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英雄大会(2)
萧苼2016-11-05 09:293,356

  八大分舵的坐馆及其手下两三名副手则被引领至井壁中端的一间大厅堂,主持大会的是副帮主展龙。展龙与周鹰并称“左龙右鹰”,乃是帮主座下另一位得力助手。

  但见他剑须冉冉,颇有几分仁风侠骨,脸际却总是闪烁着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眼眶呈三角形,刚要扬起的上眼皮不知怎的好似给往下削了一刀,所以表情里总透着些让人揣摩不清的一点东西。传说见过鬼的人眼睛才会变成那副怪样子,恐怕无人知晓他是否曾见过鬼,却可从那双三角眼里看见一些比鬼还要不安的东西,让人感觉很惶恐、很焦虑。

  英雄帮的崛起强大,此人可谓居功至伟,从本帮创立之初,他便一直担任着幕后军师的角色,从旁出谋划策,指点江湖。虽然他只在帮内发号施令,极少到江湖上行走,手中的权力却是大得惊人,他的一句话,可以令整个长江都没有船走。近两三年来,帮主本人已很少露面,将帮中大小事务交由他全权负责,对其可谓推心置腹,信任之极。在外有周大英雄冲锋陷阵,在内有展副帮主主持大局,“左龙右鹰”不愧为帮主的左膀右臂。

  今日大会齐集各地分舵的剑客精英,可谓人才济济,共商英雄帮的发展大计。

  首先裁决了一些帮内外的纠纷。与其他帮会的矛盾冲突,自然是本着“当今江湖,唯我独尊”的原则行事,简直是明目张胆的排挤、打压其他帮会的立足空间,顺从归服者尚且可以分一杯薄羹,逆反不降者则离覆灭之期不远了。而对待帮内各分舵之间的利益纠葛,处理起来则要小心谨慎得多。八大分舵分割江南地盘,各自的势力范围难免会有交叉重叠之处,随着剑客队伍的不断壮大,利益争夺开始变得激烈,可谓寸土不让、点金必争。这种内部竞争并非什么坏事,可以激发剑客的斗志,如同草原上狼群之间的战争,只有来自其他族群的强大压力,才能使人保持高度的警惕。但是压力也需控制在可承受的范围之内,不能因为分利不均而致各分舵之间互相残杀,这帮热血剑客玩命火拼起来那是相当恐怖。

  在大厅中央,悬吊着一副七尺来宽的牛皮卷轴,展龙伸手轻轻一扯,往下扯出三尺来高的一截画卷来。画中江河纵横、城市林立,乃是一幅“江南形势图”。遂以山河为界,或以州府为形,江南一片河山便在他挥手指点之间变得支离破碎,如同切猪肉一般被分割成八大块,沦为各分舵的寄生属地。在此之前,逾池踩界、杀人越货者一律既往不咎,但是从今往后,倘若再发生利益纠缠,就以此界线为裁决准绳,不得再有异议。

  然后是清点人头。今年新入帮两百一十二人,亡一百六十三人,净增四十九人,全帮总人头以达三千之多。其中亡去的一百六十三人,大部分都是死于帮内的上位之争,技不如人而惨遭取代,真正在执行任务中殉职的只有很少一部分,足见剑客更新速度之快。这种快速的更新换代对英雄帮而言十分之必要,刚刚出师下山的年轻剑客良莠不齐,唯有以这种残忍的方式才能筛选出个中高手,维持英雄帮的强势,如大浪淘沙,真金始现。

  接下来,展龙又将那牛皮画轴往下拉伸延展,直至卷轴边缘触地,一幅完整的画卷才终于展示在众人眼前。但见长江以北广袤的幅地也显露无遗,不再只是江南一片形势,而是整个大宋天下,至此展龙的演说才开始进入重点——英雄帮筹谋越渡长江,北上发展。他伸指向画卷上轻轻一点,所指之处落在长安城。长安自古乃繁华之地,自然会有很多大生意、大买卖可做,即将成为英雄帮北上开拓势力范围的第一据点。以英雄帮今时今日的膨胀速度,江南一片已被分割、蚕食殆尽,仍然不能满足其越来越庞大的胃口,进军江北势在必行,一统江湖也似乎指日可待。但是一旦渡江北上,单方面打破与官府之间的微妙平衡,势必引起汴京朝廷的猜忌与警惕,剑鱼堂绝不会坐视不理,一场暗战其实已悄然展开。

  展龙开始高谈阔论他的发展大计,一时间说得眉飞色舞、豪情万丈。在坐众位很快从中嗅出了些立功上位的迷人气息,热血青年们不禁耸肩站起身来,围立在展龙四周,听他侃侃而谈,引起无限遐想,一股“天下风云出我辈”的英雄气概自心底油然而生。

