜成勋时,显然有些胆怯。其实,沈若溪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惹上这帮人的。

  “少说废话,我们得先想想怎么摆脱那群人才是。”姜成勋眼见那群人快要追上他们,便再次牵起沈若溪的手,拉着她逃离,似乎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也忘记了沈若溪“女侠”的称号了,又或许在姜成勋的世界里,沈若溪永远都是那个被保护的人。

  “姜成勋,你还是个胆小鬼,那些人都不是我的对手。”对沈若溪来说,就算他们拿着再多凶器,也只能算是摆设。

  姜成勋回头一看沈若溪那傲娇的表情,仿佛10年前的回忆就这么清晰的在眼前重演,10年前的姜成勋其实胆子很小,但总是装作一副很高冷的样子,面对任何事情都处变不惊,可只有沈若溪这个疯子,会让他将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展现出来。

  姜成勋并没有理睬沈若溪的赤-裸-裸的鄙视,而是依然牵着沈若溪一路小跑,可沈若溪却一脸的不悦,但也始终拿他没办法,或许是因为那温暖的手掌触碰时,一阵莫名的心跳,让沈若溪乱了分寸,也或许是她也贪恋那有关姜成勋的温度。

  冥冥中一切好像都是命中注定,他们俩气喘吁吁的居然跑到了曾经令两人都无法忘怀的高中校园,为了躲避那群人的追击,沈若溪和姜成勋不得已从学校的外墙边上,翻墙而进。

  “姜成勋,你故意的吧?”

  “那些人,是不是你故意找来演戏的?”

  沈若溪刚一进学校,那些有关10年前的回忆,便如潮水般涌进,思绪万千,便开始怀疑这一切都是姜成勋一手安排的,不然为什么那么巧,他会出现在这里?从他回到中国起,早就一点点的预谋着,就等着沈若溪往火坑一跳。

  “是啊。我故意的。”眼见着沈若溪那紧张的神情,姜成勋深邃而明亮的眼眸里闪出一丝窃喜,至少能确定,她对于10年前的一切都还铭记于心。

  “混蛋。”姜成勋的大方承认,却还引起了沈若溪的强烈不满,她脸色阴沉,很不悦地撇了一眼姜成勋继续说着:“真是十足的人渣。”

  “是,我承认,我是混蛋,我是人渣。”姜成勋双手插在口袋里,完全没有生气的迹象,反而还很享受,他只是习惯性的嘴角上扬,弯出一个很自然的弧度,依旧只是笑着看着沈若溪,可那一笑却随性又危险。

  “看来,你很有自知自明。”

  “是。从那晚起,我就觉着自己是个人渣。 ”

  “你能不能闭嘴?” 姜成勋嘴里说出的那晚,让沈若溪一下神经紧绷起来,一回想起那床单上鲜红的血迹,她真是恨不得割他的肉吃,剥他的皮。

  “你不得不承认,你是我姜成勋的女人。”

  那晚虽是一个意外,可在姜成勋的心里,那就是一辈子,这辈子他非沈若溪不娶,他也希望沈若溪非他不嫁。

  “你还敢提那件事儿?”沈若溪实在是忍无可忍,只是狠狠地再次给了他一巴掌,以示警告。而姜成勋挨了一巴掌,还乐此不疲地继续说着:“我就喜欢你这泼辣样。”

  姜成勋并非想以那晚发生的事儿来挑事,他只是想告诉沈若溪,她是他的女人,谁也不能动,他姜成勋会用自己余下的一生来保护她。

  “像你这样的人,你不配喜欢任何人。”

  沈若溪指着姜成勋说出这句话时,脑海里的那个画面,就是妈妈盖着白布的那一幕,曾经无数次选择相信爱情,但却被爱情所背叛。

  那刻,沈若溪转身欲离开,眼眸里的泪水夺眶而出,心像是被无数只蚂蚁在咬着,撕裂的疼,可眼泪坚决不能让姜成勋看见,她沈若溪怎会如此不堪。只是她不知,此时的心痛,源为情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