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英雄大会(1)
萧苼2016-11-05 09:293,221

  岳阳城。

  当第一缕阳光掠过岳阳楼的尖顶,照射在湖畔大街青石板路面上、泛起一层淡淡白霜的时候,忽从街巷深处传出一阵脚步声,打扰了大街小巷的清寂。

  脚步声嘈杂凌乱,显出几分催促。但见奔出来两队带刀官兵,沿着大街两旁一路从街头奔行至街尾,然后五六人一组,把守住各个街口。他们皆左手拿刀,右手握住刀柄,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侧目瞪眼,直直盯着城楼大门。再过片刻就到开城门的时辰,不知道在门外等候进城的是何方神圣,以致官府如此兴师动众、严阵以待。而大街两旁平日里早起开张的店铺此时也没了动静,唯有清冷的晨光照着地面瓦棱上一层白霜,更显冷清。

  城楼洞口,两扇厚重的大门被拉开。顿时一阵阴风吹进城门,掀起地上白霜,冰尘雪雾迎面袭来,令人眼前一片凄迷,不由得伸手遮脸。待那一阵雪雾飘散,但见城门口立着一群骏马,马上之人清一色玄衣黑服,头顶斗笠,腰插长剑,一群江湖人士。为首之人轻轻一抖缰绳,催马前行,带队入城。沿街官兵顿时又紧张起来,往后退开一步,双眼却紧紧盯着马上之人,仿佛只要稍有异动,就要上前拼杀一般。

  这一队人马有三十人之多,其间三驾马车,拖着三口沉重的大箱子。车轮碾过之处,霜面上现出两道长长的地线,连青石板路面也摩擦出浅浅的印痕,不知道箱子里载着何样沉实之物。车头插立着一面锦旗,旗上绣着“英雄”两字,原来是英雄帮某地分舵的剑客,赶来岳阳君山参加英雄大会。而他们全都压低着斗笠,完全对两旁官兵视而不见。

  英雄大会召开在即,何故令官府如此紧张兮兮,甚至出动大批官兵封街戒严?这话还得从十年前英雄帮创立之初说起,方能一窥这股势力迅速崛起、强大蔓延之究竟。

  当年洞庭湖上英雄帮的突然冒起,几乎是一夜之间的事,以前从未听说过江湖中有这样一个帮会,仿佛突然间从湖底下浮上来的一般。起初江湖对手并未重视它的存在,只是发觉它行使的帮规与其他帮会大相径庭、独树异帜——在英雄帮里,不以资历深浅、辈分高低排先后,而以武功强弱、本事大小论英雄,此即行馆法则,武功高强者很快就可以出头上位,成为帮中翘楚——因此吸引来许多成名剑客的加盟,年轻一辈更是趋之若鹜。

  试想一下,武林各大剑派每年出师下山的弟子成百上千,而能够得到师门推荐赶赴官府执事的又寥寥无几,大批年轻剑客被放逐江湖,自谋生路。这班流浪儿,只能靠手中的一把剑求生存,在茫茫江湖中寻找一个安身立命之地。而英雄帮的出现,顿时让所有人都兴奋不已,仿佛找到了一条成功的捷径。正是这种急于求成、又自命不凡的心理,驱使着他们投奔英雄帮,妄想着出人头地、一步登天。对于有些人来说,这里真如天堂一般绚烂,充满了无限可能;然而更多的人看到的只是地狱般的恐惧,杀戮无情的江湖底色。

  随着大批年轻剑客的疯狂涌入,其中不乏身怀绝技的剑客高手,英雄帮的势力开始急剧膨胀,不可避免的与其他帮会发生了矛盾冲突。短短数年时间,英雄帮歼灭、吞并了江湖上最有势力的三帮四会,席卷之势锐不可挡,其他帮会纷纷俯首称臣,英雄帮一跃成为江湖第一大帮。就在整个江湖都飘荡着英雄帮“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之嚣张气焰的时候,官府也开始感觉到一丝不安,这种不安来自于双方力量对比的失衡。英雄帮的崛起,正犹如一片漫山遍野的茫茫野火,势头蔓延之快,完全超出了官府的想象和可能控制的范围,他们担心这把野火迟早有一天会烧到自己身上,遭遇这股恶势力的反扑。江城知府突遭英雄帮分舵围攻就是明证,而事后也未见朝廷兴师问罪,此事不了了之。

  力量失衡的背后,还关涉更深一层、更为严重的矛盾冲突——利益之争。各地分舵打着“英雄帮”的旗号做生意,控制着城中最赚钱的营生,做的都是大生意、大买卖,民间财源中十之半数全都流入他们囊中,只顾自己赚得个盆满钵满,却令当地民生日渐衰微、官府财饷捉衿见肘。那满满三大箱沉实之物,不作他想,正是黄金万两。

