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行馆法则(2)
萧苼2016-11-02 13:473,409

  师弟不禁有些恍惚,拒开师兄一步。之前两人同仇敌忾,才能配合默契,力拼强敌,如今强敌已除,这个矛盾顿时又凸显出来,无法回避。方才那句话的力量真是不小,已令兄弟两人产生嫌隙,从师弟惊疑不定的神色就可以看出,他不善掩藏内心的想法。

  师兄脸色一沉,大声喊道:“师弟,别听他胡说,这是敌人的离间计,千万别上当!”又转身向方才发声的地方怒吼:“到底是什么人,有本事出来较量!”整个人顿时变了脸色,显出一副疾言厉色的怒意,急急于维护兄弟两人之间的信契,切不可先自乱了阵脚。

  师弟心念电转,一时间犹豫不定,亦不禁向角落里张头寻望。

  接下来发生惊悚一幕——师兄手中的剑缓缓抬起,出剑速度极其缓慢,一分一寸徐徐平行,没有带起一丝风响,悄无声息地向着师弟手臂的方向划拉过去——厅上旁观者皆睁大双眼瞄着两人,都捕捉到了这无声的一剑,动作如此之慢,仿佛时间突然凝止冻结,让人完全有闲暇去猜测这一动作背后隐藏的杀机以及接下来将会导致的结果,不禁暗暗感叹于师弟的心机浅薄、师兄的城府幽深,然后继续作冷眼旁观,兴许还油然而生一种幸灾乐祸的快感。要知道师兄是气宗高手,出剑力道虽弱,但剑上凝聚气劲,可伤人筋脉,师弟这条手臂非残废不可,将来再无拿剑的可能,十数年的苦心学习都将付之东流。

  唯独师弟没有察觉到周遭正在发生的这一切,恍如隔世。

  他忽然感觉手腕上一凉,剑也拿不住,掉落在地上。腕上滴下血来,抬头看,划伤他的竟是师兄手中的剑。剑尖对准了他的心口,寒光映射在眼中,照出他眼中惶惶恐恐、颤颤惊惊的急促变化,同门之间的背叛实令人痛心,更惊悚于师兄工于心计、过河拆桥,毫不留情的痛下杀手,最后跌进布满死亡气息的恐惧深渊,眼中只剩一片空白。

  几乎是在同时,另一个更大的恐惧袭来——师兄背后飘然跃出一道黑影,同样是悄无声息,如暗夜幽灵一般,在一片白色背景下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似古人笔下的狂草,墨气纵横、势力千钧——所有人都捕捉到这惊艳快闪的一幕,唯独师兄却浑然不觉,眼中依旧闪烁着杀之而后快的暴戾。可惜他手中的剑还没来得及刺入师弟的心口,人却已倒下。

  师弟连连眨眼定了定神,待昏黄的灯光照在那人脸上,不禁又是一阵骇然。那是一张丑陋不堪的脸,刀伤剑痕、满目疮痍,好像是有人先把这张脸割了个七零八落,再重新拼凑在一起,有些拼块错落了位置,结果完全扭曲变形,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唯独一双眸子激射出冷厉的青芒,直透人的心神,令人莫敢与之对视。看他提笔在英雄帖上写下自己的名字,没有人再敢出来挑战,无不流露出可怖、可畏又自黯然的神色。

  可怜受伤的师弟,甚至来不及看清丑脸剑客的模样,早已慌忙逃出行馆。

  出来被大雨一浇,顿感心灰意冷,膝头一软,整个人跪倒在泥水中。一夕之间,经历背叛与生死,忽然令他失去了方向。他还太年轻,需要磨练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剑客。茫茫大雨中,但见走过来一个人。那人头上的斗笠破了,眼前滴着雨水,一脸凌乱的胡渣子,应该是许久没有整理,显得十分颓废。手上有剑,表明他是一名剑客。

  剑客走到年轻剑客身旁,忽停下脚步,侧头看他。两人怔怔看着对方,默然对视良久,眼中皆流露出惺惺相惜的神色。如同一个人望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好像是看见了自己在这个世上的幻像倒影,不禁自顾自怜起来。他看到他惶恐不安的目光、受伤残废的手臂,回想当年的自己,心头多有感慨,往事犹是不堪回首;他看到他破落颓废的模样,仿佛看见了多年以后自己的样子,英雄再无用武之地,亦自黯然神伤。

  “既然出来了,就不要再进去,这地方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好。剑丢了可以再找回来,如果命没了,就什么都没了。”似乎是一句忠告,剑客自己却走进了行馆。

  尸体和地上的血迹已被清理干净,一切若无其事,唯有空气中还残留着一丝血腥。有人悄然离开,剑客在周鹰身旁坐下,取下破斗笠,拿起几上酒壶喝了起来。

  他的样子很普通,一身粗布衣裳,破了几个窟窿,披散着头发,遮住了整整左半边脸,让人看不清他的真面目。看他三十来岁,命当盛年,正是建功立业的大好时候,却给人一种沧桑落寞的感觉。他手中的剑实在是很破旧,鞘上几处已经烂掉。身为一名剑客,手中的剑破落成这个样子,只有两种可能,或者他身怀绝世武功,罕逢敌手,所以根本不需要出剑,又或者他早已失去了用剑的能力,剑无可用之手,落魄江湖沦为流徒。

