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行馆法则(1)
萧苼2016-11-02 13:482,999

  子时,英雄行馆。

  英雄行馆是个什么地方?简单的说,就是英雄帮下设的驿馆。

  英雄帮乃当今江湖第一大帮,坐拥江南,广设武士行馆,方便过往剑客渡宿停留,亦借机招揽人才。行馆之内,英雄辈出,许多成名剑客就是从这里脱颖而出,而扬名江湖。这里是自由之地,只要你有本事,有胆色,你就可以出人头地,成为万众敬仰的大人物;亦是阴暗之霾,如果你技不如人,随时都有可能成为别人的剑下亡魂,你的尸体就成了别人上位的踏脚石,淹没在茫茫人海中,甚至连姓名也不会留下。

  凡带剑之士皆可入内,此行馆第一法则。

  此时行馆内已经坐满了人,只剩下最后一个靠近窗户的席位。

  最后一个位子也很快被人占据。此人姓周名鹰,本来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大人物,不过此时却显得十分低调,似乎不愿被人认出他的身份。他头上戴着斗笠,进了行馆也不摘下,伸手按住几上一把大剑,侧头望着窗外黑风夜雨,微微皱起了眉头。

  他进城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本来打算快马加鞭,走出江城,岂料天有不测风云,但见月黑风高,乌云密布,忽然就下起雨来。雨势甚急,片刻落了满身。他仍不肯停留,顶风冒雨催马快行。马儿踏着积水泥泞嘶鸣不止,奔行至行馆门口,铁蹄在青石板上忽的一滑,顿时摔了个人仰马翻。所幸他身手了得,半空中一个跳转,稳稳落在地上。眼看着马儿受伤,再难前行,暴雨倾盆如注,他无奈叹了口气,转身走进这间行馆。

  当他进门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今晚的气氛与往常不同,透着几分阴森。行馆内所有人都回头看他,目光似冷箭一般射来,令人不寒而栗。空气中弥漫着某种躁动与不安,甚至有人伸手按住了兵器,难掩心中杀意。待他走到边缘处的席位上坐定,不见任何出格的动作,那些人方转移视线,目光重新落定在大厅中央的首席之位上。

  席位上立着一张帖子,烛火映烫下闪着金光,夺人眼神。

  厅上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罪魁祸首就是这张英雄帖。英雄帖的来历,相信江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英雄帮号称江湖第一大帮,人人向往,但不是谁都有当一个英雄的资格。英雄帖只在行馆内不定期发放,每次只限一张,你需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往帖子上添些自己的名字,如此才能说明你的本事出类拔萃,才可称得上英雄,才有资格加入英雄帮。英雄大会召开在即,八方行馆各路人马将齐集君山总舵,一较高下力争上位。这些人坐满行馆,就是在争这个上位的机会。想要赴英雄大会,必先夺取英雄帖,打败这大厅上所有的高手,技压群雄,才有资格加入英雄帮,最终才有资格参加英雄大会。

  唯持帖之人方能入帮,此行馆第二法则。

  不过眼下情势却有些微妙,所有人都虎视眈眈,却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因为没有人能有必胜的把握。今天来的各路高手,有初出师门充满斗志的年轻后辈,也有身经百战经验老道的江湖老手,各色人物互不知悉底细,大家都很谨慎,反而僵持不下。各人心下都很明白,剑一动必见血,有人上位就有人灭亡,生死之地,不可不小心行事。

  暗流在人心头涌动,只听窗外风雨交加,掩盖了人内心的躁动与不安。

  周鹰独坐窗前偏安一角,完全置身事外,就像棋盘上的一个小边卒,车马当前,根本不会有人注意他的存在。这也正合他的心意,日夜兼程早已令人疲惫不堪,他正闭目养神回复精神,更不希望有人打扰。他只关心窗外的雨何时会停,雨一停就马上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暗藏一种迫不及待的心情。至于这里将会发生什么事,都与他无关,就任由这班狂命剑客拼个你死我活。他只是进来避一避雨的,还有要事在身,耽误不得。

  雨却一直下个不停,子时将过,周鹰心想,该是时候动手了。

  剑啸突起,果然有人按耐不住,先手出击。剑峰出鞘的叮鸣声空灵悦耳,显露出莫大的勇气与野心。周鹰不禁侧头,但见出剑的竟是个后生小辈,眸子里激荡着一股冲劲儿,不禁来了几分兴致,不妨悄悄今年出师下山的各派弟子成色如何。

