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离家求道(上)
大乘莲花2016-11-05 10:064,478

  一、寝宫。

  太上国王净德躺在床上,病危。

  国王来到,跪在床前,说:孩儿拜见父王!

  净德:王儿近前来。

  国王:是,父王。

  国王哽咽流泪,挪到父王身边。

  净德:王儿,父王已经70岁了,父王也算高寿了,王儿不要悲伤,父王晚来得子,王儿又如此仁义,德才兼备,父王深感欣慰,此生无

  憾,父王只是放心不下你的母后,父王去世后,你要好好照顾她。

  国王:父王放心,儿臣一定会照顾好母后。

  净德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国王:父王!

  国王失声痛哭。

  二、三年后。寝宫。

  宝月光王后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国王跪在床边,呼唤:母后,母后!

  宝月光:王儿,你要照顾好自己啊,母后要去见你的父王了。

  宝月光闭上了眼睛。

  国王:人生无常啊!人生无常啊!

  国王痛哭流泪。

  三、王宫。早朝。

  长松:启奏大王,今年北方地区大旱,国库存粮都已经散尽,还有灾民缺少粮食,这如何是好啊?

  国王:右相,从国库中取银两,到湖泽地区去买粮食救济灾民。

  长松:是,大王。

  四、一个月后。王宫。早朝。

  长松:启奏大王,灾民已经全部得到粮食救济,可保安全度过今年冬季,到了明年开春,他们可以采集野菜补充粮食的不足,接着,蔬菜和头一茬庄稼就该收获了。

  诸位大臣议论:好啊,总算应付过去了。

  门将走进来,作揖,说:启奏大王,右吏那延罗回来了。

  王高兴地说:快请他进来!

  门将:是,大王。

  门将出去。

  那延罗走进来,作揖,说:臣那延罗拜见大王。

  国王:爱卿免礼,那延罗,三年多在外治水,爱卿辛苦了!

  那延罗:大王,臣上为大王,下为百姓,但觉光阴似箭,却不觉辛苦。

  国王:嗯,好好,如今水患已经治理好了吗?

  那延罗:是,大王,臣已经筑成坚固大坝,又开渠引水,疏通河道,引水入海,臣相信,轻易是不会再发大洪水了。

  国王:好好,爱卿为天下百姓造了大福,为王宫立下汗马功劳,本王要重赏你!

  那延罗:启奏大王,臣不敢独揽大功,臣这次治水,有一人功不可没。

  国王:是谁?

  那延罗:大王微服私访时,曾经见过的,这个人就是莲山庄主。

  国王:莲山庄主,对了,当年我曾问过他治水的办法。

  那延罗:莲山庄主放下家业不管,陪着臣治水三年,臣感激不尽,无以回报啊,臣恳请大王赏赐莲山庄主。

  国王:好,那么,你二人就同受封赏。

  那延罗:多谢大王!

  国王:但是,莲山庄主不爱做官,不爱钱财,该如何封赏莲山庄主呢?

  那延罗:启奏大王,臣建议大王封莲山庄主一个逍遥侯的称号,赐他惩恶扬善的权柄。

  国王:嗯,好办法,就依爱卿所奏。

  五、寝宫。

  国王病卧在床,御医把脉诊病。

  国王:御医,本王得了什么病啊?为何久治不愈呢?

  御医:启奏大王,大王的病是心病,大王忧伤郁闷,不思饮食,因此久病不愈。

  国王:父王驾崩,我伤心不已,母后又离我而去,更是雪上加霜,我心灰意冷,了无生趣,只觉人生无常啊。

  王后哭道:大王!大王可要好起来啊,大王还有臣妾和王儿啊,大王不为自己,也要为臣妾和王儿想一想啊。

  国王:你们先出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御医行礼:大王,臣告辞。

  王后行礼:臣妾告退。

  六、寝宫外。

  王后和御医走出寝宫。

  王后:御医,如何医得好大王?

  御医:娘娘,心病还要心来医,大王的病要治好也不难,只要能让大王开心,让大王转变心念,则病去如抽丝。

  王后:怎么能让大王开心呢?

