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行馆法则(3)
萧苼2016-11-02 12:503,072

  两位守卫凛然色变,察觉来者不善,慌忙伸手拔剑。忽然一阵阴风袭来,逼得人透不过气,两人不得不退开两步,手中剑刃滑出半截,却未能出鞘。只在恍惚之间,落魄剑客已然出剑,两人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剑风从两人眼前掠过,直冲中堂之上。两人感觉头顶上有些异样,却不敢抬头看。只听“喀嚓”声响,有什么东西掉落下来,是“左手神丁”的金漆招牌,摔落断成两半,“神丁”二字被落魄剑客踩在脚下。

  拆人招牌?周鹰似乎看清楚了落魄剑客的真正来意,竟敢直接挑战坐馆。

  这等奇事只有十年前发生过,当年有个狂人嚣张至极,单凭一人之力挑战英雄帮八间行馆,战无不胜,结果八位坐馆全都死在那人剑下,完成超越神一般的杀戮,威震江湖。后来他被封为英雄帮第一任首席剑客,成为帮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人物。想不到今时此地,居然会再次出现此等狂徒,似乎预示着另一段传奇的开始。

  同样是左手用剑,落魄剑客剑出惊人,一扫颓势,在他身上顿时焕发出一种石破天惊的神采。落魄的外表下原来还包藏着一颗疯狂的心,应该叫他疯狂剑客才对。

  周鹰忽然感觉,行馆内外阴云密布,仿佛有一张巨大的罗网笼罩着整个行馆,而他正处在阴谋的中心,危机四伏。虽然到目前为止,行馆内发生的一连串事情都与他扯不上干系,但是为何偏偏在他驻足停留的时候,行馆竟然遭逢巨变,即将易主换人?恐怕绝非“巧合”二字可以说清道明的,必定是敌人先行试探铺垫的设局,后一步的强手应该很快就会杀到。心念至此,反而令他心神镇定下来,精神为之一振,侧头盯着门口,静待敌人的出现。他从来都不惧怕这种挑战,已经很久没有遇到可以与之匹敌的对手了,面对强敌,只会令他热血沸腾,遇强更强,则是他令对手感觉胆战心惊的地方。

  他的预感一向很准,这次也不例外。稍后时分,的确出现了一位武功高强的杀手要劫他这一趟镖,给他惹出不小的麻烦,以致他在江城耽搁了三天之久,这是后话。

  且说疯狂剑客一剑斩落坐馆丁青的神剑招牌,疯狂举动已令两位守卫无从招架,其中一人慌忙退去,奔走通报,另一人则伸手引路,待之以上宾之礼。因为在英雄帮中,不论职位高低、辈分尊卑,但凡武功高强者自当受到礼遇。

  坐馆厢房,推开门,但见左右两排席位,英雄帮江城分舵的精英列席两旁,刚刚入帮的丑脸剑客也在其中。中堂下的首席之位上,一男一女两人正搂抱纠缠在一起,男的是左手神剑丁青,女的自然是花魁美人。两人双唇紧紧粘连成一团,喉咙蠕动着,花魁美人口中含着一口美酒,正缓缓哺入丁青口中。如此销魂的喝酒方法,相信这一口美酒当中又平添了另一番蚀骨滋味,直看得在坐旁人眼中带火。

  突然有人闯进来,两旁皆不禁侧目,满心疑惑,尚不清楚外面发生了何事。

  待丁青那一口酒哺完,进来通风报信的守卫低身在他耳边张了张口,告知厅上发生之事。听闻之下,丁青脸上微醉的酒劲儿、眼中迷离的笑意顿时消退无踪,一张红脸变得铁青,伸手猛地一拍桌子。“喀嚓”一声,手掌在桌面上塌陷下去,击出一道深深的掌印。尤令人恼火的是,挑衅者已被带了进来,竟然根本没有正眼瞧他,而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怀中的花魁美人,简直让人怒火中烧,眼珠子差点儿没从目眶里迸弹出来。

  美人眉若远山,面似桃花,玄发光润,修长冉冉。花魁就是花魁,容貌身姿皆堪称上上之选,尤其是她那一双略带迷离又似含着一丝惊怕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人看,简直是要把人三魂七魄全都勾走。在没见到她容貌之前,你可以有百千种抑或妩媚、抑或妖娆的想象之态,可是当她这般花容月貌透过眼帘映入你脑海的时候,之前有关她的任何想象全都荡然无存,好像合该就是这个样子,添一分嫌多,减一分又少。