  各地州府早已视之为洪水猛兽,连年上书朝廷,请求应对之策。而朝廷对待英雄帮的态度却十分谨慎,一则这股势力过于强大,即使派兵围剿也绝非易事,二则英雄帮的势力范围仅限于江南一带,尚未对京师重地构成威胁。所谓天高皇帝远,英雄帮于是坐拥江南,为所欲为。两者之间就此维系着一种微妙的平衡,长江似乎成为一条不可逾越的红线。

  所以每年英雄大会之期,当各路人马齐聚君山总舵,岳阳知府都会显得异常紧张,感觉犹如豺狼虎豹蹲踞卧榻之侧,令人不得安寝。而各分舵人马龙蛇混杂,其中不少是犯下滔天罪行的命案要犯,为躲避官府的追捕而投奔英雄帮,摇身一变成为所谓英雄剑客。官兵每每见之,只恨得咬牙切齿,却是敢怒不敢言,奈何不了半分。待目送那一队人马进住客栈,官兵紧张之色才稍稍放松,交头接耳之际皆寒眉冷色,频频摇头叹息。

  客栈挑出“潭州分舵”的旗帜,意即本客栈被潭州分舵包下,误闯者后果自负。

  英雄帮各地分舵的人马在今日陆续到达岳阳,住满了湖畔大街上的所有客栈,丁青所在的江城分舵也在其中。到了晚上,大街小巷更是看不见一个行人的影子,尽是些全副武装的官兵戒严,全城实施宵禁。唯见寒月森森,阴风阵阵,整个城市仿佛变成一座死城。

  次日,湖畔码头。

  丁青来到的时候,八艘大船已在码头前一字竖列排开。每当有一艘船靠近过来,便有某一分舵的剑客将一箱一箱的黄金搬运装载到船上,准备运送至君山总舵。今天是英雄大会召开的日子,也是各分舵向总舵交钱献贡的日子。英雄帮垄断了江湖上的大生意、大买卖,各分舵每年的收成都相当可观,但只能自留少许,大部分都要上缴至君山总舵。

  船行湖上,乘风破浪。但见八百里洞庭浩浩荡荡、横无际涯,远山近水、天地江湖连接成一片无限深远的境界,顿时让人心胸为之开阔,只感觉有一道大气象在五脏六腑之间充盈跌宕、澎湃起伏,然后整个人飘飘欲飞,三魂七魄早已御风虚游而去。此情此景唯有心悦神会,其中妙处实难言之。湖面上一座小岛,似银盘上一颗青螺,便是君山。只不过此时晨雾尚未散尽,岛上景象朦朦胧胧,隐隐见高楼耸立,如海市蜃楼一般。

  待大船临近岛前,雾气散尽,天地清明,君山总舵的全景方呈现在众人眼前。

  但见一座百尺高楼耸立峰间,犹如一把长剑直指云霄,并非什么海市蜃楼。四面高墙合围,旌旗迎风招展,已然看不出小岛的模样,而是一座城堡漂浮在湖面上。如今的君山岛,早已不是十年前的模样,所谓今非昔比。当年英雄帮主的出现仿佛天神降临,一夕之间收复洞庭湖上盘踞已久的五湖帮,新建英雄帮,便以君山岛为基地,开始了江湖扩张的步伐。随着英雄帮势力范围的不断扩大,各地分舵每年的岁贡也越来越丰厚,岛上渐渐兴建起高屋楼阁、水榭亭台,把一个荒岛变成一座水上园林。后来又在小岛四周与水相接处搭建栈道,筑起高墙,成四方合围之势,使之成为英雄帮总舵,统领江南八方分舵。

  船队靠近城堡北门码头,沿岸伫立着数十名总舵剑客,迎着湖风衣冠楚楚,不禁令各分舵人马心下暗自惭秽。众人跳上栈道,八方分舵共计数百人之多,纷纷涌入北岸城门,而装载着万两黄金的大船则被总舵剑客接手,一一清点入账。

  总舵剑客引领着分舵众人,径直进入那百尺高的英雄楼。但见高楼内部呈现中空,犹如一口巨大的方井,中间偌大一个天庭,抬头可见天日,四面井壁上布满门窗,便是一间间的厢房。天井中摆放了百余桌宴席,众人开始陆续入席,席间偶遇同门师兄弟的,忍不住上前招呼起来,然后拼成一席,相谈甚欢。所谓英雄大会,乃是帮主设宴款待各分舵的兄弟,犒劳众兄弟这一年的辛苦努力,持续十天十夜,不眠不休。

  丁青双眼环视着天井上下,无数个可以名之为心象的画面也同时在他四周开启——在这数百人的宴席上,酒气弥漫、香云缭绕,人们皆沉浸在自身的欢愉中,而无暇顾及其他,好像回到了人类最原始的状态,尽情宣泄、放纵,疲累了就躺地鼾息,苏醒后再继续狂欢,时间也感觉停止了流逝,唯见一片群魔乱舞、天昏地暗的景象。每一个画面都随时闪烁、灵动着,细节如此之细腻逼真,仿佛他也曾置临其中,亲身感受过一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宋剑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