  御医:臣有一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王后:但讲无妨。

  御医:娘娘,王家可以贴出告示,将国王的病情告示天下,悬赏求医,或许江湖中有奇人异术,能治好大王的病啊。

  王后沉思些许时刻,说:这样有损王家脸面,但为了救大王性命,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就请御医即刻拟一篇王榜昭告天下。

  御医:是,娘娘。

  王后:御医这边请。

  王后做手势示意。

  七、书房。王后和御医走进书房。

  王后:御医请坐。

  御医:谢娘娘。

  御医坐下。

  娘娘对身边一个侍女说:取纸笔来。

  侍女:是,娘娘。

  侍女取来纸笔。

  御医挥笔写起来,写完,呈给王后。

  王后看后,递给侍女,说:拿去发王榜,昭告天下。

  侍女:是,娘娘。

  八、莲山庄。庄主客厅。

  庄主闲坐喝茶。

  一个家丁手里拿着一张王榜,走进来,行礼,说:禀告庄主,这是王宫发的告示。

  庄主:我看看。

  庄主接过来看,看完,站起来,来回踱步,思考。

  家丁:庄主,出了什么事啊?

  庄主站住,看着家丁,愣了一下神。

  庄主:去叫管家来。

  家丁:是,庄主。

  家丁出去。

  庄主站那等。

  家丁和管家进来。管家行礼,说:庄主,有什么吩咐?

  庄主对家丁说:你出去吧。

  家丁:是,庄主。

  家丁出去。

  庄主把王榜递给管家,说:你先看看这个。

  管家接过来,看完后,说:国王病了,得的是心病?

  庄主:是啊,我要去看看。

  管家:庄主为什么要去看呢?难道庄主会治病吗?

  庄主:我哪会治病啊。

  管家:那庄主为什么要去呢?国王病了,与庄主何干?

  庄主:先生有所不知,三年前,那延罗来找我帮忙治理大河水,我从他口中得知,现在的国王就是当年来访我山庄的国王,当年国王微服私访,不方便透露真实身份。先生知道,我与他已经结为兄弟,我二人情深意重,如同亲兄弟一般,如今他病重卧床,我必须进宫去看他。

  管家:即便如此,王宫戒备森严,庄主如何进得去?

  庄主:当年国王离开时,送给我一枚金刚杵,他对我说,但凭此物一定可以找到他。

  庄主说着,伸手从怀中掏出一枚金刚杵,看,说:这一定是进出王宫的通行凭证。

  管家:一定是。

  庄主看着管家,说:我这一去怕是需要些时日,家里的事都交给你了。

  管家:庄主放心,属下会照顾好的。

  九、王宫。

  王宫门前。

  庄主向王宫大门走去。

  两个门卒喝问:站住!什么人敢擅闯王宫!

  庄主行礼,说:我是莲山庄主,要进宫拜见大王,请二位官爷通融。

  门卒:你有什么凭证?

  庄主:官爷请看。

  庄主递上金刚杵。

  一个门卒接过金刚杵,两个门卒仔细看,互相点了一下头,把金刚杵还给庄主。

  两个门卒一起向庄主作揖,说:冒犯,请先生宽恕!

  庄主:不知者不怪,二位官爷免礼。

  门卒重新站好岗位,说:莲山庄主请进。

  王宫院内。王宫卫队正在巡逻,遇上庄主。

  头领喝问:什么人私闯王宫!给我拿下!

  一群人上来擒住庄主,推到头领跟前。

  庄主:启禀官爷,我是莲山庄主,我来看国王,我是国王的朋友。

  头领:你有什么凭证?

  庄主:请放手,待我取出凭证来。

  头领挥手示意,随从放开庄主。

  庄主取出金刚杵递给头领,头领看后,还给庄主,作揖,说:失敬失敬!先生莫要怪罪!

  庄主:官爷职责所在,理应如此。

  头领:庄主请随我来,我带你去见大王。

  庄主:多谢官爷!

  国王寝宫外。

  头领小声对庄主说:这里就是国王的寝宫。

  庄主抬头看去,见一个将军和三个门卒把守在门边。

  头领走近门前,向门将行礼,说:禀告将军,这位莲山庄主求见大王。

  将军:免礼,莲山庄主可有凭证?