  唯独丁青无动于衷,沉溺于茫茫思海心绪万千,坐在那里怔怔想着自己的事情。

  他“离开”这个世界太久了,变化太多太快,以致于对一切事物都感觉陌生,如同刚刚降临世间的婴孩,他需要重新定义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识,重新构建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当日在江城行馆的一战成名,不单给他带来了声名和地位,更重要的是让他找回了记忆深处久违的快意恩仇、痛快淋漓的江湖感觉。这些记忆如同沉淀在湖底的沙泥,倘若没有忽然涌起的一阵风浪暗流触动到它,它就永永远远沉眠在湖底深处,未曾消逝却从不翻醒。今天来到君山总舵,脑海深处记忆即将苏醒的感觉再次袭来,让他有一种不可名状、不能自已的强烈兴奋,只觉心头激流暗涌,忍不住又要掀起好大一阵风浪。

  大厅中忽然变得很安静,打断了丁青的思绪,硬把他拽回到现实中。

  在阵阵声浪不断冲击耳膜之际,耳边忽没了动静,就像在一片安静的环境中突然发出一声刺耳尖叫一样,同样可以使人为之惊觉,下意识的去探究发生何事。丁青抬头看一眼,但见展龙正向他走过来,脸上仍是挂着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三角眼眶里透着一些飘忽不定的寒意,而两旁众人亦投来惊奇的目光,只盯得丁青一阵茫然,不知道与己何干。

  让我们把时间倒回去一刻,重现之前丁青错过的几个瞬间。就在展龙犹自慷慨激昂的时候,忽然快步走进来一名剑客,拨开人丛来到展龙身边,交给他一纸账单,又用手遮挡在他耳边私语,告知江城分舵的丁青没有足额上缴献金,足足差了一半多。一则正在兴奋头上忽然被人打断演说心里十分不快,二则竟然有人明目张胆破坏规矩,听闻之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以他城府之深竟也按捺不住,脱口问了一句:“谁是丁青!”

  他这一问众人听在耳中,心下略一琢磨,不应该被理解为他不知晓“丁青”这号人物,而应该是在点丁青的名,直接叫他站出来。丁青在江城行馆亲手杀死冒充自己的替身,并一夜之间登上坐馆之位的英雄事迹早已传遍整个江湖,英雄帮中人尽皆知,展龙身为堂堂副帮主焉有不知的道理。英雄帮三千剑客门生,想让人记住一个名字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眼下“丁青”这个名字却深刻入脑,已然成为众人心中一个榜样。是以愣了半晌无一人接话,纷纷让开一条路,皆把目光投向丁青身上,以此来回答展龙的问题。

  丁青拿剑起身,把剑抱在怀里,横眉冷对走过来的展龙,一副不卑不亢的样子。

  展龙开口之前,应该是出于一种难以置信的感觉,忍不住仔细打量了他一会儿,“你就是丁青?”不免要当面核实一番,尽管心头存着几分怒气,他说话的态度却十分温静平和,语调微微上扬,又好像对眼前这个人物心存了几分好奇之意。

  丁青只轻轻点头,对眼前这位副帮主并无半分恭敬之色。

  “你在江城行馆的事迹展某也略有耳闻,左手神剑果然名不虚传,前途无量。”

  丁青又微微一笑,对于展龙的激赏赞扬亦表现出一副很淡然的样子,似乎在别人看来惊天动地的所谓英雄事迹,在他眼中却不值得一提,又或者他的雄心绝不仅限于此。

  展龙脸色忽的一变,倒不是因为丁青对他表现出的傲慢无礼,但凡立志加入英雄帮的年轻剑客,无一不是自恃剑法非凡,都想闯荡出一片天地,这种剑客身上的自负、傲气他早已习以为常、不以为然。而是因为之前积存心头的那几分怒气此时忍不住浮显出来,既然你如此心高气傲,那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此事必须有个交代。

  “听说江城分舵今年的账目很有问题,不知道丁坐馆有何解释呢?”

  “哦?丁某虽然初来乍到,但也懂得江湖规矩。我也曾问过属下,得知分舵每年的收成乃是按三七分账,早已抽取出足额献金上缴总舵,会有什么问题?”他一面说着一面侧头作思索状,好像曾经真有这么一问,当下回想起来,表示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展龙蹙眉“哼”了一声,“江城分舵去年的收成为十二万两,三七分成,你应该上缴八万四千两,但是今日入账的只有三万六千两,相差了四万八千两,你明不明白?”他的语速忽然调慢了些,一字一句吐露清晰,誓要丁青听个清楚明白,看他如何狡辩。

  丁青点一下头,“不错,去年的收成是十二万两,但是账不是你这么算的,”转而又摇一下头,“所谓三七分成,乃是各分舵自留七成,也就是八万四千两,然后三成上缴总舵,也就是三万六千两,何来相差四万八千两?”他亦说得严肃认真,将展龙刚刚所讲的几个数字又毫不含糊的高声重复了一遍,大有针锋相对的挑衅意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