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强袭(2)
萧苼2016-11-08 11:453,368

  金禅略带微笑的脸上眉棱再次显现,似乎被什么突如其来的心绪扰乱了思维,率先结束了这一场心理对抗。或许是因为丁青那一句不经意间的感慨,十年漫漫,人面全非,致令他忽然想起,他与某人还有一个十年之约,如今离约定的日子已经越来越近了。

  周鹰敏锐的察觉到,金禅这是勾起了思子之情,可谓天赐良机,于是双手捧剑奉于金禅面前,“此剑乃少帮主亲手打造,十年磨一剑,请帮主过目。”金禅接过长剑,拔剑出鞘,蹙眉端详了一会儿,然后把剑负于背后,转身望着水面。夜风倏起,水面银光粼粼,月影碎了一池。金禅的心绪如水光一般纷乱,在这件事情上他竟然犹豫迟疑起来,曾经一度怀疑自己当年的判断是否正确,甚至不敢设想即将发生的后果,从来没有什么人、什么事可以令他如此心烦意乱、思量再三,除了这位少帮主,其人尚远在千里之外的华山。

  说起邪之子剑的来历,以及与少帮主金旗之间的牵连,视线不得不重回十年前。

  话说金旗初出江湖的时候,并不曾预料自己有一个身为一帮之主的父亲,只道自己是个没爹没娘的孤儿,由少林寺僧人抚养长大,成为少林派的俗家弟子。他与其他年轻剑客没有什么两样,都是怀揣着一个扬名立万的梦想而卷入英雄帮明争暗斗的洪流当中。可惜他技不如人,险些命丧洞庭湖上。当他的尸体被抬走,就要扔到湖里喂鱼的时候,展龙陡然瞥见了他身上一块奇异的剑痕,为之大惊失色,连忙将尚存余温的尸体返送至金禅面前,金禅一眼就认出此道剑痕正是当年他亲手留下,此子可能是他离散多年的亲儿。探得他尚有一息残存,金禅耗费真气为其续命疗伤,又将他从鬼门关口硬生生拽了回来。

  金旗的师父,少林僧人周鹰,出来现身说法,证实了此子的身份确凿无疑。

  父子重聚,本应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金禅却感觉十分的愧疚和不安,甚至在面对金旗的时候,心底总有一种挥抹不去的负罪感。金旗伤愈之后,理所当然坐上少帮主的位置,可谓平步青云,一时风光无限,他的心不自禁飘飘然起来,开始变得放浪不羁,为了一个漂亮女人,贸贸然向人提出挑战。尽管他仍旧技不如人,但是以他的身世背景,足以秒杀任何对手。可是当金禅得知此事,不但没有为儿子出头,反而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金旗的狂妄自大、不自量力迟早会再次葬送他的性命,金禅可以救他第一次,却未必能救他第二次、第三次,没有人可以保他一生,除了他自己。于是当即作出决定,革除金旗的少帮主之位,将他送上华山,重修再造,希望他可以改过自新,自立为人,并设下江湖封杀令,十年之内不允许他踏足江湖半步,英雄帮剑客见之格杀勿论,杀人者无罪有赏。

  金旗来到华山派,拜于大剑师姜羌名下,学习华山派精妙剑法和江湖立足之道。姜大剑师为其约法三章,他的剑法不对任何人设防,也不会强迫金旗学习任何一种剑法,至于学成多少就看其悟性如何,此其一。他不会强迫金旗做任何改变,也不会指点他任何迷津,性格使然,一切随缘,此其二。其三则是要求金旗在这十年的时间里,只需要做一件事,亲手打造一把剑,漫漫岁月,他尽可以用心打造一把令他自己感觉满意的剑。

  如今十年之期将尽,金旗亲手打造出的邪之子剑被送到了金禅面前,姜大剑师的用意至此显见,这把剑凝聚了金旗十年的心血,悲喜怨怒不经意间已经转嫁于剑之上,至于他变成什么样,是人是魔,则交由金禅自己去感受,自行去判断。金禅很明白姜大剑师的一番良苦用心,所谓见剑如见人,他的确从这把剑上感受颇多,一时心潮难平。

  邪之子剑,名副其实邪气凛然,凶相横生。所谓相由心生,剑之邪气源自心之邪念。虽然相隔千里之遥,金禅却感受到一股隐忍已久的怨气迎面袭来,他一向为之担忧的事情似乎正悄然发生。从父子重逢的那一刻起,金禅的心情就变得十分矛盾和复杂,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此子,任何补偿恐怕都擦拭不去他内心深处的负罪感,此子注定就是一颗邪恶种子,要在他面前结出恶果。所以当年那么绝然的逐他出帮,于金禅内心深处,隐隐然有一种眼不见、心不烦的异念在作祟,此子未来的走向已经不是金禅所能左右的,唯其放任自流。