  这年轻人身法倒也迅速,一剑直取敌人咽喉命脉,气势咄咄逼人,使的是华山剑法。华山派是名门大派,每年出师的弟子不下百名,其中不乏高手强人早已扬名立万,谱系势力遍及大小帮会乃至官府部门,可谓人才辈出,在江湖之中独领风骚。此子出剑放浪粗暴,势如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有风卷残云之势,颇得剑宗真传。

  他的目标是身旁席位上的一张麻脸。

  麻脸剑客距离英雄帖最近,伸手可得,可谓占尽先机。而他怀抱长剑,神情自若,更将厅上一众高手视为等闲。此人面麻耳赤,犹如酒醉一般,仔细观之,发现他眼下承泣穴呈现赤斑,颊边闻香穴筋脉颤动,种种迹象表明,他正修练少林派的易筋经内功,或许是少林派的俗家弟子。纵观眼前,他是厅上少有的几名高手之一,是英雄帖最有力的竞争者,因此也吸引到其他所有人的仇恨,都将其视为首杀目标,成为众矢之的。

  怀中剑刃滑鞘而出,挡开华山一剑。麻脸剑客一跃而起,凌空下刺,如恶鹰扑兔。年轻剑客亦翻身跃起,方席之间,两人此起彼伏,剑刃激荡交错。只听长剑呼啸带风,溢出战圈之外,吹得墙壁上烛火忽闪欲灭,大厅上一片寒光剑影。

  然数招之后,年轻剑客败像已露,渐感招架吃力,功力还是相差了一大截。麻脸剑客果然剑法高强,一股内劲催动之下手上剑招变得绵密无间,令人难分彼此。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更胜一筹,完全压制对手。对手破绽一出,长剑便乘虚切入。

  忽感背后凉风“嗖”的一声,麻脸剑客惊忙回头,但见有人偷袭,是身旁另外一位年轻剑客。那人来势甚快,手掌在地板上撑起,直冲过来,挥剑横扫敌人下盘。这一下变故来得突然,可谓间不容发,麻脸剑客纵身闪避,应变也是极快。然身子腾跃到半空,脊背又是一凉,感觉背后一注阴风直落头顶,犹似冰雪浇头。原来之前那位年轻剑客佯装败走,却并未逃远,回头一剑猛劈下来。情势急转直下,麻脸剑客身形虚浮在半空,顿感失重,犹如风中飘絮、水上流萍,瞬间招架失力,唯有举剑横档,作最后顽抗。

  双剑一齐劈杀下来,麻脸剑客手臂承受不住,冰冷的剑刃贴在了他那双猩红红的大耳朵边。只听“铮”的一声,剑刃折断,然后是剑锋划破血肉的风响。极其短暂的一刹那,如鬼泣一般的风响,却听得众人血脉贲张,激起人心底深处一丝莫名的快感。

  麻脸剑客重重摔在自己的席位上,伸手捂住颈子,眼珠突兀得厉害。但终究是捂不住利剑划出的完美而致命的伤口,气血冲涌,溢出指间。

  周鹰嘴角边不禁泛起冷笑,心想此人强练易筋经急于求成,火候不到就出来行走江湖卖弄风骚,结果落得个惨败猝死的下场,简直有辱堂堂少林派的威名,死不足惜。

  先前那年轻剑客一击得手,兴奋不已,“师兄,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原来两人是同门兄弟,难怪配合如此默契。两人分坐麻脸剑客左右两边,前后夹击,令敌人始料未及。两人的意识走位,招式衔接都相当精准,若论单打独斗,恐怕都不是麻脸剑客的对手,配合一致却威力倍增,令厅上其他人都暗暗吃了一惊。

  师兄“嘿嘿”一声冷笑,在他脸上看不到一丝兴奋的意色,而是左顾右盼,紧紧盯着厅上其他人。相比师弟,师兄的表现要沉稳大气得多,喜怒不形于色,令人难以捉摸。他方才以气运剑的一招压制显示出其不俗的内力功底,应该是华山派气宗的传人。

  剑气合一,当真非同小可,杀人于顷刻之间。

  “赢了又如何,英雄帖只有一张,你们还是先自己分出一个胜负再说吧。”忽从边缘角落里传出这么冷冰冰的一句话,说得阴阳怪气,却一语中的——兄弟两人不可能分享一张英雄帖,就算他们打败这里所有人,最终两人之间还须分出高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