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强袭(1)
萧苼2016-11-08 11:063,147

  今晚这一场夜宴,帮主金禅坐东,宴请丁青这位新晋首席剑客,左龙右鹰甘陪末座,的确令人感觉“与有荣焉”,至少在其他负气而未成名的年轻剑客眼中看来,简直是至高无上的荣耀。丁青自己反而感觉不到一丝兴奋,只觉从心底掠起几分寒意,心神处于高度紧张之中。自从江城分舵的突然出现,到夺取首席剑客的名位,事情的发展全在他意料之中,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而此时一步一步接近计划中的终极目标,忽然让他感觉到强大的压力迎面扑来,犹如一块重石压在心头,那是面对真正高手的时候唯一真切的感受。

  丁青深吸一口气,暗暗平复紧张的心神,冷静下来,开始关注周遭的环境。

  今晚的月亮虽然只有半圆,却明亮得有些不同寻常。明月的清辉照亮了君山岛的每一个角落,目力可至数丈之外,山石池沼所见分明。然而当穿过小岛中心地带那一片狭长的小竹林,进入帮主的府邸,丁青耸了耸鼻子,顿时嗅出一丝莫名的恐怖气息从丛林树影之间渗透而来。正是这种恐怖的气息,无孔不入的钻进人周身因警惕而微微张开的毛孔,激起心底一阵寒意。这感觉犹如丛林世界中雄性之间的战争,阴森的气息反衬出领主力量的强大,令闯入者诚惶诚恐,而不敢惊动一草一木。若非周鹰在前面引路,恐怕他早已迷失在这寒森恐怖的气氛当中,走错一步都可能触动隐藏的杀机,死无葬身之地。

  周鹰怀抱着一把长剑,一把曾在江城行馆失而复得的神秘之剑,这把剑关乎一个人的命运,他需要寻找适当的时机向帮主献出此剑,此次护剑任务才算最终完成。两人都不说话,快步走着。对于丁青的迅速上位,周鹰心中的疑虑多于激赏,相信帮主的看法与其一致,所以即使他夺取了首席剑客之位,也不可能进入英雄帮的权力核心,他的成功注定只会是昙花一现,此人不值得也不需要深交。而丁青正盯着周鹰的背影,目光忽然暗沉下来,脑海中浮现出两人生死恶斗的场景,当左手神剑遭遇神鹰铁爪,擦出一道道耀眼的火花,惊心动魄。丁青至少想过十种杀死周鹰的剑招,这一点是周鹰此时万万不曾想到的。

  来到鉴心湖畔,一段引桥通往水中央的湖心亭,亭中金禅与展龙正执子对弈。

  两人都凝神关注于棋局之上,正好给了丁青观察入微的机会。揭开英雄帮帮主的神秘面纱,得见金禅本尊,却给人一种十分面善的感觉,与江湖上狂傲暴戾、杀气冲天的传言截然不符。然而他身上强大的气场是毋庸置疑的,彰显他的功力已臻化境,在他面前,丁青甚至有一种幻觉,犹如磁石相同的两极遭遇,抗拒之力将他远远排斥在外。他的样子与十年之前没有什么太大变化,只是更显沉静老练,功力也更加深不可测。金禅紧紧盯着棋盘,眉棱微现,手中捻着一枚棋子,却迟迟不肯落定,似乎有些举棋不定。

  展龙眯起双眼,鱼尾纹微微朝上扬了扬,似乎是笑了,“帮主今日举棋不定,浪费了大好时机,恕我直言,不如及早弃子认输,这一局就到此为止。”

  展龙的笑意依然令人捉摸不透,他所言、所想往往不会停留在同一层面,而深具掌控大局的意识,今日所见的展龙,绝不仅限于一盘棋局之上。他善于察言观色,善于审时度势,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妥协,在需要的时候也可以牺牲,权衡中求一己生存。就说英雄大会中他与丁青之间的针锋相对,事后迅速颁发新令,从今往后总舵与分舵之间采取五五分成,不但化解了这一场分账不公的风波,也使他在分舵之中的威望不减反增。英雄帮万千剑客之中,他绝不是除帮主之外剑法最高的那个人,却绝对是除帮主之外权势最大的那个人,在不可预见的未来,恐怕也唯有他这种人可以见风转向,立于不败之地。

  金禅微微蹙眉,“胜负似乎言之过早,任何时候,我都不会不战而退。”