  庄主递上金刚杵,门将仔细查看后,说:好,去禀告大王。

  一个门卒进去。

  没有多久,门卒出来,向庄主行礼,说:大王有请莲山庄主。

  国王寝宫。

  庄主跟着这个门卒进去,走过好长一段走廊,转过几个弯,来到一个门前。

  门卒做了个请进的手势,说:这是国王的寝宫,国王就在里面,庄主请进。

  庄主独自走进门去。

  国王躺在床上,闭着眼。床的两边各站着一个侍女。

  莲山庄主行礼,说:莲山庄主拜见大王!

  国王睁开眼,转过头,定睛看清庄主的脸,立刻坐了起来,说:兄长,真的是你来了?免礼!免礼!

  庄主看着国王,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国王激动地说:兄长近前来!

  庄主走到床跟前,国王伸出双手,两双手握在一起,激动地摇了摇。

  国王:兄长请坐!

  庄主坐在床边。

  国王:兄长一向可好?

  庄主:我很好,大王为何这般憔悴?

  国王:兄长,我们还是照当初的称呼,请兄长称呼我贤弟。

  庄主:好,贤弟!

  国王开心地笑了。

  国王:来人啊。

  一个男侍者应声进来,行礼,说:大王。

  国王:传令御膳房,准备盛宴!

  侍者:是,大王。

  侍者出去。

  国王:是什么风把兄长给吹来了?见到兄长我真是太高兴了!

  庄主:我——,我想念贤弟,所以就来了。

  国王:太好了!当年受到兄长的盛情款待,小弟十分感念,总算把兄长给盼来了,如今就让小弟好好尽一尽地主之谊!

  二人说说笑笑,很是开心。

  侍者走进来,行礼,说:禀告大王,盛宴已经准备好了,是否拿到这里来?

  国王:怎么能拿到这里呢,没看见有贵客吗?在贵宾堂摆放。

  侍者:是,大王。

  侍者出去。

  国王:兄长请!我们去贵宾堂用膳!

  庄主上下打量了一下国王,说:贤弟,这——?

  国王笑了,说:兄长请稍候,待我换了衣服。

  两个侍女赶紧到里屋的衣柜里取来衣服,庄主帮助国王换上衣服,侍女给国王梳理好头发,伺候国王洗了脸。

  国王精神抖擞,做出手势,喜气洋洋地说:兄长,请!

  庄主做出手势,说:贤弟请!

  二人手拉手,走出去。

  国王与庄主坐在餐桌边。

  桌上满是美酒佳肴。宫女倒上酒。

  国王端起酒杯,说;兄长,请!

  庄主端起酒杯,说:贤弟,请!

  国王拿起筷子,指着一盘肉说:兄长,这是鹿肉,小弟从小就非常爱吃,兄长请!

  庄主夹起一块,吃得津津有味,国王看得入神。

  庄主吃完,说:人间美味啊!不愧为宫廷御宴啊!贤弟请!

  国王也夹起一块吃了,说:嗯,好吃好吃,兄长多吃!

  国王端起酒杯,说:兄长,请!

  庄主端起酒杯,说:贤弟请!

  国王又指着一盘糕点,说:兄长,来,尝尝这盘糕点如何。

  庄主夹起一块吃了,赞叹:甜而不腻,清香爽口,不愧为王家美食,真可谓极品糕点啊!

  庄主连吃两块。

  庄主:贤弟请!贤弟请!

  国王也高兴地连吃了两块。

  兄弟两个互劝互让,吃得开心,喝得尽兴。

  远处观望的两个侍者高兴地小声议论。

  一个:太好了,大王今天爱吃东西了!

  另一个:是啊是啊,大王今天吃了很多东西,这些天都没有这一顿吃得多啊。

  御花园。

  兄弟二人游览御花园。

  庄主:好精美的园子!

  国王:只可惜,这里太过狭小,当年我在兄长的庄园所见到的风景,可真是美妙开阔啊!

  庄主:既然如此,如今国泰民安,贤弟何不到愚兄的庄园去住些时日?我们游山玩水,打猎钓鱼,纵马驰骋广阔的原野,逍遥自在,那岂不是堪比神仙吗?

  国王:好,那小弟可要打扰兄长了!

  庄主:何来打扰,愚兄高兴之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玉皇大帝正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玉皇大帝正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