  展龙和周鹰还在等候金禅最终下一个结论,十年大限将尽,此子去留与否还需金禅说一句话,没有人敢妄加揣测。而金禅却抱以良久的沉默,迟迟不肯作出决断。

  在引桥的另一端,月下一道倩影缓缓走来。金禅似乎早有预知,侧头盯着那个方向,当看见这一道倩影的出现,他舒眉笑了起来,脸上严峻的意色顿时烟消云散。

  来者正是帮主夫人,依然给人一种惊为天人的感觉。月光在她脸际泛起淡淡的妩媚,冉冉青丝散发着温润的微光,在她身上任何一丝细节,都可以激起人心中无限的遐想。头发还湿润着,应该是刚刚沐浴更衣,刻意修饰了一番。试想一下,华清池中人红水清珠圆玉润,又该是怎样一副绮丽景象呢。就在丁青驰骋想象的时候,残存心底的记忆忽然泛出脑海,犹记得十年前的某个夜晚,他曾有幸亲眼目睹了此一绮丽场景,只可惜彼时彼刻过于仓促,来不及细细欣赏,就被金禅一掌拍在肩头,继而跌入一阵惊悚之中。

  展龙和周鹰不禁对望一眼,皆显出几分意外之色,这个时候夫人不应该出现在此。每当三人聚首讨论帮中事务的时候,金禅向来不会携夫人出行,何故今日会有例外。而与夫人一同闯入湖心亭的还有另外一个不速之客,一个跟在她身后的侍女。在夫人的明艳光影掩盖之下,她的存在显得微不足道,恐怕没有人会多看她一眼。

  丁青此刻正把目光从夫人身上抓回,转移到她身后毫不起眼的小丫头身上。

  她的身材略显娇小,有些弱不禁风的样子,微微低垂着头,身后的月光正好照在她后颈子上,照见小耳畔几缕淡黄雏发,杏红色单衫,真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丫头。丁青看她的眼神中恐怕还包含着几分卑叹自己的同病相怜,此时此刻两人都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金禅伸手收紧一下夫人肩头的披风衣领,“夜风寒得很,你怎么会来?”说话的语气很柔和,对她的贸然闯入并无责备,反而可以令他收起纷乱的情绪,着意眼前人。

  “我看今晚月色这么好,本来打算着跟你一起赏月,谁知道你又帮务缠身,真是扫兴。哎,我只好一个人出来走走,想不到在这里又遇见你们,希望没有打扰到你们吧。”她半嗔半娇的语气,不禁令旁人感觉到几分恃宠生娇的味道,暗暗蹙眉乍舌。

  金禅微微一笑,揽起她手臂,“好,帮务已经处理完毕,我现在就陪你赏月。”

  “哎,月亮都快落山了,你也不必迁就我了吧。”这位俏夫人眨一下眼,又表现出几分好奇神色,“今晚你设宴招呼新晋首席,本来我不应该来打扰,只是很好奇,此人在英雄楼中一战成名,可谓出尽了风头,不知道他能不能过你这一关,能接你几招呢?”说时侧眼望了丁青一眼。丁青接住她的目光,不自禁展露微笑,甚至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金禅脸色忽变,收起柔和的语气,“是谁告诉你这些?”

  他显然注意到夫人的话前后矛盾,其实是故意闯了过来。但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是她从来都无从理解江湖上的事,以她的迟钝反应又怎会察觉到今晚这一场夜宴其实是金禅对丁青的一次试探,甚至想象到丁青可以接金禅几招这类深入细节的问题。这位俏夫人跟在金禅身边也有近十年的时间,金禅对她的心思再了解不过。所以她今天这种反常的举动,一定是受了什么人的教唆。夫人脸颊上顿时一片红润,心头的小思量被人看穿令她有些不知所措,她显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被人利用,身处危险而不自觉。

  稍早时分,就在她浸淫在温润的浴池中,等待金禅来陪她一同赏月的时候,忽然接到侍女送来的讯息:帮主今晚设宴款待新晋首席丁青,晚些时候会再来这边厢。这条讯息再正常不过了。这些年来无论多么忙于帮中事务,金禅每晚都会过来夫人这边,逗留片刻亦或相拥入眠,有时候夫人从睡梦中惊醒,睁眼就会看见金禅那张熟悉的面孔,甚至在金禅闭关练功的时候,陪在他身边的人也唯只夫人一人而已,这似乎成为金禅一个不可改变的习惯。而侍女之间的一句笑言,却似乎激起夫人平静心湖中一连串的涟漪。

  丁青于英雄楼中大败连静,强势夺取首席剑客之位,战意已经逸出英雄楼,弥散至整个君山岛。每当有人谈及此人此事,都掩藏不住内心的兴奋,俨然视其为大英雄敬之赏之。当过来传话的侍女将帮主的意思表述清楚,忽幽幽叹一口气,似自言自语道:“不知道丁英雄遇见帮主,又会是怎样一场惊天大战呢!哎,可惜不能亲眼目睹,相信会比英雄楼中更加精彩十倍。”说话时眼神中竟然泛起了花痴,丁青已经开始得到岛上少女的青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