  疯狂剑客冲她一笑,眼中直放光芒,旁若无人,完全没把丁青放在眼里。

  丁青心头甚不是滋味,他才是这里的老大,竟然有人对他如此傲慢无礼,手边的剑早已迫不及待的想要出鞘,今晚所受的侮辱,必须用鲜血才可以洗净。不过很快又收敛起怒容,只轻轻冷笑一声,面对在坐帮众,他身为坐馆,地位崇高,根本不需要他出手。

  “是你拆我招牌?”丁青忍着闷气,先沉声问了一句。这般好没来由的被人拆了招牌,如果不问清楚、讲个明白,痛快的来个了断,试问将来他如何再在江湖中立足。

  疯狂剑客闻声侧目瞧他一眼,轻轻点头,带有几分不屑的姿态。

  “你想干什么?”

  “我要挑战你,看你如何剑法称神。”

  “你并非我帮中之人,凭什么挑战我!”

  “然则要先入帮,才可以向你挑战?”

  “不错,可惜你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你今日对我的羞辱,不只是个人恩怨,而是对整个英雄帮不敬。就算我不跟你计较,帮中兄弟也绝不会放过你,你只有死路一条。”

  疯狂剑客楞了一下,开始感觉到身边两旁扑面而来的杀气。丁青说得没错,他今天这种行为,已经是与整个英雄帮为敌。英雄帮内部虽然竞争激烈,个个都争上位,但是面对外敌却是异常团结,任何人胆敢与之为敌,都将受到八方行馆各路人马追杀,犹如一窝蜂般穷追不舍,至死方休。这也是英雄帮最令江湖对手感觉害怕的地方,简直闻风丧胆。

  “你说错了,我还有一条路可走,就是杀了你,坐你的位子。”

  此言一出,立时引得在坐众人群情耸动,手底下禁不住暗暗摩拳擦掌。行馆内还有第三条法则,所谓英雄不问出处,是非但凭实力。

  武功高强就有资格挑战任何职位,大可取而代之,上不封顶,甚至连帮主也不例外。相信在坐众人都对坐馆之位早有觊觎,只不过忌于“左手神丁”的威名,尚不清楚丁青的真正实力,不敢冒然提出挑战。凡事都要付出代价,不成功便成仁,这也是一条不归路。生死名利,这里每天都在上演,人们却像中了魔咒一般,不断有人倒下,又不断有人走进来。当你置身其中的时候,只会有一种感觉,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疯狂剑客口出狂言,丁青亦不得不接受挑战,拿剑下场,只为他个人的声誉。

  “好大的口气!报上名来。”

  “姓丁名青,江湖人称左手神剑。”

  此言更显惊悚,有那么一刹那,丁青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突然有人出现在你面前,冒充你的名号,甚至妄图杀了你,完全取代你的存在,这是何其恐怖的一件事情。刚刚心头的怒火未消,又感觉从心底窜出一丝莫名的恐惧。其中似乎牵连到一个巨大的阴谋,阴谋背后的力量难以想象。眼前此人如果不是疯子,就是来索他性命的冤鬼。

  旁观众人亦是面面相觑,怎么江湖上突然冒出两个丁青?孰真孰假,恐怕也没有人能说清楚,两人唯有以实力证明,到底谁才是丁青真身,谁才是七十二路左手神剑之正宗。丁青只是个名字,落在谁身上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能笑到最后。

  丁青捏了捏手心的冷汗,先收起心中恐惧,决意跟冒充者决一死战,捍卫自己的生命、名誉、权位等一切他在这个世上所拥有的东西,绝不甘心拱手让人。拔剑出鞘,但见寒光闪闪,锋芒逼人,在他手中的是一把削铁如泥的乌金宝剑,反观疯狂剑客,手中拿着一片破烂铁片,简直不可同日而语,首先在兵器上就输了气势,更增添了几分悬念。

  剑起风动,众人无不睁大了双眼,都想借机看清楚左手剑法如何堪称出神入化。

  两人的剑招果然是同一路数,七十二路左手剑法施展开来,顿时令人眼前一亮,无论是出剑手段、招式衔接、意识走位都与江湖中大家熟知的各派剑法截然不同,独树一帜。正是由于左手出剑方位上的差异,更需剑招反转侧行,逆势而上,方能反败为胜。创出这套剑法的人的确有天生妙才,亦必下了一番苦功。而两人的剑法一致,攻守进退井然有序,配合默契无间,哪里是你死我亡的生死决战,倒像是师徒之间在传授剑法,务必一招一式拆解演示清楚,让人看个究竟,以致七十二路剑法施展完毕,仍未能分出胜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