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行馆法则(4)
萧苼2016-11-02 12:512,943

  突然“铮”的一声,战圈中飞出半截断剑,烂铁片始终不及宝剑锋利。疯狂剑客跃步闪开,扔掉手中残剑,嘿嘿一笑,“好剑!可惜落在你这废人手中,发挥不出威力。”

  这话讥讽之意太甚,一则说你占得上风全凭手中一把宝剑,其实剑法一般,二则是说即使你有宝剑在手,仍然不能取胜,无法成为剑中之神,剑法就更显一般,简直等同废人。说得丁青脸上陡然一红,无言以对,唯有将满腔怒火怨气全都发泄在手中剑上。

  疯狂剑客失了兵器,眼看对手剑锋迎面刺来,却并不退让,当下站稳马步,双掌之间催生一道寒气。待剑锋抵至胸前,几欲沾衣,却被这一阵阴风阻滞,颤颤而不得前进。双掌合上,剑锋夹在了掌心之间,仿佛刺入坚石之中,纹丝不动。疯狂剑客眼中透出寒意,体内真气运转,但见他半边脸上霎时变得苍白,竟似上了一层白霜。这一道寒气凝聚至双手掌心,白霜沿着剑刃迅速蔓延开来,犹如一条银蛇袭向丁青手臂。

  此等阴寒逼人的掌法,江湖上闻所未闻,众人无不色变。丁青此时面临两个选择,要么撒手弃剑,要么运行真气,抵御迎面袭来的寒气。不过这两个选择皆非良策,将宝剑拱手相让,意味着胜势尽失,反而落入下风。而耗费真气则更加凶险,倘若内力不济,寒气侵入筋脉,闭塞气门穴道,将无力发功,到时候就只能任人宰割。

  丁青急忙闭口提气,将全身真气凝聚于左手掌心,要跟对手比拼内力。白霜侵上手背,被一道炽热真气所阻,顿时放缓了入侵速度,寒冰在手上化成水,一点一滴流落下来。既然剑法上难分胜负,那就内力上见真章,只不过比拼内力更加凶险万分,两人的内力功底一阴一阳,可谓水火不容,就看是水把火浇灭,还是火把水烧干。

  当大家都以为两人会僵持下去的时候,炽热真气突然失守,寒冰如游蛇一般急速侵上手臂。气血封冻,丁青只觉整条手臂都变得麻木,使不出半点力道,慌忙撒手,脚下不由得打个趔趄。他看到在场众人错愕惊诧的神情,还夹杂着一丝鄙夷。连他自己也感觉惊讶,为何突然之间心脉刺痛,一口真气提不上来,导致力有不逮,败下阵来。他回头看花魁美人,而此时美人眼中,只有疯狂剑客一个人,目光全落在他身上。

  疯狂剑客左手盘动长剑,以气劲反推回去,剑如流星一般划过众人眼前。

  长剑挟强劲之势,瞬息而至,破空声虚灵刺耳,令人一阵眩晕。眼看避无可避,丁青伸手去抓飞袭而来的长剑,剑刃却从他双手之间滑溜出去,掠过颈口。众人无不心服口服,就算放眼整个江湖,能挡住这一剑的人,恐怕也屈指可数。

  疯狂剑客收敛起寒气,脸上渐渐回复血色。来到丁青面前,见他还有一口气在,不禁皱眉摇头,“你这是七十二路左手神剑?我看差得远了!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冒用我的名号在江湖上招摇撞骗,这一剑是教训你不自量力。”丁青双手紧紧捂着颈上伤口,鲜血却直如泉涌,命不久矣,一双眼珠子犹凸得厉害,仍是不能瞑目。

  在坐列位皆起身抱拳,示意臣服,事实证明,活者才是真正的左手神剑丁青。

  进入行馆不到一个时辰,就已经登上坐馆之位,一夜之间从一个落魄剑客变成英雄帮八大坐馆之一,上位速度也堪称奇迹,相信这件事很快就会传遍整个江湖。行馆内也会再次立起“左手神丁”的招牌,一个真正称得上神剑名头的金字招牌。