  这种落魄剑客在江湖上随处可见。曾几何时,他们也曾意气风发一战成名,成为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却也不得不面对来自各方的挑战。后起之秀为了证明自己,开始向他们发难,一如当初他们挑战前辈名宿一样,长江后浪推前浪,是江湖千古不变的运行法则。结果他们败下阵来,被淘汰出局,死者已矣,生者也只能苟延残喘,到处流浪。

  但是与其他流浪客相比,此人又有所不同。在他身上,有一种强大的气场迎面袭来,这是高手特有的气质,只有实力相当的人才能察觉。他的武功其实深藏不露,可惜来晚一步,英雄帖已经不在。周鹰心想,或许他也是个过路人,只是进来避雨的吧。

  落魄剑客很快灌下一壶酒,转身过来,伸指敲敲周鹰的桌几,向他索要几上另一壶酒。每人席位上都有一壶酒,只不过今日来者意不在酒,几乎没有人动杯。周鹰脸色一冷,敏锐的警觉令他眼中不自觉流露杀气。不过这杀气一闪即逝,很快又压低了斗笠,伸手示意请自便。虽然他感觉受到威胁,但还不想轻易暴露身份,对此人的无礼视而不见。

  此时窗外传来马车漉漉而行的声音,停在了行馆门口。

  走进来两名剑客,一样的装束,玄色长衫,雪白襟袖,是英雄帮的剑客。两人的剑皆插在腰间,双手举过肩,扶着肩上一卷锦被,一头一尾扛了进来。待从大厅中间走过,散下一阵淡淡的迷人香气,但见锦被一端垂下一缕青丝,不言而喻,里面藏着一个女人。而且必定是个美艳佳人,众所周知,这是今夜刚刚挑选出来的花魁美人。

  虽然看不见美人的花容月貌,却给人留下了足够多的想象空间,甚至想象之中的模样风姿要比实际所见的来得更加美艳动人。淡淡香气吸入肺中,却犹如一剂剧毒,迅速在五脏六腑之中催生变化,令人心神荡漾,脸上皆不自觉露出二分乱笑,整个行馆陷入集体意淫。城中每天挑选出来的花魁,都会在这个时辰送来英雄行馆,即使今晚风雨交加也无例外。相比之下,大厅中就清冷了许多,只有一壶劣酒相伴。众人皆黯然低头,只怨自己技不如人,抢不到英雄帖,此时唯有咽着苦酒,眼巴巴地看着花魁美人被送上楼去。

  落魄剑客似乎也被这随身飘过的香气所感染,停下灌酒,愣愣发呆。他忽然皱起那半个眉头,目色颤动,好像是想起了什么。或许是想起以往自己风光的时候,拥有江湖崇高的地位,温柔漂亮的女人,人生得意须尽欢。可是如今,落得个穷困潦倒,一无所有,回想起来心中不甘,一口怨气难消,那半张脸上肌肉竟自微微跳动起来。突然砰的一声,手中酒壶硬生生被捏个破碎,酒水飞溅出来,好似下了一场酒雨。

  突如其来的一声震响,打破了其他人正沉浸其中难以自拔的痴妄,将厅上一干人拽回到现实当中。所有人都回头看他,但见他拿起破剑,起身就往楼上冲去。

  这一举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看来他不单落魄潦倒,还是个疯子,因为从来没有人胆敢在英雄行馆闹事。英雄帮招揽了江湖中最顶尖的剑客,势力席卷之处,就连官府也要忌惮三分,有时候衙门捕快追寻逃犯到了行馆门口,也不敢冒然进来拿人。

  周鹰也暗觉意外,微微抬起斗笠,看着落魄剑客一步一步上楼,他开始发觉事情不同寻常,忽然有一种强烈的预感,预感今晚会有事发生,而且很可能是冲着他周鹰而来。

  楼梯口处,落魄剑客遭遇两名守卫拦截,不允许上楼。

  抬头看,中堂之上悬着一块牌匾,用金漆写着“左手神丁”四个大字,苍劲有力,气势非凡。这是左手剑客丁青的名号,凭借自创的七十二路左手剑法,在江湖上成名已久。丁青的名号悬挂于此,表明这间行馆是由他罩着的,如今他是江城行馆的坐馆。所谓坐馆,顾名思义,即坐镇一方行馆,几乎等同于说,他是这个城市中武功最高的那个人。

  落魄剑客盯着金漆牌匾,眼色暗了下来,缓缓拔剑出鞘。

  破剑出鞘,两位守卫不禁哑然失笑。剑身上锈迹斑斑,刃口残缺,黯淡无光,早已失去了昔日的锋芒,与其说是一把剑,不如说是一块烂铁片。“你敢笑我!”落魄剑客沉声喝叱一声,脸上似怒非怒。感觉就像在你心目中有一样对你而言非常重要的事物,珍之重之、惜之奉之,而在其他人眼中,却是一个天大的笑话,甚至当着你面儿笑出声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