  果然数子过后,盘中局势忽急转直下,金禅的话说得坚定有力、底气充沛,亦让人心悦诚服。因一着疏忽,导致满盘皆落索,展龙不禁叹一口气,“帮主棋高一着,我认输了,想不到我还是不能赢帮主一局。”金禅舒展开眉头,微微一笑,“胜败乃棋家常识,副帮主何须耿耿于怀,要赢我你还有的是机会。”展龙一面收拾棋盘,一面无奈摇头笑了笑。

  金禅转眼看向丁青,目光中带着几分审视的意味。丁青没有回避他的目光,而是表现出泰然自若的样子。他知道在接下来的言辞交锋中,他必须保持高度的冷静,谨言慎行,不可以让人察觉出他心底任何一丝闪藏掩饰的异样。对于一个突然接近身边的高手,金禅心存戒疑是很正常的反应,而丁青倘若因此惊惶失措,那就极不正常了。

  “左手神剑丁青,十年前就已经出道江湖,何故今日才见真身?”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原来是心存仇火,为仇恨而战,看来这段仇对你影响至深。”

  “你有没有尝过被自己人出卖的滋味?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最终打败我的不是敌人,而是我身边的人,在我最虚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竟然背后捅我一刀,夺走我的一切。可惜我命不该绝,沉寂十年,就是在等这个报仇的机会,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看来老天也在帮你,你要如何报仇?”

  “我已手刃仇人,夺回失去的名声地位……”言及至此,丁青忽然显出几分怅然之色,似乎欲言又止,将另外半句话又悄悄咽回了心底,“可惜有些人再也回不来了,我已经永远失去了她。”他的悲伤很自然的流露出来,让人感觉应该是勾起了什么伤心往事,一段他不愿提及而又不曾忘却的尘封记忆,或许是与什么人有关,一个凄凉而动人的故事。他给自己斟上一杯酒,端起来仰头一饮而尽,只觉入口是苦,入心更寒。

  “如果我是你的仇人,你打算怎么做?”金禅盯着丁青的眸子,猛地一问。

  丁青不禁愕然,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试探提问小小惊讶了一下。他这般反应也在情理之中,重要的不是他的反应,而是他的回答。他的回答也够坦白,“我会继续等。”

  “等什么?”

  “等一个帮主犯错的机会。”

  “说下去。”

  “帮主今时今日的武功修为和江湖地位,简直无可撼动,在这场游戏中,我始终都处于劣势,似乎找不到任何机会。但是人总是会犯错,相信帮主也不例外,或许是不经意间,等到帮主不知不觉犯错的时候,就是我逆转翻盘的好机会。就算再苦练十年,我也未必是你的对手,但是有一项我比你强,我比你年轻,就算再等十年又何妨。”

  丁青的回答合情合理又切中要害,充满了自信和耐性。金禅点头微笑,似乎是很欣赏丁青的想法,又或者是终于找到了一个对手,一个在他眼中值得玩味的对手。他忽然起身走近丁青身边,直视丁青的双眼,犀利的目光似乎要刺穿眼帘透视人的内心。

  “我想起来了!”金禅这句话忽然令气氛骤然紧张,他到底想起了什么,“十年前我们有过一面之缘,我曾经见过你。那时的你还很年轻,充满了斗志和勇气,一路勇往直前,也曾达到一个极致的高度。可惜你有勇无谋,江湖经验不足,很快就摔了下来,你没有输给任何人,而是败给了自己,败给自己的天真与浅薄,你还记不记得?”

  “以前的事,我已经差不多忘记了。”丁青口中如是说着,表面上还可以故作镇定,心底里却不由得泛起一阵惊懔。不知道金禅所谓“一面之缘”,是与十年前的丁青,还是眼前的这个丁青,他刚才那一番话正是丁青过往教训的真实写照。说话间,金禅已悄然转至丁青背后,就差点出他的真名,更加让人感觉到高手站在背后的压力,如芒在背。

  想不到金禅这么快就识破了丁青隐藏的身份,他的眼光的确犀利独到,就连丁青自己看见镜子中的影像,都不敢相信自己会变成这副摸样,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丁青心念电闪,忽然意识到这不过是金禅更深一层的试探罢了,他虽然对丁青的身份存疑,却也找不到足够的证据证实他的想法,所言模棱两可,很可能是故弄玄虚,引人自曝端倪。

  丁青转过身来,接驳上金禅的目光,丝毫没有闪藏掩饰的意色,“过去怎么样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我还可以站在这里,找回失去的一切,诚如帮主所言,老天也在帮我。我不会再犯当年的错误,十年是一段漫长的岁月,足以改变一个人,不是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