  花魁美人亦对胜者扬眉淡笑,尽显妩媚,不禁令人心神摇荡。男人流血流汗,无非为博红颜一笑。丁青一把将她揽入怀中,仔细欣赏她的花容月貌,嗅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花魁美人双手捧着他脸,低头轻轻一吻,面对这个杀人于挥手之间的剑客,她竟无半点惧意。其实直到她从锦被中滚落出来的那一刻,她才知道今晚要服侍的人是何模样,之前只知名叫丁青,却不晓得是何等英雄人物,心底还存着几分担惊受怕,直到方才目睹真假两位丁青一场大战,如今躺在胜者的怀中,不仅打消了她的担惊受怕,甚至还激起几分快意兴奋,变得欲拒还迎,主动索吻,心想只有你这样的英雄人物,才配得上我花魁美人呢。

  或许是因为丁青体内寒气未散,花魁美人在他眼中只看到一股寒意,即使是笑起来,也不能让人感觉丝毫温暖,眼眸中似隔了一层寒霜,就连口中呼出来的气息也是冷的,整个人就像是一座冰雕。虽然只见半张脸,却难掩俊朗英气,花魁美人伸手拨开他脸上乱发,想看清楚他的原本模样,却听她惊呼一声,身子往后倾倒,有种想要逃离的感觉。但见另外半边脸上伤痕片片,红一块、白一块,似乎被炭火烧过,早已毁容。

  “你敢拒绝我!”丁青呵斥一声,显出几分不快。花魁美人当然逃不出他的掌心,又被他拽入怀中。花魁美人微微蹙眉,除了之前对他的三分敬畏,目光中又流露出七分悲切怜悯的神色来。心想他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脸上的伤痕,必定关系着一个生死离别的故事,而他终究是死里逃生,又重新站立起来,直觉告诉她,这个人很快就会扬名江湖。

  红唇炽热绵软,丁青感觉从她那里寻到一丝温暖,将她柔弱的身子紧紧拥入怀中,如同冰天雪地中一个快要冻僵的人寻到一堆炭火,身子距离炭火越来越近,恨不得将整堆炭火揣进怀里,才能一解身上寒意。花魁美人却感觉阵阵寒意袭上身来,好像有一只巨大的冰蚕在吸取她身上的热量,体温一点一滴流失,她担心自己会不会就这样死掉。

  雪衣撕破,露出一寸白皙的肌肤。花魁美人一时喘不过气,鼻息里嘤咛一声。

  在众目睽睽之下,两人肆意亲热,越来越不堪入目,引得在坐众人意乱神迷,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不知该如何自处。有人侧头闭目,虽然丁青不以为耻,他却羞于再看下去,装作视而不见。然花魁美人的嘤咛声却不能充耳不闻,一声更比一声娇嗔,犹如千虫万蚁钻进人心窝,整个脑海里都弥漫着一种靡靡乱象,又如何叫人把持得定。

  忽传来一声尖叫,然后是有人摔倒在地上的声音。众人睁眼侧目,但见花魁美人躺伏在地,嘴角上淌下一丝血痕,显然是被丁青一巴掌扇飞了出去。丁青抹一把嘴上唇印,怒声喝叱,“岂有此理,你敢算计我!”方才他暗自运功行气,不料忽然感觉气血受阻,明显是中毒之象。而有机会对他下毒的,只有眼前这个一直跟他亲热缠绵的女人。

  花魁美人眼中噙泪,却轻轻一笑,好像整个人突然之间释然了,反而松一口气。

  看着她这诡异的一笑,丁青忽然联想到另外一个自己,一个刚刚被他杀死的丁青——就在两人比拼内力的时候,热血的丁青突然失守,真气不继败下阵来,原来早已中毒在先,被他捡了个大大的便宜。如今他又遭遇同样的境遇,有人开始对他下手,看来今晚觊觎坐馆之位的又何止他一人,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已成为别人眼中的猎物。

  所幸发现得早,中毒未深,丁青连忙折膝盘坐,运功驱毒,绝不可以坐以待毙。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看出了其中端倪。有人脸上浮现出半惊半喜的神色,心头开始蠢蠢欲动。这真可谓天赐良机,趁他运功逼毒的当口,一剑过去要他的命,自己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占据坐馆的位子,拥有尊贵权位、美艳佳人。有人伸手按剑,却终究不敢轻举妄动,一来不知道丁青究竟中毒到何等程度,是否还有反手还击的余地,二来在坐一众高手皆伺机而动,一旦产生误会引起混战,那就大大不妙了。机会稍纵即逝,众人不甘心就此放过,不禁面面相觑,似乎是在寻找一种可能,一种大家达成一致、群起而攻之的可能。

  可惜上天并没有给他们太多思考犹豫的时间,周鹰的突然出现,打乱了所有人的计划,他们全都被卷入到一场漩涡当中,顷刻生死,再也没有上位的机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